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選市長=畫大餅比賽!「東側南北向」比95年「南北線」的費用只增加57億到950億,夠嗎? 北捷待買單就已破5千億,跟前瞻軌道的4千多億比,誰比較狂?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8年3月27日新聞稿
選市長=畫大餅比賽
「東側南北向」比95年「南北線」的費用只增加57億到950億,夠嗎? 
北捷待買單就已破5千億,跟前瞻軌道的4千多億比,誰比較狂?

 

臺北市政府昨天提出4張紙的「北捷東側南北向捷運可行性研究」,要花870-950億元只要等9-10年(好神奇地不破千億也不超過10年),就能從動物園-內科只花21分鐘。但是向捷運局詢問這個870-950億的估算依據,要在登山勝地打隧道、還要在北市精華區徵地、又要全面地下化,12年前南北線每公里造價52.2億,東側南北向只用1公里增加4成到72.5億來估,總經費由893億增57億到950億,夠嗎?

南北向2

若要大鑿象山,環評阻力是什麼?「超有行動力」的北市府怎麼不先把已經評估了10年的南環段快點讓中央核定呢?而民汐線也是10年前就通過第一份環評,到現在還在做環評!按照北捷的<拖延症>傳統,等到10年後可能還未必能取得中央最後核定。如果拿未來的物價/房價水準、環保要求,東側南北向(東環線) 沒有破千億元,夠嗎?

目前東側南北向(東環線)連內部可行性評估都沒做完,也還沒報中央核定,加上興建中與已成案的萬大線一/二期、南北環、民汐線等待買單的就破5千億元,樂勝前瞻軌道的4千億,柯市長要不要把去年砲打前瞻軌道的話先吞回去,再來比較誰比較狂呢?

全國軌道前瞻不過4千億,雙北目前捷運系統已有5千億元等待買單!誰狂?

環狀線第一期新北段(A)原編401億暴增3/4倍到近7百億元;萬大線第一期(B)近800億元;目前只是先追加被行政院刪減的36億工程預備金,萬大線第二期(C)因經費大增,需約559億且仍苦等行政院核定財務計畫;民汐線(D)初估要1153億元;北環+南環線(E)還要1300多億元!再加上東環(F,東側南北向)的870億,A+B+C+D+E+F最保守有的還用N年前的物價水準就超過5300億了!跟全國性前瞻軌道計畫4千億元預算相比,誰比較狂呢?

南北向1

打前瞻,自己呢?

一年前,柯市長在臉書上砲轟中央全國性的前瞻軌道計畫,振振有詞的要求【軌道建設應回歸專業、核實評估】,現在自己的東側南北向研究核實了嗎?夠專業嗎?去年柯市長也說『政府為了要讓捷運興建的案子通過,通常都會高估自償性和運量,還說【捷運會虧到不省人事】』。柯也坦承北市營運中的幾條新路線與捷運環狀線(第一階段)現金流量是負數,然後他又強調【政府要補貼多少?誰補貼?要講清楚】,是不是請柯市長就先誠實地向市民說清楚東環要花幾億?誰來出錢?

說好的南環段還要再等幾個十年呢?

捷運南環段北捷從98年8月忙到現在都10年了,還沒有完成送中央核定規劃報告書!民汐線也是從10年前第一份環評通過後到現在還在做後續環評,至今整個路線都還沒有核定!東側南北向捷運(東環),北市宣稱自己內部的可行性研究還得等到今年底才要完成,然後再去爭取中央核定。南北向捷運照北捷繼往拖延症的<傳統>,大家還是洗洗睡吧!

參考資料:

1.2018/3/26台灣好:解內湖塞車窘境北捷東側南北向捷運可行性研究出爐
捷運局亦表示,預計2018年下半年完成可行性研究,並提報中央審議,爭取早日核定,以利接續辦理綜合規劃及環評等作業。

2.2018/3/27東森新聞:救內湖!北市想蓋新捷運「瑞光路方案」內科─象山站14分鐘 2029年完成
(捷運局長張澤雄)他指出,經費包括用地取得費用,目前瑞光路案暫估約950億元,堤頂大道案約870億元,希望今年底能提報中央,在9到10年內完成。

3.2017/4/17柯文哲臉書:【軌道建設應回歸專業、核實評估
事實上,臺北市跟新北市為了環狀線中環段(第一階段)已經開始有些爭執,因為這條捷運線通車後,它的現金流量預期會是負的,但這筆虧損到底要由誰負責?公共運輸不一定要賺錢,為了公共利益政府可以補貼,但是要補貼多少?誰補貼?這個要講清楚。

4.2017/4/18聯合報:諷捷運會虧到不省人事 柯P:去問桃捷的現金流量
柯文哲今再度表示,政府為了要讓捷運興建的案子通過,通常都會高估自償性和運量,還說「捷運會虧到不省人事」。
柯文哲表示,最近新開的捷運,運量和原始規劃都差了一半,當然你可以說本來就估不準,但為什麼會高估,而不是低估,因為為了要讓捷運開工,通常都是高估。柯文哲說,大家過去都沒有誠實計算,以為會賺錢,那虧錢到底是誰要出、要補貼多少,這就吵架了。

5.2017/4/17自由時報:柯P坦承「吃不下」前瞻 網友讚聲遠大於批評另開新視窗
台北市長柯文哲13日接受本報專訪。柯文哲指出,「我查過北市府過去10年,資本門預算執行率是66%,編的預算做完只有66%」,因此,他坦言,「目前的能量不夠、做不來,我們整個效能還沒有那麼高,所以我很明白講那8800億元(指前瞻計畫)吃不下去」。

6.臺北市捷運局/環狀線北環段及南環段路線說明另開新視窗
自本局於接辦環狀線第一階段建設計畫後,於97年8月18日獲交通部同意由本府擔任「臺北都會區大眾捷運系統環狀線北環段及南環段」之地方主管機關

7.2016/8/12自由時報:捷運環狀線追加近300億 送監院調查另開新視窗
北市議會臨時會聽取新北市審計處對一○四年度新北市總決算審核報告,報告指出,捷運環狀線第一階段工程,預算從四○一億追加至六九九億,市議員何博文質疑,追加近三百億元,已超過本預算二分之一,做何處理?審計處長李錦常表示,正在整理資料,釐清計畫相關人員未盡職責之處,將送監察院調查。新北市捷運局、台北市捷運局都表示,會配合調查。

8.臺北市捷運局/民生汐止線說明另開新視窗
民汐線:本案環境影響評估於98年7月13日環境影響評估委員會第180次會議決議:有條件通過環境影響評估審查,臺北市內民生西、東路段及東湖支線將另案辦理環境影響評估。臺北市內民生西、東路段及東湖支線環境影響評估委託服務作業,已於106年4月中開始辦理環評調查。

9.維基百科:萬大-中和-樹林線
萬大線第二期工程目前仍規劃中,台北市政府為地方主管機關,經費由中央和新北市共同負擔,總工程經費約558.81億

10.2014/10/22蘋果日報:新北市汐止線沒錢卻開工「騙選票」
捷運民生汐止線規劃從北市大稻埕至新北市汐止區公所,路線總長十七點五公里,總經費一千一百五十三億元

11.2017/7/7蘋果日報:雙北達共識捷運南北環段同時興建
計劃本月依程序提報中央核定,爭取早日動工。全線總經費為一千三百多億元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神隱的吳處理不得宜,但不表示韓就是強,市民會懷念韓掌北農時,吃一顆200元天價高麗菜?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8年3月17日新聞稿

神隱的吳處理不得宜,但不表示韓就是強
市民會懷念韓掌北農時,吃一顆200元天價高麗菜?

誰讓市民吃到天價蔬菜? 韓時代1顆200元的菜就是中央的錯?

柯市長曾大力讚揚的前北農總經理韓國瑜且邀請他任北市府首席顧問(附件1),他任職北農期間(2013年1月〜2017年3月),北市民「經歷過」2013年北市蔬菜價開始飆漲(附件2:周柏雅2017年5月20日部落格),到了2016年9月高麗菜飆漲到1顆200元的高菜價(附件3),且與新北市批發菜價相比,每公斤越來越貴(附件4:周柏雅2016年10月04日部落格),然後去職前還爆發了違法任用三親等擔任北農董事遭罰款3百多萬元、逃漏稅遭財政部罰740萬元等弊端(附件5)! 北農設立目的是該讓市民得到穩定菜價,而不是賺大錢後分紅給少數人的公司,也不是在那邊大發賺農民與消費者之間的價差高額獎金吧!

韓國瑜在北農期間的蔬菜平均價格從103年1-4月的19.8元飆7成到104年同期的21.4元再飆6成到105年的34.3元一路飆漲,這樣叫對北市市民好! 柯市長稱讚不已的「人才」是這樣回報北市市民的!

韓國瑜在任時蔬菜變動幅度大,且逐步升高! 例如: 在菜價相對低的第一季(1-3月),歷年平均價格僅20元,2016年卻創新高價,達到每公斤30元,漲幅50%,變動幅度大! 而第4季(10-12月)的果菜批發價格逐步升高,從2014年26.4元,逐步暴增到2016年39.5元,漲幅49%,逐步升高!相比之下,吳音寧上臺後蔬果批發交易價格趨勢相對平穩,且逐漸下降!


圖1: 北市近年蔬果批發價

人事爭議背後的農產品巨額菜蟲暴利才是重點! 

林智群律師提出:「連續休假是臺北市市場處處長許玄謀(郝龍斌時期副處長)在2017年中做出臺北農產運銷果菜批發市場於2018年2月16日至3月7日之20日內休市11日之決定」(附件6),這樣柯市長還能說市場處處長也是中央塞給柯市長的嗎?

而是否任用新的總經理的提案權就是在北農公司與北市府,根據北農公司章程第23條:「本公司設總經理一人綜理公司業務,並在執行業務範圍內,對外代表本公司,由董事長提名經董事會之決議聘任之,其解任時亦同。」北市府還要拼命推給中央是什麼意思?(附件7)當初吳沒有柯市長/產發局/市場處等指派的董事投票能當上總經理嗎? 柯市長一直抱怨中央塞人給北農,對這種「別人塞給你什麼,你就吃什麼啊」沒有肩膀的市長,臺北市市民還要再忍耐4年嗎?

參考資料:

附件1: 
2016年10月27日 上報: 柯P邀韓國瑜任首席顧問 韓國瑜:士為知己者死另開新視窗

附件2: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果菜價格創新高,臺北市果菜價格還比新北市貴近5成! 如果壟斷批發市場的臺北市四大公司不能穩定物價, 市民為何還要這些特權公司? 本來給這些產銷公司壟斷權與數百億元市有資產的投入 是為了穩定物價,結果臺北市果菜物價竟然還高過新北市近5成 2016/05/20 — 柏雅小秘書

附件3: 
2016年9月26日 蘋果日報 : 菜價狂飆高麗菜1顆200元| 
國民市場高山高麗菜昨1臺斤80元,整顆要200多元

附件4: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產發局的研究報告更證明北市與新北菜價價差擴大 分析推論新北與北市的貧富消費差距擴大? 誰信? 交易量居全臺之冠,卻無經濟規模好處菜價反而更貴!2016/10/04 — 柏雅小秘書

附件5: 
2017/06/12 【更新】韓國瑜離開北農 遭點名留下三爛攤
臺北農產公司人事案至今懸宕未解,臺北市長柯文哲今指明天會投票決定。市議員梁文傑今表示,韓國瑜已離職,卻留下爛攤子,包括違法任用三等親擔任北農董事遭市府罰327.5萬元,損失卻由北農公司賠償;今年市場處原決議北農不發端午獎金,卻改發年中獎金;逃漏稅日前遭財政部罰款740萬元。梁文傑要求市長柯文哲應嚴加追查,還提醒柯不要亂交朋友。

附件6: 
林智群律師臉書摘要:
在99年到106年間曾在彰化溪州鄉當主秘,長達七年,
(鄉長是她表哥,這個是靠哥阿!)
鄉下地方的情況是,
鄉長都是跑攤的,日常事物都是主秘在處理,
而溪州鄉是農業鄉,
你說他對農業一點都不懂,我是持保留態度,
韓國瑜的數字如下:
102年平均菜價25.53
103年平均菜價24.25
104年平均菜價27.98(開始往上飆了)
105年平均菜價33.52(近十年的新高)
菜價之所以飆漲,主要是菜蟲從中獲利,
(當然你可以歸咎於天災,不過臺灣有哪一年沒有颱風的?)
民進黨要解決的,是菜蟲問題,當然韓國瑜也不是他們的人對吧!
所以韓國瑜下臺了,吳音寧上去了
我認為大家都想搶,是因為那個位置的「權力」,
而不是那個250萬的薪水,
(跟背後涉及的農產品利益比,250萬根本是搞笑的)

附件7: 
2018-03-15聯合新聞網 吳音寧去留陳吉仲:用白話文說只有董事長有提案權

臺北農產公司章程
第三十二條 本公司設總經理一人綜理公司業務,並在執行業務範圍內,對外代表本公司,由董事長提名經董事會之決議聘任之,其解任時亦同。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繼挪借捷運重置基金後,柯市府又用光了哪個基金? 公益彩券基金從郝103年決算的34億規模到107年預算不到2億,結果身障者或其他弱勢還是無感!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7年12月25日新聞稿

繼挪借捷運重置基金後,柯市府又用光了哪個基金?
公益彩券基金從郝103年決算的34億規模到107年預算不到2億,
結果身障者或其他弱勢還是無感!

公益彩券基金來源主要是靠每年發行公益彩券,提供給有勞動力身障朋友就業與生活權益之外,若有餘力更可福澤廣及社會其他弱勢。但每年10-20幾億元彩券收入分配給北市的盈餘,郝前市長最後1年時,103年決算後基金餘額為34.4億元(表1),之後柯市府不斷用各種【委託、辦理】名義,委外一大堆成效不彰的公共保母、公辦民營安養補貼等等名義,將基金規模迅速消耗到106年的7億,預計明年就會剩不到1.6億!

表1:

寅吃卯糧柯市府在任3年公益彩基金都是赤字!(表2)
表2: 

光是104-106基金支出就有近80億之多, 但做了什麼身障者有感嗎?
以柯市長上任,公益彩券基金104年花了25億,105年也花了25億,106年花了快29億!(表3) 但連社會局104年/105年決算書摘要都只提幾千萬元的支出,這樣說的清楚,錢花去哪兒嗎? 這種花錢速度跟民眾感受,還能自稱省錢、有效率的政府嗎? 本月份臺北市社會福利聯盟檢視北市府推動社福成果還特別點名身障組改善率最低分!做了什麼身障者有感嗎? 柯市長上任後104年到106年的公益彩券基金支出相加近80億元,若能用現金或福利券發給10萬未就業的身障者(總身障者12.7萬人),一人也能多領個8萬元!這樣身障者還比較有感!

表3:

總表 : 103年-107年公益彩券基金收入、支出、餘絀表

參考資料:
103年公益彩券基金決算明細
104年公益彩券基金決算明細
105年公益彩券基金決算明細
106年公益彩券基金預算書 
107年公益彩券基金預算書
104年公益彩券基金決算說明:

105年公益彩券決算說明:

2017年12月14 聯合新聞網 : 北市社盟年終體檢社福身障福利待改善另開新視窗
臺北市社會福利聯盟」檢視今年臺北市政府旗下局處推動社福成果。以議題來分,身障組改善率最低;以局處來分,衛生、教育局「毫無改變或退步」的項目最多。 「臺北市社會福利聯盟」由80多個在臺北市從事福利服務的團體所組成,民國103年起根據基層服務經驗提出「民間版社福政策白皮書」,並年年檢視北市府旗下局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全臺北市新舊【屋頂違建】至今超過3萬件!總違建數近10萬件! 但建管處至今卻連屋頂違建有幾個單元都搞不清!難怪越拆越多件?

全臺北市新舊【屋頂違建】至今超過3萬件!總違建數近10萬件!
但建管處至今卻連屋頂違建有幾個單元都搞不清!難怪越拆越多件?

既存違建沒有單元數資料,怎麼查出高度密集的不定時炸彈?!

屋頂違建不計新違建,光是「既存違建」總共就超過2萬5千件!但問建管處到底在這2萬多件既存屋頂違建裡,到底有沒有如同中和大火命案分隔出十幾間單元的違建態樣,建管處根本一問三不知,因為建管處列管的既存違建資料中,根本就沒有「單元數」(附件1)!矛盾的是,建管處說不清楚這些既存違建的單元數,卻又推出了226、208專案…等「超過三個使用單元的屋頂違建」專案,其前後差異,根本無法自圓其說!11月22日發生的中和頂加火災,以建管處、消防局目前的現有資訊,根本無法預防也無法改善此種憾事的再度發生!

當初226專案就是拆隔間當結案,現在208專案也一樣!就只拆小片木板牆也算結案!

面對爆量的屋頂既存違建,建管處就僅能從中找出過去的226專案和現在的208專案,加起來不到五百件的既存頂加專案,對上2萬5千件的巨量屋頂違建,柯市長的決心到底在哪裡?更別說226專案當初只拆內部隔間,整體結構「整欉好好」,難怪現在的208專案居然就有2件是過去列為226專案的屋頂既存違建!

雖然建管處表示現在的208專案已有41處改善結案,但查看相關拆除照片,卻可以發現所謂的結案,其實就是把一片木板牆拆除,整體的生活功能仍然存在,仍然違反建築法規,但建管處、柯市府就當結案!這種小案也當大案辦,到底還放過多少更密集且高數量的劏房、籠屋繼續賺非法暴利呢?

新的屋頂違建,建管處也是一樣沒有單元數統計資料,原因是「新違建要立即拆」,結果拆了嗎?根本沒有嘛!反而「違建存量」還越來越多!違建增加的速度比公宅增加的戶數還快!

就算是84年以後的屋頂新違建,總共也有將近8391件!其中柯市長上任以來新查報而至今仍未拆除的屋頂新違建就高達1363件!建管處還敢說:因新違建均需拆除,故無相關(單元數)統計數據(附件2),無疑是把市民的生命安全與建物的公共安全當成兒戲!

新違建雖是即報即拆,但根本拆不完!以不分種類的違建數量來看,口口聲聲說要處理違建的柯市長上任後,共新增了14454件違建案,但柯市長任內只結案了11393件違建(附件3)!等於柯市長任內至今就為臺北市增加3061件的「違建存量」!比公宅增加的戶數還快!有能力針對既存違建成立專案,那為何本應即報即拆的違建就不能成立一個「立刻拆專案」呢?公共安全是用既存違建還是新違建來區分嗎?

中和分28間套房的現象,臺北市都沒有嗎?柯市府還能坐視不管嗎?

柯市長說的「沒裝住警器就拆」這種豪情壯語,事實上卻是到現在還在宣導、整理資料中,屋頂違建連通知都還沒通知完,消防局至今更是連一件都沒有移給建管處,更何況拆除!消防局資料雖然顯示2萬5千處屋頂違建(消防局的屋頂總數怎麼跟建管處的3.3萬件又有差距了?)已有1萬822處完成安裝住警器,但難道這樣就能保證市民的安全嗎?

在這消防局認定2萬5千戶屋頂違建之中,建管處根本無從了解何者係屬3個單元、4個單元或甚至如中和火災般的28個單元,更別提還有非屋頂的超過3單元的劏房、籠屋要查清楚了!全市的租客、全市的市民仍夜夜睡在不安之中,請問,不住套房也不看套房招租廣告的柯市長看到中和的大火還能睡的心安嗎?

附件1

附件2

附件3

增加:
104年4964、105年5089、106年4401。
共:14454件。

減少:
104年4212、105年3886、106年3295。
共:11393件。

14454–11393=3061

 

相關新聞連結:

 

2017/11/29自由時報:柯P:違建數量減少 議員再打臉

周柏雅:3年增3千件違建存量
周柏雅指出,新違建雖是即報即拆,但根本拆不完。以不分種類的違建數量來看,柯文哲上任後共新增一萬四四五四件違建案,但柯文哲只結案一萬一三九三件違建,違建存量增加速度比公共住宅增加戶數還快,並且質疑市府有能力針對既存違建成立專案,那為何不能成立一個「立刻拆專案」呢?

周柏雅進一步指出,詢問建管處到底北市兩萬五千件既存屋頂違建裡,到底有沒有如同新北市中和大火命案分隔出十幾間單元的違建態樣,建管處一問三不知,因列管的既存違建資料中,根本就沒單元數統計,質疑市府列管違建資料根本不精確。

1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柯文哲的英文姓名從Wen-je Ko ,被原民會改成Ke Wenzhe! 原民會官網這種英文翻譯水準,是要如何超越新加坡、看齊阿姆斯特丹?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7年11月23日新聞稿
柯文哲的英文姓名從Wen-je Ko  
被原民會改成Ke Wenzhe!
原民會官網這種英文翻譯水準,
是要如何超越新加坡、看齊阿姆斯特丹?

查看北市府原民會英文網站,發現就是每月發布一條活動的英文稿翻譯,但點閱最近2則10月3日與9月8日的活動稿,發現其英文翻譯水準實在跟「臺灣首善之都」有距離,比如10月3日要大家來訂票用的是book the ticket(單數)跟常用的tickets(複數)就感覺市府不太希望民眾踴躍參與納魯灣活動嗎? 更厲害的翻譯是9月8日的英文活動稿一開始就嚇倒民眾了!

先人名再頭銜的基本英文寫作都被倒裝,市長的英文名字也被任意亂改了

9月8日英文活動新聞稿一開頭:“The mayor of Taipei, Ke Wenzhe will..”柯市長您知道您的英文名字被原民會改了嗎? 姓氏由Ko改成Ke,名由Wen-je變成Wenzhe!柯市長的英文名字維基百科也查的到! 搜尋一下都不願意嗎? 求證一下市長室或市府秘書很難嗎? 而一般英文稿,是先提人名後再接頭銜,比如小池百合子: Yuriko Koik, the governor of Tokyo原民會這種「先提頭銜、再接人名」的倒裝法又是哪招?

新北市原民局的資訊服務費53萬元,北市要花150萬元

北市原民會英文官網翻譯是北市原民會每年花150萬元委外維護更新官網兼修護原民會公僕電腦使用的問題,新北市原民局每個公務員服務原住民人數比臺北市多近2倍! 資訊委外包含提供新北原民局資訊及官網維護等服務107年編列卻僅北市1/3為53.3萬元!

而北市英文官網翻譯服務每月更新費用6千元看似不高,但實際上英文官網每月更新的內容主要就是一則活動新聞稿了!等於是一則活動翻譯要數千元! 但是這種翻譯水準能代表北市首善之都的英文水準嗎?

市府這種對外官宣英文稿不整合甚至鬧錯出國際笑話的事,周柏雅議員早在郝前市長就寫過十幾篇「臺北郝好唸」點出北市府官方救救菜英文系列!柯市長上任是有整合部分市政大樓招牌/交通標誌等英文英譯,如代表作「市府路」從ShiFu Rd.改成 City Hall Rd.,但是議會地下停車場出口附近的市府路上路標還是感恩師父、讚嘆師父的ShiFu路! 這種一個市政府、一個市長的英譯名字卻有好多版本,才是最令外國人遊臺北最想抓頭的地方! 由觀傳局或市府秘書處主政做事前統一審稿、訂規則就能避開這種明顯錯誤、困擾很難嗎?

參考資料:
臺北市政府原民會英文網站另開新視窗

北市府官網柯市長英文正確拼法

原民會 新北市 臺北市 倍數 備註
原住民人數          55,301          16,367 2.4
職員人數              35              28 0.3 每位公務員服務人數
55301/35= 1580人
VS
16367/28=585人
(1580/585)-1=1.7
北市每公務員明顯服務人數少很多!
歲出預算     194,189,000     231,572,260 -0.2 北市原住民較少2倍,卻多編列37,383,260元預算!
上級政府補助收入      66,729,000      11,339,700 4.9 歲入中央補助款也拿到比北市多4.9倍
網站維護         533,000       1,500,000 -0.6 一樣網站維護新北花53.3萬元,北市花150萬元!

新北市原民局107年預算資訊服務費第19001-37頁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臺北郝好「唸」系列 – 救救北市菜英文! 北門英譯三版本! 未來辦設計之都、世大運等國際化活動,能讓老外看懂嗎?
2015/03/03 — 柏雅小秘書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奇怪耶! 連基本英文翻譯都搞不定要怎麼行銷臺北! 柯市長看了難道不會抓破頭嗎?北市英文標誌何時才能統一?
2015/08/06 — 柏雅小秘書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從大巨蛋去年6月8日府函擺爛迄今 看柯市府如何自己成為柯市長口中最痛恨的政府,如何威信盡失

從大巨蛋去年6月8日府函擺爛迄今
看柯市府如何自己成為柯市長口中最痛恨的政府,如何威信盡失

柯市府於2015年5月20日以圖說不符勒令遠雄巨蛋事業停工後,拖了一年後遠雄巨蛋仍未依2016年5月18日公文儘速限期改善(附件1,此函未壓完成改善日期的期限),北市府在議會與輿論壓力下才於2016年6月8日再度發函設下9月8日前完成變更建造執照的「最後通牒」!但遠雄依然不能在限期內完成改善。

迄今遠雄巨蛋都復工數月了,還是在不符先前核定的建造圖說的基礎上加蓋更多,還是繼續違反建築法第5條,對照北市府多次要求其補辦變更建照的府函,顯得多麼蒼白與無用啊!這種政府公文【僅供參考,不是拿來遵守的,法令是騙鬼用的】,不就是柯市長今年11月10日口中最痛恨的地方嗎?

實務上,業界真的有每案都嚴格遵守建築法第58條在興建期間一定先獲核定變更設計才能繼續興建嗎?還是可以等申請使用執照再來申請變更也不遲?

北市府自己發的公文難道還要坐等中央、市民來提醒什麼期限內,該按公文第幾點來依法、依約行政嗎?

2016年6月8日府體設字第10533910100號函明確地在第四點(附件2)說:「違反建築法第58條主要構造與核定工程圖樣及說明書不符之規定等,…,且與本契約第7.6條規定『乙方於本計畫興建期間,應依各項法令規定興建』之約定不符」。並在此函明確提出改善違約之期限是「限文到之日起3個月內」完成改善。而且改善後應達到之標準也明文:通過臺灣建築中心、北市環評委員會、都市設計土地開發許可審議委員會各種要求改善及補正、並依法向主管機關完成變更建造執照。公文內容如下:

就算遠雄於今年9月7日有向市政府提交「同意書」,遠雄巨蛋也僅做到6月8日府函要求的「具體表明是否有意願改善」而已!而且也沒有在「文到之日起一個月內」為之,更別說復工前連申請變更設計都沒有,迄今也沒有通過審議,更不用說完成建造執照變更!現在大巨蛋的實況就是北市府你說你的,但業者就是照樣不依核定圖說地照蓋他的!

威信就是這樣流失的

依照北市府2016年6月8日函,興建中不依核定圖說,就是違反建築法第58條第6款(附件3),則目前尚未提出變更設計申請的遠雄巨蛋繼續蓋下去的建築物是合法的嗎?安全無虞的嗎?若違反建築法第58條主管建築機關【應以書面通知承造人或起造人或監造人,勒令停工或修改;必要時,得強制拆除!】但北市府有依法行政嗎?

既然柯市長說法律該是拿來遵守用的,違反建築法的建物是國恥,為什麼不依法拆除呢?

早就擬好的手法淪為不解約的障眼法?

依柯市府11/16釋出的大巨蛋專案會議一覽表第15頁(附件4)、2016年1月15日的以市長為首的會議中明明白白寫道:「擬Soft Way與Hard Way二種解決方式」,所謂Soft Way是遠雄先找第三人談、降低遠雄出資率,後由銀行接管,找第三人續造。而Hard Way則是直接終約,並與遠雄訴訟。

明明市府都擬了二種具體解決方案,柯市長也很清楚,並在6月8日最後通牒函文寫道:「三個月限期改善」,而且解約前一天的會議記錄亦清楚表示「有關105年6月8日限期改善函,其法律約束力依然存在」,既然柯市長都知道法律約束力在、也早就有因應對策,市府有八萬專業大軍,為何還要怕遠雄、硬是要續行合約呢?

說好的公開透明變密會/踢出不聽話的閉門小撮核心決議大過法律!

柯市府或許體認到目前建築法規有執法定義不明確的地方,且強行要業者興建中就不斷要更新變更設計建造執照或有實務上困難,且去年8月25日高等行政政法院駁回北市府抗告,確認大巨蛋有條件復工(附件5,大事紀),在去年9月8日由柯市長宣布暫時不行使大巨蛋契約終約權,而此一決定也是閉門會議下的產物,還造成不聽話的局長離職。但別忘了北市府除了是契約甲方之外,也是建築法的執法機關,北市府從去年迄今也無任何函釋去更正2016年6月8日函的公文書效力,若2015年5月20日函所指的違反建築法第58條,那為什麼經過這麼久了也不照建築法第58條強制拆除違法的部分呢?萬一真的出了問題,同意部分復工的北市府不用國賠嗎?

柯市府該做的事做了嗎?

大巨蛋的興建中大幅變更設計,柯市府認為有許多樓梯消失、樓地板開口位置會引發公安問題,但業者還是不來完成變更設計,也不理會市府重送環評等等要求。這樣是否也讓其他業者有樣學樣,建照大幅變更都可以不必申請?就算申請了建照要蓋1棟低樓層建築物,蓋著蓋著就變成一棟超高層建築物也無須變更建照了吧?就算建築物高度一樣,但興建期樓地板面積,橫著長胖一倍也不須要申請變更建照了吧?

業界也提出,建築業的變更設計與施工都是滾動式持續進行修改,要興建途中一有變動就申請,實在是強人所難,況且若有重大變更,像大巨蛋十幾萬坪巨大量體每層樓的開工、施工都要申報建管處做定期與不定期的檢驗,怎麼可能北市府睡了幾年才突然發現主要構造與核定圖說不符?大巨蛋停工與復工事件凸顯出目前建築法的大方向不管是對的或有爭議的,身為實際執法的第一線北市府應該就建築管理自治條例更明確訂出,哪些標準與情況下的重大變更,才須要申請變更建造執照?哪些情況下,牽涉哪些級別的風險要強拆?

大巨蛋影響不是單一事件,未來要如何訂出更明確的執法規則才能讓市府執法不落人口實或打官司敗訴,柯市府該做的修法修SOP都做了嗎?當然沒有!若只是罵罵幹話、怪怪國家、怪民眾這樣要談什麼改變?
附件1
2016年5月18日府體設字第10533764900號函


附件2
2016年6月8日府體設字第10533910100號函

附件3
建築法第58條另開新視窗
建築物在施工中,直轄市、縣(市)(局)主管建築機關認有必要時,得隨時加以勘驗,發現左列情事之一者,應以書面通知承造人或起造人或監造人,勒令停工或修改;必要時,得強制拆除
一、妨礙都市計畫者。
二、妨礙區域計畫者。
三、危害公共安全者。
四、妨礙公共交通者。
五、妨礙公共衛生者。
六、主要構造或位置或高度或面積與核定工程圖樣及說明書不符者。
七、違反本法其他規定或基於本法所發布之命令者。
附件4
20171115大巨蛋專案會議一覽表另開新視窗

附件5
大巨蛋大事紀

大事紀資料來源:
2016/9/8中國時報:台北大巨蛋案大事記另開新視窗
2017/10/16臺北市政府大巨蛋公開資訊專頁:回覆20171016專案報告
2017/11/4上報:蔡壁如密會趙藤雄求同意書 多一項隱藏版條件另開新視窗

附件6
2015/05/26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大巨蛋全面停工又全面復工的目的是? 為了要逼廠商寫新的安全評估報告,但這報告的前一版,北市府根本不看,審查了也不照報告的SOP做! 球員兼裁判的廠商新報告=板南線安全?
5月14日才突然發現81處主要結構和建照圖說不符,是證明過去建管處的怠惰?還是為了威脅遠雄上談判桌?
大巨蛋高達14多萬坪的巨大量體,5棟大建築每層樓的開工、施工與完工都要申報建管處且做定期與不定期勘驗與抽驗。從2011年6月30日取得建照以來,建管處在受理75次申報勘驗查核與12次抽驗之下,從未發現大巨蛋有不按建造圖施工?今年5月14日建管處拿著2年前第2次變更設計的圖說(2013年5月2日核准)來檢驗遠雄有沒有按圖施工,已有很大爭議,因為今年1月22日都市設計審議委員會又通過第3次變更設計,只是建管處遲遲未發函同意遠雄使用第三次變更設計的新圖。而按照工程慣例,一般來說建商若有變更設計需求,合理判斷遠雄應會是早在2013年提出申請時就做滾動式持續修改,因等候建照變更送審時程太久,或有可能造成廠商實際施工偷跑照新圖嫌疑。而從從今年1月22日都審會同意變更設計到4月中旬以來,新建照圖雖未獲得建管處同意函,但短短2個月遠雄還能申報施工7個樓層且今年到5月14日前建管處也默許遠雄繼續按新圖施工的話,北市府卻在5月14日才「一口氣」發現81處未按圖施工,建管處倒底是讓公權力睡了多久才突然醒來?

附件7

2017年11月20日周柏雅議員書面質詢

市政府於105年6月8日發函遠雄巨蛋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後,遠雄並沒有在「文到之日起1個月內」具體表明是否有意願改善,市政府都不在意?整整3個月內,遠雄也沒有提出經市府認可之合理可行趕工計畫,市政府也沒要緊?更不要說9月8日前遠雄更不可能在「文到之日起3個月內」完成改善並依法向主管機關完成變更建造執照。在這麼明顯的情況之下,市政府不是應該依據6月8日這張公文通知融資機構接管或終止本契約嗎?為什麼市政府不依法依公文依規定行事?為什麼遠雄僅僅在三個月期限的最後一天9月7日提出一份〝同意書〞、為什麼連趕工計畫都沒有、而應該送台灣建築中心、環評委員會、都計及土開委員會審議的文件書表一項也沒有,市政府竟然能夠接受遠雄如此的表現而不終止契約?更可笑的是,9月7日遠雄所提出之〝同意書〞中還要求北市府要承諾協助遠雄公司完成台灣建築中心之防火避難性能認可審查,也要協助遠雄公司完成建造執照變更。要知道審查是政府機關單位的公權力作為,本應客觀公正專業,政府機關要如何予以協助?那有被審查者要求政府保證要予以協助配合過關的道理?那這種審查就失去其客觀中立專業的應有要求了,如今市政府一昧地聽從遠雄的無理要求,接下來誰會相信政府在審查上真的有嚴格把關?大巨蛋案市政府不和遠雄解約而繼續混下去,只有加深人民的疑慮,加深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將來假使這顆巨蛋完成了,也不知是福是禍?柯市府不依法行政以致未來所造成的各種問題,相關官員難逃責任。為什麼9月5日市政府原本已決定在9月8日上午召開記者會對外公開說明大巨蛋,定調為「終止契約,重新開始」,怎麼一夕之間變成樂見遠雄有改善意願,市政府暫不解約但保留終止契約之權利呢?終止契約該作就要作,那有保留的遊戲空間?

本案令市民大眾懷疑其間到底有何密會?有何私下利益交換?市政府有何黑箱妥協?柯市長簡直是把市民當成傻瓜看成笨蛋,這種不公開、不透明、毫無章法的決策,突顯出柯市府不敢面對問題解決問題,不敢面對解約解決解約後的問題。大巨蛋解約應面對的問題有那些?這些問題市政府沒有能力解決嗎?市政府沒有事前作過相關的沙盤推演嗎?市政府是怕面對這些困難還是真的沒有能力解決這些困難?

 

其他相關部落格連結:

2017/11/17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11月16日已公布的大巨蛋會議紀錄真妙! 重要決策之會議與關鍵記錄不是闕如就是被簡化省略 尚不足以窺見全貌

2017/08/22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大巨蛋是要等到把座椅都裝上了,柯市府還要堅持它還在停工中嗎? 逾兩年的假停工期,讓廠商得以規避契約完工大限,又能繼續大蓋特蓋,大減解約風險,大增日後國賠籌碼,對怪怪的財團這麼好的柯市府是在變什麼蚊子?

2016/10/24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大巨蛋未來 議員籲解約、拆蛋、蓋公園」

2015/09/08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1. 大巨蛋毀損松菸古蹟,市府應該勒令大巨蛋立即停工,市府拖了一年8個月之久,為什麼不連續開罰,直到改善為止? 2.結果廠商不照施工維護計畫做,文化局與環保局等局長又不監督廠商是否依法依計畫施工,只會讓柯市長不停喊頭痛,那要這些局長們做什麼? 3. 2013年到2015年民眾投訴大巨蛋噪音的件數次數逐年增加,但市府裁罰金額每次僅3千元共計4萬8千元,相對於百億元的工程造價,這符合比例原則嗎? 罰個小金額是拿來止癢用的嗎?

2015/08/31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惡鄰居大巨蛋噪音擾鄰,民眾檢舉近百次、環保局稽查千次,竟只告發一次! 主管機關放縱、民眾舉報到無力、誰受苦?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11月16日已公布的大巨蛋會議紀錄真妙! 重要決策之會議與關鍵記錄不是闕如就是被簡化省略 尚不足以窺見全貌

11月16日已公布的大巨蛋會議紀錄真妙!
重要決策之會議與關鍵記錄不是闕如就是被簡化省略
尚不足以窺見全貌

柯市長一口氣在昨天(11/16)公布多達20頁密密麻麻的169筆有關大巨蛋之會議紀錄(附件1),看似公開透明,但紀錄的方式卻是非常有技巧地省去大家關心想看的關鍵點,目的是轉移國安會個人誠信焦點與測試民眾會不會有耐心細看海量資料細節嗎?會議紀錄格式紊亂與五花八門的各種小組與開會後跟市長或市長室報告的後續相關會議有的有紀錄有的沒有,甚至有的僅用【市府代表】要大家從海量7萬多人市府員工、加各種專家學者顧問中去猜到底誰來誰沒有來嗎?還有各種小組成員組合各階段名稱也不一樣,誰能弄清楚鄧副、林副、陳副市長各參加過幾次?相信看這些會議紀錄也無法確切數清楚蔡璧如顧問、柯市長各參加過幾次會議!有名的關鍵人物如許銘仁等也無會議紀錄!

紀錄幾大關鍵日的政策轉變紀錄與兵推選擇你想看也看不到:

1.在前年5月20日柯市府原本從已準備與遠雄解約,由預定舉行520重新招商說明會,轉為在520發出勒令全面停工令,在519日會議卻只有議約小組與趙藤雄等遠雄代表的3點會議結論,但非常巧妙地不提:市府透過何種會議決定要在遠雄不同意哪幾條市府提出的的修約草案版本(這內容也沒有送過議會)內容也不解約下,是否有跟府內府外專家、學者、律師團等研議520的全面停工的適法性或有其他更好政策選擇方案?

2.決定大巨蛋停工最關鍵的:公共安全體檢小組之會議紀錄完全沒有內容!!

3.去年4月27日會議紀錄只寫【取得同意書】及正式委任律師團,大家要怎麼知道這份同意書指的是不是去年9月7日與趙藤雄5人會面遠雄遞交的<同意書>是一樣的性質?或是有所改變?

4.從去年9月5日市府定調9月8日的記者會主軸為【終止契約、重新開始】變成9月6日:請遠雄送【退讓書面文件(同意書)】的內部決策大轉變究竟是誰?有沒有與律師團討論?是內部會議報告市長後做成的共同決議或是柯市長1人決議?也看不出來!

對比關鍵日期決策或與關鍵人物如台灣建築中心許銘仁等會面也都沒有紀錄。重要的決議參與的人是誰說了什麼,也比前年市府內部晨會的樹木列管存活率、地下80米通廊等暫緩興建…更不透明!就算有些關鍵會議有紀錄也是省卻重要的人事時地物等細節!然後明明就是市府終約如意算盤落空是主題,卻變成高明的<遠雄退讓>公安7項標準自誇字眼!若遠雄真有遵守市府所堅持的7項公安標準,為什麼市府還要多次三令五申叫他們完成變更建造執照?然後遠雄巨蛋迄今也未完成變更合法程序?

許多大巨蛋市長會議紀錄並無紀錄,去中央各部會會議也無紀錄/招標會議也無小組工作會議紀錄

許多都是小組或與遠雄會議後再報告市長但多達122筆有瑕疵(附件2),如2015年幾次的會議如8/24市長室會議、8/31三長便當會、9/10日工作小組會議報告、11/2、12/7、12/14市長室會議等等都無紀錄。非關終約/解約的細節參與人數多且詳細、但終約/接管/重新招商等重要會議卻用<市府代表/律師團>帶過,這樣合理嗎?如2015年年初晨會移樹蓋地下通廊就有會議紀錄!又柯市長名字出現在2015427日會議紀錄後,下一次柯市長名字再出現後居然已是又隔了8-9個的2016115日會議紀錄!這樣正常嗎?

從現有已公布會議紀錄中也算不清楚柯市長/林副市長/鄧副市長等各參與幾次會議?2016年5月30日去內政部、財政部拜會也無會議紀錄;跟防火安檢主角台灣建築中心-許銘仁等/中興工程顧問會商也無紀錄;2016年4月11第一次招標工作會議也無紀錄。

超多各種小組:4人談判小組、公共安全體檢小組(這小組特別怪,會議紀錄完全沒有內容)、議約小組、工作小組、籌備處、三長便當小組、專案工作小組,市府代表(市府員工有7萬多人耶)、第一次招標工作小組、協調小組、公安組、政治組族繁不及備載!

柯市長也是用這種方式在大醫院裡開會、做診療紀錄的嗎?醫院手術、看診、部門內部或跨部院內會議或院外會議,可以只寫<台大醫院代表>參與嗎?而最重要的開會、診療、手術等時間長短、也是關鍵資訊,也不見系統性、格式化處理!

與趙藤雄單獨在2016年8月3日真的連會面幾分鐘都說不出來的紀錄有說服力嗎?然後2016年9月7日媒體曝光的與遠雄便當會一片和諧氣氛會讓民眾相信20幾天前的柯市長與趙藤雄見面時怒氣沖天只罵人嗎?從怒斥趙藤雄到9月5日都還定調終止契約到隔天的退讓,市民得到的遠雄退讓好處是權利金增加?量體大減?還是有按圖施工?

公安的承諾是一回事,要不要經過環評委員、都市設計開發審議委員、台灣建築中心沒有放水的防火測試…等檢驗照市府的幾次發函,安全依據在:遠雄巨蛋完成變更建造執照,但完成了嗎?

抓到了!大巨蛋公共安全體檢小組確定是先開會再補招標文件!哪有公開採購?違反採購法監察院也不糾正!

根據會議紀錄,2015年3月11日期吉田克之與濱田信義就實際進入「大巨蛋安全體檢小組審查委員會」第3、4、7、8、13次會議,但此2位外籍顧問勞務採購卻遲至4月14日才決標!這不是先內定再決標嗎?(附件3:2015年5月5日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大巨蛋最重要安檢證據-人流電腦軟體模擬作業體檢報告都完成超過半個月,卻沒有簽訂契約書!事前採購、事後補契約此種投標文化不可長北市府難道要用一個已失效的決標結果來跟遠雄做法律仲裁與打官司?)

附件1
20171115大巨蛋專案會議一覽表

附件2
依據上述附件1之一覽表,周柏雅議員辦公室再行整理版本,請見附件連結(20171115大巨蛋專案會議一覽表(問題整理版))。
共記有169筆記錄,其中:
1.未詳實記載會議內容,僅以「進行某次會議」作為會議記錄內容者:
14件(如附件表格中黃色者)。
2.於該次會議內容中提及他次會議內容,但他次會議並未出現予此表者:
11件(如附件表格中橘色者)。
3.於該次會議,其出席人員僅以「小組」、「代表」稱呼者:
97件(如附件表格中綠色者)。

附件3
2015/05/05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大巨蛋最重要安檢證據-人流電腦軟體模擬作業 體檢報告都完成超過半個月,卻沒有簽訂契約書! 事前採購、事後補契約此種投標文化不可長北市府難道要用一個已失效的決標結果 來跟遠雄做法律仲裁與打官司?

參考資料:
1.2015/7/15美麗島電子報:柯P自爆張景森幫趙藤雄喬大巨蛋?另開新視窗
2.2016/5/4三立新聞:柯派密使談大巨蛋?陳彥伯:張景森進出遠雄多次另開新視窗
「大巨蛋停工至今話題不斷,現在北市議員跳出來爆料!自去年台北市長柯文哲和遠雄翻臉之後,一年多來有來自體育界、商界等十多組人馬,自稱獲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