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台北郝好花」系列 3 – 台北市物價穩定?…是穩定上升中吧!政府有錢花爽爽、人民錢不夠用苦哈哈!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郝」會亂答 – 郝會花系列4 – 「花博採購稽核小組成員」不能公布?欲遮還羞為哪樁?

文中所提及之參考網站連結:

  1. 行政院工程會全球資訊網
  2. 請施培林出面說個清楚
  3. 兩年前抓出新生高弊病的稽核施培林請到議場

周柏雅的「工作紀實」:花非花、霧非霧、花博開幕不開花?郝市長一句話,花博開幕大笑話!



2010.9.6民視新聞

花費高達上百億元的大型國際展覽會-花博,其開閉幕暨每日閉園秀的預算高達1億9千萬元,98年、99年也分別動支334萬元和3060萬元委託乙太設計顧問公司辦理開閉幕活動暨每日閉園秀創意規畫設計及執行,希望藉由盛大的開幕表演行銷花博。但99年1月郝龍斌市長裁示把已經花大錢規劃的開幕演出延至年底12月31日舉辦,理由是為避開「防汛期」、「天候問題」(參考專簽、書詢),而11月6日當天的開幕式活動到今年7月21日才趕緊由產業發展局以398萬元和艾力得國際會議顧問公司簽訂合約舉辦。號稱台北第一次最大型國際展覽活動的花博開幕當天只剩下小型開幕活動,周柏雅及李文英表示,郝市府隨意延後開幕活動,讓花博開幕大縮水。

98年8月26日文化局專簽強調:「花博係為本府主辦的重要國際大型活動之一,開幕晚會藝文活動勢必引起國內外民眾及媒體的關注,本局計畫國內外藝文領域菁英組成顧問群及創意小組,共同策劃花博開幕等相關藝文活動,運用花博展場優越的地理環境,在希望噴泉及基隆河上打造幻化天寬地闊的視覺奇觀,成為自然、藝術與科技融合的驚嘆號,並規劃融合水案與生態,搭建一座生態劇場,在開放的戶外水岸場域製作演出。」(如附件專簽),本案以1億9千萬元委由台北文化基金會代辦,其98年和99年的服務建議書皆把花博的開幕訂為11月5日,且地點在大佳河濱公園生態劇場,李文英指出,早在98年11月13日財建委員會議員們至舞蝶館會勘,產發局局長陳雄文即表示舞蝶館為開幕式場地,但98年12月16日廠商依照契約規定提交之服務建議書卻還表示99年11月5日要在大佳河濱公園舉辦開幕式,結果才隔幾天,開幕式就延期至99年12月31日,周柏雅及李文英質疑,市政府早在規劃期間就應該考量防汛及天候問題了,而且也花了三千多萬元請人規劃設計,怎麼可以說改就改,只為配合慶祝建國一百年?

市府已花錢籌備了1年多(98年9月25日就跟乙太顧問設計簽約)至今正式開幕演出沒有了,開幕當天只剩下1個舞蝶館的定目劇!而且是急急忙忙在1個多月前(今年的7月21日)又多花近4百萬元簽訂「開幕式整體執行委託專業服務」案。

我們並不一定贊成非得花大錢辦活動做面子,但是98年市府自己認為開幕晚會勢必引起國內外民眾及媒體的關注,所以才會以專簽裁示,動用近2億元,還要採限制性招標指定由誰來承作規劃,結果有錢、有堅強的陣容,搞到快要試營運了,才臨時將開幕活動的承辦局處由文化局改為產發局,臨時再簽另1個開幕契約,這是舉辦花博的能力與效率嗎?

先不要說郝團隊利用專簽(之前還以保密為由,拒絕議員調閱),採取限制性招標指定特定廠商來獨家承攬總金額近2億元的標案(參看98年8月26專簽附件)如此不尋常的優惠,市府團隊還在今年1月15日,特別由李副市長主持召開跨局處會議研商幫廠商無法順利完成開幕式、開幕活動找理由,玩弄文字遊戲強要解釋開幕式、開幕典禮、開幕活動等之不同以避免外界質疑。請問市政府原先規劃要放1萬枚煙火等盛大開幕活動不能如期推出,算不算違反契約規定,市政府硬掰要與建國100年、跨年等合併慶祝,還找了1個爛理由,防汛期等等(這些早在2-3年前編列花博所有預算時,媒體、民意代表都幫市府考慮過了)郝市長如此厚愛某一個設計團隊,究竟是為了什麼?市民真的很想知道真相,而且這麼重要的會議,身為乙太設計顧問公司負責人及開閉幕執行總監的林克華卻沒有出席。

相關報導(點圖放大):

2010.9.7聯合報

2010.9.7自由時報

周柏雅的「工作紀實」:議員沒給郝團隊時間?真相大公開!

周柏雅議員從7月20日要求市政府提供與花博相關之所有勞務、財物及工程契約清單,市政府從7月21日至8月3日之間提供花博契約清單之數量一變再變,從80案到115案到227案飄忽不定(如附件),昨天在議場答詢時又增加到總計255本。要不是周柏雅逼市政府整理,而且給他們這麼長的時間整理,恐怕到今天花博合約案共有幾件,連郝市長都搞不清楚。

周柏雅質疑,郝團隊都知道已簽約255案,還好意思說不知道這255案買到什麼植栽品種?整理不出其中有哪些屬於台灣特有種?這些不是早就應該在第12版「2010 臺北國際花卉博覽會綱要計畫–會場建設設計要覽」就先規劃好了嗎?就算沒有,也早應在「2010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全區園藝植栽整體規劃協調會議」就規劃好要買哪些園藝產品了,市政府連1600類與3300品種植栽清單都可以硬湊了,難道採購都沒事先規劃要買哪些品種?

周柏雅要求郝市長依照「界、門、綱、目、科、屬、種」分類花博植栽,但身為美國麻州州立大學食品科技博士、台灣大學農業化學系學士的郝市長卻只知道是植物界,不知如何用生物分類來正確表達花博的園藝植栽(參見昨天質詢對答文,請點閱0904-2)甚至還大言不慚說連植物學博士都分不出來,最後才改口電腦分得出來,但自己當場分不出來,要1個星期才分得出來,這對號稱舉辦台灣第1次國際花卉園藝博覽會的台北市而言,實在太不專業!

花博至少8成以上的植栽都應該在採買前、發包前就知道品名、還有生物分類,否則買來的園藝產品就有被「狸貓換太子」的空間,市府又如何能驗收?怎麼會已經簽了255個合約之後,還不知道買到什麼?又很多植物看似類似,其實品種不一樣,價格就有天壤之別!

產發局在97年12月1日就花費600萬元簽約「2010臺北國際花卉博覽會植栽解說簡介資料庫」委託專業服務案,依該契約進度(如下表)廠商在98年就已完成植栽解說資料庫,所以市政府應該很清楚1600種類的植栽有哪些,但郝市長卻說要分類是不可能的事(隨後產發局陳雄文局長改口一個星期內可完成),豈不是自打嘴巴?為什麼已經有現成的資料了,市府卻還不知道?還要花一個星期整理?議員真的沒有給市政府準備資料的時間嗎?

花博營運總部人力派遣費共編列了97年2千萬元、98年4億多元的費用,還不包含借調市府各單位的200多名公務員,但市政府連統整一些備標時期,或者開標以後實際產生了哪些問題的能力都沒有嗎?周柏雅認為,市府未配置農業專業人力進駐花博營運總部,花博辦公室未盡管理職責,導致連花博核心的花卉種類都弄不清楚,坐領180萬元年薪的丁錫鏞總顧問對得起辛苦納稅的市民嗎?

花博已經有這麼多的人力了,卻連平常就應該準備好的資料,還要議員問一件才作一件,甚至市政府已經對外發表新聞稿強調已經完成全面清查花博植栽了(參見市政府8月24日、8月31日新聞稿),但當議員代替市民針對新聞稿內容繼續追問時,卻是要植栽清單沒清單?要台灣特有種,還要時間整理?市政府不知檢討,反而擺出一副「要資料,要給時間!」的傲慢態度,令市民難以接受!

花博相關契約清單提供變化表

日期

市政府回應

7/20

周柏雅辦公室要求提供花博相關契約之清單與契約書

7/21

下午5點34分,收 第1版清單 80 案

7/21

晚上9點20分,收 第2版清單 83 案

7/23

晚上7點45分,收 第3版清單 113案

7/26

下午         ,收 第4版清單 115案

7/27

晚上7點30分,收 第5版清單 114案

8/3

下午4點30分,收 第6版清單 227案

8/7

下午         ,收 文化基金會12案清單(但還漏掉開閉幕合約)

9/3

下午總質詢   ,在議會答詢表示,新增加8月份簽訂契約25案

「2010臺北國際花卉博覽會植栽解說簡介資料庫」契約規定之進度:

契約工作內容

應完成期限

植物名錄建立

97.12.31

植栽解說內容企劃

98.05.01

植物語音導覽檔案製作

98.07.09

交付成果內容

98.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