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北市府標案文化:北市標案有8成9未超過3家投標,3成都是限制性招標!2成不公開!這是什麼「公開透明」?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7年4月12日新聞稿

北市府標案文化(第一集):
北市標案有8成9未超過3家投標
3成都是限制性招標!2成不公開!
這是什麼「公開透明」?

標榜公開透明的柯市府,僅1家投標的比例還從57%提高到59%!未超過3家投標的標案高達89 %
根據工務局採購管理科統計,2015年共1萬1千多件標案,以件數來看,標案僅1家投標者達6674件、佔57%;2家投標者佔18%;3家投標者佔12%,超過3家才13%。這是投標內定文化使然? 還是公家標案要求太多令符合投標資格者卻步?
而2016年共1萬2千多件標案,僅1家投標者高達7307件、佔百分之59%; 2家投標者佔18%;3家投標者佔11.5%。近9成標案未超過3家來投標,超過3家只剩1成1 !(附件1)

標案有6成的金額、高達3、4百億的標案沒有超過3家廠商投標
以金額來看,2015年標案沒有超過3家來投標的標案高達358億、占總標案金額的62%。2016年標案總金額共739億,僅1家投標者高達220億、佔30%;2家投標者達72億、佔10%;其中3家投標者占135億、佔18%。 (附件1)

朝中無人莫投標?
而去年投標家數超過3家以上的標案,僅占1成,這種超過3家以上來投標的每年的件數都僅有幾百件,甚至不到百件,跟一年上萬件標案相比,這些數據顯示北市府的標案文化,連至少要3家來投標的要求都達不到,難道市府的採購案(包括財物、勞務、工程標案)全國甚至臺北市本地廠商都不屑投嗎?

採購法精神要求的的3家以上從低標變高標
根據採購法第48條,規定「機關依本法規定辦理招標,除有下列情形之一不予開標決標外,有三家以上合格廠商投標,即應依招標文件所定時間開標決標」,顯示採購法立法意旨,即是以3家為原則!然而同法第2項又規定,「第一次開標,因未滿三家而流標者,第二次招標之等標期間得予縮短,並得不受前項三家廠商之限制。」如此一來,只要第一次技術性流標,第二次就不受投標家數3家限制,這樣第1次流標以後跟公開限制性招標有什麼不一樣? 北市府公僕們相當專業地利用採購法的限制性/公開性的漏洞,硬是讓投標案中3/4(77%) 投標家數僅剩1-2家!套句柯市長愛講的話:一切合法但合理嗎?

北市標案越來越指名?高達2成標案是「非公開」限制性招標、3成標案是限制性招標
除了投標家數過少,北市府2015年、2016的標案居然有高達3成都是限制性招標。而這其中,又有「非公開」的限制性招標又佔總標案數2成,非公開的限制性招標過程不用經過公告程序上網公告,由主管機關自行邀約廠商,難免不會變成市府跟某個廠商談好,直接「內定」給某些廠商嗎? 這種「怪怪風」,2015年就高達2190件、佔總標案數18.7%;2016年也有2357件,佔總標案數19.1%! 比例都高達近2成!金額方面,2015年就高達62億、佔總標案金額11%;2016年也有95億,佔總標案金額13%。(附件2)

樣樣都可以限制性
限制性招標弊案連連,為人所詬病,例如:立法院的資訊系統採購案,遭檢察官起訴立法院前秘書長收取回扣3650萬元,又如臺鐵東部鐵路電氣化工程案傳弊案不法獲利5億元等等都是以限制性招標,讓特定廠商得標,公務員收取回扣的案例。
依照採購法第18條,採購之招標方式,分為公開招標、選擇性招標及限制性招標。採購應該以公開招標為原則,選擇性和限制性招標為例外,選擇性招標指預先依一定資格條件辦理廠商資格審查後,再行邀請符合資格之廠商投標。而限制性招標的規定則五花八門、包山包海,有15項之多,舉凡因為「專屬權利、緊急事故、後續擴充」等等皆可變為理由,更有甚者,還直接明文規定「其他經主管機關認定者」也可以用限制性招標,無異於為主管機關的採購業務開方便大門,讓行政機關可以恣意主動邀約友好廠商議價,這就很容易發生私相授受或圖利私人之結果。

沒人來投標,到底原因是什麼?
是因為北市府的標案沒有競爭力、沒有吸引力? 還是大家知道政府機關的標案早已「內定」給特定廠商,才興趣缺缺?還是北市府的標案要求過多,要處理的行政程序過於繁瑣? 公僕抽屜的內規/暗坎一堆所致? 北市的商業登記和公司登記總家數明明就有23萬家,如何能讓這些中小企業踴躍搶下替市民服務的機會呢? 北市府也該提出檢討分析與對策。
參考附件:
附件1:

附件2:

附件3:

自由時報: 〈台北都會〉北市發包中心惹人嫌 局處抱怨僅審錯字2016-12-01
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1057450

附件4:
政府採購法
http://lawweb.pcc.gov.tw/LawContentDetails.aspx?id=FL000659&KeyWordHL=&StyleType=1另開新視窗
招標期限標準
http://www.pcc.gov.tw/pccap2/BIZSfront/MenuContent.do?site=002&bid=BIZS_C09808408另開新視窗
第 48 條
(不予開標決標之情形)
機關依本法規定辦理招標,除有下列情形之一不予開標決標外,有三家以
上合格廠商投標,即應依招標文件所定時間開標決標:
一、變更或補充招標文件內容者。
二、發現有足以影響採購公正之違法或不當行為者。
三、依第八十二條規定暫緩開標者。
四、依第八十四條規定暫停採購程序者。
五、依第八十五條規定由招標機關另為適法之處置者。
六、因應突發事故者。
七、採購計畫變更或取銷採購者。
八、經主管機關認定之特殊情形。
第一次開標,因未滿三家而流標者,第二次招標之等標期間得予縮短,並
得不受前項三家廠商之限制。

附件5:
蘋果日報:《政府採購法》如虛設 吳景欽 2013年03月28日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0328/34915865/

周柏雅的「政策關懷」:公僕退場獎罰機制該修法該檢討了!如北韓般的高級公僕特色 若不去除, 還談什麼競爭力?

文中所提及之參考網站連結:
  1. 教改引爆民怨 蔣偉寧:會負該負的責任
  2. 12年國教被罵翻 蔣偉寧出面道歉
  3. 公務員服務法
  4. 「行政院表揚模範公務人員要點」部分條文修正對照表
  5. 葉世文曾獲模範公僕 若涉貪將撤銷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台北藝術中心追加預算,怪天氣、怪地質,沒幾個月就突變?如今還要再多花6億多元,難道不瞎?

張貼於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 標籤: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

周柏雅的「工作紀實」:花非花、霧非霧、花博開幕不開花?郝市長一句話,花博開幕大笑話!



2010.9.6民視新聞

花費高達上百億元的大型國際展覽會-花博,其開閉幕暨每日閉園秀的預算高達1億9千萬元,98年、99年也分別動支334萬元和3060萬元委託乙太設計顧問公司辦理開閉幕活動暨每日閉園秀創意規畫設計及執行,希望藉由盛大的開幕表演行銷花博。但99年1月郝龍斌市長裁示把已經花大錢規劃的開幕演出延至年底12月31日舉辦,理由是為避開「防汛期」、「天候問題」(參考專簽、書詢),而11月6日當天的開幕式活動到今年7月21日才趕緊由產業發展局以398萬元和艾力得國際會議顧問公司簽訂合約舉辦。號稱台北第一次最大型國際展覽活動的花博開幕當天只剩下小型開幕活動,周柏雅及李文英表示,郝市府隨意延後開幕活動,讓花博開幕大縮水。

98年8月26日文化局專簽強調:「花博係為本府主辦的重要國際大型活動之一,開幕晚會藝文活動勢必引起國內外民眾及媒體的關注,本局計畫國內外藝文領域菁英組成顧問群及創意小組,共同策劃花博開幕等相關藝文活動,運用花博展場優越的地理環境,在希望噴泉及基隆河上打造幻化天寬地闊的視覺奇觀,成為自然、藝術與科技融合的驚嘆號,並規劃融合水案與生態,搭建一座生態劇場,在開放的戶外水岸場域製作演出。」(如附件專簽),本案以1億9千萬元委由台北文化基金會代辦,其98年和99年的服務建議書皆把花博的開幕訂為11月5日,且地點在大佳河濱公園生態劇場,李文英指出,早在98年11月13日財建委員會議員們至舞蝶館會勘,產發局局長陳雄文即表示舞蝶館為開幕式場地,但98年12月16日廠商依照契約規定提交之服務建議書卻還表示99年11月5日要在大佳河濱公園舉辦開幕式,結果才隔幾天,開幕式就延期至99年12月31日,周柏雅及李文英質疑,市政府早在規劃期間就應該考量防汛及天候問題了,而且也花了三千多萬元請人規劃設計,怎麼可以說改就改,只為配合慶祝建國一百年?

市府已花錢籌備了1年多(98年9月25日就跟乙太顧問設計簽約)至今正式開幕演出沒有了,開幕當天只剩下1個舞蝶館的定目劇!而且是急急忙忙在1個多月前(今年的7月21日)又多花近4百萬元簽訂「開幕式整體執行委託專業服務」案。

我們並不一定贊成非得花大錢辦活動做面子,但是98年市府自己認為開幕晚會勢必引起國內外民眾及媒體的關注,所以才會以專簽裁示,動用近2億元,還要採限制性招標指定由誰來承作規劃,結果有錢、有堅強的陣容,搞到快要試營運了,才臨時將開幕活動的承辦局處由文化局改為產發局,臨時再簽另1個開幕契約,這是舉辦花博的能力與效率嗎?

先不要說郝團隊利用專簽(之前還以保密為由,拒絕議員調閱),採取限制性招標指定特定廠商來獨家承攬總金額近2億元的標案(參看98年8月26專簽附件)如此不尋常的優惠,市府團隊還在今年1月15日,特別由李副市長主持召開跨局處會議研商幫廠商無法順利完成開幕式、開幕活動找理由,玩弄文字遊戲強要解釋開幕式、開幕典禮、開幕活動等之不同以避免外界質疑。請問市政府原先規劃要放1萬枚煙火等盛大開幕活動不能如期推出,算不算違反契約規定,市政府硬掰要與建國100年、跨年等合併慶祝,還找了1個爛理由,防汛期等等(這些早在2-3年前編列花博所有預算時,媒體、民意代表都幫市府考慮過了)郝市長如此厚愛某一個設計團隊,究竟是為了什麼?市民真的很想知道真相,而且這麼重要的會議,身為乙太設計顧問公司負責人及開閉幕執行總監的林克華卻沒有出席。

相關報導(點圖放大):

2010.9.7聯合報

2010.9.7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