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果菜價格創新高,臺北市果菜價格還比新北市貴近5成! 如果壟斷批發市場的臺北市四大公司不能穩定物價, 市民為何還要這些特權公司? 本來給這些產銷公司壟斷權與數百億元市有資產的投入 是為了穩定物價,結果臺北市果菜物價竟然還高過新北市近5成!

周柏雅議員2016.5.20新聞稿

果菜價格創新高,臺北市果菜價格還比新北市貴近5成!

如果壟斷批發市場的臺北市四大公司不能穩定物價,

市民為何還要這些特權公司?

本來給這些產銷公司壟斷權與數百億元市有資產的投入

是為了穩定物價,結果臺北市果菜物價竟然還高過新北市近5成!

 

好貴的一年!臺北市菜價、果價、肉價全面上漲,柯省長省了預算,省得了市民的荷包嗎?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統計,臺北市去年1到4月的蔬菜批發平均價格是21元,而今年1到4月的平均價格則是34元,相較於去年同期貴6成。(附1)今年1到4月的蔬菜平均價格更創下近10年來同期新高。而今年1到4月的水果每公斤平均價格比去年貴了2成3,也創下近10年同期新高。(附2)今年1月到5月19日的家禽每公斤平均價格則比去年同期貴了6元,漲幅7%。(附3)

 

總計近10年的臺北市蔬菜價格漲幅達100%,水果價格漲幅有58%,今年家禽價格漲幅也有7.8%。但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的資料,近10年工商業受薪勞工的月薪漲幅卻只有11%,去年的薪資漲幅也只有2.52%。民眾的月薪漲幅完全追不上民生基本物資的漲幅。(附4)

 

擁有數百億市有資產的臺北4大農漁產公司壟斷臺北市蔬果批發市場,為何臺北市蔬菜價格還比新北市貴了近5成?

而比較臺北市與新北市各同期蔬菜的平均批發價,可以發現臺北市的蔬菜批發價格平均比新北市貴45%。當今年菜價在3月20日到3月31日飆到最高峰時,臺北市的蔬菜價格也比新北市的蔬菜價格貴了7到12元/每公斤。為何過個淡水河,臺北市的蔬菜價格就比新北市的蔬菜價格貴那麼多?(附5)

 

而且,雖然臺北市的蔬菜價格與新北市的蔬菜價格普遍同步上揚,但觀察今年3月20日到31日,兩市蔬菜價格漲最兇的時候的價格變化可以發現,3月20日與22日,臺北市的蔬菜價格從40元漲到42元,漲了2塊,新北市的蔬菜價格卻下跌3塊。3月24日與25日,臺北市的蔬菜價格再漲0.7元,新北市的蔬菜價格卻可以回檔下跌2.9元,而從3月27日到29日,臺北市的蔬菜價格一口氣漲了5元,高達56元,而新北市的蔬菜價格卻能夠維持在43元,沒有繼續上漲。(附6)這難道不是有菜蟲刻意在蔬菜價格飆漲時趁勢哄抬臺北市的蔬菜價格嗎?

 

菜價漲漲漲,臺北農產公司的購貯計畫卻沒有啟動!

當今年3月29日臺北市的蔬菜批發價來到天價的每公斤56元,3月20日到3月29日短短10天的時間,臺北市每公斤蔬菜價格就暴漲40%,從40元飆到56元。並且,今年以來總計已有27天蔬菜日批發價格超過40元,但農產公司似乎完全沒有任何平抑物價的動作,就算有動作,從價格持續上漲也証明「平抑物價」動作沒有發揮什麼作用。農產公司就這樣放任臺北市的蔬菜價格從40元一路飆到56元。(附7)而農糧署的倉儲計畫則是每年6月10月才會啟動,也就是說,這段時間政府根本毫無作為,束手無策。臺北農產公司與畜產公司成立的目的與業務目標不就是平抑蔬果肉價,現在卻無法發揮應有的功能,那麼為何還要給這些公司使用臺北市的資產?為何不乾脆解散算了?

 

菜價創新高,市政府不但拿不出解決辦法!還把工務局長派去當臺北農產運銷公司董事!

自2015年起臺北市的菜價續創新高,柯市府不但沒有解決這個問題,竟然還在去年的12月31日指派工務局長擔任農產運銷公司的董事?身為臺北市派任於農產運銷公司的董事,即為全體市民在農產公司中的代表;市政府選任出來的董事,理應發揮其農產、銷售「專長」,協助市府、協助市民取得更公開、更公平交易的農產品才是。

 

就算工務局將是未來果菜批發市場改建專案管理單位,難道就一定得由工務局長擔任「董事」嗎?難道今天捷運公司也請工務局來做工程,彭局長就又要去兼任董事嗎?萬一富邦銀行也要請工務局代辦工程,是不是富邦銀行也要請彭局長擔任董事呢?目前市政府在臺北農產公司23席董事中只佔了6席(其中有3席是市府顧問),畜產公司市府佔5席董事(其中有3席是市府顧問),漁產公司市府佔8席(其中有3席是市府顧問)(附8)。這些董事要真的「懂事」為市民的權益把關,可不要成為酬庸職位。

 

蔬果價格趨勢上揚,柯市府打算放任果菜價格不斷漲下去嗎?

觀察臺北市近10年的蔬果價格,兩者都呈現上揚的趨勢(附9)而今年果菜價格創新高,臺北市果菜價格還比新北市貴近5成!周柏雅認為,蔬果肉品等等都是最最基本的民生物資。本來給這些產銷公司壟斷權與數百億元市有資產是為了穩定物價,結果臺北市果菜物價竟然還高過新北市近5成!為何市政府還要這些公司這麼多特權?為何不乾脆解散算了?

 

附1:附1

附11

資料來源:農產品批發市場交易行情站

http://210.69.71.171/menu/VegMenuTransInfo.aspx

 

附2:

附2

附22

資料來源:農產品批發市場交易行情站

http://210.69.71.171/menu/VegMenuTransInfo.aspx

 

附3:

附3

附33

資料來源:台北畜產運銷股份有限公司

http://ppg.naif.org.tw/naif/MarketInformation/Poultry/TranStatistics.aspx

 

附4:全國工商業受薪勞工每人每月薪資/年平均額

附4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http://win.dgbas.gov.tw/dgbas04/bc5/EarningAndProductivity/QueryPages/More.aspx

 

附5:

附5

資料來源:農產品批發市場交易行情站

http://210.69.71.171/menu/VegMenuTransInfo.aspx

 

附6:

附6

資料來源:農產品批發市場交易行情站

http://210.69.71.171/menu/VegMenuTransInfo.aspx

 

附7:臺北市今年蔬菜價格

附7

附77

資料來源:農產品批發市場交易行情站、臺北市產業發展局

http://210.69.71.171/menu/VegMenuTransInfo.aspx

 

附8:

附8

 

附9:

附9

附99

資料來源:農產品批發市場交易行情站

http://210.69.71.171/menu/VegMenuTransInfo.aspx

附10:

附10

資料來源:臺北市產業發展局

媒體報導:

聯合報 : 北市什麼都貴 物價督導卻解散  2016-05-21 

20160523 聯合報 菜價.jpg

壹電視 : 大台北也有差異 北市菜比新北貴「5成」

自由時報: 〈台北都會〉(北市)蕉貴粽葉漲 議員批取消物價波動小組 2016-05-21 

自由時報 菜價.png

臺灣時報:北市蔬果價格比新北貴一半2016-05-23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臺北市食安自治條例早已上路了,但市政府的虛偽文化仍破除不了!衛生局帶頭違反食安法,柯P違法了,市長知道嗎?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新聞稿2016.4.28

 

臺北市食安自治條例早已上路了,但市政府的虛偽文化仍破除不了!

衛生局帶頭違反食安法,柯P違法了,市長知道嗎?

 

臺北市食品安全自治條例於2015年10月7日經議會三讀通過,周柏雅議員當初在審議食安條例草案時,就提醒過市政府,食安條例過於草率、準備不足,會受到業者與中央的反對。果不其然,2016年1月13日公告施行後,到目前為止,還有4條法規因為衛生局還沒有公告規範的業者跟報備的格式、內容而未能施行!

 

施行已經3個多月的臺北市食品安條例施行居然還有4條不能執行?!

食安條例總共20條,其中有8條需要由衛生局公告規範的食品業者或規範辦法後才能執行。但周柏雅議員調閱資料發現,食品安全條例第9條第3項、第12條、第15條第2項、第16條第1項通通因為衛生局還沒有公告規範的食品業者跟規範辦法而不能用!其中食品安全條例第9條第3項原本應規範直接供應飲食之業者及特定散裝食品販賣業者,但衛生局卻說要等到今年6月才要邀請民間團體召開會議。第16條第1項規範應自行檢驗產品的業者也是要等到今年6月才要公告。(附1)

 

食安條例有4條不能用,3條只規範了極少部分的食品業者,整個食安條例形同虛設!

而已經公告的另外4條食安條例法規,也僅規範了極少部分的食品業者。例如第7條第1項及第2項規範應加入食材登錄平台及應建立食品紀錄的業者,衛生局於今年4月19日公告,不過只將早就有食材登錄平台的連鎖飲冰品業者納入規範,卻未將蜂蜜產品業者、麵包產品業者、油品業者等過去爆發過食安問題的食品業者優先納入規範! 對於第11條應申請認證標章的業者,也僅規範觀光旅館的餐飲業者為應申請認證標章的業者,而一般的餐廳與小吃店皆未納入規範。周柏雅議員認為,上路3個月的臺北市食品安全自治條例仍有4條不能執行、3條只規範極少部分業者,整個食安條例幾乎形同虛設! (附1)

 

食安委員會從2個月開一次到4個月開一次,沒人注意就越來越慢開了嗎?

且食安委員會去年3月成立以來,一共開過5次會議,分別為去年3月16日、5月20日、8月31日、11月24日及今年的3月25日。從2個月開一次到3個月開一次,最近一次會議與上次會議已間隔了4個月之久! 依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2-1條第2項規定:「各直轄市、縣(市)政府應設食品安全會報,由各該直轄市、縣(市)政府首長擔任召集人,職司跨局處協調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措施,至少每三個月舉行會議一次」,臺北市政府食品安全委員會設置要點第5點也規定:「本會至少每三個月召開會議一次」。柯P違法了,市長您知道嗎?

 

市政府何時才能給市民一個完整能用的食品安全條例?

根據衛生局統計,全市境內列管的餐飲業者有21396家、食品販售業有8325家,食品製造業者有803家。周柏雅議員在食安條例二讀時就不斷要求衛生局提供食安條例所要納入管理的業者的清單,衛生局不但提不出來,竟然還回答:「心目中已有規範對象」。(附2)衛生局跟市政府不只唬弄了議會,更唬弄了市民。周柏雅議員要求衛生局應加快公告的腳步,讓整個食安條例能夠盡快正常運作,才能保障臺北市的食品安全。

 

附1:

食安條例尚未公告規範業者及辦法的條文:

條文 擬規範的食品業者及辦法 目前的公告情形
第9條第3項 1直接供應飲食之業者

2特定散裝食品販賣業者

6月才要邀請民間團體召開會議
第12條 應定期檢查販售區及庫存區的業者 3月21日開會,現正草擬預告公告
第15條第2項 零售市場、臨時攤販集中場、具營利性質活動主辦者應報備的時點內容及格式 4月21日召開跨局處會議,草擬預告公告中,還沒訂出來,連預告公告都沒有
第16條第1項 應自行檢驗產品的業者 今年6月中旬才要公告

 

食安條例僅公告極少數規範業者的條文:

條文 擬規範的食品業者 目前的公告情形
第7條第1項 應加入食材登錄平台的業者 只於4月19日公告連鎖飲冰品業者。
第7條第2項 食品業者應建立紀錄的食品事項 只於4月19日公告連鎖飲冰品業者應紀錄的食品事項
第11條 應申請認證標章業者 只4月18日公告觀光旅館為應申請認證標章業者

 

附2: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臺北市食品安全自治條例未完成立法前,勤查重罰溯源管理、巨量資料應用才是當務之急!

https://choupoya.wordpress.com/2015/07/01/%E5%91%A8%E6%9F%8F%E9%9B%85%E7%9A%84%E3%80%8C%E5%B8%82%E6%94%BF%E8%B3%AA%E8%A9%A2%E3%80%8D%EF%BC%9A%E8%87%BA%E5%8C%97%E5%B8%82%E9%A3%9F%E5%93%81%E5%AE%89%E5%85%A8%E8%87%AA%E6%B2%BB%E6%A2%9D%E4%BE%8B/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臺北市食安條例法案到底要管誰?連北市府都不清楚!可見這個法案根本就是表面形式。這樣急就章的食安條例,跟牛步化的執法機關,食安風暴有可以不繼續層出不窮嗎?餐廳、食品進出口商、食品通路業者、 貿易商、攤商、散賣、外燴業者 有幾家適用北市食安條例?花4個月整理清單才整理出78家,全部整理完要 120年嗎?這樣的食安條例真的要適用食品批發、 零售、通路業者嗎?市民到底要等幾年?

https://choupoya.wordpress.com/2015/10/01/%E5%91%A8%E6%9F%8F%E9%9B%85%E7%9A%84%E3%80%8C%E5%B8%82%E6%94%BF%E8%B3%AA%E8%A9%A2%E3%80%8D%EF%BC%9A%E8%87%BA%E5%8C%97%E5%B8%82%E9%A3%9F%E5%AE%89%E6%A2%9D%E4%BE%8B%E6%B3%95%E6%A1%88%E5%88%B0%E5%BA%95/

 

補充意見:

公務員懲戒法第2條即規定違法執行職務、怠於執行職務或其他失職行為,應受懲戒。並且,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2-1條第2項雖然規定「至少每三個月舉行會議一次」,卻沒有規定當公務員違反這項規定時的罰則,百姓有罰則,公務員卻沒有罰則,這樣公平嗎?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瑞源里」在北市? 兩大醫師聯手防治登革熱,連個基本確診病例在哪一區里都能冒出不在台北市的里名出來,這樣的北市府還能談傳染病「管制」嗎? 

 

「瑞源里」在北市? 兩大醫師聯手防治登革熱,連個基本確診病例在哪一區里都能冒出不在台北市的里名出來,這樣的北市府還能談傳染病「管制」嗎?

 

「瑞源里」在北市? 9月7日到底有沒有確診病例? 一個連登革熱最新情況都能給出好幾套版本的市政府,要跟國際城市拚智慧城市、巨量資料(Big Data)?

 

北市府9月7日發布的新聞稿中表示,臺北市於9月7日確診一名文山區的登革熱確診病例。可是市政府在9月9日提供給議會問政的資料卻說,9月7日並沒有任何的登革熱病例! 所以真相到底是? 而更荒謬的是這份公文還出現一個根本不在臺北市的瑞源里(桃園大溪?),北市府到底要怎麼去調查一個不存在臺北市的里的布氏指數?(附件一)柯市長你不覺得怪怪的嗎?

 

發病處才是需要撲滅病媒蚊的地方,為何要扯上文山區?

9月8日的登革熱確診病例其居住地在哪?官網上是寫文山區,但北市府提供的資料上卻寫大安區!?(附件二)究竟患者的居住地是文山還是大安區?既然傳播媒介是病媒蚊,就應該以發病時的居住地為準,為何衛生局的網站上卻將確診病例定為文山區?統計資料基本應該要確認定義後公布一致性的資料,衛生局連同一個資料都能給出不同套的答案,還能談什麼大數據、巨量資料、科學管理?資料掌握如此不確實,這樣的北市府要如何做好防疫工作?周柏雅辦公室只是比對9月份衛生局新聞稿與9月9日提供給議會登革熱最新確診病例的資料就有3個明顯的錯誤,開放錯誤資訊的政府就不叫開放政府!

 

疫情旺季給錯誤的資訊是要幹嘛?

周柏雅議員表示,光就衛生局沒有掌握確診病例的居住地這點來看,臺北市的登革熱防治已經出現了很大的漏洞!而衛生局給出跟自己官網同一登革熱問題卻不同答案的問政資訊,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北市府於9月2日就曾提供給周柏雅議員辦公室兩份數字完全不同的今年1-8月北市關於布氏指數達3以上之區里病媒蚊密度調查資料。北市府為何一再提供數據有出入的資料?是無法全盤掌控疫情?還是故意給議員錯誤資訊?(附件三)真是令人難以理解?還是那個環節出了問題?

 

市政府提供的一筆資料裡面就有3個錯誤,這要議會怎麼再相信北市府提供的任何資料?難道以後北市府所提供的任何資料都要議員再重新調查資料的真偽?更何況連登革熱確診病例的正確資料都無法掌握,臺北市民要怎麼相信北市府能夠做好登革熱的防疫工作?

 

里長一樣被蒙在鼓裡,那市政府防疫工作能夠深入基層,能夠迅速反應嗎?

北市府不僅提供議會跟衛生局官網上不一樣的登革熱資訊,甚至提供給媒體的登革熱資訊也跟衛生局官網上不一樣!自由時報、聯合新聞網及中央社皆有報導9月8日新增的3例本土型登革熱病例,自由時報及中央社並引述衛生局疾管處長之發言,新增的3例分別位於中山區、大安區及信義區,但北市衛生局官網卻是多了文山區,少了大安區。(附件四)

 

堂堂一個疾管處長居然在尚未能確認登革熱確診病例正確的資訊且與自己官網資料有出入的情況下,就將這些資訊提供給媒體。而該名該應列為大安區的病例第一次、第二次就醫情形如何?確診病例的感染級數為何?衛生局竟瞎說中央衛福部疾管署的網站有這些資訊。但實際上衛福部疾管署網站,卻查無這些神秘的搬遷資訊。至於環保局到底有無對此名由大安區搬到政大宿舍的病患,做過2個居住地之消毒並做後續病媒來源追蹤,截至今早還提供不出來即時資訊,更證明柯大醫師與黃大醫師,就算會寫精美SOP,市府主管公僕無法落實執行SOP也是枉然。看來北市府的螺絲仍然未上緊,難怪今年北市登革熱 確診案例佔總人口數的比例高過新北市!(附件五)

 

附件一:

9月7日臺北市到底有沒有登革熱確診病例?

投影片1 投影片2 投影片3

 

臺北市哪來的瑞源里?

瑞源里

附件二:

9月8日的登革熱確診案例究竟居住地是文山區還是大安區?

投影片1 投影片2 投影片3

投影片4

 

附件三: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破表的布氏8級病媒蚊指數區里竟曾在7月出現於松山區! 北市府到9月2月前是不知道!? 還是故意給議員錯誤資訊? 5-6月病媒蚊密度就在北市惡化蔓延了! 為什麼不照SOP通知里長? 為何不依法讓市民提早防範? 從6月到8月中旬一個新聞稿也捨不得發,是什麼開放政府?

https://choupoya.wordpress.com/2015/09/08/23849/

 

附件四:

中央社:登革熱死亡病例再增8例 共18例  2015.9.9

衛生局疾管處長陳少卿說,北市昨晚確診3例本土性登革熱,第5例是家住中山區的20歲女性,仍住院治療;第6例是19歲女性,在大安區租屋,已出院返家;第7例是39歲男性,住信義區,目前住院中。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509095021-1.aspx

 

自由時報:北市再增3名本土型登革熱病例  2015.9.10

北市衛生局疾管處長陳少卿表示,前晚又新增三名本土型登革熱確診案例,其中一位是家住中山區的廿歲女性,目前仍住院治療;另一位是十九歲女性,在大安區租屋,已出院返家,第三位則是卅九歲男性,家住信義區,目前住院中。

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914269

 

附件五:

確診案例佔該市總人口數的比例

新北市: 13/100萬(54人vs 400萬人)

臺北市: 19/100萬(53人vs 268萬人)

傳染病統計資料查詢系統:全國登革熱本土病例及境外移入病例地理分佈

http://nidss.cdc.gov.tw/ch/NIDSS_DiseaseMap.aspx?dc=1&dt=4&disease=061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從豆油伯事件看:食品業擅用宣傳 操作資訊不對等取得消費者信任 而食品主管機關卻默不出聲 醬油生產標榜傳統自釀工法,卻使用代工生產的原料 這種宣傳沒有誤導誇大? 摻加代工生醬汁是業者慣例? 那麼其他油品大廠也可跟頂新調借調和原料油? 臺灣茶是不是也可以調借越南茶? 廠商未向消費者充分揭露資訊 北市府衛生局與法務局竟束手無策?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到去年底,仔細算出來北市府的債務已逼近9千億元!!!市民不可承受的重,誰來買單?

根據審計部公布的2014年「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北市府一年以上債務未償餘額1468.6億, 加上保留數701.3億(附件1),依公共債務法規範與IMF國際貨幣基金定義,北市的債務就達2174億(附件2)!若以所得稅納稅人數85萬人來計算,北市人均負債(不是以270萬市民來算)是25.6萬元!但這只是依公債法所列出來的北市府負債而已。 (表一)

若再加上公債法未規範的部分,如北市府公務人員退休經費(2193億)、及教職員退休經費(3235億)、向特種基金調借資金調節市庫存款(669億),向作業基金如土地重劃抵費地、捷運重置基金借調的(453億)、加上補繳勞健保爭議款、公車民營化前虧損等等未納入公債法的負債,這些所謂的【潛藏性及調借款】事實上還有6911億1640萬餘元(附件3)等著北市納稅人呢!因此,實際上臺北市2014年的總負債金額是高達8900多億,全市人口人均負債近33萬元!若以85萬稅民計算,每位納稅人未來更是要負擔破百萬的負債!

雖然是潛藏性暫時表面看不到實際卻已經發生或發生中債務

納入公債法的債務已高2169億,這些勢必要還。但未納入公債法的負債看似<潛藏性負債>其實很多都已經在發生中,比如審核報告戊-13頁與戊-14頁提到的99年以前勞健保欠款共58.6億中,今年年底北市就要先還15億,而2011到2012年6月的勞健保欠款還有13億待還!(附件4) 另外,我們也看出已經認列之退休教職人員優惠存款差額利息補貼應付費用就高達20億,此外,北市府向自設的各種基金如聯合醫院醫療基金、捷運重置基金、土地重劃基金挪借調度金額,也會嚴重影響到當初設立這些基金是為了要提升市民生活基本需求的目的。依報告資料來看,郝前市長向土地重劃及捷運重置基金借款就由2013年的352億增加到2014年的453億! 一年之間增加調借100億元!  而向集中支付特種基金的借款也從2013年的533億增加了136億到669億元! (附件5)

負債結構最大宗是公教人員退休金不正是希臘的翻版?

2014年銓敘部精算2010-2040年公務人員退撫新制前之年資退休經費,本來,北市府要負擔的金額依2013年公布的決算報告才574.8億,但今年(2014年)卻暴增3倍為2193億(附件6),原因竟然是銓敘部更正數據(附件7),而且去年決算報告還未加進教育部精算的2012-2041年北市府應負擔退休教職人員退休經費的3千2百多億元,如果把這些未來支出攤開來看,臺北市未來債務已浮現更多壓力!是否原本應由中央負擔的部分要推給地方,那臺北市不是很無辜嗎? (附件8)

郝多債,誰來償還? 市政建設=舉債競賽?=還債大作戰?

審計部在2014年審核報告提出,北市府採擴張性財政政策造成市庫收入與支出產生短差,而去年雖然靠市有土地設定地上權,用收取一次性的巨額權利金來弭補資本性支出短差。(附件9) 但要仰賴地上權這種不穩定財源不是長久辦法!周柏雅指出,地上權一設定就是長達50-70年,有可能是換一打市長以上(4年一任)才能達到下次收回市產年限,且設定地上權弊端不比BOT促參案少,此次審計報告也針對設定地上權提出許多糾正。臺北市政府實在要認真思考,在市有可開發土地已經不多且柯市長要達成4年2萬戶公共住宅的目標下,將市有土地設定地上權交由財團開發建設,表面上是可收取一次性的高額權利金但對北市長期性的高額負債有幫助嗎?「開源節流」的財政策略不能流為口號,市政府必須更嚴肅面對。

補充說明: 北市府主計處/審計部北市審計處一直強調所謂列入公債法是指已發生之債務,但不列入公債法則是未來債務,兩者不一樣,不適合相加。但明明審計不認帳的<潛藏性債務>如像公教人員退休經費或健保爭議款都是已經發生、正在發生了啊!審計單位是睜眼說什麼瞎話呢? 難道明天/後天要還的錢就不是債嗎? 昨天/今天/明天的債不能加總在一起的嗎? 且如果列入公債法的債務就是審計概念已認帳的部分; 未列公債法的部分就是審計不認帳的部分,這就好像潛藏性債務「反正是預估數,拖欠數等等政府一點都不打算認帳」的概念。而潛藏性債務真的是「一切只是預估與拖欠」嗎? 「政府真的可以眼睛半開裝作沒看到」嗎?

北市府有勇氣跟退休公教人員明確地說這已經快6千億的預估退休經費北市府不打算認帳嗎? 難道最後就繼續變賣市產或是吃定乖乖繳稅的民眾/中小企業會來買單這即將破兆的北市府債務?

參考資料:

表一:

附件1: 臺北市政府1年以上債務未償餘額實際數1468億6697萬餘元、保留數701億3227萬餘元

資料來源: 2014年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書前言-2、前言-3頁

http://www.audit.gov.tw/ezfiles/0/1000/attach/38/pta_2356_9084786_48555.pdf

附件2: 臺北市政府舉借債務餘額合計2174億6715萬餘元

資料來源: 2014年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書戊-13頁

附件3: 未列入公共債務法債限規範之潛藏負債及借調等款項合計6911億1640萬餘元

資料來源: 2014年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書前言-3、戊-14頁

附件4: 臺北市政府補助臺北市職業工人與產業工人之勞工保險費與全民健康保險費爭議款

資料來源: 2014年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書戊-13頁

附件5 : 2013年、2014年土地重劃捷運重置基金借款、集中支付特種基金借款

資料來源: 2014年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書戊-14頁

資料來源: 2013年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書 戊-13頁、戊-14頁

http://www.audit.gov.tw/ezfiles/0/1000/attach/52/pta_1710_4177789_19606.pdf

附件6 :

2013年銓敘部退撫經費精算數據

資料來源: 2013年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書 戊-13頁

2014年銓敘部退撫經費精算數據

資料來源: 2014年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書 戊-14頁

附件7 :銓敘部函更正公務員退撫基金數據

附件8:退休教職人員退休經費精算數據

資料來源: 2014年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書 戊-14頁

附件9: 仰賴市有土地設定地上權收取之鉅額權利金挹注市庫之財源

資料來源: 2014年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書 前言-2頁

媒體報導:
20150903自由時報  負債9千億新聞報導

周柏雅的「政策關懷」:苗栗縣融資平臺誰來負擔利息與外部成本轉嫁? 北市負債已高達4千多億,公務員還在搞自嗨與自肥 ! 開源節流,嚴格管控,公部門財政金流收支平衡,才是政府該做的事!

 

文中所提及的參考連結:

  1. 自由時報 行政院:介入苗縣財政 但不給新錢 2015-07-14
  2. 2013年審計部審計處北市總決審核報告
  3. 今周刊:公營行庫民營化 提高金融競爭力 2014/11/27 
  4. 創業一百年 昂貴的故事 鈔票隨時代變臉 電子貨幣夯 2010年6月11日
  5. 商業週刊 為什麼「絕不能讓公務員拿不到薪水」?苗栗破產,跟你我有什麼關係 2015-07-14
  6. 蘋果日報 : 悶!全台灣超過一半的人 年收入不到502015/07/17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反對北市府廢「臺北市保林辦法」-違反世界保林潮流,廢保林法無異拱手讓出更多法律彈性空間,給山坡地濫墾濫建者與山老鼠,周柏雅主張要擴大北市保林辦法,推動更精細的保林自治條例

 

反對北市府廢「臺北市保林辦法」-違反世界保林潮流

廢保林法無異拱手讓出更多法律彈性空間

給山坡地濫墾濫建者與山老鼠

周柏雅主張要擴大北市保林辦法

推動更精細的保林自治條例

 

反對廢除臺北市保林辦法的幾大理由:

(1)綠巨人城市不保林說得過去嗎?

臺北市是多山的城市,山坡地面積占有55%(150km2),臺北市土地面積最大就是山坡地,市政府不僅不該廢了舊的保林辦法,更應制定更周延的保林自治條例才是!多山的大城市要廢止保林法規,也跟世界先進城市作法背道而馳。

 

(2)積極保林更能保住北市民的命:

北市土地早已過度開發利用,都市化加速發展的結果,臺北人口密度早就名列世界城市前茅。霾害等空汙問題,更是使原本沒有幾間工廠的臺北在全臺最常下酸雨的5大地區就佔了2區(桃園中壢、新竹、陽明山鞍部、宜蘭、臺北市區),臺北市人口密度已為世界數一數二,空汙、酸雨又如此嚴重,為了臺北市民的居住環境品質,更需要保護林地。

 

(3)區公所責任變成里長負責?

保林辦法中第3條「森林竊盜、濫墾之防止及取締事項,由建設局、警察局及各有關區公所共同辦理」。目前森林法、森林法施行細則及森林保護辦法尚無精細分工。

森林保護辦法第8條規定里長有協助保護森林之責,並辦理相關事項,而本市保林辦法則規定區公所應協辦相關業務,到底是里長該做還是區公所該做,怎會二法二制呢!?

 

(4)日記變月報:

大地工程處在目前還有保林辦法下,竟然敢在5月15日回覆本辦公室說本市沒有巡山的SOP與相關作業要點!明明現行本市保林辦法第4條說要設置巡邏箱及巡視日記簿,並指定專人擔任巡視及抽查工作。為什麼大地工程處的「山坡地水土保持查報人員管理要點」,卻沒有要求巡山員填寫日記簿?而只以月報草草代替呢?到底全市現在設置多少個巡邏箱?其設置點分配跟山坡地面積分布與珍貴野生植物分布是否得宜?要是連現行的保林辦法都廢除了,議會與市民就更難監督山坡地主管機關了吧。

 

(5)參考國際先進城市保林作法中的補植與增植樹木,以及對野生植物的保育,市政府應該將目前的保林辦法擴大為「保林自治條例」:

先進城市如德國柏林、日本、瑞士伯恩等城市的保林法規都有納入補植與增植條款,目前臺灣尚未對珍貴林木、野生植物的保護明訂法律保護,1998年起草的<野生植物保護草案>至今仍是遙遙無期,身為首善之都更應該要積極推出一部能看齊先進國家城市所注重的保育山林的特性:【生生不息、永續經營】的保林自治條例。

目前臺北市樹木保護條例主要在保護都會區行道樹與市區樹木,對本市面積最大的山坡地的珍貴樹木,少有列管。長期住在臺北市的大多數人,真的清楚臺北市有多少棵牛樟?有多少棵檜木?這些檜木又屬於哪一類檜木?有多少株水筆仔?森林保護辦法第28條所提到的臺灣扁柏、臺灣紅豆杉、臺灣杉、臺灣肖楠、牛樟、臺灣櫸等珍貴樹種又知多少?

 

(6)林地也要分區管治與保育;市府如何透過保林辦法教育市民,讓市民更親近林地:

臺北市山坡地有150km2農委會都發局數據),森林面積亦有89.79km2農委會數據),哪些林地屬於核心保育區?那些林地屬於生態保育區?哪些屬於環境保育區?哪些屬於管理服務區?國有林地、公有林地、私有林地和保安林分布,本市又如何和中央分工合作,管理、保育環繞本市之林地,將舊有的臺北市保林辦法修訂為臺北市保林自治條例確有必要,故保林辦法不應廢而應速修正送本會審議。

 

(7)與其小打小鬧弄市區菜園、 不如擴大保林讓市民愛林保林:

柯市長在市政大樓弄幾百坪的菜園或內湖也是幾百坪的菜園基本上跟花博菜園一樣備受爭議也吃力不討好。放著比菜園更多幾萬倍面積的山林不管,實在不符合比例原則! 擴大保林提出更細膩的法規與SOP, 讓市民多親近山林、愛林保林還可以一兼多顧達到降三高等運動環保創造多樣態生物環境的台北市。

 

 與中央法規比較:

(1)比如臺北市保林辦法第二章林區巡視及檢查第四條就言明:「於各區主要地點設置巡邏箱及巡視日記簿,並指定專人擔任巡視及抽查工作」。而森林保護辦法第4條卻只是「森林保護機關應視需要,將轄管森林區域分區指定專人或編隊負責巡視,並得設管制站或柵門,執行森林保護工作。」(應視需要:並非必要)並無巡邏箱、巡視日記簿與抽查等等。而大地工程處的作業要點也未明訂抽查比例與頻率,實在很失職且違背北市的保林辦法。

 (2)森林法第3條的森林明定:「森林以國有為原則」。臺北市林地並不只是國有,亦有市有、私有林地,因此還是需要專法處理之。以文山區興昌里為例:2013年4月之地籍資料明明顯示公有土地佔有7成以上,但大地工程處卻在第一時間推說:中埔山9成為私人土地無法可管!根本就是放任私人侵占國有、市有土地!這樣看來,我們還能夠廢止北市保林辦法,繼續看著大地工程處與相關單位懶散青菜顧顧屬於全體市民共同財產的青山綠林嗎?

 

圖片4

 

(3)森林保護辦法第24條:「森林區域內之林木發生重大疫病蟲害及不明原因之生物為害,該管森林保護機關應即依林木疫情監測體系,將樣本送有關試驗研究機關檢驗鑑定,並指定專人執行監測及實施防治。」但北市保林辦法第第十三條「森林發生病蟲害時,建設局應即採取有效防治措施,罹病苗木應予燒燬,並禁止運出」更能補足森林保護辦法第24條的不足處!

(4)森林保護辦法第33條:因舉發而查獲本法第五十一條第一項之犯罪者(於他人森林或林地內,擅自墾殖或占用者),於該管森林保護機關獲得賠償後,得發給舉發人新臺幣十二萬元以下之獎金或獎狀。而保林辦法第12條2項:前項濫墾林地,建設局應予收回,計劃復舊造林,如有損害,並應請求賠償

保林辦法賦予請求賠償基礎及要求復舊造林,這才是防止擅自墾殖的彌補方式!有復舊造林才能回復大地原有的林態!

 

與國外法規比較:

(1)奧地利的「維也納市樹木保護法」第一條說:「為了維持維也納市居民的健康環境,維也納市內不論位於公有或私有土地上之樹木均應依本法加以保護。」瑞士的「伯恩市樹木保護條例」第一條明確指出:「為了當地利益、景觀、生態平衡以及市區與住宅區居住生活品質,必須保存伯恩市區內的樹木。」德國的「柏林市樹木保護命令」第一條:「柏林市中的樹木作為應予保護的景觀一部份,應依本法所定標準保護之。」也作出相同的規定。

 奧地利、瑞士、德國等外國的立法例都將全市的樹木列入保護。然而臺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卻規定,臺北市「具有保存價值之樹木」才受樹保條例的保護。而具有保存價值的樹木認定條件卻很嚴格,臺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自92年4月18日實施來來,僅有1996株樹木被認定為受保護樹木。相較於國外城市的立法例,臺北市對於樹木保護顯然不足。

(2)而國外城市的立法例對於樹木保護的作法也值得借鏡。「維也納市樹木保護法」規定,如果有正當理由必須移除樹木,除了須要得到主管機關同意之外,必須由預計移除樹木樹根分生處起算一公尺之樹圍計算,每十五公分補植一株胸圍八至十五公分的樹木進行補植。也就是說,移除一株胸圍50公分的樹木,必須至少補植4株樹木。德國「柏林市樹木保護命令」也規定,移除樹木之人有義務在適當的地點補植被移植樹種的樹木。而且也不是把樹種下去就算了,必須直到該補植樹木生長季開始兩年後仍繼續生長,義務才算完成。如果未達此項標準,移樹的人有義務重新補植。「伯恩市樹木保護條例」並進一步規定,如未進行補植或補植後移除者,應負刑事責任。日本則規定濫墾濫建者,不只要是金錢與刑事責任,還要求要在3年或一定期限內補植! 甚至要罰種回原來的3倍數量! 而增植不只受到歐美城市的青睞, 台中市昨天才發布8年要在公有地、山坡地、環保公園等4年173公頃種100萬棵樹! 這些作法都值得臺北市參考。

(3)先進國家與城市都有城市自己的保林自治辦法,社會氛圍與環保意識對山林保護更加應該要擴大保林的範圍與做法。臺北市除了要把日本德國瑞士等保護樹木增植、補植等條款納入保林條例之外,野生植物保護更需專章處理。當然北市能夠以減少開發、徹底清查、收回已被破壞、竊占、濫墾濫建的山坡地等方式因應,也省下大筆種樹的費用。但是城市要不要在保林之餘更鼓勵種樹,也是值得在北市提出此法案修正之際來更深入探討!

(4)生長在臺北的樹木,與臺北的人民一同生活,不僅見證臺北歷史,並代表著臺灣本土風格與特徵!我們能夠不利用修改保林辦法的機會,將保林辦法訂定為一部更加細膩而具體化的條例嗎?

這邊引用作家陳玉峰對【為野生植物保育法催生】的一段話:「時下對野生植物的保育法規,僅止於依據國家公園法的保護區、文化資產保存法的保護區及珍稀物種、森林法若干罰則、夥同林林總總捐關法條的附帶性規定,欠缺直接標的的賦予?且經公告的保育物種,十餘年來但憑極少數人偏頗片面的推薦,對植物賴以存亡的整體生態系反有見樹不見林之弊,無能確保臺灣綠色傳奇的生機永續。」

 

參考資料:
1.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為什麼臺北很酸?  2013/05/07—柏雅小秘書
2.「天眼」衛星監測,坡地巡查無死角~北市引進高精度衛星影像技術,輔助巡山遏止違規(臺北市政府工務局新聞稿:大地工程處/102年6月13日)
3.森林保護辦法
4.森林法、森林法施行細則
5.濕地保育法
6.環境資訊中心:「為野生植物保育法催生」 作者:陳玉峰
7.中時電子報:中市府砸重金 8年內種100萬顆樹 2015.5.26
8.周柏雅的「一步一腳印」:台北有趣點系列36 – 文山區興昌里
9.臺北市政府山坡地水土保持查報人員管理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