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4周柏雅議員書面質詢5篇

2017/12/14周柏雅議員書面質詢5篇

 

一、

質詢日期:2017年12月14日
質詢議員:周柏雅
質詢對象:柯市長文哲
質詢題目:
萬華大理街一處頂樓加蓋兩層的違建在2017年12月13日拆除只拆一層違建還留一層,所以這案是要示範頂樓加蓋一層違建就不用拆?頂樓加蓋兩層只拆一層違建誰來保證未來安全無虞?市長?副市長?局長?處長?還是反正有人民稅金來國賠?

 

二、

質詢日期:2017年12月14日
質詢議員:周柏雅
質詢對象:柯市長文哲
質詢題目:
萬華大理街頂加雙層違建,據媒體報導:「據了解,八樓違建的房客在去年就已搬走,七樓仍有出租,也因可能破壞主體結構,這次暫時沒動。」建築技術規則建築構造編第三章「載重」,請依法規逐條計算、說明如何得來此結論?北市府不依建築法行政,也不必講科學嗎?本來沒有的龐大建築物量體,加在載重該是最輕的屋頂上會安全嗎?

 

三、

質詢日期:2017年12月14日
質詢議員:周柏雅
質詢對象:柯市長文哲
質詢題目:
萬華頂加蓋雙層違建,據媒體報導:「據了解,八樓違建的房客在去年就已搬走,七樓仍有出租,也因可能破壞主體結構,這次暫時沒動。」原有的屋頂避難平台被填滿,這樣叫做安全?屋頂違建影響底下或左鄰右舍合法住戶的避難逃生空間叫安全?只拆一層,保留7樓整層違建,消防逃生安全是怎麼檢討的?有沒有用防火建材?消防設備?逃生指示等?

 

四、

 

質詢日期:2017年12月14日
質詢議員:周柏雅
質詢對象:柯市長文哲
質詢題目:
萬華頂加蓋雙層違建,據媒體報導:「據了解,八樓違建的房客在去年就已搬走,七樓仍有出租,也因可能破壞主體結構,這次暫時沒動。」臺北市自柯市長上任以來,哪些違建命案是因為建物倒塌的?違建命案最致命的是火災還是建物結構倒塌?屋頂加蓋或其他違建是只有建物結構安全問題要考慮嗎?

 

五、

質詢日期:2017年12月14日
質詢議員:周柏雅
質詢對象:柯市長文哲
質詢題目:
建築法只有講建築結構安全嗎?建築法第一條:「為實施建築管理,以維護公共安全、公共交通、公共衛生及增進市容觀瞻,特制定本法」,萬華頂加蓋2層只拆一層,或是八德路22間套房火災釀一死,多了那麼多人居住,他們的排泄物、汙水等公共衛生、流行感冒的罹患率等等公共衛生問題都不必檢討嗎?多了幾倍人口居住交通等問題不必解決?當附近合法建物的居民是空氣嗎?他們的合法權益受損沒關係嗎?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柯市長的說法 叫人等萬年也阻止不了今年中和/士林悲劇!  

柯市長的<一定拆>說法
叫人等萬年也阻止不了今年中和/士林悲劇!

柯市長一上任就發生南港興中街頂樓違建大火命案,事後火災鑑定報告也是指出未申報逕自改裝成多戶套房還11戶共用1個插座所致!今年8月10日在士林區承德路四段頂樓發生火災,造成一對外籍情侶雙亡,發生火災的地方也是超過3個單元的頂樓違建,但卻沒有被柯市府列為處理226專案違建的優先名單中!柯市長說沒有裝住警器就一定拆,但連北市一共有多少違建總數、高風險屋頂樓違建數目都還弄不清楚!消防局說是2.5萬件!但建管處光是頂樓違建就有3.3萬件!

柯市長今年11月25日還在說北市違建有2萬多件(附件1-4),但實際上是近10萬件(下表)!就算只算屋頂違建也已經達到3.3萬件了!醒醒好嗎?臺北市的建管處(不是國家的建管處)到現在還弄不清楚,這10萬多件中有幾萬件是超過3個單元的高風險違建(屋頂幾件?非屋頂幾件?營利營業幾件?自住幾件?)!【給你4擺爛3】說市政不必專業,打混的柯市長與建管處到現在還在數不清楚違建有幾戶?幾件屋頂違建超過3單元?!柯市長任內新增違建就達1.4萬件、處理1.1萬件(先不管這拆後重建有幾件),光是新的淨增加就有3千件,這還敢賴前朝、賴國家嗎?違建只靠拆又費公帑與人力造成近幾年只是讓新違建更多!內政部營建署早就說按照建築法,房東打通鄰房、隔成套房出租等行為,應辦理申請變更使用、室內裝修使用許可及建築物公共安全檢查申報等事項,否則將被處以6萬元到30萬元的罰鍰,甚至是停止供水供電、限期拆除或強制拆除等處分。北市為什麼不連續重罰到讓非法暴利小於罰款呢?

資料來源:北市建管處2017年11月24日回文(附件5)

做做樣子拆個幾百件但拆完的又重建如226專案又有2件拆後重建!這種表面嚷嚷<一定拆>,卻是3.3萬件裡挑個226+208(總數不到4百餘件)違建來做做樣板的做法,讓柯市長任內又淨增加3千件以上的新違建!地方政府捨不得連續罰款以消除【非法暴利】,才是驅動城市違建拆不完、春風吹又生的病灶!哪件屋頂違建非關公眾利益?非關公眾安危?要怎麼認定哪些是高風險?北市府在前後標準不一、執法又小案當大案、專案來辦,是要如何證明認定標準不是靠關係呢?

附件1
2017/11/25聯合報:柯文哲談拆違建:國家應適時展現公權力
柯文哲也回應營建署長認為違建問題是地方政府執行力道不夠嚴格,柯文哲說,這也是一項歷史共業,如果違建的量很少,當然一下子就可以馬上處理,但是,現在台北市已知的違建案件大約就2萬多戶,這不是一天可以拆完的。北市府針對違建有排拆除的順序,如具有公共危險之虞,將會被列為優先拆除。

附件2
2017/10/11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看北市府105年決算審核報告(1)-浪費公帑沒減少,怠忽職守仍然有,縱容公安危險也在所不惜地護權貴,監察院輕拍蒼蠅的糾正,不也推了一把
北市南港區興中路一棟公寓2014年12月28日凌晨發生火警,4樓頂樓加蓋整層違建付之一炬,一名房客來不及逃生被燒成焦屍,當時華姓房東竟怒罵消防員:「你們救火太慢了!」不料火災鑑定報告顯示,起火點是4樓華男住家後陽台的延長線,這條延長線又連續接了7、8條延長線至頂樓加蓋,11戶房客10多年來竟共用同1個插座,才因負載過大釀災。士林地院今依過失致死罪判華男9月徒刑。此案也沒有被監察院提及在105年的決算報告,也未追究相關消防/建管處的失職!今年8月10日在士林區承德路四段227巷85號的頂樓發生火災,造成一對外籍情侶雙亡。經查證後發現發生火災的地方是頂樓違建,甚至已超過3個使用單元,卻沒有被柯市府列為處理226專案違建的優先名單中。

附件3
2017/09/22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協調3次以上送市長室的違建還不是多數繼續存在! 柯市長的霸氣只是紙上演演的假獅子,現行怠速與矯情的措施只是給違建者更多加速與激情,拆拆拆=沒用! 地表最強違建八德路背景到底有多強?41次協調再創新高成44次協調會!
違建只靠市長與拆拆拆?
周柏雅議員在2017年4月6日就提出,建管處明明就還可以依照建築法86條「擅自建造者,處以建築物造價千分之五十以下罰鍰」開罰,也可連續開罰讓違建的損失大於利益,就能讓違建者自行去考量維持違建跟自己拆除的利與弊了,哪裡還需要皮到等政府破門而入高智力測驗得分者的柯市長會不明白重罰消滅不法得利對違建戶才是斷根之道?(附件2 議員質疑北捷廣告得標商涉詐,對這種小金額、只是幾億的案件,柯市長說「依法進行,不必受民意代表干擾」,那為什麼違建涉及幾兆利益,市長就不敢說不必受議員干擾?

附件4
2017/11/25中國時報:中和違建奪命火 營建署長:問題出在地方政府… 新北怒嗆 有這種署長真無言另開新視窗
許文龍說,對於一望即知的危險違建,地方政府就應該列為優先督導對象,包括涉及營利、營業性質的,像是出租住宅;老舊建物一樓開餐廳等營業場所;頂樓加蓋隔間超過3個房間,地方政府都要注意。
台北市長柯文哲也表示,該拆的違建還是要拆,問題是這件事還是建立在社會的守法氛圍上,否則屋主要在房子內「隔來隔去」,政府怎麼可能會曉得?

附件5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全臺北市新舊【屋頂違建】至今超過3萬件!總違建數近10萬件! 但建管處至今卻連屋頂違建有幾個單元都搞不清!難怪越拆越多件?

全臺北市新舊【屋頂違建】至今超過3萬件!總違建數近10萬件!
但建管處至今卻連屋頂違建有幾個單元都搞不清!難怪越拆越多件?

既存違建沒有單元數資料,怎麼查出高度密集的不定時炸彈?!

屋頂違建不計新違建,光是「既存違建」總共就超過2萬5千件!但問建管處到底在這2萬多件既存屋頂違建裡,到底有沒有如同中和大火命案分隔出十幾間單元的違建態樣,建管處根本一問三不知,因為建管處列管的既存違建資料中,根本就沒有「單元數」(附件1)!矛盾的是,建管處說不清楚這些既存違建的單元數,卻又推出了226、208專案…等「超過三個使用單元的屋頂違建」專案,其前後差異,根本無法自圓其說!11月22日發生的中和頂加火災,以建管處、消防局目前的現有資訊,根本無法預防也無法改善此種憾事的再度發生!

當初226專案就是拆隔間當結案,現在208專案也一樣!就只拆小片木板牆也算結案!

面對爆量的屋頂既存違建,建管處就僅能從中找出過去的226專案和現在的208專案,加起來不到五百件的既存頂加專案,對上2萬5千件的巨量屋頂違建,柯市長的決心到底在哪裡?更別說226專案當初只拆內部隔間,整體結構「整欉好好」,難怪現在的208專案居然就有2件是過去列為226專案的屋頂既存違建!

雖然建管處表示現在的208專案已有41處改善結案,但查看相關拆除照片,卻可以發現所謂的結案,其實就是把一片木板牆拆除,整體的生活功能仍然存在,仍然違反建築法規,但建管處、柯市府就當結案!這種小案也當大案辦,到底還放過多少更密集且高數量的劏房、籠屋繼續賺非法暴利呢?

新的屋頂違建,建管處也是一樣沒有單元數統計資料,原因是「新違建要立即拆」,結果拆了嗎?根本沒有嘛!反而「違建存量」還越來越多!違建增加的速度比公宅增加的戶數還快!

就算是84年以後的屋頂新違建,總共也有將近8391件!其中柯市長上任以來新查報而至今仍未拆除的屋頂新違建就高達1363件!建管處還敢說:因新違建均需拆除,故無相關(單元數)統計數據(附件2),無疑是把市民的生命安全與建物的公共安全當成兒戲!

新違建雖是即報即拆,但根本拆不完!以不分種類的違建數量來看,口口聲聲說要處理違建的柯市長上任後,共新增了14454件違建案,但柯市長任內只結案了11393件違建(附件3)!等於柯市長任內至今就為臺北市增加3061件的「違建存量」!比公宅增加的戶數還快!有能力針對既存違建成立專案,那為何本應即報即拆的違建就不能成立一個「立刻拆專案」呢?公共安全是用既存違建還是新違建來區分嗎?

中和分28間套房的現象,臺北市都沒有嗎?柯市府還能坐視不管嗎?

柯市長說的「沒裝住警器就拆」這種豪情壯語,事實上卻是到現在還在宣導、整理資料中,屋頂違建連通知都還沒通知完,消防局至今更是連一件都沒有移給建管處,更何況拆除!消防局資料雖然顯示2萬5千處屋頂違建(消防局的屋頂總數怎麼跟建管處的3.3萬件又有差距了?)已有1萬822處完成安裝住警器,但難道這樣就能保證市民的安全嗎?

在這消防局認定2萬5千戶屋頂違建之中,建管處根本無從了解何者係屬3個單元、4個單元或甚至如中和火災般的28個單元,更別提還有非屋頂的超過3單元的劏房、籠屋要查清楚了!全市的租客、全市的市民仍夜夜睡在不安之中,請問,不住套房也不看套房招租廣告的柯市長看到中和的大火還能睡的心安嗎?

附件1

附件2

附件3

增加:
104年4964、105年5089、106年4401。
共:14454件。

減少:
104年4212、105年3886、106年3295。
共:11393件。

14454–11393=3061

 

相關新聞連結:

 

2017/11/29自由時報:柯P:違建數量減少 議員再打臉

周柏雅:3年增3千件違建存量
周柏雅指出,新違建雖是即報即拆,但根本拆不完。以不分種類的違建數量來看,柯文哲上任後共新增一萬四四五四件違建案,但柯文哲只結案一萬一三九三件違建,違建存量增加速度比公共住宅增加戶數還快,並且質疑市府有能力針對既存違建成立專案,那為何不能成立一個「立刻拆專案」呢?

周柏雅進一步指出,詢問建管處到底北市兩萬五千件既存屋頂違建裡,到底有沒有如同新北市中和大火命案分隔出十幾間單元的違建態樣,建管處一問三不知,因列管的既存違建資料中,根本就沒單元數統計,質疑市府列管違建資料根本不精確。

1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出問題才會大發豪語,難道問題過去都不存在? 今日的柯市長打臉昨日的柯市長?! 住警器如果很重要,怎麼還要分十幾年慢慢補助、慢慢推廣!?  

出問題才會大發豪語,難道問題過去都不存在?
今日的柯市長打臉昨日的柯市長?!
住警器如果很重要,怎麼還要分十幾年慢慢補助、慢慢推廣!?

柯市長上任三年,到出人命才知道住警器很重要?周柏雅議員早就建議過!

延北平路五段一處民宅於10月29日凌晨發生大火,造成四條生命身亡的憾事,柯市長接受記者詢問當地地形救災不易的問題時,立刻話鋒一轉直指違建也是火災的大問題,並將會要求頂樓加蓋之既有違建安裝住警器,若不裝就先拆。但請問柯市長認為只有違建會起火嗎?只有違建起火才會有危險嗎?難道全市多達八成的30年以上老舊房屋(附件1)就不會有起火的可能嗎?

根據消防局資料,2016年度住宅火災有60.25%發生於五層樓以下建物(附件2),而過去五年本市共有36起火災死亡案件,其中未設有「火災警報器」者高達八成之多(附件3)!統計告訴我們,住宅火災最多的是五層樓以下建物,但是五層樓以下住宅又偏偏不受法律規定必須安裝火災警報器,只有內政部消防署於2010年12月30日訂頒「住宅用火災警報器設置辦法」,其第10條規定,五樓以下之一般住宅應於2017年12月31日以前設置住宅用火災警報器,但未訂立相關罰則。

周柏雅議員在今年的4月14日就質詢過消防局(附件4),局長表示五樓以下未裝住警器者,尚有約20萬戶,當時估計若全市全數安裝約需花費9000萬元。周柏雅議員當時就建議:礙於過去法律只依照樓地板面積、樓層高度、營業時間內的人數來認定有無「公共安全」,使得全市五樓以下公寓沒有法規強制要求裝設住警器,這樣的法理恐怕已經過時!臺北市政府有必要建請中央修法,而在未完成修法前,則應在今年年底前補助所有市民完成住警器之安裝。但今年度柯市府不但沒動用二備金救市民,在明年度的預算書上也僅編列了600萬元。

柯市長說違建不裝住警器就要拆,這種豪語市民聽過幾次了?

柯市長現在要求頂樓違建若不裝設住警器就要優先拆除,請問相關法規為何?若認為違建未裝住警器就有違公共安全,所以要拆,難道柯市長上任三年來,過去的既有頂樓違建都不算有違公共安全?消防局於今年9月28日訂定了「臺北市政府推動頂樓加蓋處所安裝住宅用火災警報器執行計畫」,本執行計畫自9月28日開始實施,到10月26日止,消防局已通知了14424戶頂樓加蓋處所應於一個月之內安裝住警器,另外還有1萬戶待完成通知。然而直至10月26日止,僅僅只有749戶完成安裝(附件5),比例僅為區區的5%!剩下的95%不知要等到何時才能全部配合裝設?再者,只有頂樓加蓋需要住警器嗎?非違建的五樓以下舊公寓的住戶就不用被通知、被宣傳嗎?

過去柯市長也曾多次說過違建要拆要拆要拆、國家恥辱…等豪語,但是總是雷聲大雨點小,甚至柯市長當初的226戶頂樓違建專案,每個案子都只是拆除內部隔間剩二個使用單元後隨即結案,但整體違建主結構安然健在,而且在此之後,本市頂樓違建還越來越多!
根據建管處所提供的資料,至今尚未處理完畢的使用單元超過3個以上的頂樓違建還有194戶(附件6)。過去226戶都還沒處理好(只是拆隔間),現在又多了近200戶,柯市府又再加推208專案!更別說臺北市總共還有8915戶屋頂新違建待處理中。以目前這樣的處理速度,柯市長還能用一句話輕鬆以對嗎?違建死亡火災不是第一次在柯市長的任期內上演,柯市長的住警器政策更應該早日進行,儘速達到全市五樓以下住宅一律裝設住警器才是!

柯市長嘴說住警器很重要,預算卻又編的少又少!?裝不完,為何不儘早分級分管?

消防局2017年編列200萬元補助一般市民裝設住警器,但其實全部裝完二十萬戶所需經費,就從消防局長4月14日說的9000萬下降到11月1日改口的7000萬元左右,但消防局在2018年度的預算書,仍然只有編列區區的600萬元(附件7),若按一年編列600萬元的速度,至少還需要11年才能裝完!請問這種有關公共安全的事情,是有作就好,還是應該一次就作好呢?

消防局應該積極就現存的20萬戶五樓以下未安裝住警器之住戶進行分類分管,以延平北路五段的憾事為例,其周邊巷弄狹小、道路崎嶇,停放車輛又多,本應屬於搶救困難地區,又本案涉有違建情事…等等,消防局應可按照不同的項目、類別,分出最優先安裝之地區或巷弄區段,有策略有步驟有時程的徹底執行。
附件1
建管處提供:

附件2
建管處回覆周柏雅議員資料

附件3

附件4
2017/04/14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最多、最慘火災發生場所卻是消防法最無強制力介入的地方? 就算不速修法律,也應加強稽查、補助、輔導

附件5
消防局回覆資料

附件6
2017/09/22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226戶頂樓違建專案後,頂樓違建還越來越多? 甚至都等到發生火災,出了人命,建管處才要查報列管 這不是失職政府幫助既得非法利益者「拿刀叉叉人肉還火烤人肉」嗎?

附件7
 消防局2018年度預算書16-1-67頁

 

 

相關新聞報導:

2017/11/1中國時報:警報器設置率低「應全補助」

民進黨議員周柏雅也表示,頂加違建確實該裝設,他支持市府嚴格執行,但是,就算全部都有裝設,2.5萬戶也不過占少數;重點是尚未裝設的20多萬戶必須加速推動。周柏雅說,他曾經建議消防局,花不到9000萬就能全部補助,但市府卻怕麻煩,今年底最多只能裝到5成,成效實在很差。

 

 

相關部落格連結

2017/04/14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最多、最慘火災發生場所卻是消防法最無強制力介入的地方? 就算不速修法律,也應加強稽查、補助、輔導

2017/02/1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集合住宅的消防安全檢修仍有3成未申報,未申報也沒處罰? 未滿六層之公寓有法無罰、沒人檢查,卻佔了全市住宅棟數8成! 柯團隊上任後住宅死傷人數增加的理由是?

2017/02/08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消防設備檢查罰金龍虎榜,松山機場連年上榜!開罰常客沒在怕的? 大型社區連續三年罰不怕!一次罰3萬元,上百戶分攤沒感覺 有的甚至乾脆不繳,北市府公信力碎一地 消防設備不合格又有違建,公共安全靠運氣保障! 市府有刑責之虞,市民有國賠賠不完隱憂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建管處違建拆不完,連拆都沒拆,還可以違法結案! 有關係就沒關係?連政風處知情後也當沒事!

建管處違建拆不完,連拆都沒拆,還可以違法結案!
有關係就沒關係?連政風處知情後也當沒事!

新大樓新違建查報一年半都沒拆完,甚至還可以假裝已拆除而予以結案?拿例外條款套在根本不適用的違建上?建管處真心誠意把違反建築法的違建物分別清楚有這麼困難嗎?

臺北市大安區金華街一棟完工不過三年的新住宅大樓,住戶違建裝設陽台外推鐵窗,增加使用面積,建管處本應依法查報新違建、列管、拆除。唯建管處在2015年10月查報違建案後,直至2016年4月的半年後才要執行拆除,但之後又屢屢延後拆除期限,延至2017年的2月拆除,從時程看,光一個違建案的「表定拆除」就要花上一年四個月之久!

但2017年2月拆除的真相為何?建管處以違建所有人已於2月8日自行改善為由,予以辦理結案。但明明該外推陽台的違建擺明就還長在那裡,到底建管處憑什麼讓本案結案?依建管處提供當時辦理結案之照片(附件1),根本看不出來改善前、改善後差在哪裡!

建管處將本案外推鐵窗違建「整欉好好」的結案後,周柏雅議員辦公室依市民檢舉再向臺北市政風處詢問本案結案情形,政風處以北市政二字第10630269900號函回覆(附件2):認案址淨深超出臺北市違章建築處理規則,爰由該處逕行撤銷結案,另通知違建人5月1日前自行配合改善拆除。
按臺北市違章建築處理規則第9條第1項:「建築物依法留設之窗口、陽臺,裝設透空率在百分之七十以上之欄柵式防盜窗,其突出外牆面未超過十公分、面臨道路或基地內通路,且留設有效開口而未上鎖者,應拍照列管。」但再看看該違建改善後的照片(附件1),難道會沒有超過十公分嗎?

建管處後回覆周柏雅議員辦公室:「前結案規定引用錯誤,本處已撤銷原處分結案」。原來是建管處一開始結案引用的是臺北市違章建築處理規則第9條第2項:「本規則發布施行前已領有建造執照之建築物,裝設透空率在百分之七十以上之欄柵式防盜窗,其淨深未超過六十公分、面臨道路或基地內通路,且留設有效開口而未上鎖者,應拍照列管。」
奇怪的是:按照法規條列順序,第9條第2項(淨深六十公分),應屬「例外、除外規定條款」,原則上應是優先適用第9條第1項(淨深十公分)辦理才是!怎麼建管處將本案辦理結案時,可以跳過第1項的原則規定,而拿例外的第2項當結案理由呢?更何況第2項明白寫了:「本規則發布施行前(2011,附件3)已領有建造執照之建築物」才有例外六十公分的適用,難道這棟建物的建照日期-2012年(附件4),建管處會查不到嗎?

從上述幾點來看,不由得令人懷疑建管處是要包庇此一違建!就算建管處被政風處抓包本案結案有問題,而且建管處自己也罕見地「撤銷結案」,但拆除日期卻又訂在幾個星期後的5月2日,足見效率之差、毫無改進!柯市長說過:「違建是國家恥辱」(附件5),那違建違法結案算不算是臺北市的恥辱?

附件1

根本沒有同一角度、距離!

附件2

附件3
臺北市違章建築處理規則另開新視窗

附件4

附件5
2015/5/16自由時報:工程因違建案受阻 柯P另開新視窗批:違建是國家恥辱另開新視窗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最會做事的市長:就是放任已查報8次新違建攤商照樣非法營業?

最會做事的市長:就是放任已查報8次新違建攤商照樣非法營業?

這總不能再賴給前朝了吧

大安區信義路與大安路口幹道旁的空地上,近二年突然新增一塊攤販區,但是市政府相關單位對此一情形還在假裝狀況外,放任此一新違建攤商多次查報拆了又熟練地再次重建,攤棚支柱還逼近市有人行道!說好的公共安全、公共衛生、市容景觀,市政府有在重視嗎?

搭棚設攤逐漸擴大營業,市府查報了8次也號稱結案了,但又來了…
大安區信義路四段與大安路二段路口旁的這塊空地為財團法人台灣郵政協會所有,2014年的街景圖(附件1)都還是空地、停放私車使用,結果到了2016年(附件2),該塊空地開始設置數個帳篷攤販,做起生意來了。至今已有6攤攤販經營生意。

但一問市場處、警察局、建管處後才發現,這個空地上的攤販根本沒有申請攤販營業許可證,這個地點也不是市場處所核准設置之攤販集中場(附件3)。臺北市攤販管理自治條例第4條(附件4)規定:無證或妨害交通、安寧秩序攤販之取締,由市政府警察局負責。另該自治條例第11條規定:「私人提供其所有土地設立臨時攤販集中場,應經市政府核准始得設立。」本地區出現違規攤販議會沒問都沒有人知道?沒有人管理?市政府的螺絲是鬆掉了嗎?

經周柏雅議員詢問建管處後發現這個空地早已有過八次的違建查報記錄(附件5)!建築管理有在管理嗎?

把法規當花瓶,這個城市怎麼可能進步美好?

依臺北市攤販管理自治條例第十六條規定:「觀光地區、重要街道或市場周圍二00公尺內,不得擺設攤販,違者,嚴予取締。」這個空地就在剛拆除的信維市場對面,過個馬路不過五十公尺。從時間點來看,信維市場直至今年2月才結束營業,但這塊空地至少從2016年6月就擺攤經營至今!請問市場處有「嚴予取締」嗎?

雖然臺北市攤販管理自治條例的第20條(附件6):「違反本自治條例規定者,依行政執行法、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廢棄物清理法暨同法施行細則、食品衛生管理法、商業登記法及有關法令規定處罰,其涉及刑責者並移送法辦。」但警察局有負責任地取締無證攤販嗎?市場處有負責新出現的攤販管理嗎?衛生、環保單位有負責查察作業嗎?

新生的攤販集中地有沒有占用市有土地?

郵政協會把這塊空地租給私人來營業,就緊鄰著市有土地的大安區復興段三小段351-1地號,新工處在2017年1月4日才至現場進行土地指界(附件7),確定最靠近路口人行道的三角柏油地,係屬於臺北市所有,為新工處管理的道路用地!就在人來人往的道路用地旁搭棚營業。

查看2016年街景(附件2),當時的攤販完完全全佔據到臺北政府的土地上,就算經過今年1月4日確認地界後,2017年10月5日的現場照片(附件8)顯示,現場的攤商又是占好占滿,根本忘記最靠近路口的三角地是屬於市政府的!而市府各單位也就這樣無要無緊?要弄「智慧城市」之前,柯市長能把假裝「智障」的各局處處理違建的橫向通報SOP與SOP的執行做好做滿嗎?

附件1
2014年12月Google地圖街景圖

附件2
2016年6月Google地圖街景圖

附件3

附件4
臺北市攤販管理自治條例第四條另開新視窗
攤販管理,以臺北市政府(以下簡稱市政府)為主管機關,其權責劃分如下:
一、攤販之登記、發證、規劃及管理,由市政府產業發展局(以下簡稱產業局)負責,並指揮監督本市市場處(以下簡稱市場處)執行。
二、無證或妨害交通、安寧秩序攤販之取締,由市政府警察局(以下簡稱警察局)負責。
三、攤販就業輔導,由市政府勞工局負責,並指揮監督市政府勞工就業服務中心執行。
四、食品衛生查驗及取締,由市政府衛生局(以下簡稱衛生局)負責。
五、營業場所有礙環境衛生及噪音之取締,由市政府環境保護局(以下簡稱環保局)負責。

附件5

附件6
臺北市攤販管理自治條例第二十條另開新視窗
違反本自治條例規定者,依行政執行法、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廢棄物清理法暨同法施行細則、食品衛生管理法、商業登記法及有關法令規定處罰,其涉及刑責者並移送法辦。
附件7
新工處提供2017年1月4日現場鑑界照片,下圖紅框所圍三角形地帶即為市有地之範圍。


附件8
2017年10月5日市場處現場照片,可看出下方框線內攤販仍然擺好擺滿,並無附件7鑑界時,市有地留下三角形的空白。

附件9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柯市府說「沒有疏失」、「沒有出錢」、「沒有參與」卻讓文化局長默默低頭走過、警察局靜靜地放著學生被打!算什麼正直誠信的市府團隊?

2017年10月2日專案報告第二篇質詢:臺大校園外濺血

 

柯市府說「沒有疏失」、「沒有出錢」、「沒有參與」

卻讓文化局長默默低頭走過、警察局靜靜地放著學生被打!

算什麼正直誠信的市府團隊?

 

北市府無疏失? 柯市長真敢講!違建不是涉及公安問題嗎?怎麼繼續讓它使用? 拆完才罰也不敢主動出聲?中國新歌聲的舞臺是大違建,柯市長是幾月幾日知道的?

 

建管處9月22日(五)核發廠商施工許可,也明知其活動時間是9月24日(日),但中國新聲音活動沒有申請竣工勘驗就已經辦活動!直到9月26日(二)建管處才開罰「未報申請竣工勘驗 」,9月27日(三)廠商才收到罰單!

建管處在舞台拆除之後才通知勞動局要勞檢,請問要怎麼勞檢?這樣子柯市府沒有疏失嗎?

24日就要辦活動,27日廠商才收到舞台沒有竣工核可,不可以辦活動,為什麼柯市長在9月25日還敢說:「北市府無疏失,該做的都做了?」今天這個舞臺的事情沒有鬧上新聞,建管處大概永遠都不會知道是大違建!柯市長還說沒有疏失?

文化局長在10月2日的專案報告答詢時還說:早就知道會發生事情,也派了10名便衣,結果今天專案書面結論:市府無明顯疏失!然後結論又推給中央!要全面檢討校園「內」能否讓警察進入!

明明濺血是發生在校園「外」,打了52通電話沒警察來!文化局長看到統促黨在校園外打學生,還戴著帽子默默經過!文化局長今天回答顏聖冠議員還說文化局有「通報」警察!是通報給誰?通報什麼?

 

未向消防局申請消防安全設備圖說審查,消防局、建管處完全不知道? 建管處還可以核准施工? 要是發生像八仙塵暴撒彩色粉末引發失火怎麼辦?

 

消防局表示本案臨時展演場所搭建臨時建築物,配合建管處辦理消防安全設備審查及現場勘驗,須在施工前將消防安全設備圖說送消防局審查通過,消防局將配合消防安全審查,「惟查本案活動並未向消防局申請消防安全設備圖說審查」

為何施工前沒有送消防申請消防安全設備,為什麼沒有送消防安全檢查消防局不管? 為什麼消防局還說沒有疏失?建管處何時通知消防局?為什麼建管處9月22日還可以核准施工許可,建管處還說沒有疏失?

 

 

文化局還幫中國新歌聲出錢找北市團體表演,還要硬拗說沒出錢!

 

文化局從「沒有參與」、「沒出錢」到「早就編預算」、「只參加協調會」,後來被議員踢爆有補助18萬元給該活動,這筆18萬元的預算曝光之後,文化局還硬拗沒有補助上海主辦單位及臺灣幕婕塔公司,該預算只是補助當天有參與新聲音活動的北市社團的經費,這不就是幫中國新歌聲活動出錢找表演團體嗎?這樣不是補助到上海主辦單位和臺灣幕婕塔公司嗎?文化局還在睜眼說瞎話!

 

「出事就裝作跟自己無關」不就是柯市長帶動的Low文化

 

事前文化局也參加了各種開會、審查廣告與文宣刊物,甚至在臺大田徑場也被用大大公告告知大家:「配合臺北市文化局…」活動等公告,「臺北市政府文化局科長沈希行全程參與協調會,一直詢問臺大出借場地一事,不像文化局先前宣稱的「只是協助」。現在連柯粉也從文化局無參與改口說全程參與只有一場!北市一年有成千上萬活動,文化局一年是能夠事前去幾場阿?難道還要鬼扯北市文化局跟北市府完全無關嗎?

 

若有人打市長,市警局只是袖手監控,還是立即反應與處理?

學生被打時,警察局在幾公里外「等」校警隊通報! 

 

柯市長說如果就SOP來講,他後來查過,不管是警察局或文化局,台北市政府照目前的SOP,是沒有什麼問題。

但按照SOP,大安分局和臺大的校園安全維護權責分工,是以校園圍牆為界,校園「內」由學校駐警隊負責,校園「外」由大安分局負責。臺大發生濺血事件,打傷人案件明明就發生在體育館外辛亥路人行道上!柯市長多聰明,為什麼一直在扯校園「內」?在校園外,不就是警察局的責任嗎?警察局要如何改善報案系統的資訊蒐集?柯市長不是一直推智慧城市嗎?現在都有手機GPS定位了,手機也有拍照功能也可以確認位置,為何不使用?又為何不確認詳細地點,問清楚是在校園內,還是校園外?報警40分鐘才到,柯市長還說SOP沒問題會不會太誇張?若有恐怖攻擊,大家不是自求多福嗎?把責任都推給臺大,難道北市警就不用跟臺大一起解決問題嗎?

警察局明明就派駐20位員警在距離臺大4分鐘不到的羅斯福路派出所,接到報案的時候居然沒有到臺大附近巡邏,而在「等」校警隊通報,如果在第一時間即時趕到,絕對可以看到校園有發生打人事件不是嗎?

以上都在在顯示臺大和北市警根本是互踢皮球、警覺性、敏感度也不夠,這也顯示臺大是個非常危險的地方!第一學府的學生和老師出意外根本沒有人可以保護!從張振聲事件消防局紀錄晚了33分鐘消防局無法進入,到近年校園層出不窮的怪怪路人騷擾學生案件,臺大校警都無法在第一時間有效快速抵達、處理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