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柯文哲大刀闊斧開罰內科違建?事實上,怠金最多只罰3個月!最多只要繳21萬,誰會怕?怎麼不依法行政按建築法開罰且提高罰款額度?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7年4月6日新聞稿

柯文哲大刀闊斧開罰內科違建?
事實上,怠金最多只罰3個月!最多只要繳21萬,誰會怕?
怎麼不依法行政按建築法開罰且提高罰款額度?
一案只要繳21萬真便宜,變相鼓勵大家亂蓋違建嗎?

建管處訂定的「內科夾層違建執行計畫」,在4月20日前未補辦建照執照,將依《行政執行法》第30條處以怠金,金額從5000元至12萬元,並按月加重處罰。但進一步詢問後,建管處居然表示「本執行計畫僅設定3個月之怠金裁罰,亦即最高累計裁罰21萬元之怠金」(附件1),也就是說到7月1日強拆大限之後就不會再連續裁罰了,如果只罰21萬以下的金額,有哪些廠商會怕?50坪的辦公室一個月租金就可以高達5萬了,至多4個月的租金就可以繳納完怠金了不是嗎?雖然建管處強調,7月1日就會執行強拆,但以建管處過去拆違建的黑歷史,諸如藉由「議員協調」和「屋主不在家」等理由,無限期拖延下去不拆的例子比比皆是。
內科9成都是夾層違建?夾層違建怎麼可能只剩120案? 

內湖科技園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王仁芬表示,「當年統計時,有將近9成的內科建物,都是夾層違建。」依照建管處統計:「目前內科有649棟、8179戶,樓地板面積743萬4486平方公尺」。從過去至今又增加不少大樓,夾層違建的數量按照比例,絕不可能僅120案,建管處是否應重啟清查,調查清楚目前內科夾層違建真正案件數呢?

公務員忽略實質違建風險,只會在程序上打太極,新北市違建致死的案例不能讓臺北市警惕嗎?「實質違建不違法,程序違建才違法!」這就是北市府獨步天下第一的法律曲解嗎?

除了可以依照行政程序法處罰怠金之外,建管處明明就還可以依照建築法86條「擅自建造者,處以建築物造價千分之五十以下罰鍰」開罰,但建管處卻胡說86條是適用可補照之「程序違建」,一般「實質違建」無法適用而不罰!法條黑紙白字寫得很清楚「違建應該開罰」,法律罰不了實質,卻只能罰程序,這種法律只有北市建管處才有,建管處根本就在胡亂曲解法律!違建的危險,難道不是看實質危險與否嗎?新北市四年前就有發生公務員懶拆違建,竟害警員被落磚砸死的慘劇,像新北市這樣,程序上打太極,卻忽視實質違建風險不管,導致有人傷亡的案例,北市能不警惕嗎?

建築法對違建罰款規定過低,難怪大家都是先違法再說!

但如果建管處真的開罰,根據北市建造工程造價表,鋼骨、鋼筋混凝土構造建物,平均一坪5萬元左右,以內科夾層違建目前仍有128案未結案,擅自建造的總樓地板面積6008坪,平均一戶47坪(6008坪/128案),套用建築法86條罰鍰公式,建築物造價千分之五十以下罰鍰,47(坪)*5(萬元/坪)*千分之五十,等於若全部補照合法化,一案只要付11.8萬元罰款,總共1500萬元罰款而已!從查報至今10年多共6000坪夾層違建,若以一坪租金單價每月一千元,10年獲利7.2億元,若真的罰款也僅佔獲利的2%而已。

又建築法86條對擅自建造者中,所謂的「建築物造價」是用北市工程造價表,跟市場價格或政府蓋公宅的價格一坪12萬多元有2倍以上的價差,已經不合理!而建築法所謂造價的「千分之五十」為何法律不寫成「百分之五」?罰款如此之低!如果按照一坪12萬、造價改成百分之五計算,總罰款可以從1500萬變成3600萬,價差高達1500萬元。

若市府放縱不正視問題不開罰,違建問題只會「債留子孫」再100年都不會解決!

依照以往建管處的黑歷史來看,即便建管處已經排定拆除期程,依序執行強拆作業,但有真的一一落實執行嗎?從過去的歷史來看,所謂200平方公尺以上的「大型違建」可以請議員協調高達40次都不用拆除,可以無限期拖延了20幾年,且若遭遇無人在家或拒不開門等情形,建管也可以拿來當理由成無法進入執行拆除,這種拖延的遊戲要玩幾年就可以玩幾年,柯市長看似鐵腕的政策,其實根本就無法真正解決問題!柯文哲不是常說:「臺灣要進步,一定要變成法治國家,法律在美國等先進國家是用來遵守的,但在臺灣的法令往往只是參考的嗎?」怎麼現在知道問題了,還是把法規拿來參考用呢?柯市府如果要真正解決問題,就應該不要再亂曲解建築法,應儘速依法開罰,如果法規規範不清楚,就應該建請中央,儘速修法!建商蓋夾層屋賺錢,結果是罰買屋的人,建管處也應該找一個平衡點,不能不分青紅皂白,不罰建商,卻傷及不知情的購屋者!

附件1:

參考資料:
2016年9月14日〈臺北都會〉歷史共業廠商盼一次繳清權利金
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1032065
2017年4月5日蘋果日報:【離譜】公務員懶拆違建竟害警員被落磚砸死
http://m.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70405/1091304
內科夾層違建罰21萬誰會怕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廣慈博愛公宅抗爭後戶數終於減少千戶! 但總樓地板面積卻暴增5成、總經費增加5.8億!? 都發局是在玩什麼數字遊戲? 還是給了什麼人特定承諾?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7年1月11日新聞稿

廣慈博愛公宅抗爭後戶數終於減少千戶!
但總樓地板面積卻暴增5成、總經費增加5.8億!?
都發局是在玩什麼數字遊戲? 還是給了什麼人特定承諾?

 

戶數下降,總樓地板面積卻從8萬坪變成12萬坪? 令人匪夷所思!

都發局2016年1月28日公布的「臺北市公共住宅投資財務自償性與融資可行性分析」,廣慈博愛園區總興建經費成本為167億元,初步規劃的樓地板面積為8萬坪(27萬m2),遭到議員和周邊居民不斷抗議,質疑會對周邊的交通造成衝擊,半年後都發局表面知錯改善,宣布總戶數將從2800戶下修到1562戶,減少1238戶、4成的戶數;容積從350%下修為300%,減少1成4。

但明明戶數下修、容積下修,都發局向議會報告的資料,總樓地板面積卻從8萬坪變成12萬坪!(27萬m2變成40萬m2 ),增加5成! 總經費成本卻從167億暴增5.8億變為173億! 且因為總樓地板面積增加,每坪造價成本則從20萬稀釋成14萬! 為何戶數下修、容積下降,總樓地板面積還能暴增? 難道多出來的4萬坪都是免計容積嗎? 令人難想像不計容積樓地板面積可有如此之多,都發局要怎麼解釋呢? 都發局林局長真的是專業建築師嗎?多出來的樓地板面積是要做什麼呢? 就算是擴大公眾使用面積,甚至更糟的是擴大商業用途,還不是帶來更多人潮,更增加附近社區的土地使用強度與公共設施負擔! 這樣不是變相唬弄居民的原始抗爭初衷?

實際容積率居然從法定基準容積300% 變成630% ! 暴增1倍!

若將法定容積加入上免計容積,合理的計算方式為將法定容積乘以1.25,因此目前的法定樓地板為5.8萬坪,乘上1.25,就會變成7.2萬坪,但都發局計算的樓地板面積卻比合理的樓地板面積7.2萬坪硬是增加為12萬坪,增加68%!

而且法定的容積率雖然從350%,下降為300%,但若將現在都發局給的總樓地板面積12萬坪,去除以基地面積,實際的總容積率居然暴增為630%,比2016年的財務計畫的容積還要高出1倍!

容積灌水是為了讓每坪造價回歸正常值?

而若依照合理樓地板面積計算,造價應該是每坪24萬、且依照之前的財務報告書,也是一坪20萬! 但現在因為樓地板面積被灌水後,每坪造價大幅下修為14萬! 難道都發局是為了掩飾原來的每坪造價太高,才將樓地板面積灌水,好讓目前樓地板的造價計算方式,跟一般公宅的造價接近(雖然還是高於林局長在2017年預算審查時承諾議會的1坪11〜12.5萬元)嗎? 都發局難道是為了讓每坪造價看起來不致於過度超標,才用目前的每坪造價和總經費,去反推實際的樓地板面積,才會讓樓地板面積暴增嗎? 或者已承諾特定人有不能降總經費、總面積的壓力呢? 但容積暴增如此之多,都發局要不要好好解釋清楚,這暴增的容積到底是什麼呢? 整個都市計劃法、土地使用分區管制等等配套法令主要目的就是為了管控容積、控制常住人口密度,身為都市計畫發展的局長,更應莫忘法律初衷!

相關資料:

1. 廣慈博愛院基本資料:

2. 2016年1月28日 財務規劃書預估總樓地板面積資料,總樓地板面積8萬坪

3. 都發局2017年1月6日提供最新之公宅樓地板面積資料,總樓地板面積12萬坪

 

相關新聞報導:

1.2017/1/12廣慈降容積 總樓地板竟增4萬坪

周柏雅提到,都發局向議會提報廣慈博愛園區的公宅興建資料中,公宅興建案雖然戶數、容積下降,總樓地板面積竟從八萬坪提升至十二萬坪,總經費也從一六七億元暴增至一七三億元,甚至導致公宅每坪造價成本從二十萬元稀釋成十四萬元。

%e5%bb%a3%e6%85%88

2.2017/1/12立法院換地案 最快下會期才有結果

另外,針對「廣慈博愛院園區」開發案,歷經2年爭議,公共住宅戶數從2800戶下修為1562戶,並結合社福、托幼等公共設施。但民進黨籍市議員周柏雅昨指出,北市府宣稱下修戶數、容積率,總樓地板面積卻從8萬坪變成12萬坪,增加將近5成,勢將帶來更多人潮,又再糊弄當地居民。總經費則從167.8億增至近173.6億元,暴增5.8億元。

%e5%bb%a3%e6%85%882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想選市長的照過來! 臺北市今年設置太陽能光電設備僅5件, 若北市1萬棟屋頂設置太陽能裝置費用21億元, 廣設隨處可見又可以使用20年左右的太陽能板, 且每月還有電費收入,這種市政建設是不是比花幾百億辦世大運幾天大拜拜活動更有感、更能永續經營呢?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6年12月4日新聞稿

想選市長的照過來!
臺北市今年設置太陽能光電設備僅5件,
若北市1萬棟屋頂設置太陽能裝置費用21億元,
廣設隨處可見又可以使用20年左右的太陽能板,
且每月還有電費收入,這種市政建設是不是比花幾百億
辦世大運幾天大拜拜活動更有感、更能永續經營呢?

柯市府今年設置太陽能光電設備僅5件,民間申請補助件數還掛0!

臺北市目前建物屋頂太陽能光電設備經能源局同意備案者僅有172件,總裝置容量共3453瓩(註1),佔全市總用電量的162億度,簡直是滄海之一粟,若發電一小時,僅占0.00002%! 累計,北市在99年時設置28件太陽能光電設備、100年30件、101年10件、102年9件、103年13件、104年18件、今年至今卻僅有5件!(附件1)

2016年臺北市政府產發局「補助設置太陽光電發電設備實施計畫」編列了350萬元預算,但到目前都已經11月底了,申請補助案件數居然掛0,預算執行率等於0%!(附件2) 對比臺南市104年總裝置容量為64萬瓩,臺北市104年僅設置185瓩,僅為臺南的0.3%。身為首善之都的臺北市,在太陽能屋頂光電設置的成績也未免太差了。 (附件3)

北市所有替代能源若照這種如樹獺般的建物太陽能板設置推動速度,非核家園、再生能源在北市要實踐,恐怕是N+千年之後吧?! 反觀今年德國在最高峰時期,再生能源已滿足95% 全國用電。(附件4) 北市的再生能源之路真的是宇宙無敵地遙遠阿!

若北市1萬棟屋頂裝太陽能板要花21億元,也比世大運13天花175億有感!

目前市面上的太陽能系統裝置單價約為6萬至8萬元/瓩,取中間值7萬元/瓩,若以一座(家庭式屋頂)3瓩計算,設置一座太陽能發電設備設置約需要21萬元,臺北市建物目前約有13萬棟,先以裝設1萬棟為目標,裝置不計日後維護花費21億元。一座太陽能光電估計換2次直流轉交流的變流器產品費用約(1.2萬元x 2次)、每年維修費4200元,總共約32萬元成本,且以目前最高北部家庭最高收購價1度電7.2914元,年平均發電量954度,計入維修成本但不考慮太陽能板未來售價還因生產規模與技術改進有更多降價空間,約15年可以回本! (附件5)

現行民間設太陽能板由市政府補助35%之作法,誘因不足,且臺電收購太陽能電價也很低,1度電收購價格就算北部還有加碼12.5%,到目前最高7.2914元/度,跟2014年德國平均33毛歐元(約台幣11.2元)一度相比,還是低了3成5! (附件6)

若市府可以採取太陽能板全額免費安裝政策,也可解除目前公寓大廈多卡在少數區分所有權人未必同意分攤支付裝設太陽能板費用的問題! 而北市府也該繼續大力向中央爭取補助之外,其所賣之電費可以由市政府跟社區大樓住戶共同分享,如此一來民間建物不僅裝設太陽能板免費,居民還可以得到售電收入的利潤,相信社區大樓住戶設置太陽能光電設備的意願會大幅提高。

太陽能發電設備北市一年申請僅18件,大輸六都第一名臺南1058件,五都中也是敬陪末座!

104年各縣市太陽光電發電設備經能源局同意備案的總裝置容量與件數,六都中最高的臺南市有1058件,總裝置容量為64萬瓩,臺北市18件、總裝置容量為185瓩,僅為臺南的0.2%。身為首善之都的臺北市,在太陽能光電設置的成績也未免太差了。

雖然大臺北地區的日照不如中南部地區,臺南的日照時數為2510時/年、臺北日照時數為1306時/年,但北市的太陽能光電設備1峰瓩的年平均發電量約還可達到954度(較中南部1峰瓩的年平均發電量約1311度,僅差37%),但也和臺東年均發電量1064度相差不多。(附件7)

當然臺南很多透天厝產權沒有北部公寓與大樓複雜,也因此更能促進民間裝設太能板,但北市103年11月就通過臺北市綠建築自治條例,建築面積達一千平方公尺新建案,應於屋頂設置太陽光電發電設備,至今已有53件需設置太陽能板,但到目前為止,今年領到使用執照僅3件,也僅有3處設置太陽能板。雖然新北也同樣面臨區分所有權人取得同意函不易的問題,但104年案件核備數,臺北市通過18件、總裝置容量為185瓩,新北市卻通過76件、總裝置容量為3928瓩,臺北市在件數大輸新北市58件、容量更僅占新北市4%而已。柯市長要不要向賴神、甚至同校的校友朱市長好好請益一下呢?

北市8年只補助1件太陽能裝置!

事實上臺南從100年開始,每年都編列1千萬元以上的經費補助民眾裝設太陽能板,也因為家庭和民眾申請踴躍,去年還加碼編列2千萬元補助、今年加碼到3千萬元經費補助,總補助經費都破億了,而北市產發局從99年到現在已經過8年只有編列1千萬元,結果8年僅有一件申請案補助79萬元,就算編了補助,預算執行率才8%! 為何臺北市的成績這麼差? 這種再生能源執行率低落的城市談什麼國際競爭力? 談什麼<超越>呢? 柯市長是否能比郝市長提出更積極的作為呢?

再生能源發電僅占總用電量3%,太陽能板佔整體再生能源比例也是僅有0.6%!

臺北市再生能源總發電量, 103年是4.74億度、104年是4.87億度,僅增加0.13億度、占總用電量162億的3%,而今年1-9月的發電量也僅有4.16億度,仍然沒有大幅增長的趨勢。其中屋頂太陽能板只有發電3118千度(不計自給自足路燈/號誌等太陽能板),佔整體再生能源比例也是僅有0.6%!目前本市再生能源發電量僅占總用電量3%,面對這些低落的成績,北市府要推再生能源的政策不能只是口號喊喊而已! (附件8、9)

多頭馬車-不是智慧城市
許多城市也利用既有市政建設如公車亭蓋子、電話亭、垃圾桶、路燈桿上設置太陽能板來提高發電量,做為城市高峰用電時的發電的備用系統。太陽能發電的分散式特性,和智慧城市的規畫應要更緊密結合,然而本市的太陽能發電計畫都還是試驗性質,散落各局處,智慧城市專案辦公室早已成立,太陽能發電卻依然呈現多頭馬車的狀態,智慧城市一點也不智慧!(附件10)

註1: 產發局表示臺北市目前建物屋頂太陽能光電設備經能源局同意備案者僅有172件,總裝置容量共3453瓩,此不含環保局年底和大同合作福德坑環保復育園區設置太陽光電系統計畫,且就算今年底完成也來不及發電,拿不到臺電補助!

補充資料:

裝置太陽能設從472年(公務人員訓練處2009年)減少到15年就能回本,此時不推動太陽能板,還要再等多久? 非核家園只是夢?

根據能源局的資料顯示,目前裝設費用市面上單價約為每瓩6萬-8萬元,若取中間值約7萬元一瓩,500瓩(kWp)的設備 x 7萬元 就需要 3千5百萬元,若除以每年預計發電量年發電量954度x 500瓩 = 47.7萬度,1度裝置費用要73元,以目前最高北部最高收購價1度電7.2914元,若要回收成本,裝置費用就需要73/7.2914元=10年! (附件11)

市政府106年編列350萬元補助民間裝設太陽能設置費,補助費用為 26萬1,000 元/件,預計受理 14 件申請案件,預估年發電量合計可達 16萬度。每度電一次性補助計算350萬元除以16萬度電=21.875元/度。拿上述的裝置成本73元/度,扣除地方政府補助21元/度=52元/度,除以電能躉購價7.2914元,則要7年就能回本!

之前郝龍斌的時代更誇張,那時還花了1億多元,執行了22項太陽能預算,其中公務人員訓練處花1262萬元裝置太陽能發電系統,那就要472年才能回收成本,因此,目前初期設置成本(不考慮換電池等維護費用)的效率已經改善許多。(附件12)

日平均發電量不輸臺東

雖然臺北市日照時間不如臺南等地,但是從能源局的資料來看,臺灣各地的平均每瓩太陽能裝置一年可發1,250度電,以2011-2014年發電量平均值,臺北市每日平均發電量為2.61度(kWh/day/kWp),完全不會輸臺東的2.91度,可見太陽能在北市的裝設雖然無法與彰化的3.59度與臺南的3.54度相比,但是做為用電尖峰時期的備用系統,卻是能發揮解除用電尖峰停/跳電危機的功臣! (附件13)

參考資料:
附件1 : 北市歷年太陽光電發電設備同意備案統計

附件2 : 北市太陽能裝置設置、補助、申請補助情形

附件3 :
產發局2016年11月22日回文 104年各縣市太陽能光電發電設備同意備案統計

附件4: INSIDE 新里程碑:在最高峰時刻,德國再生能源已滿足 95% 全國用電! 2016/5/10
在當地時間上個禮拜天的早上 11 點,德國創下了一個驚人紀錄:再生能源發電量高達將近 550 億瓦,已可滿足近全國用電量需求的 95%。
新里程碑:在最高峰時刻,德國再生能源已滿足 95% 全國用電!
這使得全國太陽能發電系統的總發電量達到 261.1 億瓦,風力則是 208.3 億瓦,再加上生質能的 51.4 億與水力的 27.5 億,總共 548.3 億瓦;而當時德國的能源消費總量為 578 億,換算下來再生能源覆蓋率已達當時用電量的 94.8%。

附件5: 太陽能裝置設備設置費用與回收期

附件6: 臺灣收購電價和德國收購電價
德國太陽能發展
2014年平均太陽能電力收購價為€33ct/kWh

附件7 : 2016年11月22日產發局回文

附件8 :

臺北市再生能源總發電量
 103年  104年  105年1-9月
用電量(億度)                  4.74               4.87              4.16
較去年增減(億度)  –               0.13 -0.71
較去年增減百分比  – 3% -15%
較前年增減(億度)  –  – -0.58
較前年增減百分比  –  – -12%

附件9 : 再生能源發電各類型發電設備發電量和百分比

附件10: 太陽能垃圾桶、智慧電話亭變身Wi-Fi熱點 紐約處處可上網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21388

附件11: 太陽能板裝設回收期計算

附件12:
臺北市政府花費11億多元之「節能」預算,會不會流於草率,變成草包,而草草了事?2009/10/14

附件13: 陽光屋頂百萬座:太陽光電系統一年可以發多少度電另開新視窗

媒體新聞報導:

自由時報: 〈台北都會〉太陽光電補助 民間申請掛蛋  2016-12-06 

 

聯合報: 補助市民設太陽能板 件數掛零  2016-12-06

 

中國時報: 太陽能設備補助 申辦掛蛋 2016年12月06日 

自由時報: 補助民設太陽能掛零 北市:明年成立專業團隊 2016-12-06

〈台北都會〉(台北)申請案掛零 光電補助擬加碼 2017-02-20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北捷管理鬆散不照SOP,造成淡信線乘客困隧道! 更驚人的是,居然不照SOP:【先斷電】再疏散旅客! 旅客觸電風險會比疏散速度更重要嗎?

北捷管理鬆散不照SOP,造成淡信線乘客困隧道!

更驚人的是居然不照SOP:【先斷電】再疏散旅客!

旅客觸電風險會比疏散速度更重要嗎?

維修出車SOP沒做好導致淡信線700乘客困隧道, 但這還不是最糟的..

捷運淡水信義線10月16日發生事故,造成700名旅客被滯留在車上,最後還下車走維修走道50多公尺才到月臺得救,捷運公司表示事發原因是因為「接地線端子未鎖固,以致因長時間行駛震動,搭接到主控制器內部接點造成短路,列車控制訊號異常,無法移動」(附件1)很明顯是捷運公司的螺絲完全鬆了,沒有詳細檢查機器、沒有鎖緊主控制器不照SOP維修出車,才造成此次事故。

乘客沒下軌道就不用斷電? SOP哪邊有這麼寫!?

而捷運公司疏散旅客的方式更令人心驚膽跳,實際疏散卻跟SOP的規定明顯不一致,以北捷提供高運量淡信線和中運量文湖線的異常狀況處理程序SOP-旅客疏散章節,除了與本案無關的4.3「停於車站的列車發生旅客自發性疏散」的狀況沒有寫列車必須與行控中心確認軌道已經斷電接地之外,其餘4.1、4.2、4.4(附件2)都有寫「旅客要疏散時必須先斷電」。然而捷運公司雖然承認此次事故疏散適用4.1情境(如圖1) 卻擔心被批評罔顧乘客性命(要先跟行控中心確認斷電)一再硬凹,此次事故「旅客疏散是走維修走道,非下軌道疏散,所以無需斷電!」周柏雅檢視北捷提供的淡高運量旅客疏散SOP,發現5.3點明確提到: 「站間隧道緊急疏散… 往最近之出口逃生.. 惟連通道疏散部分,應確認鄰軌已完成列車運行及第三軌已斷電等防護措施」。(附件3)而從捷運公司宣稱事故疏散地點之維修道圖片看來(附件4),明顯離車站還遠,且符合站間隧道內疏散條件,SOP就是應該要先斷電! 北捷過去建SOP的時候,就有參考其他國家的案例,所以為何只要列車停在路線上要疏散就一定要斷電,不是沒有理由的!

維修道=月臺? SOP哪邊有這麼寫!?

目前捷運提供的SOP中也沒有把維修站當成一般月臺的說法。況且每一站的維修月臺樣態與當時狀況也不一定都一樣,而維修月臺就算是只給維修人員使用也要確保斷電。況且此次事故明顯與SOP對不齊。安全不安全絕對不是北捷現場人員片面認定OK就OK的。如果確實在這種走維修道情況下可以不用斷電,那 SOP是不是該修改或是重新定義狀況? 這樣也是一種檢討。北捷為什麼只是想卸責呢? 不然下次又卡住,誰知道要不要斷電,用猜的結果,隧道內有電的不只第三軌,維修道上又有別的帶電的施工工具沒清除,萬一當場烤一堆人乾,誰能替人命買單或負責呢? 如果捷運公司認知這樣是安全的,車站前後延伸人員可以直接透過通道(要經由維修道疏散也該有確認通道安全無危險設施吧)才能前往車站,確認維持通道是安全,然後修改 SOP!

700名乘客真的沒下軌道嗎?擠牙膏才生出圖來!

北捷此次事故一直用700名乘客經由沒有障礙物的維修道疏散,所以不用斷電。但當周柏雅辦公室想要確認是否所有旅客出了車門都沒有跑錯方向、沒有下軌道、寵物與小孩也沒有跑下軌道,欲調閱隧道內監視影像,卻被北捷說:隧道內沒裝監視攝影系統! 2009年柵湖線也造成旅客困隧道走軌道事故,當年北捷提出除了柵湖線之外,其他營運中淡水線/板南線等等隧道內早有加裝監視系統防止安全漏洞,也增加預算讓柵湖線加裝隧道內監視。(附件5) 但是北捷淡信線本月事故發生在最該裝監視系統的隧道口卻沒有攝影機,居然重蹈2009年柵湖困隧道沒圖沒真相的覆轍!直到今天開大會前,才提供從月臺端的攝影影像,中運量柵湖線2009年有1068支監視器,而隧道內沒有一支也都在當年底就加裝完成了! 淡信線當年說有裝,且淡水線全線目前有1995支監視器,全線隧道內只有裝設2具監視器,只占0.1%,現在出事才說隧道內沒有半支,北捷的經營管理態度,不就是有出事後才要花錢才要補安全漏洞。旅客的安全是可以這樣賭俄羅斯輪盤看運氣的嗎?如果旁邊沒有維修走道,從今天大會前提供的影片來看一定得走隧道,如果那樣還不斷電的話,那就準備看燒烤了!

每逢預算會期必出大事故? 巧合?還是拿事故來換預算?

捷運公司在今年短短一個月內就發生三起重大事故,嚴重延誤旅客通行,分別是9月13日松新線工程車「車軸斷裂」造成部分路段停駛11小時多,9月29日文湖線列車「傳動軸斷裂」,使部分路段停駛14小時多,10月16日淡信線「列車主控制器接地線端子未鎖固」造成部分路段停駛1小時多。幾乎都是捷運公司自己車輛維護有問題造成! 根據統計,2015年同期(1月到10月16日),就有發生241次、2016年也有155次因為列車零件故障、車輛零件斷裂、月臺設備異常等等因素延誤,而次數最高的分別是淡信線133次、板南線91次,分別占3成和2成(附件6),造成北捷營運時間延誤,車輛冒煙、故障、突然停駛、劇烈晃動都讓民眾膽戰心驚! 北捷重大事故如此頻繁,顯示北捷的螺絲根本鬆了,再不修改維修相關和緊急事件處理SOP,只會讓民眾更加擔心搭乘捷運時的自身安危!

參考資料:

附件1 : 事故檢討報告事故原因分析

事故檢討報告如附檔

附件2 : 4.1 緊急事件疏散旅客SOP程序圖

圖1:

4.2

4.3

4.4

附件3 :高運量旅客疏散SOP 5.3

況且5.5章節提到旅客有立即威脅時在地下段的疏散也是特別5.5.3點要「開啟緊急逃生門及車廂門疏散旅客前,司機員特別注意事項: 就是要先以無線電向行控中心確認第三軌已斷電、確認線長緊急斷電箱燈號顯示白燈、並放下集電靴後,才可放下緊急逃生門..」。

附件4:

維修走道照片距離有直流電的第三軌僅3.2公尺

疏散車門離月臺距離

附件5: 北捷文湖線隧道 將裝置設監視系統 2009/12/01

附件6: 近一個月捷運重大事故

2015年、2016年事故統計表

媒體報導:

自由時報 : 〈台北都會〉北捷1月出包3次 議會促全面體檢 2016/10/20 

14793717_1210505752346440_1690430624_n

蘋果日報:  北捷1個月連出3次包 議會要求全面體檢 2016/10/19 

「市議員周柏雅今在市議會大會發言表示,包括之前的新店線及文湖線兩起列車異常,北捷一個月連3起列車故障,皆影響旅客權益,是否顯示內部螺絲鬆了?周提醒市府要重視。」

「周柏雅又說,2009年文湖線出包,事後檢討隧道要安裝監視器,當年捷運公司答應其他路線的隧道皆比照,但本月16日淡水信義線列車故障,捷運公司竟稱隧道未裝監視器,因此無法調閱資料,而全線1950具監視器,僅2座約0.001%裝在隧道。此外,北捷緊急疏散逃生SOP,除了事故發生在月台,否則皆要斷電後疏散旅客,但16日列車在隧道故障,北捷疑未斷電就疏散旅客,他認為緊急疏散作為也值得檢討。」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牛步化的公車路線調整,要等到柯市長卸任才完成嗎?

牛步化的公車路線調整,要等到柯市長卸任才完成嗎?

全市287條路線運量下滑就有132條,4成6,但交通局忙了快1年只提出1條年底試辦/2條籌備中的路線調整! 真是笑能效能政府啊

 

大台北公車路網在林欽榮副市長說出「從沒報告」的嚴厲督導下,北市公運處也在1/30日交通會報中表示,今年3月就會提出調整方案,明年9月前完成路網與費率調整,且監察院104年的審計報告也就北市公車面對捷運松山線等通車營運後載客量大幅下滑要求北市府要「儘速檢討各路線營運效益,提升公車路網運輸效能,並加強公車與捷運兩大運輸系統整合。」結果半年又過去,周柏雅議員請交通局提出已做的路線調整,交通局煞有其事列出了一大堆松山/信義線的路線調整, 但仔細一看卻發現大多是監察院報告出爐前102-104年初就早已調整好, 但日後也證明調整後還是運量下降的無啥路用調整。甚至102年才<新闢> 的紅56路卻在今年9月17日跟綠16路整併,才剛始試辦3個月。而其他還有2條據交通局9月21日公文表示正在籌劃中! 柯市長最大的競選支票之一就是公車路線調整,但以交通局這種半年推1條還是試辦的速度,到底要市民等到哪時候才能真的讓捷運/公車系統環環相扣?

 

綠色運輸與大眾運輸工具使用率多年沒變/公車捷運系統競食乘客

產官學一致批評北市大眾運輸還是不夠方便, 且缺乏有效管理, 導致北市20年來大眾運輸使用率都無法突破4成! (2015年為37.4%)其中許多公車行經捷運路廊比例大於5成如: 捷運信義線的20、22、信義幹線、信義新幹線; 內湖21、247、287、620、683、紅2; 松山的46、266等11條路線等等。如何讓公車成為社區生活圈環環相扣的主要運輸工具重新檢討並整合捷運、公車、Ubike、河濱自行車道、中長途巴士、水運、鐵路等各系統間的連結性才是真的能把市民汽車擁有量不減反增趨勢扭轉。但是公車路線調整也不能為了提高載客量而把原有路線大幅刪除或藉由拉長班距/縮短站數而影響到乘客的便利性。這麼重要的民生議題卻比不上幫建商整地/蓋廣場/建新橋增加個別建案賣點來的重要嗎? 負責督導的副市長年初發完一頓火後做完秀就算了嗎?

 

超級明星路線載客量與一般路線為什麼載客量可以差2千萬人次以上?

以102年公車載客人次負成長路線來看,307路的年載客人次達2213萬人次; 265路也有接近1100萬人次。 但是一般路線年載客人次多是不到百萬到十萬人次之間居多(2成9),而低於10萬人次也有29條(2成4)。

這些負成長載客路線就算超級明星級也不免呈現下滑。而超級明星路線與一般路線也顯出載客人次相差過大,非常明顯路線規劃大小仙差很大,且幾條熱門路線太長不符合北市府朝「短程、直捷」等功能轉型,且例如307路也常見報導要求調整多年了,為什麼市府還是沒有任何調整方案來供全民檢驗? 雖然市府老生常談提出本市聯營公車加強大眾運輸接駁轉乘功能,市民有沒有買單?公車路網調整也該配合修改運價補貼與現行保障做的再爛的公車業者也能賺飽飽不被淘汰出局的穩贏缺乏有效課責懲罰機制等配套。依平均每日使用不同交通工具之花費估算,目前機車每天費用27元遠低於公車費用40元,政府補貼公車業者之優渥並沒有反映到公車票價降價上來,這些都該配套與路網調整一併及早推出, 讓全民來幫助北市大眾運輸使用率能早日突破4成,否則再多的補貼也是枉然!

 

附件:

104年監察院審計報告

20160926-104%e5%b9%b4%e5%ba%a6%e6%b1%ba%e7%ae%97%e5%a0%b1%e5%91%8a%e4%b9%99-22%e9%a0%81111222333444

相關新聞:

 

台灣新生報9/28 周柏雅:北市132條公車路線運量下滑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隔壁新北市三重青年住宅已亮相,北市府的臺北橋站還有「百戶空宅」該怎麼辦?公共住宅收取豪宅式租金是居住正義嗎?

隔壁新北市三重青年住宅已亮相

北市府的臺北橋站還有「百戶空宅」該怎麼辦?

公共住宅收取豪宅式租金是居住正義嗎?

北市府還要坐養空屋幾年?

尚有百戶空屋、出租率欠佳的捷運臺北橋站聯開公宅(下稱聯開公宅),現又面臨到隔壁新北市政府推出的三重青年住宅(下稱青年住宅,註1)挑戰,臺北市政府還能「坐看屋空」嗎?針對聯開公宅的租金訂定,臺北市政府不應僅參考周邊房價並以市價打8到9折計收,要讓市民租得起的公宅就應按成本價來訂租金!現在的聯開公宅卻硬要用豪宅租金高價出租,當然等不到市民來承租。

臺北橋站聯開大樓拿到使用執照都已經3年8個月(註2),曾經在議場大聲回應「難道不該在臺北市做公共住宅嗎?」且身兼督導捷運局、都發局、公宅業務一條鞭的林副市長,到現在還不肯降公宅租金是在等什麼?以目前居高不下的聯開公宅租金,還要臺北市租屋族等多久才能租得起呢?

 

市民租不起的聯開公宅,蓋再多有何用?

臺北橋聯開公宅,月租金落在12200元到28400元之間(註3),對一般年收入40%以下的家庭、市民來說,實在是負擔不起,反觀新北市推出的青年住宅,租金最低從7700元到24875元之間,房型也比臺北橋聯開公宅更多了「三房型」的選擇,可容納多人、家庭一同分擔房租,讓青年住宅負擔得起;甚至還有提供全套家具、電器,讓新北市民「一卡皮箱輕鬆入住」(註4)!

再以單坪單價來計算,北市府的聯開公宅,租金約是每坪871到1006元不等,而新北市的三重青年住宅只有每坪693元到875元之間,新北市就是便宜了14%到21%不等!而且臺北橋聯開公宅與三重青年住宅相距不過650公尺!整體來說,在價格上、在條件上,新北市的青年住宅都比臺北市的聯開公宅更符合「社會住宅」、「居住正義」的定義!

20160817三重公宅比較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製作/臺北橋聯開公宅與新北市三重青年住宅比較圖

不是資格有問題,而是價格有問題!

就是因為臺北橋的聯開公宅太貴,推出半年卻只有42%的出租率,臺北市政府還特地量身修改條件,放寬年齡資格(註5)但還是不見起色;為此,臺北市政府於2015年底,再修改臺北市社會住宅出租辦法(註6),將承租資格由原本的家庭年收入40%以下,調高到50%以下,開放更多比較有錢的人來申請聯開公宅,到了2016年7月底才好不容易有66%的出租率(註7),但仍有34%的空戶租不出去!

同時期推出的興隆公宅,是以舊制-家庭收入40%以下為承租條件,而其租金落在6900之間到16100元之間(註8),每坪單價僅有500餘元,為臺北橋聯開公宅的6折價,一推出就租罄完畢,至今一戶難求。由此可知收入40%以下的公宅居住需求相當大,但柯市府錯誤的訂價,讓聯開公宅高不可攀,卻不了解:「不是資格有問題,而是價格有問題」,聯開公宅出租率那麼低,問題全部出在柯團隊自己身上!

 

一鳥在手勝過眾鳥在林、在雲端!

假設一戶平均20坪、一坪月租金僅以700元計算,100戶一年就有1680萬元可收,4年空著就損失6720萬元,這些錢來貼補一年北市學生吃有機食品或購買橄欖油做營養午餐,都還能找錢回來!柯市府應重新調整價格過高的聯開公宅、讓需要的市民更能真正得到居住服務、實現居住正義、活絡市產。

 

租金重新計算,建立起市民住得起的公宅,才能落實居住正義!

柯市長的臺北橋聯開公宅與新北市的青年住宅相比,也許有其交通優勢,以一般置產、投資、租屋等「市價」來看,臺北橋站聯開大樓的物件,每坪單價比新北市在三重其他地方興建之建物相比,或許會比較貴,但臺北橋聯開公宅早已是取得使照達四年的中古屋了,怎能再與當時全新建物房價相比,還拿這種標準當計算依據?!

而公共住宅之租金不應是按市價打折扣再租出去的死板公式,實際上出租率已出現問題、居住正義無法實現之時,就應該加以調整、更新。因此,就算區位較佳、交通較方便、甚至於地段較貴…,只要租金訂到讓有需要的人租不起,就該調整、就該改善,因為這是「公共住宅」,其價值不是只按房屋市價計算,更要包含對社會帶來的正面意義及居住正義的落實等等「無價的價值」。

 

 

 

 

 

 

 

註1

20160815東森新聞:新北三重青年宅開放申請 首日破400件

「以10坪大的套房為例,一般戶租金為7,700元,且附有傢俱、冰箱、電視及洗衣機等,鄭健志表示,一般戶租金幾乎是市價的8折以下、弱勢戶則低於市價的64折,因鄰近傳統市場、學校及運動中心,生活機能佳,另外,加上距捷運台北橋、菜寮站步行約10分鐘,也吸引工作於大台北生活圈、通勤的年輕人。」

 

註2

新北市政府/執照存根查詢系統/101重使字第00534號

使用執照發照日期為2012年12月20日,距2016年8月18日約3年8個月。

 

註3

臺北市政府/公共住宅資訊網/台北橋/空間規劃與租金

1.套房型:(119戶)

(1)14坪:第一年月租金12,200元(含管理費)。

(2)17~21坪:第一年月租金17,100元(含管理費)。

2.二房型:(208戶)

(1)26~28坪:第一年月租金22,800元(含管理費)。

(2)28~30坪:第一年月租金24,500元(含管理費)。

(3)31~34坪:第一年月租金28,400元(含管理費)。

註4

20160810蘋果日報:三重社會住宅下周一登記 一卡皮箱就能入住

「全國首創的BOT青年社會住宅位於新北三重區大同南路,共有252戶包括3房9戶、2房48戶與套房195戶,內部皆附設裝潢與全套家具與家電設備,只要一卡皮箱就能入住。

 

註5

2015/8/31聯合報:聯開宅再次招租 取消45歲上限

「北市捷運聯開公共住宅首波招租不如預期,北市府明將重新推出捷運小碧潭站(美河市)、台北橋站(美麗台北)共310戶未出租之捷運聯開宅,供民眾申請入住。這次取消45歲年齡上限。」

 

註6

1.20151223自由時報:租公宅家庭年收入 須144萬以下

「台北市長柯文哲昨天早上主持市政會議,修正「台北市社會住宅出租辦法」部分條文,公共住宅入住條件確定從家庭年收入四十分位點以下,調整為五十分位點(一○四年為一百四十四萬元)以下。」

2.植根法律網/臺北市社會住宅出租辦法

 

註7

臺北市政府都發局/居住服務/105.7.31公營住宅及聯開宅出租資料

2015/10/31,臺北橋站出租138戶,共有327戶 = 42%的出租率

2016/04/30,臺北橋站出租190戶,共有327戶 = 58%的出租率

2016/07/31:臺北橋站出租216戶,共有327戶 = 66%的出租率

 

註8

臺北市政府/公共住宅資訊網/興隆公宅一期/申請需知/申請承租資格條件

「家庭年所得限制:申請人本人、其配偶、同戶籍直系親屬及其配偶(無論是否與申請人同戶籍),為應審查家庭年所得之對象,依最近1年度財稅單位提供之綜合所得稅各類所得資料清單送審,家庭年所得低於公告受理申請當年度本市40%分位點家庭之平均所得(125萬元),且所得總額平均分配全家人口,平均每人每月不超過本市最低生活費標準之3.5倍(5萬1,779元)者。」

 

 

相關新聞報導:
20160819自由時報:台北橋站聯開宅公宅 議員籲降租

20160819自由

 

20160819聯合報:台北橋站聯開宅出租率僅6成 議員:應降租金
20160819聯合

 

20160819中國時報:台北橋聯開宅vs三重青年宅 議員:學新北降租金
20160819中時

 

20160819中國時報:三重公宅 勝過台北橋聯開宅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公車路線路網的調整,競選支票何時可以落實?

公車路線路網的調整,競選支票何時可以落實?

 

說好的柯P新政呢?

周柏雅質疑:競選白皮書柯P新政#16-【公車路線大調整】(附件1),提到調整路網後,公車的票價「還可能降價」!但事實是公車先漲價再說,調整路線慢慢來!當時的「柯市長參選人」很清楚地表示:臺北市公車首先要解決路線系統問題,其次才是公車票價。如果路線系統處理的好,業者成本可以降低,票價可能還可以降!柯市長就任一年半了,結果呢?

「柯市長參選人」曾說:「透過公車路線的合併、簡化、縮短,提高公車每車每公里的平均載客人數,增加業者的收益…,可以提高民眾搭乘的服務品質,甚至降低公車票價。」可以看出過去柯參選人對公車政策至少是有一個原則的!

周柏雅指出:目前公車路線不少都跟捷運路線平行競搶乘客,在歷經捷運路線逐漸完工、各個快速道路與市區公共自行車系統的成熟等等,公車路網確實需要好好調整、翻新!如果路網革新成功,公車業者搭配捷運與ubike與其他綠色運具,應可再提升服務品質,去可創造市民、業者多贏,這些都是柯市長參選政見交通政策所闡述過的!

 

公運處回覆的資料擺明了:調整路線根本不可能!

  媒體今年初曾報導:「大台北公車路網即將重新調整,北市公運處昨在交通會報中表示,將於3月提出調整方案,明年9月前完成路網與費率調整(附件2)」。周柏雅辦公室因此調取相關資料,卻發現公運處只能提供「費率調整的相關初步討論」,至於路線調整則是「尚在規劃階段」!不是3月就該有調整方案嗎?到底路網調整規劃還多久呢?柯市長的競選政策是否又要跳票了呢?

周柏雅表示:要提高民眾使用大眾運輸的比例,路線路網的方便性與系統整合性佔很重要的因素,環環相扣強調小型社區生活區的公車路網更是理想的目標,請柯市府團隊不要嘴上說說,紙上畫畫,應儘快提出合理規劃路網調整讓市民與乘客能有充足時間做全民參與的改造貢獻。否則在明年9月前才草草提出,難保又恐招致急就章式為了大選而買票的嫌疑。

 

臺北市重大的交通政策,原來都是靠「鼎漢幫」?

歷任12位交通局長中,有4位曾經任職於鼎漢國際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副總經理,分別是濮大威、賀陳旦、林志盈、鍾慧諭,比例達3成,前任局長鍾慧諭也在鼎漢公司任職約23年,離職鼎漢時為副總經理。另外,鼎漢國際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在馬英九市長、郝龍斌市長、柯文哲市長任期分別承包24件、23件、7件交通相關委託服務案,其中也包括最近討論的沸沸揚揚的「信義計畫區輕軌運輸系統可行性研究」、以及重大交通規劃案「臺北都會區整體運輸規劃之研究」、「公共自行車永續行營研究」、「臺北都會區機車使用特性及策略規劃」等重大交通政策規劃。

周柏雅表示,以上數據顯示,北市交通局長多是「鼎漢幫」,而臺北市政府的交通政策也有不少是鼎漢幫獻策,如備受爭議的信義輕軌發想,機車、汽車、Ubike向小市民增費、造成臺北市交通堵塞的三橫三縱交通規劃、卻又被荷蘭運輸專家批評(附件3)搞錯優先順序而應該先推廣社區到捷運站的自行車道,再推動市區的自行車路網等等。

 

過於同質性資源把持北市交通命脈不是城市之福

臺北市重要的交通政策由少數業者寡頭壟斷,甚至連都發局在制定都市計畫、發展相關政策規劃時,也先發包給局長的「前東家」,做「專業的」評估、建議,之後交通政策就照該公司的規劃執行,絲毫沒有任何的利益迴避,是否因為這樣才會規劃出那麼多不察民情、毫無邏輯、對交通毫無幫助還會造成混亂的政策?柯市長看出交通政策背後來源同質性過高,甚至長期被同一醬缸的文化所侷限時也不謀求突圍嗎? 上世紀馬特拉木柵線問題重重,北市府就懂得召集國內外交通專業來替市府交通把脈、體檢,柯團隊還能受制於少數業者的交通權威或任由開發商領導交通政策嗎?

 

 

 

 

附件1

柯P新政#16 公車路線大調整

「只要提高系統效率,未來不但公車票價不必漲,甚至還可能降價!

柯文哲主張應該先把不合理的路線票價優化、合理化,再從民眾的需求規畫合理的服務,努力減少政府的補貼支出,讓財政更健全,錢花在刀口上,這才是持家之道。」

 

附件2

2016/1/30聯合報:大台北公車路網重整 副市長林欽榮罵:從沒報告

 

附件3

2016/2/27聯合影音:談北市自行車網 荷運輸專家:優先順序搞錯

 

 

相關新聞報導:

2016/7/8中國時報:重整公車路網 議員批紙上作業
市議員周柏雅昨質疑,柯上任1年半,只見市府想調漲公車票,路網調整卻慢吞吞,交通局也提不出具體期程,規畫遙遙無期,競選政見恐又跳票。
2

2016/7/8聯合報:明年9月 北市公車路網調整恐跳票
周柏雅表示,柯文哲競選時說,公車首先要解決路線系統問題,其次才是票價,如果路線系統處理得好,業者成本可以降低,票價可能還可以降,但柯就任市長超過一年半,卻是公車先漲價,調整路線慢慢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