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儘速開啟與國防部溝通的前置作業! 解決木柵路三段壅塞!計畫道路開闢刻不容緩!

儘速開啟與國防部溝通的前置作業!
解決木柵路三段壅塞!計畫道路開闢刻不容緩!

住在文山區木柵路三段周邊的居民的共同經驗就是-長年的交通不便!由於木柵路三段路幅狹小,僅為12米道路,雖然雙向各一線道通行並禁止停車,但因當地交通需求,許多公車穿越其間,公車當然要有、道路卻無法拓寬,此種情景早已成為木柵居民的生活日常景象(附件1)。

臺北市政府更預計在木柵路三段後方的巷弄內,興建119戶公共住宅,目前業已進入新建工程的招標程序。然而周邊居民針對此公宅所提出主要問題-道路、人行空間不足、交通易阻塞的問題,市政府似乎卻是靜悄悄地沒有什麼規劃?!僅在簡報裡提及:會在公宅基地內增加人行空間。請問周邊居民需要的是這幾十公尺的小綠地嗎?在基地內增加人行空間,對於周邊居民整體的動線、交通有任何改善嗎?

依都發局的公宅簡報:木柵路三段的道路服務水準是在D、E級之間(附件2),以木柵地區最重要的道路而言,木柵路三段部份路段太小又太塞,是不爭的事實!

而就在木柵路三段南側,有一平行的計畫道路,串連興隆路四段105巷、木柵路三段48巷1弄,直通到木柵國中北側,東西全長大約190公尺(附件3),若能打通,則西從興隆路四段與四段105巷開始,東至木柵國中北側止,將有一條東西向的完整道路,全長約700公尺(附件4),全程與木柵路三段平行,可做為木柵路三段的替代通行道路,紓解木柵路三段的車潮,私家車自知木柵路三段公車多,便可選擇此一平行替代道路而行,就不用一直卡在木柵路三段上。

現有的木柵路三段平行道路,為久康街、久康街24巷,但其走向卻與木柵路三段漸行漸遠,且小巷弄多、屬住宅區域,較無法成為木柵路三段的直接替代道路,若工務局能儘早將本計畫道路予以打通,則對木柵路三段周邊的交通,將帶來正面的效應!

經詢工務局,這條長190公尺的計畫道路之總體開闢費用,約需3878萬元左右,相較於今年度為景美調車場公宅和景美運動公園南側公宅二處公宅共編列2億6千萬元的經費來說,是相對較少的經費的,市政府若想在木柵路三段推動公宅,就應該回應居民對該區交通改善的殷殷期盼,儘速與土地權屬單位國有財產署、政治作戰局及軍備局協商撥用,並進行規劃編列預算,早日打通木柵路三段102巷6弄之都市計畫道路。

附件1
木柵路三段57號周邊Google街景圖,僅雙向各一線道。

附件2
都發局文山區木柵段基地簡報15頁

附件3

附件4

附件5
工務局回覆周柏雅議員書面質詢

 

相關新聞聯結:

2017/4/25中國時報:議員提開闢計畫道路

01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拿市有黃金三角窗去換袋地、腹中地,太子換狸貓!北市府這不是圖利財團,什麼才是圖利財團?將市有畸零地化為小公園、廣場綠地暨美化休閒 又可作為避難空間,這才是公有土地的最大價值!

拿市有黃金三角窗去換袋地、腹中地,太子換狸貓!

北市府這不是圖利財團什麼才是圖利財團?

將市有畸零地化為小公園、廣場綠地暨美化休閒

又可作為避難空間,這才是公有土地的最大價值!

 

「黃金三角窗換不臨路的袋地」這種交易不奇怪嗎?

周柏雅指出:財政局打算把士林福林段臨馬路的二塊地:38m2跟43m2共81m2(共24.5坪)跟建商交換另外一塊兩地號共58m2(共17.5坪)不臨馬路的地。其中市府一塊地(地號269-1)還是面臨2條馬路的黃金角地,況且坪數超過11.5坪的黃金角地,竟要拿去換建商不臨馬路且被民宅包圍的袋地?這種違背不動產交易市場的常理,市府為什麼這樣大膽、不怕社會公評地要讓利給建商?

 

臺北市畸零地的價值,財政局會不懂黃金三角窗的行情嗎?

周柏雅認為:同樣也是士林區,建設公司也曾在士林官邸花了1.5億買下14坪畸零地,新光人壽更曾用近2億買下1.8坪畸零地,內湖陽光街35坪土地也創下3.3億行情,由此可知市場上小地也能發揮大價值(附件1)!

而市府在一開始送案進議會時,卻僅用「公告現值」來做計算土地交換價值的基準,且要把市府黃金三角窗去換不臨馬路的袋地,這不是圖利建商什麼才是圖利建商呢?連農地出售都會因為不臨產業道路而低於市價出售了,財政局怎麼如此大膽地提出這種太子換狸貓的交易?柯團隊不是標榜要幫市民顧好荷包嗎?結果此一市有土地的處理,擺明就是要大大讓利給財團!

 

鄰接市有地之權屬狀況、計畫道路有無開闢,財政局為何不說清楚?

周柏雅質疑:市府去年5月原先送本案給議會審議的資料,完全不提要交換的市地與私地旁邊的其他市有土地情形(附件2),其地上物的現狀也不說明清楚,而公地與私地交換後,市府欲將交換來被包圍的袋地作何使用?財政局也是含糊帶過,語焉不詳。

財政局或許會認為:換回的土地並非袋地、並非不臨路,因為所換到的私地旁,確有一條都市「計畫道路」。然而此計畫道路至今仍未開闢,市府把三角窗交換過去後,得到就是面臨這條未開發的土地。況且,市府的資料中完全未提及有此計畫道路一事、更別提有無開闢的規畫!

市地是否遭到占用,財政局給的資料看得出來卻當沒事?

周柏雅質疑:財政局提供的資料明顯可以看出(附件3):在212地號市有土地上,有一塊「1M」的標註,代表的是:「1層樓的金屬結構」,再對照2014年街景(附件4)、2015年財政局提供的照片上(附件5),都還可以見到這個地上物,該地上物也阻擋了市有土地212號的進出。再從衛星空照圖(附件6)來看,212地號上面可見到許多地上物、工作物的存在,管理此地的財政局,是不是應該先好好說明,目前這塊市有地到底有沒有被人占用?未來跟建商交換所得的210、211地號土地,財政局有什麼用?還是單純增加帳面價值,實際上卻是面不了道路,旁邊又有租占人的地上物?

為什麼上述問題,在財政局的資料上都看不到,仿佛財政局一開始就打定選擇性隱瞞議會,以為給越少資料議會就會越快同意,認為不用給太多說明、太多資料即可讓議會同意?如果市有財產的「活化」、「使用」有和「把土地買給建商」一樣的高效率,柯市長的民調就有機會提高。

 

公家土地只能給建商蓋房子?國外政府還收購畸零地來闢公園廣場

周柏雅強調:福林段三小段269-1地號之市有土地,其面臨兩邊巷弄,是做公園、綠地廣場或是守望相助亭的好選擇。尤其是把此地開闢成具特色的景緻公園也可以減少路口的交通衝突點,更是城市居民緊湊生活的緩衝點。

以東京世田谷區為例,該區人口密度高,區內舊有木造房屋密集、街巷狹小,社區公共空間不足,地方政府鼓勵民眾參與造街運動,區公所還特地購買區內好幾塊畸零地或荒蕪地,給予社區居民補助經費參與造街,闢建為街角廣場或小公園,並增添消防與緊急避難設施,平日做居民休閒聚會場所,緊急時做避難疏散之用(附件7)。

市有土地是具有給臺北市民在公安、衛生、交通、環保、避難等等的公用價值,怎麼會是拿來跟建商開發的商業利益掛勾呢?用三角窗換到一個市民不能自由出入的袋地,有何公共利益?國外城市裡到處充滿著pocket parks或mini parks ,經常出國考察招商的市府團隊怎麼可能會不清楚呢?一年多來仍缺乏市政政績的柯市長還是趕緊把蚊子畸零地釋放出來,讓居民透過社區參與市有土地的活化、設計等等工作,開放政府、全民參與,讓市有土地的處理建立起與市民更良性的互動溝通。

 

 

 

附件1

2013/11/5東森新聞:好貴!天價畸零地 1坪1.1億 買不起

2013/11/4東森新聞影片:好貴!天價畸零地 1坪1.1億 買不起

 

附件2:

財政局提供資料

1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加註

2

附件3:1M = 一層鐵皮結構

3

附件4:2014年11月Google Maps街景圖(北往南方向)

4

附件5:2015年1月23日財政局照片(南往北方向)

5

附件6 2013年空照圖

6

附件7

2005政治大學地政研究所/王本壯博士論文/民眾參與社區環境改造之行動研究-苗栗縣個案探討頁236-244

 

相關新聞報導與聯結:

1.20160610自由時報:士林黃金三角窗換袋地 市府遭批疑圖利建商

20160613自由時報新聞圖片

 

2.20160610中國時報:黃金三角窗換建商腹中地 議員質疑市府:拿太子換狸貓

20160613中國時報新聞圖片

3.20160610民視新聞:三角窗換腹中地 議員轟北市圖利建商

20160613民視新聞圖片

4.20160610臺灣新生報:太子換狸貓?黃金三角窗換袋地

 

5.20160611臺灣時報:黃金角地換袋地 議員批違常理

 

周柏雅的「一步一腳印」:台北有趣點系列 15 – 大安區臥龍里

文中所提及之參考網站連結:

  1. Google Map
  2. 大安區里界說
  3. 面積最小的里為何?人口最多的里? – 臺北市政府民政局
  4. 臺北市百年歷史地圖
  5. 台灣記憶
  6. 磚牆砌疊樣式
  7.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
  8. 受保護樹木查詢
  9. 臺北市大安運動中心
  10. 台北市區運動中心探討
  11. 和平國小招不到學生…蓋世大運場館
  12. 法務部司法官訓練所
  13. 地名沿革
  14. 肯氏蒲桃
  15. 舊總督府第二師範學校大禮堂(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舊禮堂)
  16. 台北師範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