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好凱的房東!市府轉運站BOT案4萬坪百貨、酒店,一年營業權利金僅需繳71萬!還在契約原訂已不必幫業者付房屋稅之年限後再繼給數千萬元補貼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8年1月12日新聞稿

好凱的房東!市府轉運站BOT案4萬坪百貨、酒店
一年營權利金僅需繳71萬!
還在契約原訂已不必幫業者付房屋稅之年限
繼給數千萬元補貼

黃金地段的市府轉運站營權利金每月僅收8萬,市府讓利財團真大方!

周柏雅議員審閱107年度預算發現,市府轉運站BOT案,不但豪給業者94%的樓地板面積(附件1),經營統一阪急百貨、美食地下街、高級酒店W Hotel,一個在黃金地段的百貨公司、飯店共4萬1千坪,106年整年的「營權利金」收入居然只有71萬元!104年和105年也僅一百萬元,平均每月僅收8萬多元!完全比不上東區小小的店面要高達20萬元月租!(附件2) (表1)

目前的「營業權利金」收入是依照「實際稅後純益*0.5%」,按業者所提供的財報資料,實際稅後純益明明高達1到2億元,但若僅收稅後純益的0.5%,僅71萬元,這個收費對財團來說根本是ㄧ根寒毛!停管處一個停車場就有2-3千萬的租金收入了,一個BOT案的營業權利金相比之下少得可憐北市府讓利給財團還真大方!打著正義名號的柯市府之前能替誠品替二房東富邦/市民重談權利金,怎麼就不願意跟其他財團談談呢?

(表1)

交通局還讓利不夠多嗎? 房屋稅讓利居然還加倍奉送! 500萬變逾千萬元!

不僅開發和營業權利金已讓利數億,交通局竟然還編列預算幫業者支付轉運站的房屋稅!100年至104年,市府每年皆幫業者支付5百多萬元房屋稅、105年之後包含107年的預算,因為促參房屋稅減半的優惠解除,房屋稅暴增為每年逾1千萬元(表2),這些理當由「房屋所有權人-業者」負擔的「房屋稅」,交通局卻以「發展大眾運輸條例第六條、臺北市客運轉運站補貼房屋稅作業注意事項等規定」為依據,全部補貼

交通局認為:「為避免房屋稅轉嫁到客運業者,並提高票價,造成乘客負擔,因此每年編列預算補助業者房屋稅。房屋稅補貼給BOT案經營業者,是間接補貼客運公車業者增加3-5.4萬元的月臺費支出,也是間接補助搭車民眾。」這種毫無邏輯的解釋等於是拿全民血汗6千多萬稅金,去幫已賺到飽的統一大財團、日勝生繳房屋稅、幫客運公車業者付月臺費,所謂補助搭車民眾聽起來好聽,其實只是換個方式從間接/片面變成直接轉嫁給全民付費而已!

(表2)

已經幫業者補貼6千萬的房屋稅,交通局難道不用求償嗎? 

周柏雅議員認為,交通局應該明確告知業者房屋稅無須補貼,也應要求業者不可把房屋稅轉嫁到客運業者!市府也應該追究當時的公運處長、副處長、督導業務的副市長和提案公務員的責任,追償市庫損失。

未來新的轉運站應該要求BOT業者去承擔轉運站的ㄧ切維修、行政、稅率、營業稅、房屋稅,只能收取客運業者的水電費。

周柏雅議員在107年預算審查黨團協商時提出的三種刪減方案(補充資料),經協商後,就補貼轉運站房屋稅之預算達成共識:「給予一年緩衝期,明年起不得再編」!

市府轉運站營運權利金應該比照松菸重新談判!

松菸一年的營運權利金有920萬元,但是市府轉運站卻僅有71.5萬元,每年都不到百萬元,差別在於松菸的營運權利金,是依照每年「營業總收入*0.5%」計算繳交,然而市政府轉運站是依「稅後純益*0.5%」繳交。(附件3)
如果松菸也比照市府轉運站按「稅後純益*0.5%」繳交,以松菸經營到目前為止的稅後純益都是負的,根本半毛營運權利金都收不到。周柏雅議員因此提出附帶決議經大會通過:「市府轉運站之營業權利金目前以稅後純益0.5%計收不合理,市府應和業者重新協商調整營業權利金之計收方式,參酌松菸營運權利金以每年營業總收入0.5%計算之作法,以符合公共財產收益之合理性。」

補充資料:
107年預算政黨協商所提出的三種刪減方案如下,協商結論為「給一年緩衝,今年不刪,明年起不能再編,回歸市場機制」主計處處長也有紀錄,就算公運處再編,也直接不給過,ㄧ年時間是市府要發文給市政府的緩衝期間!

3種刪減預算方案(橘色為應刪減數)

3種刪減預算假設說明:
方案ㄧ:
臺北轉運站月臺核定日期為104年5月29日,滿3年後重新檢討月臺費率,是107年5月28日,所以只要再付5個月的房屋稅: 12,821,442/12個月*5個月=5,342,267元,因此應該刪減房屋稅預算7,479,175元

方案二:
市府轉運站
全部房屋稅111,772,208元,轉運站空間房屋稅10,778,414元
轉運站空間房屋稅占全部房屋稅9.6%
但市府轉運站占全部的樓地板面積5.6%,依照比例
111,772,208*5.6% =6,264,436
房屋稅只要付626萬元就夠了,不必付到10,778,414元
因此應該刪減房屋稅預算4,513,978元

臺北轉運站
全部房屋稅91,529,224,轉運站空間房屋稅12,821,442
轉運站空間房屋稅占全部房屋稅14%
但臺北轉運站占全部的樓地板面積9.4%,依照比例
91,529,224*9.4% =2,137,453 房屋稅只要付213萬元就夠了,不必付到1282萬
因此應該刪減房屋稅預算10,683,989元

方案三:
全數刪除(依契約行政,由公車客運業吸收月台費提高成本)
臺北轉運站 應該刪減 -12,821,442
市府轉運站 應該刪減 -10,778,414

附件1: 
市府轉運站面積百分比

附件2:
北市東區店面閒置多 「受電商衝擊」
「東區店面的待租期與坪數和總價帶有關」,住商不動產仁愛光復加盟店經理黃獻寬表示。大馬路邊的因為租金單價高,小小店面可能就要20多萬元,待租期「可能數以年計」

附件3:
市政府轉運站權利金

松菸權利金

松菸權利金-營運權利金

媒體報導:

 

2018年01月14日  聯合報    市府轉運站千萬房屋稅明年不再補貼

周柏雅指出,民國100年至104年,北市府每年替客運業者支付500多萬元房屋稅,但105年後,因促參法對房屋稅減半的優惠解除,房屋稅增加為每年逾1000萬元,但交通局卻在年限後繼續補貼,「太大方」。

預算案在政黨協商時,周柏雅提出3種刪減方案,最後達成共識,給予1年緩衝期,今年1077萬預算協商通過,但明年起不得再編預算補貼客運業者稅金。周柏雅認為,北市府未來應要求BOT業者,承擔轉運站的維修、行政、營業稅和房屋稅,只能收取客運業者水電費。

周柏雅還質疑,市府轉運站BOT案,給業者94%的樓地板面積,經營百貨、美食地下街、高級酒店,共4萬1000坪,106年整年的「營業權利金」收入居然只有71萬元,104年和105年也僅100萬元,平均每月僅收8萬多元,比東區一個小店面的20萬元月租還低。
2018年01月14日 中國時報  市府轉運站不再補貼千萬稅金

北市府2011年起補助統一支付房屋稅,市議員周柏雅指出,前5年因有促參房屋稅減半優惠,每年約補助500多萬稅金,2016年到2018年編列的預算,則因優惠解除,每年須補助超過1000萬元,交通局聲稱是為避免稅金轉嫁到客運業者,導致票價提高,但這根本是拿全民納稅錢去補助,完全不合理。

該預算案上周在議會政黨協商,周柏雅提出3種刪減方案,最後各黨團達成共識,決定給予1年緩衝期,讓今年1077萬補助照案通過,但明年起不得再編列預算補助BOT業者。

 
2018年01月13日 自立晚報  北市轉運站營業權利金每月8萬 讓利財團不合理

 

2018年1月15日 自由時報 市府轉運千萬補貼業者

市府轉運站 千萬補貼業者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西區門戶計畫的口號下 臺北車站周邊公車站、客運站乘客,還是有的要淋雨, 就連觀光巴士起點站也一樣要淋雨! 快快做=財團交辦的才適用?門戶計畫把民眾人本交通當配角喔!?

西區門戶計畫的口號下

臺北車站周邊公車站、客運站乘客,還是有的要淋雨,

就連觀光巴士起點站也一樣要淋雨!

快快做=財團交辦的才適用?門戶計畫把民眾人本交通當配角喔!?

 

柯市府在2016年動用第二預備金2259萬元,在臺北車站周邊公車站、國道客運站加設能遮雨避陽的「候車亭」,並在2016年11月完工使用,但花了這麼多錢、如此「緊急」的工程,完工將近一年後的今天,卻仍然還有部分的公車站牌還是在候車亭的範圍之外(附件1)!同樣都是臺北市聯營公車,為什麼就要「大小心」?

另外,臺北轉運站,自從國光臺北西站拆除後,部分路線為了容納舊國光西站的車流,就被市府安排至「站外下車」,於是往返宜蘭的旅客就得冒著風雨提著大包小包的前進?市府汲汲營營於「西區門戶」,卻連基本的旅客需求都無法照顧得宜,一個只拆只蓋卻沒有設身處地考量旅客、乘客需求的「門戶」,就是柯市長的顯著政蹟?

 

附件1

1

 

交通運輸中心的公車站數十年沒有遮雨設施?就算蓋好卻還「遮不滿」!

板橋、高雄車站等運輸樞紐都有遮雨候車亭(附件2),然而臺北市的運輸樞紐-位於臺北車站南側、交七用地的公車站(下稱交七公車站),從2005年就一直沒有候車亭,就算是到了「改變成真」的柯市長上任,這個簡單的候車亭也要先納入到「西區門戶」的大計畫之下才能進行;但明明柯市長在上任後二十天-2015年1月15日就宣佈了西區門戶計畫(附件3),但是候車亭工程,卻要等到2016年1月用第二預備金來做(附件4)?這不是突顯了一開始西區門戶計畫根本沒有要做候車亭嗎?

一個簡單工程,根本沒有絲毫拖延的理由,甚至整個工程的進行,也鮮少會對當下車流造成衝擊,柯市府為何2015年一整年沒想到、沒按程序編預算,一定要到2016年才「突然想到」?想到之後還要再用「西區門戶」大帽子扣上去?最後全部完工、驗收了,結果有的站牌有雨遮,有的卻沒有!甚至連近來大力推行的觀光巴士,站牌也沒有任何遮蔽物(附件1)!

為何同一地區、同樣屬性的公車站牌、觀光巴士站牌,卻是有的有雨遮有的又沒有,公車站牌與站位,就這麼難調整嗎?為何就是220、257等12條路線(附件5)的公車的旅客要淋雨?如果是因為現場既有硬體設施無法將候車亭蓋好蓋滿,那公運處的工作不就是要調整、揉合這些問題嗎?但詢問公運處的回答,卻是斬釘截鐵的說:「目前暫無調整規劃」!難道這些候車亭都盡善盡美了嗎?

 

 

西區門戶反而讓臺北轉運站乘客得淋雨下車、交通越來越卡!

本來應該讓旅客在室內上下車的臺北轉運站,也因為柯市府的「西區門戶」,而容納原先屬於國光臺北西站的路線班次,使得臺北往返宜蘭的國道客運,只能在市民大道平面道路(鄭州)路邊下車!讓臺北市民或宜蘭縣民必須提著大包、小包再著撐雨傘躲雨!

況且此路邊下車區域,剛好就是臺北市交通最壅塞的路段,市政府交通局無法改善原先的交通壅塞,還讓公運處安排國道客運一個一個填滿市民大道平面道路!雪上加霜!火上添油!周柏雅議員屢次提醒(附件6),但公運處至今一點反應也沒有!

西區門戶計畫,其相關交通配套規劃在哪裡?把國光西站拆掉,再把路線全部移到臺北車站西北側,讓西北側的交通打結變交通死結!這樣的門戶計畫,根本只是把市長不想看到的西站藏到後街、藏到從北門看過去看不到就好的計畫!

 

不能解決問題,起碼不要製造問題!

臺北車站身為臺灣北部最主要的交通樞紐,本應成為全臺灣的交通建設指標,況且西區門戶計畫是柯市長極力推動的重要政策,相關的交通措施,如友善行人空間、風雨走廊、遮雨棚等,更應該在這個集各「大眾運輸系統」為大成的臺北車站積極規劃才是!

但花費2千多萬的交七公車站候車亭,反而造成有的站牌不用淋雨,有的又要?而且明明臺北車站南側公車站旁200公尺處,就是柯市長另外花7182萬元興建的交六行旅廣場,全新的站區、蓋好蓋滿的遮雨棚,卻沒有辦法容納「遮不滿」的交七公車路線?甚至連柯市長都說花七千多萬只容納九條路線的交七行旅廣場,路線太少了(附件7)!

到底是公運處當初規劃太隨便,還是消極面對今天這些同地點,乘客不同待遇的問題,公運處還能口口聲聲堅稱「目前暫無調整規劃」嗎?

 

 

附件2

1.板橋車站公車站街景圖

2-1

2.高雄車站公車站街景圖

2-2

 

附件3

2015/1/15臺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新聞稿:北門再現 啟動西區門戶計畫

 

附件4

臺北市政府第二預備金動支情形/年度動支數額明細表

4

附件5

無遮雨候車亭之路線:

15、22、220(含直)、221、232、247、257、260區、276、605(含副、新台五)及內湖幹線及觀光巴士。

 

附件6

2017/05/26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藉轉運站之名大搞商業利益開發製造出更多空汙、交通毒瘤 難怪西區門戶的「天堂路」,一再質詢,市府就是束手無策 交通局還要繼續聽財團的話複製多少城市毒瘤?

 

2016/11/08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西區門戶成為機車騎士的天堂路! 為建廣場拆西站,配套是叫大客車在車陣中右切、下客! 有廣場、有高樓的門戶計畫 只是把問題全部塞到門戶後方、眼不見為淨的鬼扯計畫!

 

2016/06/29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西區門戶是人本交通還是建商為主的建設? 缺乏「人本」概念的西區門戶計畫是做給旅客還是給建商?

 

2015/03/19別讓樣品屋代銷手法的都發局霸凌交通專業! 少數市府高層從上而下(Top-Down)的霸氣式西區門戶改造計畫,別說不辦說明會、公聽會,連市府相關局處與都發局基層、國道客運與公車業者及乘客們都還弄不清楚的西站改造計畫 ,還談什麼全民參與?

 

附件7

2017/04/27聯合報:交6公車站區29日啟用 柯P:好貴的候車亭

「柯文哲說,交6花了7千萬才分散9條路線,『這個候車亭好貴』。」

 

 

相關新聞報導:

2017/10/31中國時報:市府蓋候車亭 被批大小眼

1

 

2017/10/31聯合報:北車候車亭沒蓋滿 民眾撐傘等公車

2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藉轉運站之名大搞商業利益開發製造出更多空汙、交通毒瘤 難怪西區門戶的「天堂路」,一再質詢,市府就是束手無策 交通局還要繼續聽財團的話複製多少城市毒瘤?

藉轉運站之名大搞商業利益開發製造出更多空汙、交通毒瘤
難怪西區門戶的「天堂路」,一再質詢,市府就是束手無策

交通局還要繼續聽財團的話複製多少城市毒瘤?

臺北市政府過去一直無法解決臺北車站北側市民大道(鄭州)平面道路的交通堵塞問題,更為了「西區門戶計畫」,在去年十月把部分國道客運安排在這個此路段的車陣中下車,機車騎士不時被巨大的客運車輛擋住車道、客運旅客被迫在馬路邊下車、客運司機每次要靠站就像打仗一樣,造成三方的不方便!此亂象自從去年九月底調整國道客運路線以來一直如此,周柏雅議員多次向市府提醒卻仍然沒有任何改善,到底要質詢多少次交通局、公運處才會承認自己捨交通專業與公共利益成就財團商業利益的錯誤?市民、機車騎士、客運司機的痛苦,從臺北轉運站的案例可以清楚看出,問題是這種小轉運功能大商業利益的規劃在本市是否還要持續下去呢?交通局有盡到其專業的責任嗎?

主要道路禁行機車,市府還要把不喜歡看到的大車全部趕到市民大道?一切只是為了成就忠孝西路的門戶計畫?

臺北車站前忠孝西路禁行機車行之有年,故原本經由忠孝東西路往來東西的機車騎士多半會行駛市民大道的平面道路段,以做為忠孝西路禁行機車的替代方案。而交通局明明知道本市機車數量以及前述的道路環境背景,卻仍然將原配置於臺北轉運站裡的三條國道客運路線,移至轉運站南側之市民大道平面道路側(附件1)下客,這不就是讓原本就非常塞的市民大道平面道路雪上加霜!

除了上述三條國道客運每小時最多可達17班的路線停靠之外,尚有四條市區公車路線會經過臺北車站北側市民大道(鄭州)平面道路,原由西往東方向行駛,再經由臺北車站北側迴轉道,迴轉至上述路段的東往西方向(附件2)!東往西方向原本就塞,塞了國道客運還不夠,還要再放入四條迴轉回來的市區公車!反觀忠孝西路市府仍大興木土,積極打造「西區門戶」,不免令人懷疑平平都是西區門戶的範圍內,為什麼一邊在蓋廣場,一邊市民大道(鄭州)就是得塞車?

再依交通大隊的資料(附件3),105年10月份至106年3月份,市民大道鄭州(中山北路-重慶北路)東往西的交通事故較去年同期增加了六成,前年期同期該路段交通事故為17件,而客運路線遷移後(105/9/28之後)的同期增加至28件。在機車已經爆量的路段再放入這麼多的大客車,自然不可排除與交通事故的增加有相連之關係。

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市府只當耳邊風?

2016年6月29日,議會針對市政府12101號報告案-「臺北西站拆遷及配套方案報告」審議時,周柏雅議員就提過此地區的壅塞情形向市府說明(附件4),認為此路段不適合再開放其他客運作旅客下車點,但市府並未採納,為了「西區門戶」而草率的將原屬臺北西站的客運路線東拼西湊的亂塞,造成臺北轉運站南側的市民大道平面道路硬是必須塞下三條國道客運路線!

臺北西站遷移後,因為現地僅有二線道,還得容納無法行駛忠孝西路的大量機車潮,於是乎,下班的車潮和客運車輛交織,造成你塞我,我塞你,客運司機光要從內側車道切入外側車道就相當困難了,甚至還得再駛入公車彎!更別說什麼停留下客時間了!更因為外切、停靠、下客的時間被拖延,常常導致同樣停靠於此的其他號次客運也在後面等下客,依周柏雅議員辦公室實地觀察,就有一次超過三輛以上的客運客車同時打算停靠!

針對上述問題,周柏雅議員再度在2016年11月18日的市政總質詢時,向柯市長、交通局提醒此處的「塞上加塞」問題(附件5),但半年過去了,這個地方還是一樣的塞,根據交通局的資料,臺北西站拆遷前後,市民大道下班時間東往西的道路服務水準,始終都是最慘最慘的F級(附件6)!

市府眼中只有忠孝西路的交通問題才是問題?市府難道寧可把市民大道變成天堂路也不肯動嗎?

市府近日表示忠孝西路行旅廣場、路型工程漸趨完善(附件7),那麼市府是否也該回頭看看這裡:原本會迴轉回來的四條公車路線,是否能取消迴轉、直接右轉繞行臺北車站的方式,避開前述的「塞上加塞」路段?再者,從宜蘭搭乘國道客運的旅客,為什麼就得在這段「汽車林機車雨」的路段塞上數十分鐘,還要在淋雨颳風無遮掩的地方下車?臺北車站週邊難道就只有市民大道(鄭州)可以停這三條客運?上述問題都是市府在解決忠孝西路路型改造與公車路線調整後,行有餘力應該儘速再行調整的!

為了旅客的下車便利性、為了原本就只能走這裡的機車騎士、為了西區最後一塊交通沙漠,市府針對此路段的長期壅塞必須立刻找出方法、即時改善!

附件1
客運業者公告

附件2

附件3

附件4
臺北市議會速記綠/另開新視窗第12屆第06次臨時大會/105年6月29日/1200603速記1050629-1.doc另開新視窗
「你說為了因應臺北西站拆除,部分客運站將轉到臺北轉運站內,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子的,但是第25頁內容顯示往苗栗、新竹、竹東、宜蘭路線,還是需要在站外下車。站外下車是什麼意思?就是下雨時無法避雨,站外下車就會造成乘客很多不方便。第26頁圖7顯示市民大道轉運站旁,將有兩席17.4班客運在此下車,交通局難道不知道全臺北市最塞的平面路段在哪裡?就是在這個地段,你知道連禮拜五晚上11點的時候都還在塞嗎?那個地方平常都會塞車了,你還把相關客運下車地點兩席設在這個地方,將來交通情況會怎麼樣呢?承德路也有兩處下車地點,承德路這兩個地方有遮陽避雨的下車環境嗎?」

附件5
2016/11/08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西區門戶成為機車騎士的天堂路! 為建廣場拆西站,配套是叫大客車在車陣中右切、下客! 有廣場、有高樓的門戶計畫 只是把問題全部塞到門戶後方、眼不見為淨的鬼扯計畫!

附件6

附件7
2017/5/21另開新視窗新工處新聞稿:忠孝西路北拱路型最後階段完成 提供直捷順暢的行車動線另開新視窗
2017/4/29另開新視窗公運處新聞稿:臺北車站交6另開新視窗公車站區正式啟用另開新視窗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西區門戶成為機車騎士的天堂路! 為建廣場拆西站,配套是叫大客車在車陣中右切、下客! 有廣場、有高樓的門戶計畫 只是把問題全部塞到門戶後方、眼不見為淨的鬼扯計畫!

西區門戶成為機車騎士的天堂路!

為建廣場拆西站,配套是叫大客車在車陣中右切、下客!

有廣場、有高樓的門戶計畫

只是把問題全部塞到門戶後方、眼不見為淨的鬼扯計畫!

 

還沒客運路邊下站就是F級,現在拆了西站之後根本就是「地獄級」天堂路!

自柯市長放手讓某副市長大刀闊斧進行西區門戶計畫以來,爭議不斷,更造成原本就塞塞塞的市民大道平面道路(鄭州路)雪上加霜!之前周柏雅議員在審查市府提案「臺北西站拆遷及配套方案報告」時,就多次指出西區門戶計畫的配套措施有嚴重的問題(附件1),但交通局為了執行某副市長的意志,根本不在乎一般旅客、一般行人、一般機車騎士的想法!現在整條市民大道(鄭州路)成為機車族的天堂路!平安無事通過的才可以回家!

更誇張的是,就在某副市長拼命規劃的玉泉公園、E1E2更新案旁邊,相隔不到十公尺的機車待轉格,從過去就有「暴量」的機車待轉,現在門戶計畫如火如荼的進行,這個待轉格不但沒有改善,每逢機車待轉,龐大的機車量直接淹沒了斑馬線、車道,連公車都過不去!這種情形每天都在上演!

周柏雅議員半年前就提醒過,老師說話有沒有在聽?

市府針對臺北西站拆遷,向議會提出了12101號報告案,周柏雅議員對於臺北市政府倉促拆除西站、罔顧旅客權益、更無具體改善當地原有車流,卻又要新增大客車停靠下站表達強烈反對!2016年6月29日議會第12屆第6次臨時大會中,周柏雅議員明確指出:「交通局難道不知道全臺北市最塞的平面路段在哪裡?就是在這個地段,你知道連禮拜五晚上11點的時候都還在塞嗎?(附件2)」

明明市民大道平面道路平時就很塞,尤其是臺北車站與臺北轉運站中間夾著的「鄭州路」這段,更是塞到爆,臺北市交通局自己在12101案中提到的「交通服務水準」,顯示此處(東往西方向)從頭到尾都是最差最差的F級(附件3),也就是「車流勉強能夠流動」的地步!結果市府、交通局不但沒有把交通問題處理,反而還製造問題-竟然讓三班大客車直接停靠在市民大道(鄭州路)上!
現地雖設有公車彎,但走過此路段的市民絕對都曉得,大客車要右切、要變換車道,在數十、數百機車圍繞下,要安全靠站有多麼難!而機車騎士更得發揮跑八百障礙的精神,才能通過此路段!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於2016年11月3下班時段前往現場拍攝照片(附件4),即看見一次三台大客車欲靠站下客,整個公車彎根本沒辦法容納、更有甚者,現場二車道,因為有三台大客車欲停靠,時速趨近於零,這叫後方的數百臺的汽車、機車怎麼走?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針對此一路段在臺北西站近日拆遷後的交通影響,向交通局索取新的道路服務水準資料,但交通局卻回說:「本處暫無派員調查(附件5)」!?交通局是否覺得反正本來服務水準就是F級,也沒有再比F級更低的,做調查也沒多大意義嗎?

門戶計畫,就是能拆就拆、給建商蓋就蓋,卻連小小待轉格都無法處理?

  西區門戶計畫西北隅,有「臺鐵局都市計畫變更」、「玉泉公園與E1E2市地重劃」等大案件,但該區域幾個車道外的機車待轉格(西寧北路、鄭州路口北側),據交通局資料,僅有36平方公尺,約為18格機車格,一般2格可停3臺車,故僅能容納約27臺機車;但該處據周柏雅議員辦公室實際觀察,每次待轉,都有幾十輛機車同時待轉(附件6),該待轉格完全無法負荷!

多出來的機車,為了守秩序,僅能在待轉格的周邊如班馬線、待轉格前緣、其他車道旁慢慢「累積」、待轉,到最後就連一般要右轉的車輛、公車,都無法順利右轉,因為右轉空間上,全都是機車在待轉!更看不到哪裡是班馬線、停止線、待轉格了!

某副市長、都發局身為西區門戶的「掌舵者」,若能分出一點時間關懷一下此區,此區還會如同交通局說的「將持續觀察車流狀況,以研擬相關配套措施(附件7)」嗎?車流狀況早就如此不知多久了,而忠孝橋拆除、西站拆遷、北門廣場、三井倉庫…都有配套措施,為什麼這裡就還要觀察?

不會解決問題的市府就很慘了,現在更增加問題、製造問題!

市長、副市長、局長千萬不要拿「機車太多」、「民眾不搭大眾運輸」這種理由來搪塞、敷衍,要知道,市府是要解決問題,而不是知道問題、增加問題、製造問題!

周柏雅議員質疑市府硬是把西站路線全都塞到原本就先天不良、轉運站空間幾乎全被拿去當百貨商場的臺北轉運站,塞不下的就讓旅客在站外下車,不但沒有遮蔽空間、更讓原本已塞爆的交通整個崩潰,全都是為了一個公車彎、為了一個開放式廣場,試問,廣場重要,還是機車騎士的性命重要?要在門戶計畫弄廣場,機車待轉格、旅客站外下車問題都不用處理嗎?

 

 

 

附件1

2016/06/29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西區門戶是人本交通還是建商為主的建設? 缺乏「人本」概念的西區門戶計畫是做給旅客還是給建商?

附件2

臺北市議會速記綠/第12屆第06次臨時大會/105年6月29日/1200603速記1050629-1.doc

「你說為了因應臺北西站拆除,部分客運站將轉到臺北轉運站內,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子的,但是第25頁內容顯示往苗栗、新竹、竹東、宜蘭路線,還是需要在站外下車。站外下車是什麼意思?就是下雨時無法避雨,站外下車就會造成乘客很多不方便。

第26頁圖7顯示市民大道轉運站旁,將有兩席17.4班客運在此下車,交通局難道不知道全臺北市最塞的平面路段在哪裡?就是在這個地段,你知道連禮拜五晚上11點的時候都還在塞嗎?

那個地方平常都會塞車了,你還把相關客運下車地點兩席設在這個地方,將來交通情況會怎麼樣呢?承德路也有兩處下車地點,承德路這兩個地方有遮陽避雨的下車環境嗎?」

附件3

1

附件4(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6/11/3拍攝)

市民大道一片「車海」,前方大客車不斷閃右轉燈欲靠右停站下客。

3-0

一次三台大客車同時靠站

3-1

後方無數汽車機在等

3-2

大客車與機車騎士比鄰而行

3-3

附件5

4

附件6

遠遠超過一般36平方公尺能容納的機車量!

5-0

機車族用生命去「依法待轉」!

5-1

這臺公車被待轉機車群卡住,根本動彈不得!

附件7

6

 

相關新聞連結:

2016/11/8民視新聞:忠孝橋引道拆除 衍生市民大道亂象
台北市議員(民)周柏雅:「西站拆遷之後它是製造更嚴重的問題,那這更嚴重問題是已經擺在眼前,已經天天在發生了,對機車族騎士來說是非常辛苦的事情,在這樣情況下難道就讓它繼續下去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