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第二預備金大幅提高到史上最高後, 核准動支卻僅5成多也算是史上罕見了吧!

第二預備金大幅提高到史上最高後,
核准動支卻僅5成多也算是史上罕見了吧!

 

 

監察院都說柯市府這樣心大執行不了不好

柯市府上任後以第二預備金額度不敷使用,原先要求從103、104年的9.5億元提高到15億元,後又經議會通過為12.5億元,但是105年決算二備金核准動支比例卻只有56%,根本不及格!監察院認為:與103年的95%、還有104年的67%相比,105年度的二備金編列有欠妥適 (-7頁、乙-27) !

費大勁爭史上最高預算卻做不了事叫省錢」

柯市府上任以來,歲出預算呈緩步遞減趨勢,照理來說,二備金的金額應是以總歲出的比例來計算,當然也該同步遞減而不是屢創新高才對。然而柯市府費了很大的勁去擴大二備金額度後,卻又屢屢出現如都發局、文化局動支了二備金,實際上根本執行不了那麼多錢的奇怪現象!再看到「剩下的錢-待執行數」,103年二備金的當年度待執行率,為14.03%,但到了柯市長時代的104、105年度卻增加到4成、3成之多!未動支繳庫從103年5千多萬爆增9倍多到105年的近5.5億!要了錢卻執行不了能叫省錢嗎?

心虛才會把長期計畫卻不敢讓議會代議審查動用緊急預備金!

以都市計畫通盤檢討為例,都市計畫法規定各行政區每5年應進行一次通盤檢討,然而臺北市都發局過去卻延宕已久不依法進行通盤檢討;現柯市府總算要進行相關檢討程序,卻不依正常程序編列預算,竟猛然動支2189萬元要分3案:舊市區、市中心區、市郊區委外進行檢討,但至106年8月1日,實際執行數也只有35%、動支不到8百萬元!

再如文化局105年申請動支4千萬元要做三井倉庫保存,但實際在105年僅僅執行1644.6萬元,待支用2355.3萬元,執行率僅有41%,而截至106年7月底止,總共也只執行了3120萬元,過了一年半,執行率也只有78%。執行率如此低的原因就是這筆錢是分105到107年共三個年度使用的!一項三年計畫,為什麼非得要用緊急、臨時性的第二預備金?擺明就是想用就用、想做就做,把原本預算應由議員審查的機制視為無物?三井倉庫的保存既然計畫要花上三年時間進行,本來就該按照正常的預算程序為之才是,然而就為了柯市長的西區門戶計畫,就將這個一點也不臨時、也不緊急的計畫用二備金支應了!

失去程序正義又沒效率!

由此可見柯市府對於二備金的用法相當不謹慎,彷彿就是市長要怎麼用,就能怎麼用,把原來106到108年度的預算挪成105年到107年的二備金也可以!快速、效率不見得就是對的,其中失去的程序正義、失去的合法監督都是被柯市長一一忽視的!柯市長在未來的二備金使用上,應更加小心、謹慎、充分向議會、向市民溝通後使用。而不是之後再向市民宣傳說:「我們很省錢,第二預備金只用了50%」!

 

 

 

 

附表:主計處提供/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整理

附件1:中華民國105 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第甲-7頁

附件2:

附件3:
105年度僅執行1644萬,僅為總動支金額4000萬的41%。
自105年度至106年7月31日,也只執行到78%而已。

 

相關新聞報導:

2017/8/8中國時報:二備金執行率低 審計部點名不妥

20170809

2017/8/8臺灣新生報:台北二備金史上最高 周柏雅批沒效率!

2017/8/8臺灣時報:周柏雅:柯P第二預備金史上最高 要了錢卻執行不了自稱省錢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容積灌爆內湖!本末倒置的容積移轉政策,就是內湖交通、實際人口爆量的根本原因! 市政府的都市計畫、都市管控實際上早已淪陷!

容積灌爆內湖!本末倒置的容積移轉政策

就是內湖交通、實際人口爆量的根本原因!

市政府的都市計畫、都市管控實際上早已淪陷!

 

本來作為古蹟永續發展手法的-容積移轉,到了臺灣卻變成建商最佳賺錢利器!?據臺北市政府資料顯示:2013年與2014年,臺北市容積移轉的案例就有高達近七成、68%是道路用地,而古蹟基地申請容積移轉者,僅有25%(附件1,另外還有其他公園、綠地、廣場等約占7%),比例極度懸殊!建商換取容積的原基地,竟有75%都是來自這些原本沒有任何容積存在的基地上,建商再把這些無中生有的容積全部灌到最好賣的內湖區!建商、政府如此的從無生有,無視於都市「實際」的容受力,根本就是斷送內湖區、臺北市未來幾十年的都市發展。

 

覆水難收!監察院都知道內湖被灌爆!市政府只會繼續送建商容積!

從監察院審計部的決算審核報告中(附件2)可以看到:2013、2014年,內湖區做為送出基地,僅送出149平方公尺的容積出去,但內湖區做為接受基地卻從全臺北市其他區接受了超過2萬7千平方公尺的容積!這二年全臺北市因為容積移轉所增加的容積-11萬餘平方公尺,就有2成3是移到內湖區!這些容積移轉,絕大部分都是從「公共設施保留地」的基地移轉過來的,原送出的基地現實上根本沒有任何容積可興建,全部都是預做為綠地、廣場、公園及道路的!

審核報告中可以看出2013、2014年內湖接受了一堆容積樓地板,都發局整理出此份資料給臺北市審計處後,情況有沒有好轉呢?完!全!沒!有!根據都發局資料顯示(附件3):光是依都市計畫法規而辦理容積移轉者(前段審核報告,係所有的容積移轉,包含都計及其他),內湖2015年仍占了全市的23%,2016年占24%,和前二年容積移轉總和約25%幾無差異。這就代表了,雖然內湖一直塞車,但是市政府按照其法規、其計畫書,看起來一切沒有任何問題,還是可以塞容積,因此,就算2013、2014年看起來很多,但市政府也無所謂,繼續讓內湖塞入更多的容積,於是2015、2016年,全市仍有四分之一的容積量是灌入本區的!

連監察院都看出來這種移轉已經發展到不合理的情況了!哪個地方房子好賣,容積就全部跑到那裡去!結果就是內湖交通大打結!但是市政府、都發局卻還是把所有的都市問題通通用增加容積來處理!?舉凡海砂屋、都市更新、開放空間獎勵、捷運土地開發…等,通通都有容積獎勵。後續的管理在哪裡?就算市政府辯解:所有的獎勵、移轉都有上限、都會管理、審議。但是市政府也僅是固守多年未檢討的都市計畫紙上談兵!如果一切都在市政府的管制之下,內湖還會交通打結嗎?內湖還會成為臺北市容積接受最多的行政區嗎?

 

 

沒錢徵收就亂開藥方?頭痛醫腳的方式造就如今的容積失控!

但後來內政部在1999年,為了公共設施保留地涉及數十兆元的徵收費用問題,恣意將容積移轉制度拿來使用,讓建商得以幫政府認購公設地,換取某處建築基地的開發!這和原本的古蹟容積移轉完全不同!

這些建商認購的公設地,本來就是都市計畫中「幾乎沒有建築物會存在」的土地,如道路、公園、綠地、廣場用地等,這些用地幾乎不會興建建築物,本來就沒有容積存在,怎麼還可以「移轉」呢?

當初政府的用意無非是想讓公共設施用地得以早日完成徵收,讓民眾早日享用到這些公園、廣場或道路,立意並無不好;但是此制度的結果即是讓原本不存在的容積透過只有政府和建商才懂的公式,從無生有,讓建商得以在某處豪宅專區恣意興建樓地板,賺取更多利益!不僅犧牲了原本都市計畫的管制,降低都市生活水平,其公共設施保留地取得的時程,亦未見起色!

 

合法的制度已明顯不合理,改革容積移轉制度才是都市永續發展的不二法門

  在中央、地方(、建商)的相互配合之下,容積移轉制度可見於都市計畫法83-1條、都市計畫容積移轉實施辦法、臺北市容積移轉審查許可自治條例等法規之中,臺北市政府、都發局應是認為:有這麼多法律當做靠山,容積移轉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然而臺北市乃係極度都市化的都會區,容積管制重要於臺灣其他任何城市!目前臺北市的做法,明顯會對各別區域,尤其是新城區、建商比較好開發的地區增加過度的負擔!更因為北北基桃宜地區都係以臺北市做為工作、就學之中心基地,因此臺北市在面對都市計畫及容積移轉本應採「料敵從寬」的角度著手才是!目前臺北市大量放送容積,就是造成各別地區交通、環境的負擔及壓力的兇手!

 

附件1

2012年至2016年臺北市容積移轉送出基地情形表/資料提供:都發局

1

2013、2014年容積移轉共送出10203.81 + 20159.54 = 30363.35m2

道路用地共20764.02 m2,比例約為68.38%、歷史建物共7699.57 m2,比例約為25.35%

 

附件2

監察院審計部臺北市審計處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乙-122頁

2

附件3
都發局:2015、2016年都市計劃容積移轉統計表

3

 

媒體報導:

1.2016/7/6聯合報:容積移轉灌入內湖 議員:塞車更嚴重

新聞1.png

 

2.2016/7/6中國時報:內湖塞不停 議員批:容積灌爆

新聞2.png

 

3.2016/7/6自由時報:內湖擠爆 議員批︰容移壓境

新聞3

4.2016/7/6 TVBS新聞:內湖塞車嚴重! 議員痛批「容積移轉灌入」
「就有北市議員質疑,主因是建商花小錢購買市中心道路,用地換取容積,再灌到內湖區蓋房子,光2015、2016年上半年,全台北市就有1/4容積量灌入內湖,大量開發人口移入導致塞車情形嚴重,抨擊北市府放任內湖過度開發。」
1

5.2016/7/5蘋果日報:內湖為何會塞爆 原因在容積灌爆內湖?
「台北市議員周柏雅今指出,內湖塞車、人口爆料,主因是建商花小錢購買道路用地,再把換取到的容積灌到最好賣的內湖區蓋房,從監察院審計部決算審核報告中,在2013至2014年間,全台北市的11萬多平方公尺的容積移轉中,內湖區接受逾2萬7千平方公尺的容積,等於2成3是移到內湖區,市府的都市計畫及都市管控早已淪陷。」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審計部認證過的1個申誡可以換後來的幾大功? 能發揮審計的功能嗎? -2015年6月29日審計部102年決算審核報告質詢紀錄

審計部認證過的1個申誡可以換後來的幾大功? 能發揮審計的功能嗎?

2013年總決算審核報告處分結果只有58人次受處分,其中一人記過,其餘9成多(57人次)受申誡處分!總共被記了55次功、3次過、77次嘉獎、9次申誡,功過相抵的話,功比過還多了224分 (相當於約75個功)!在12件稽察違失中審計處只請機關檢討,處分結果幾乎都是申誡,例如:第四件環保局清潔車車次未能確實控管車輛出勤情形,導致車輛里程數未達耗油量標準,耗油涉及到貪汙問題,卻只請該單位自行檢討處分,明明可以依照審計法第17條同時移送法院和監察院機關,審計處卻沒有做? 過去五大案也只有移送監察院,沒有移送檢調! 再者對於市政府一犯再犯的問題,類似聽奧財產點交2009-2013年都沒有做清楚的交代,臺北市審計處沒有其他比較好的方法嗎? 周柏雅強烈建議審計處有涉及刑事情況者,應該要依法執行相關處分,才能發揮審計部臺北市審計處的功能!

 

 

民政局

孔廟週邊大龍峒地區改造花費10億3400餘萬,還是蚊子館! 

孔廟歷史城區觀光再生計畫花費近10億元, 2011將孔廟明倫堂整修成4D劇院,花費2,112 萬餘元,自2013年還編列1300萬餘元營運業務費,參觀人次平均每月僅3千人次,根本是蚊子館一個! 孔廟花大錢卻成效差! 應積極擬定KPI管理成效,提升參觀人數! 請民政局好好監督檢討孔廟,不要花大錢卻沒成效!

 

勞動局

勞檢抽查比例偏低,北市雇主沒在怕勞動局!

勞動檢查處2013年抽查比例偏低,僅百分之3.30%,2011年和2012年更低,分別為1.51%、1.76%,勞動局應該提升抽查比例! 此外,勞動檢查不合格率居然有將近5成,可見事業單位違反勞基法的比例非常高!反映勞工的工作環境非常不符合勞基法,究竟要怎麼做有效改善?

 

地政局

本市還有哪些土地徵收案未按核准計畫及所定期限使用?

天母中醫醫院用地、內湖 7 號公園範圍內部分土地、辛亥國高中預定地(部 分)及稻香國小預定地等廢止徵收程序要拖多久?涉及私人土地之土地面積、所有權人、徵收款有多少,廢止徵收進行到什麼程度? 為什麼一再出現在審計報告中,應該做進一步說明!

 

教育局

有13個校地沒有設校需求,都已經拖近30年,柯P不是要蓋社會住宅嗎? 能不能改變就看柯P

臺北市早期被劃設為學校用地清單中,有13個校地早已沒有設校需求,但後續有沒有做任何的檢討處理? 部分私有土地一直沒有辦理徵收、也沒有檢討辦理都市計畫變更,致影響人民權益,而土地閒置也是市政資源一大浪費。

 

學生使用毒品每年增加!應做追蹤輔導!

通報學生使用毒品這兩三年來每年度增加! 傷害青少年健康! 教育局、學校如何因應學生使用毒品的問題? 有沒有做追蹤輔導?

 

文化局

北市公共藝術沒有人維管這就是臺北精神、臺北文化

民國 100 至102 年度已申請使用執照,但尚未完成公共藝術居然有15件! 相關規定裡面沒有規定公共藝術做完,才能申請使用執照? 如果有這個把關,就不會有這個現象產生,這個城市的公共藝術沒人維管,這就是臺北精神!

修復再利用之古蹟歷史建築未取具使用執照或使用許可者計 82 處,其中甚有 22 處尚未取得使用執照已對外開放等情事!

臺北藝術中心的玻璃帷幕「風雨測試」沒有通過,事關公共安全,為什麼還繼續進行工程! 捷運局東工處應該確保安全!

 

觀傳局    

看看八仙樂園沒有足夠逃生路徑!本市日租套房解套真的是從2個逃生路徑改成1個嗎?重點不是幫業者解套,而是住戶的安全,日租套房應該要改旅館類,而不是改住宅類管理!  

日租套房非正式旅館,公共安全問題觀傳局如何把關? 如何做預防性管理?不合法就應該要取締和禁止,現在等於是在走鋼索,牽涉到公共安全和消防安全絕對不能夠妥協,應該採取霹靂手段!

 

體育局

2年前審計部要求世大運提出績效量化表,2年後體育局還是答不出來!

世界大學運動會績效量化指標究竟是什麼? 只有說明經濟效益? 但績效量化指標在哪裡?  請跟議會補充相關資料!

 

停管處 

廠商都落跑了、工程費用還要追加、品質補東補西!2012、2013年嘉興公園為何績效評核還能是甲等? 

嘉興公園附建地下停車場新建工程,為什麼2012年度、2013年度評核等第都是甲等? 但是此工程是完全不負責任、品質不好的工程,市政府還自己幫自己考核甲等? 根本就是欺騙社會!地方民眾看不下去!究竟考核標準是什麼呢? 嘉興公園原來契約金額是2億8千5百萬,後來經過3次變更設計,2億8千9百81萬,本來應該在102年4月9日完工,拖到103年9月3日還沒完工,結果又拖到一兩個月之後才完工! 但工程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做好,現在還有很多工程需要補東補西的,結果現在廠商還倒閉,還要分成2個標案重新發包做改善!已完成的工程建築物非常兩光、椅子也不符合人體工學! 臺北市怎麼會有這種工程?

 

捷運工程局 

強制徵收全區高達8成5之土地,實際作為公用事業只有13%不到,這是哪門子的公平正義?  

捷運局近22年被監察院糾正共16次!其中監察院102年11月12日糾正:「臺北市政府辦理捷運系統木柵(內湖)延伸線內湖站用地(交十一)聯合開發案,強制徵收全區高達84.65%之土地,實際作為公用事業之捷運設施使用僅佔基地面積12.62%,徵收範圍顯已踰越事業之所需,另將徵收取得之公有土地轉為私有,明顯倒果為因,不合比例原則」監察院糾正後的處理過程,要怎樣妥處比較符合公平正義原則? 應該要補充做清楚的說明!

監察院2013年12月10日糾正雙子星大樓開發案「未善盡投資申請人之信用查證與財務徵信之能事、評審會議前即公布投資人承諾事項得分」捷運局回答自己有缺陷、經驗專業不足,怎麼會突然變這麼謙虛? 臺北捷運不是世界第一嗎? 如此的話,捷運局負責未來雙子星大樓開發,捷運局有能力能處理嗎?

新莊線及蘆洲支線建設計畫原屬臺灣省政府應負擔自償性經費,臺北市政府代墊98億5631萬,錢就應由新北市或中央負責,但北市府和行政院談不成後,今年初才採取法律訴訟行動告交通部和新北市,目前法院正在審理當中!而政府之間採取司法告訴的動作,不但荒謬也浪費了社會資源!

 

文中所提及的參考資料:

審計法第17條(不法行為之報告義務)

審計人員發覺各機關人員有財務上不法或不忠於職務上之行為,應報告該管審計機關通知各該機關長官處分之,並得由審計機關報請監察院依法處理;其涉及刑事者,應移送法院辦理,並報告於監察院。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就算涉及業務侵占/貪汙/護短/超過時效移送強制執行.. 年年違失模組無限迴圈,北市府公僕都沒在怕的!!! 從2013年審計決算報告看官官相護

決算審核報告大案沒轍,小案1年才1打; 記過才1人!

周柏雅議員指出:審計部臺北市審計處2013年的決算審核報告財務上稽察違失的結果,報請監察院依法處理者竟只有一件(附1);而移送檢調機關偵辦者也是只有一件(該件還因「列密件」為由,隻字不提涉及情節為何,是哪門子公開透明?)。另外只有12件只是通知市府各機關自行處分。而前四年更是連一件報請監察院處理、移送檢調都沒有!五年下來(98-102年),共只通知各單位處分了63件而已(附2),而且其中有高達9成4的人員僅記申誡!至於柯市府大巨蛋等5大案根本沒有一件是透過審計處/審計部直接移送檢調處理的!

抓小放大 無牙齒老虎 

周柏雅認為:從預算執行到決算,許多違法違規帶頭者根本就是各局處首長甚至市府高層,審計處把12件交給市府各機關單位自行查明處分,就算情節再重大,處分結果可想而知-即是2013年,7萬多位公僕只有一人被記過!9成多都是1次申誡而已,更誇張的是1次申誡後多能再被更多嘉獎補回! 此結果與媒體幾乎每天都有新曝光的弊端消息及民眾舉發揭弊的成績、還有社會輿論對市政缺失之批評等根本不成比例!各大弊案中也只有雙子星案、大巨蛋案曾被監察院糾正一次、美河市案二次,而美河市被監察院彈劾的二位官員早已退休。憲法、決算法、審計法等法律賦予審計部/審計處的審計制度依舊只是培養了無牙老虎!更是助長該被法辦的公僕反而升官加級的歪風! 而北市府更是自廢「公務人員懲戒法」的武功,甚至視刑法於無物,無形中造成被審計處揪出的犯錯或犯罪公僕反而成為護短嘉獎升遷的對象,這不只造成公僕逆選擇,且少數公僕的重大違失造成市民市庫鉅額損失都能被輕縱了,對7萬多名固守公務員服務準則的市府公僕公平嗎? 這種會鑽營、會配合、會作怪的少數公僕不會誘惑著更多原本盡忠職守的公僕加入打混、護財團、自己人護短之列嗎?

年找基層公僕開刀57次申誡是止癢用?
2013年總決算審核報告處分結果只有58人次受處分,其中一人記過,其餘9成多(57人次)受申誡處分! 在12件稽察違失中,警察局就佔了2大件,且都跟正要被加發8千萬獎勵金的交通安全值勤員警有關! 警察局開交通罰單很凶又如何? 依2013年決算報告顯示未強制執行交通違規罰鍰且超過5年執行時效的案件就高達8萬5千多件,應繳市庫的8千多萬元,這些錢若有好好執行裁處,拿來補助小學生喝牛奶不就有錢了!
法律其實可以這麼做

以2013年環保局出車車次及天數不實涉及浮報油料一案、大同戶政事務所及孔廟委員會以公款支付員工勞健保自負額,都可能涉及刑法第336條第1項公務侵占與貪汙罪嫌了,但市府的做法卻只是記申誡,這樣合理嗎?體育局自2009年辦理聽障奧運到2013年提出決算審核報告時,仍未辦理相關財產點交與財產減帳作業!難道體育局還要把此傳統延續到世大運嗎?且決算報告也缺乏對於剛拿到使用執照沒幾年的市府豆腐渣工程,之後馬上又作各種「變更設計」、「加強」、「改善」、「補強」、「追加款」等等有作出整體「財務」損失的專案審核?

根據決算法及審計法相關規定,審計機關應注意違法失職之情事,若發覺各機關人員有財務上不法或不忠而涉及刑事者,應移送法院辦理,並報告於監察院。且公務人員懲戒法亦規定:公務員有違法情事,應受本法懲戒。就此看來,審計報告中發現之人員缺失,亦可依懲戒法懲戒之,但從這五年的審核報告來看,所有的處分皆只限於大過、記過、申誡等「公務人員考績法」之考績處分,並未提及懲戒法之懲戒處分。究竟行政機關一律漠視「懲戒」處分來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是否為審計單位和行政單位的「默契」使然呢?另外,過去五年來,審計處的審核報告中僅僅只記載移送一件案子而已。這更讓民眾合理懷疑:在審計單位的眼中,行政機關就是不會涉及刑事、就是不需要移送!?本來就依法可行使監察權的審計單位,豈可只淪為市政府的風紀助理?!

2013決算報告(戊48到49頁)列出共30筆等未按採購法規定之缺失,其實只是冰山一角,市府有很多重大採購、促參案、設定地上權案、都市計畫變更等評審與委員們是否有依法作利益迴避?審計處應該呼應民意,針對這些掌握著比採購法及涉金額更鉅的市有資產之市府公僕及府外委員、評審,其是否有未利益迴避或圖利特定人,而造成市庫與人民的財務損失? 應發揮審計權作實質審查,為臺北市民全體利益做最後的把關!(附3)

附1: 102年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甲42-45頁)稽查違失成果:

附2: 98至102年間臺北市決算審核報告違失成果統計表 

附3: 廉政署:政府採購法與利益衝突迴避法競合時之適用函釋 2007年5月10日 http://www.aac.moj.gov.tw/ct.asp?xItem=241096&ctNode=36740&mp=289另開新視窗 政府採購法第15條第4項規定不得參與政府採購案之主體(機關首長本人、配偶、三親等內血親或姻親,或同財共居親屬),較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第2條、第3條第1款至第3款所適用之主體(公職人員本人、配偶、共同生活之家屬、二親等以內親屬)範圍廣泛,似屬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之特別規定,然因違反政府採購法第15條規定,並無任何罰則,反觀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第1條第2項則明定公職人員利益衝突之迴避,除其他法律另有嚴格規定者外,適用本法之規定,既然違反政府採購法第15條之規定,並無罰則,解釋上即非屬較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嚴格之規定,進而遇有兩法競合之情況時,應直接適用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相關規範。亦即符合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第2條第1項所定之公職人員、其配偶、共同生活之家屬、二親等內之親屬等之關係人,自不得與公職人員服務之機關,或受公職人員監督之機關為採購之交易行為,倘為前開交易行為,公職人員之關係人應處以交易行為金額1倍至3倍之罰鍰。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為什麼公僕敢放任業者把民眾當豬養?把納稅金當衛生紙花?從國門計畫「雙子星」案 看這個政府是如何吃市民夠夠的

周柏雅的「一步一腳印」:臺北有趣點系列56 – 文山區試院里【第2集】

周柏雅的「一步一腳印」:臺北有趣點系列55 – 中正區幸福里【第2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