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北捷管理鬆散不照SOP,造成淡信線乘客困隧道! 更驚人的是,居然不照SOP:【先斷電】再疏散旅客! 旅客觸電風險會比疏散速度更重要嗎?

北捷管理鬆散不照SOP,造成淡信線乘客困隧道!

更驚人的是居然不照SOP:【先斷電】再疏散旅客!

旅客觸電風險會比疏散速度更重要嗎?

維修出車SOP沒做好導致淡信線700乘客困隧道, 但這還不是最糟的..

捷運淡水信義線10月16日發生事故,造成700名旅客被滯留在車上,最後還下車走維修走道50多公尺才到月臺得救,捷運公司表示事發原因是因為「接地線端子未鎖固,以致因長時間行駛震動,搭接到主控制器內部接點造成短路,列車控制訊號異常,無法移動」(附件1)很明顯是捷運公司的螺絲完全鬆了,沒有詳細檢查機器、沒有鎖緊主控制器不照SOP維修出車,才造成此次事故。

乘客沒下軌道就不用斷電? SOP哪邊有這麼寫!?

而捷運公司疏散旅客的方式更令人心驚膽跳,實際疏散卻跟SOP的規定明顯不一致,以北捷提供高運量淡信線和中運量文湖線的異常狀況處理程序SOP-旅客疏散章節,除了與本案無關的4.3「停於車站的列車發生旅客自發性疏散」的狀況沒有寫列車必須與行控中心確認軌道已經斷電接地之外,其餘4.1、4.2、4.4(附件2)都有寫「旅客要疏散時必須先斷電」。然而捷運公司雖然承認此次事故疏散適用4.1情境(如圖1) 卻擔心被批評罔顧乘客性命(要先跟行控中心確認斷電)一再硬凹,此次事故「旅客疏散是走維修走道,非下軌道疏散,所以無需斷電!」周柏雅檢視北捷提供的淡高運量旅客疏散SOP,發現5.3點明確提到: 「站間隧道緊急疏散… 往最近之出口逃生.. 惟連通道疏散部分,應確認鄰軌已完成列車運行及第三軌已斷電等防護措施」。(附件3)而從捷運公司宣稱事故疏散地點之維修道圖片看來(附件4),明顯離車站還遠,且符合站間隧道內疏散條件,SOP就是應該要先斷電! 北捷過去建SOP的時候,就有參考其他國家的案例,所以為何只要列車停在路線上要疏散就一定要斷電,不是沒有理由的!

維修道=月臺? SOP哪邊有這麼寫!?

目前捷運提供的SOP中也沒有把維修站當成一般月臺的說法。況且每一站的維修月臺樣態與當時狀況也不一定都一樣,而維修月臺就算是只給維修人員使用也要確保斷電。況且此次事故明顯與SOP對不齊。安全不安全絕對不是北捷現場人員片面認定OK就OK的。如果確實在這種走維修道情況下可以不用斷電,那 SOP是不是該修改或是重新定義狀況? 這樣也是一種檢討。北捷為什麼只是想卸責呢? 不然下次又卡住,誰知道要不要斷電,用猜的結果,隧道內有電的不只第三軌,維修道上又有別的帶電的施工工具沒清除,萬一當場烤一堆人乾,誰能替人命買單或負責呢? 如果捷運公司認知這樣是安全的,車站前後延伸人員可以直接透過通道(要經由維修道疏散也該有確認通道安全無危險設施吧)才能前往車站,確認維持通道是安全,然後修改 SOP!

700名乘客真的沒下軌道嗎?擠牙膏才生出圖來!

北捷此次事故一直用700名乘客經由沒有障礙物的維修道疏散,所以不用斷電。但當周柏雅辦公室想要確認是否所有旅客出了車門都沒有跑錯方向、沒有下軌道、寵物與小孩也沒有跑下軌道,欲調閱隧道內監視影像,卻被北捷說:隧道內沒裝監視攝影系統! 2009年柵湖線也造成旅客困隧道走軌道事故,當年北捷提出除了柵湖線之外,其他營運中淡水線/板南線等等隧道內早有加裝監視系統防止安全漏洞,也增加預算讓柵湖線加裝隧道內監視。(附件5) 但是北捷淡信線本月事故發生在最該裝監視系統的隧道口卻沒有攝影機,居然重蹈2009年柵湖困隧道沒圖沒真相的覆轍!直到今天開大會前,才提供從月臺端的攝影影像,中運量柵湖線2009年有1068支監視器,而隧道內沒有一支也都在當年底就加裝完成了! 淡信線當年說有裝,且淡水線全線目前有1995支監視器,全線隧道內只有裝設2具監視器,只占0.1%,現在出事才說隧道內沒有半支,北捷的經營管理態度,不就是有出事後才要花錢才要補安全漏洞。旅客的安全是可以這樣賭俄羅斯輪盤看運氣的嗎?如果旁邊沒有維修走道,從今天大會前提供的影片來看一定得走隧道,如果那樣還不斷電的話,那就準備看燒烤了!

每逢預算會期必出大事故? 巧合?還是拿事故來換預算?

捷運公司在今年短短一個月內就發生三起重大事故,嚴重延誤旅客通行,分別是9月13日松新線工程車「車軸斷裂」造成部分路段停駛11小時多,9月29日文湖線列車「傳動軸斷裂」,使部分路段停駛14小時多,10月16日淡信線「列車主控制器接地線端子未鎖固」造成部分路段停駛1小時多。幾乎都是捷運公司自己車輛維護有問題造成! 根據統計,2015年同期(1月到10月16日),就有發生241次、2016年也有155次因為列車零件故障、車輛零件斷裂、月臺設備異常等等因素延誤,而次數最高的分別是淡信線133次、板南線91次,分別占3成和2成(附件6),造成北捷營運時間延誤,車輛冒煙、故障、突然停駛、劇烈晃動都讓民眾膽戰心驚! 北捷重大事故如此頻繁,顯示北捷的螺絲根本鬆了,再不修改維修相關和緊急事件處理SOP,只會讓民眾更加擔心搭乘捷運時的自身安危!

參考資料:

附件1 : 事故檢討報告事故原因分析

事故檢討報告如附檔

附件2 : 4.1 緊急事件疏散旅客SOP程序圖

圖1:

4.2

4.3

4.4

附件3 :高運量旅客疏散SOP 5.3

況且5.5章節提到旅客有立即威脅時在地下段的疏散也是特別5.5.3點要「開啟緊急逃生門及車廂門疏散旅客前,司機員特別注意事項: 就是要先以無線電向行控中心確認第三軌已斷電、確認線長緊急斷電箱燈號顯示白燈、並放下集電靴後,才可放下緊急逃生門..」。

附件4:

維修走道照片距離有直流電的第三軌僅3.2公尺

疏散車門離月臺距離

附件5: 北捷文湖線隧道 將裝置設監視系統 2009/12/01

附件6: 近一個月捷運重大事故

2015年、2016年事故統計表

媒體報導:

自由時報 : 〈台北都會〉北捷1月出包3次 議會促全面體檢 2016/10/20 

14793717_1210505752346440_1690430624_n

蘋果日報:  北捷1個月連出3次包 議會要求全面體檢 2016/10/19 

「市議員周柏雅今在市議會大會發言表示,包括之前的新店線及文湖線兩起列車異常,北捷一個月連3起列車故障,皆影響旅客權益,是否顯示內部螺絲鬆了?周提醒市府要重視。」

「周柏雅又說,2009年文湖線出包,事後檢討隧道要安裝監視器,當年捷運公司答應其他路線的隧道皆比照,但本月16日淡水信義線列車故障,捷運公司竟稱隧道未裝監視器,因此無法調閱資料,而全線1950具監視器,僅2座約0.001%裝在隧道。此外,北捷緊急疏散逃生SOP,除了事故發生在月台,否則皆要斷電後疏散旅客,但16日列車在隧道故障,北捷疑未斷電就疏散旅客,他認為緊急疏散作為也值得檢討。」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直飲台數量不增反減,是不鼓勵自來水直飲了嗎?臺北市619座直飲台,需要的地方反而設的少或不設直飲台,動物園跟兒童新樂園竟分別只有1座直飲台! 這是為什麼?

 

直飲台數量不增反減,是不鼓勵自來水直飲了嗎?臺北市619座直飲台,需要的地方反而設的少或不設直飲台,動物園跟兒童新樂園竟分別只有1座直飲台! 這是為什麼?

 

柯市長上任後將自來水直飲作為重要的政策之一。但周柏雅議員調閱資料發現,截至今年5月25日為止,全臺北市的直飲台總數有619座,相較於去年10月減少了8座。而619座直飲台當中,有404座設置在臺北市的各級學校、108座設在捷運站體、62座設置在公園、21座設置自來水事業處的所屬機關、9座設置在自來水園區、8座設置在其它公共場所(市立動物園、兒童新樂園、永樂市場、寧夏夜市等)、6座設置在市政大樓、1座設置在新生高架籃球場。(附1)

 

總計設置在臺北市各級學校的直飲台就佔了65%,捷運站佔了17%,公園佔了10%,而設置於非機關內的其它公共場所的直飲台全部加起來只有8座,只佔臺北市直飲台數量的1%。而12個區公所當中,只有中正區公所在1樓設置了1個直飲台。更誇張的是,今年1到4月總計116萬8922入園人次的臺北市立動物園竟然只在入口處設置1座直飲台、今年1到4月總計62萬入園人次的兒童新樂園也只在大門口設了1座直飲台。周柏雅議員認為,學校是目前最大宗的直飲台設置場所,但學校的直飲台除了給學生使用之外,一般民眾是使用不到的。以目前臺北市只有8座直飲台設置在非機關內的公共場所,如果以柯市府最喜歡的KPI來說,臺北市的直飲台設置KPI絕對不及格。

 

直飲台裝設數量前5名的學校就佔了學校直飲台總數的4成5

臺北市在學校設置了404座直飲台,但實際上有裝設直飲台的學校不到學校總數的1成。反而直飲台裝設數量前5名的學校就佔了學校直飲台總數的4成5,5所學校共有188座直飲台。(附2)

 

而臺北市目前的861座公園中,只有4%的公園有設置直飲台(37座公園設置了62座直飲台)。假日人潮眾多的大湖公園只裝了1座直飲台,面積12萬4023坪的花博公園也只在爭豔館前設了1座直飲台。(附3)

 

戶外運動場所對直飲台有非常明顯的需求,為何不設置?

周柏雅議員認為,臺灣的便利商店很密集,一般情況下民眾使用直飲台的需求並沒有強烈到取代直接到超商買瓶裝水,但如果是在運動場所就有很明確的誘因跟需求。不過,目前除了捷運站之外,臺北市的室外市民籃球場只有1成6有設置直飲台、35座室外網球場只有1座有直飲台、60座室外溜冰場也只有1座有設置直飲台。而校園的直飲台則完全沒有任何1座設置在籃球場旁。臺北市的12個運動中心也沒有設直飲台。(附3)

 

而臺北市目前有許多直飲台的設置地點也並不適當。例如目前設置在校園的直飲台當中,大湖國小有4座設在廁所對面;東門國小也有2座設置在廁所旁。大湖公園的直飲台也設置在公廁旁。柯市長難道不覺得在廁所旁設置直飲台會降低大家使用直飲台的意願嗎?另外,老松國小有1座直飲台設在儲藏室前;福德國小有1座直飲台設在教具室、1座設在教師會、還有1座設在校史室;麗山國中有2座設置在掃具倉庫。這些設置地點都遠離學生主要活動區域,十分偏僻。

 

直飲台水質檢測只驗大腸桿菌,為何沒有檢驗鉛含量與輻射性物質?

周柏雅議員認為,要推廣直飲,市民對臺北市自來水質的信心是成功的要素之一。歐盟的《飲用水水質指令》涵蓋水質指標48項,被稱為「最嚴格的自來水標準」。德國的自來水的衛生標準更要達到「嬰兒可直飲」的水準。而根據中央的「飲用水水質標準」規定,自來水應檢驗砷、鉛、汞等重金屬,但根據「飲用水連續供水固定設備使用及維護管理辦法」第7條,臺北市接用自來水直飲台的水質檢測項目卻只檢驗大腸桿菌群1項。(附4)

並且,根據D-card網站針對臺北市的直飲政策詢問網友的看法,許多網友紛紛表示就算臺灣的自來水質已經達到可以「直接飲用」的標準,對於輸水管線與出水口的衛生管理仍然沒有信心,這也是民眾不願意使用直飲台的重要原因。這也是市政府要努力的方向。(附5)

 

柯市長上任以來,到目前才增設41座直飲台,可以再加把勁嗎?

以柯市長上任後所增設的41座直飲台費用來看,41座直飲台總共花了397萬396元,平均1座直飲台的價錢是9萬6839元。其中,最貴的直飲台要價46萬7711元,最便宜的只要3萬5276元。如果以最便宜的造價來計算,市政府增設100座直飲台只要約350萬元,200座只要700萬;如果以平均價格來計算,增設100座直飲台也只需要900多萬。廣設直飲台在經費支出的付擔上並不重,這是用小小的錢就能達到大功效的政策。

周柏雅議員認為,市府推動自來水直飲的政策是值得肯定與支持,等於鼓勵市民多喝水、少買瓶裝水,具有環保意義。但整個臺北市目前固定式直飲台的數量與分布位置並不理想,並沒有達到政策規模與實益。像國父紀念館、信義計畫區、西門町、自由廣場、臺北車站等人潮眾多的地方反而沒有設置直飲台。周柏雅議員認為,市政府應該訂出每年直飲臺數量的設置目標、重新評估目前的直飲台設置效益,並且就直飲台的設置地點寫出一套評估SOP,才能真正達到這項政策的目標。

 

附1:

場所 直飲臺數目 所佔%數
臺北市國中、小學 404座 65%
捷運站 108座 17%
公園 62座 10%
自來水事業處所屬機關 21座 3%
自來水園區 9座 1%
其它公共場所 8座 1%
市政大樓 6座 小於1%
新生高架籃球場 1座 小於1%

 

附2:

學校總數 有直飲台的學校 所佔%數
臺北市學校總數 285所 25所 8%
高中職 67所 1所 1%
國中 61所 10所 16%
國小 151所 14所 9%
特教與進修學校 6所 0所 0%

 

臺北市前5大直飲台數量的學校:

編號 學校 直飲台數目 所佔%數
總數 404座 100%
1 麗山國中 55座 13%
2 博愛國小 38座 9%
3 天母國中 37座 9%
4 福德國小 29座 7%
5 濱江國中 29座 7%

 

附3:

數量 有直飲台的場 所佔%數
綜合運動場 2
室外籃球場 73座 12座 16%
室外網球場 35座 1座 2%
室外溜冰場 60座 1座 1%

 

附4:

Dcard:台北市直飲政策

https://www.dcard.tw/f/trending/p/381789

 

附5:

1.臺北自來水事業處2016年5月25日回文:

111

  1. 飲用水連續供水固定設備使用及維護管理辦法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O0040014

  1. 飲用水水質標準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O0040019

 

媒體報導:

自由時報:2016.5.31

11.png

  1. 自由時報:普設直飲台 北市明年列重要預算項目 2016.5.31
  2. 中國時報:柯文哲編預算增設直飲台 打造城市形象 2016.5.30 
  3. 蘋果日報:柯P:盼公家機關、公共場所普設直飲台 2016.5.30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破表的布氏8級病媒蚊指數區里竟曾在7月出現於松山區! 北市府到9月2月前是不知道!? 還是故意給議員錯誤資訊? 5-6月病媒蚊密度就在北市惡化蔓延了! 為什麼不照SOP通知里長? 為何不依法讓市民提早防範? 從6月到8月中旬一個新聞稿也捨不得發,是什麼開放政府?

北市府提供登革熱病媒蚊調查是把人命當兒戲嘛? 數字變來變去

北市府9月2日提供給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有關今年1-8月北市病媒蚊密度調查資料關於布氏指數達3以上之區里資料,其回覆內容竟與數日後的相同資料不同!明明先前的資料僅僅只有24個里達3級以上,且僅有一里不在大安區,但數日後的相同資料卻增為36個里達3級以上! 幾天就多出12個里淪陷:連中山、內湖、松山都有區里達到3級,甚至7月份松山區中華里曾高達8級以上的恐怖指數!而且衛生局連提供9月7日給媒體的資料也跟衛生局官網資料不盡相同。周柏雅議員痛批,連病媒蚊集中區里清單都還要等議員索資才要彙整與檢視統計數字是否正確,且短短數日內就有哪麼多版本,這顯示北市府根本對疫情沒有確切掌握,連作戰最重要的「知己知彼」-病媒蚊在哪裡的資料,都那麼亂了,還談什麼登革熱大作戰?

可惡! 北市病媒蚊指數明明5-6月就迅速惡化了市府卻惦惦好幾個月不主動公告或發新聞稿提醒市民早點加強戒備!

從北市衛生局9月8日提供今年1-8月登革熱病媒蚊密度調查更新版可以看出來今年1月北市被調查的68個里,沒有任何密度為2級的里。但是5月中山區竟出現指數為4的里,且大安區有21個被調查但就有4個里出現3級指數。6月北市密度達2級以上的里就有34個,比5月的15個里2級以上,多出一倍! 大安區的病媒蚊指數達3級的里從5月的4個迅增為13個! 顯示5月份就算按照北市登革熱SOP去處理降低病媒蚊密度的措施根本無效! 根據衛生局9月8日資料顯示甚至北市7月份松山區中華里曾高達8級以上的恐怖指數!而登革熱是國家法定第2類傳染病,北市衛生局居然不照法律規定通報公告等SOP處理,許多里長根本不知情甚至連消毒通知都沒收到,更別提衛生局是遲至8月底南部疫情大爆發後才發新聞稿宣導北市市民。今年5-6月大安區3級病媒蚊里,到了7-8月還是在3級病媒蚊名單中! 大安區有的里7月份3級,8月份卻惡化為4級! (5月/6月黎元里曾3級但7月初還是3級; 群英里7月3級, 8月卻到4級) 且從大安區的病媒蚊指數5-8月來看,噴藥似乎只是把病媒蚊趕到鄰近的里(如5月份群賢里3級,但到了7月換成隔壁的群英里是3級了!) 8月23-29日第35週調查大安區的8個里中還是有高達6成以上有5個里在衛生局管制最高級的2級指數以上!

為什麼不依法規行政? 民眾的生存權益在哪裡?

而且依臺北市政府衛生局辦理登革熱防治違反傳染病防治法案件作業程序第一點規定:「臺北市登革熱密度調查抽查業務(布氏指數調查業務),由本市市立聯合醫院疾病管制院區、各區里長或里幹事、本府環保局所屬轄區清潔隊一同至欲調查的里別,進行密度調查五十戶,並予市民登革熱衛教宣導。」;如果北市府有照法定傳染病的通報公告去提醒市民及早做防範,里長還會到8月底都對自己的里曾經幾度列入管制級數都不知情嗎?甚至連消毒通知都收不到嗎? 且依作業程序第四點的處理程序亦規定:(一)疾管院區於登革熱流行季節或非流行季節進行病媒蚊密度調查(布氏指數)最低需求里次,由疾管院區每個月排定行程進行例行調查。(二)密度調查(布氏指數)為二級以上之里次,由疾管院區通知里長督促里民改善,並於一週內複查。傳染病防治法第16條亦規定「地方主管機關於轄區發生流行疫情或有發生之虞時,應立即動員所屬各相關機關(構)及人員採行必要之措施」,但是北市府有依規定行事嗎?難怪病媒蚊孳生熱點都無法改善,從大安區個別里一再發生指數3級盤旋數月不降就可以知道北市府不依法行政帶給市民生命有多大威脅了!

調查為什麼不採隨機? 抽樣偏誤

1-8月份的抽查次數,大安區就抽了210次,占17%,抽樣母數比其他行政區都還要高出一倍以上,還比確診病例個案最高的士林區126次還高出67%,無怪乎大安區的布氏指數三級以上的里數最多! 市府連抽樣資料都如此偏誤,是要反映什麼公家資源分配正義?

所謂的開放政府,最基本的就是資訊公開透明,換了市長就是不希望政府該公開的資訊遮遮掩掩何況這是人命攸關的重大法定傳染疾病資訊耶! 如果連市民生存基本款的-環境衛生安全的病媒蚊資料與撲滅資訊都提供的顛三倒四,掌握不到即時要命資訊,北市府還侈談什麼「宜居城市」、「智慧城市」?柯市長不要把開放政府當口號,先給市民基本款安全保障吧!

補充資料:

    1. 臺北市政府衛生局辦理登革熱防治違反傳染病防治法案件作業程序另開新視窗第一點規定:「臺北市登革熱密度調查抽查業務(布氏指數調查業務),由本市市立聯合醫院疾病管制院區、各區里長或里幹事、本府環保局所屬轄區清潔隊一同至欲調查的里別,進行密度調查五十戶,並予市民登革熱衛教宣導。」第四點的處理程序亦規定:(一)疾管院區於登革熱流行季節或非流行季節進行病媒蚊密度調查(布氏指數)最低需求里次,由疾管院區每個月排定行程進行例行調查。(二)密度調查(布氏指數)為二級以上之里次由疾管院區通知里長督促里民改善,並於一週內複查。土地或建築物所有權人、管理人或使用人若不配合改善住家孳生源,則由疾管院區開立傳染病源改善通知單(如附件);若配合改善住家孳生源,由疾管院區於一週內進行複查。(三)當密度調查為三級(含)以上之里次,由疾管院區進行違規事實拍照,並通知本局依下列程序處理。1.由本局疾病管制處通知本府環保局,由該局移交轄區清潔隊進行噴藥消毒及必要時進行稽查告發。2.疾管院區將改善通知單以直接送達或郵務送達或由里幹事送達至義務人,若無法確實送達義務人,則透過「地政整合資料庫查詢系統」查詢義務人資料。」規定北市府的主管機關要通報里長各里的布氏指數,也要與里長一同進行。可是臺北市政府的區公所與衛生局竟然都沒有告知里長,也沒有與里長協力作好登革熱的防治工作?.

2. 布氏指數達2級以上里數、趨勢圖

3. 1-8月全市布氏指數的抽查次數

4. 9月2日衛生局給辦公室布氏指數達3級以上之里

登革熱 5

臺北市衛生局對比衛服部登革熱病媒蚊密度調查資料也完全不同

http://www.cdc.gov.tw/professional/list.aspx?treeid=6FD88FC9BF76E125&nowtreeid=DAE1CEEF06DF7A29

9月7日 衛生局給的1-8月份布氏指數達到3級以上的資料和9月2日給的資料完全不同
登革熱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北市府發函當空氣! 大巨蛋防颱準備該固定鐵皮鷹架卻不管,卻拆連續壁、灌漿當防颱,勞動局還要雇主憑感覺去判斷風速有沒有達停工標準!

文中所提及的參考資料連結:

  1. 蘋果日報 : 拒拆大巨蛋屋頂 遠雄:防颱無虞  2015年07月11日
  2. 新頭殼 : 開罰遠雄!大巨蛋屋頂鐵皮颱風天亂飛 險傷人 
  3. 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函
  4. 全國法規資料庫:職業安全衛生設施規則
  5. 氣象局2015年8月7日觀測資料
  6. 氣象局: 測站代號及站況資料查詢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中捷CJ920鑑定報告書(1) 四張同一天會勘記錄= 一日遊行程說明,這樣的報告就是中捷安全無虞的保證?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市民向柯市長當面陳情,柯市長居然完全沒有印象,在場官員也都答不出來。柯市府接受陳情的SOP在哪裡?農安街2巷固定式雨遮佔據公用道路,讓消防車出入救災困難。如此重大的公安問題,當地居民多次向市府陳情,市府居然置若罔聞?

 

 

晴光市場事件簿:晴光市場86年火災,因違建阻礙逃生,造成4死2重傷的悲劇。18年過去,歷經馬郝2任市長,被燒毀的建築被放置在原地,受災戶多次向市府陳情,市府依然不聞不問。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神秘殺人兇器暫撐塊快來自動投案喔! 北捷找不到你! 中捷事故檢討報告兇手、兇器一變再變 ! 真相未明,只想靠兜不清楚的數字、邏輯來蒙混! 臺中市政府、交通部怎麼敢幫北捷背書中捷施工安全無虞?

殺人兇器從吊車變成幾塊銹蝕斑斑的<暫撐塊>?

臺北捷運局4月11日在臺中捷運第一版事故檢討報告中,將事故原因主要歸責予吊車吊裝作業員。5月14日最新版中捷事故檢討報告卻把兇器完全賴給幾塊類似破銅爛鐵的「暫撐塊」要來代替本來在預算中已有編列高達700多萬元的地面臨時支撐架!(圖1) 而檢閱命案現場不論臺中市政府或臺北市政府報告都未見暫撐塊照片的蹤影! 追問北捷到底有幾塊? 尺寸為何? 北捷竟然回說現場沒有全部找到,而只能以「一般情況」的暫撐塊照片代替! 北捷連擺了幾個什麼尺寸多少重量的暫撐塊都拿不出證明也說不清楚了,而動輒30-70公斤重的暫撐塊還會找不齊,居然還會知道4條命案是因為這些暫撐塊擺設沒有擺好,重心不穩才無法負荷200多噸的鋼箱樑的重量而掉落?這些胡扯蛋的說詞令人難以理解,中捷要談復工前真的要先把真相釐清楚!

 

殺人凶器「暫撐墊塊」憑空消失? 北捷擅長大衛魔術嗎?

臺北市政府捷運局5月26日補充資料竟回覆: 「檢討報告之暫撐墊塊是備置區域的照片,現場使用暫撐墊塊事後並未全數尋獲。」 捷運局明明在報告中聲稱,暫撐墊塊的位置擺放不正確,是主要的事故原因。結果主因暫撐墊塊居然在一片混亂之中沒有全數尋獲? 真是太誇張了! 不知道暫撐墊塊「失蹤」到哪去,怎麼還能從不知何物的摩擦痕跡做為命案判定主因? 捷運局身為主要監造單位,在事故發生之後居然沒有好好的保全證據! 怎能讓死者瞑目? 依照刑事訴訟法第291-1條:「告訴人、犯罪嫌疑人、被告或辯護人於證據有湮滅、偽造、變造、隱匿或礙難使用之虞時,偵查中得聲請檢察官為搜索、扣押、鑑定、勘驗、訊問證人或其他必要之保全處分」北捷應該要保全證據,命案沒有找到兇器,臺中市警察局、檢方能夠對受害者說這樣就算破案了嗎?

1

 

球員兼裁判的廠商找技師用非事故現場的暫撐塊做強度檢核,是來搞笑的嗎?

況且不管是北市府、中市府或媒體都沒有照片顯示現場有暫撐塊的照片!而本辦公室多次要求北捷提供<事故現場>暫撐塊尺寸與照片,北捷多次以<一般情況>的暫撐塊照片搪塞不成,才坦承暫撐塊並未全數尋獲! 最新版5月14日的「中捷案書面報告」還煞有其事地讓主要命案工地負責公司中鋼構找了一位技師針對一般用而不是命案現場的兩種暫撐塊做強度檢核。球員兼裁判就算了,用來做強度檢核的暫撐塊尺寸與重量真的跟命案現場都一樣嗎? 更何況幾片銹蝕斑斑的暫撐塊說要代替預算單價遠超過暫撐塊的地面支撐架,要說北捷沒有「便宜行事、節省成本」,民眾會是笨蛋嗎?

 

檢討報告在出事段的鑑定報告還沒出爐前就要混過全線復工

此次中捷工安命案事故後,無端被波及的CJ910與CJ930被要求接受臺灣省技師公會作安檢是無可厚非,但是5月14日的檢討報告還是沒有取得命案事故段CJ920標的安檢結果,怎麼能談復工呢? 5月9日臺中林佳龍市長、臺北柯文哲市長雙首長會面之會議結論之一是修改「臺中都會區大眾捷運系統烏日文心北屯線建設與營運計畫三方協議書」 為何至今北捷都還沒有修改? 北捷在行政怠惰什麼? 又北捷不到臺中市議會備詢、不按三方協議書第2.2.3條第3點回應臺中市民之陳情,如何叫臺中市政府同意復工?

 

沒安全! 別想談復工!

臺中市政府仍不同意臺北市政府捷運局復工,是因為北捷說詞反覆,「少工減料」不照SOP施工,收了巨額監造顧問費用但沒有負責盡職辦事!承攬中捷CJ910標的大陸工程及中捷沿線的商店受損,追根究底的始作俑者都是北捷的無能與不負責任造成的!事故4月10日到現在,北捷連殺人兇器都還找不到!要中市府、中議會甚至交通部怎麼幫北捷背書中捷的安全無誤?

參考資料:

圖1:  4塊約30公分長寬高銹蝕斑斑「暫撐墊」和「混凝土帽樑支撐架」712萬價錢怎麼比?

 

中捷事故第三版檢討報告: 暫撐墊塊照片 (備置區域照片)

2

臺中捷運CJ920A標(G3至G9站土建工程) 契約: 工程價目單

3

 

 

中捷事故第三版檢討報告:臨時支撐架

1 2

附件1: 4月11日第1版中捷事故調查賴給吊車吊裝作業員!

http://www.taiwanenews.com/doc/20150410.pdf

 

3

附件2: 4月15日中捷事故調查第2版雖然還是賴給吊車,同時也開始為尋找下一個替罪兇器-暫撐塊鋪梗!

http://www.dorts.gov.taipei/public/Attachment/5429183619.pdf

1

 

附件3: 5月14日中捷事故調查第3版

 

1 2

 

 

附件4: 事故主因明明有點名省工減料,不按施工計畫SOP行事,最新版報告就是對北捷最大肇因與檢討輕描淡寫帶過。最該檢討的是負責專案管理(PCM)與專案監造的臺北捷運局!

1

 

附件5: 臺中都會區大眾捷運系統烏日文心北屯線建設計畫建設與營運三方協議書第2.2.3條第3款

1

 

 

附件6: 5月6日北捷中工處回文全文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