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儘速開啟與國防部溝通的前置作業! 解決木柵路三段壅塞!計畫道路開闢刻不容緩!

儘速開啟與國防部溝通的前置作業!
解決木柵路三段壅塞!計畫道路開闢刻不容緩!

住在文山區木柵路三段周邊的居民的共同經驗就是-長年的交通不便!由於木柵路三段路幅狹小,僅為12米道路,雖然雙向各一線道通行並禁止停車,但因當地交通需求,許多公車穿越其間,公車當然要有、道路卻無法拓寬,此種情景早已成為木柵居民的生活日常景象(附件1)。

臺北市政府更預計在木柵路三段後方的巷弄內,興建119戶公共住宅,目前業已進入新建工程的招標程序。然而周邊居民針對此公宅所提出主要問題-道路、人行空間不足、交通易阻塞的問題,市政府似乎卻是靜悄悄地沒有什麼規劃?!僅在簡報裡提及:會在公宅基地內增加人行空間。請問周邊居民需要的是這幾十公尺的小綠地嗎?在基地內增加人行空間,對於周邊居民整體的動線、交通有任何改善嗎?

依都發局的公宅簡報:木柵路三段的道路服務水準是在D、E級之間(附件2),以木柵地區最重要的道路而言,木柵路三段部份路段太小又太塞,是不爭的事實!

而就在木柵路三段南側,有一平行的計畫道路,串連興隆路四段105巷、木柵路三段48巷1弄,直通到木柵國中北側,東西全長大約190公尺(附件3),若能打通,則西從興隆路四段與四段105巷開始,東至木柵國中北側止,將有一條東西向的完整道路,全長約700公尺(附件4),全程與木柵路三段平行,可做為木柵路三段的替代通行道路,紓解木柵路三段的車潮,私家車自知木柵路三段公車多,便可選擇此一平行替代道路而行,就不用一直卡在木柵路三段上。

現有的木柵路三段平行道路,為久康街、久康街24巷,但其走向卻與木柵路三段漸行漸遠,且小巷弄多、屬住宅區域,較無法成為木柵路三段的直接替代道路,若工務局能儘早將本計畫道路予以打通,則對木柵路三段周邊的交通,將帶來正面的效應!

經詢工務局,這條長190公尺的計畫道路之總體開闢費用,約需3878萬元左右,相較於今年度為景美調車場公宅和景美運動公園南側公宅二處公宅共編列2億6千萬元的經費來說,是相對較少的經費的,市政府若想在木柵路三段推動公宅,就應該回應居民對該區交通改善的殷殷期盼,儘速與土地權屬單位國有財產署、政治作戰局及軍備局協商撥用,並進行規劃編列預算,早日打通木柵路三段102巷6弄之都市計畫道路。

附件1
木柵路三段57號周邊Google街景圖,僅雙向各一線道。

附件2
都發局文山區木柵段基地簡報15頁

附件3

附件4

附件5
工務局回覆周柏雅議員書面質詢

 

相關新聞聯結:

2017/4/25中國時報:議員提開闢計畫道路

01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身心障礙福利機構既患寡又患不均,人數前三名的大安區只能容納8個人? 總人數高達12萬卻只有2千多個容納量!老人人口多的地方,相關機構沒有跟著變多!?公立老人日照、長照機構情形一樣,又寡又不均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柯市長的公共住宅政策專案報告。有近萬戶(9194戶) 仍在「規劃中」!一切尚在五里霧中虛無飄渺 「尚在研議」「尚俟確定」 2萬戶的計畫會不會再打對折?公共住宅4年2萬戶的支票會不會跳票?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瑞源里」在北市? 兩大醫師聯手防治登革熱,連個基本確診病例在哪一區里都能冒出不在台北市的里名出來,這樣的北市府還能談傳染病「管制」嗎? 

 

「瑞源里」在北市? 兩大醫師聯手防治登革熱,連個基本確診病例在哪一區里都能冒出不在台北市的里名出來,這樣的北市府還能談傳染病「管制」嗎?

 

「瑞源里」在北市? 9月7日到底有沒有確診病例? 一個連登革熱最新情況都能給出好幾套版本的市政府,要跟國際城市拚智慧城市、巨量資料(Big Data)?

 

北市府9月7日發布的新聞稿中表示,臺北市於9月7日確診一名文山區的登革熱確診病例。可是市政府在9月9日提供給議會問政的資料卻說,9月7日並沒有任何的登革熱病例! 所以真相到底是? 而更荒謬的是這份公文還出現一個根本不在臺北市的瑞源里(桃園大溪?),北市府到底要怎麼去調查一個不存在臺北市的里的布氏指數?(附件一)柯市長你不覺得怪怪的嗎?

 

發病處才是需要撲滅病媒蚊的地方,為何要扯上文山區?

9月8日的登革熱確診病例其居住地在哪?官網上是寫文山區,但北市府提供的資料上卻寫大安區!?(附件二)究竟患者的居住地是文山還是大安區?既然傳播媒介是病媒蚊,就應該以發病時的居住地為準,為何衛生局的網站上卻將確診病例定為文山區?統計資料基本應該要確認定義後公布一致性的資料,衛生局連同一個資料都能給出不同套的答案,還能談什麼大數據、巨量資料、科學管理?資料掌握如此不確實,這樣的北市府要如何做好防疫工作?周柏雅辦公室只是比對9月份衛生局新聞稿與9月9日提供給議會登革熱最新確診病例的資料就有3個明顯的錯誤,開放錯誤資訊的政府就不叫開放政府!

 

疫情旺季給錯誤的資訊是要幹嘛?

周柏雅議員表示,光就衛生局沒有掌握確診病例的居住地這點來看,臺北市的登革熱防治已經出現了很大的漏洞!而衛生局給出跟自己官網同一登革熱問題卻不同答案的問政資訊,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北市府於9月2日就曾提供給周柏雅議員辦公室兩份數字完全不同的今年1-8月北市關於布氏指數達3以上之區里病媒蚊密度調查資料。北市府為何一再提供數據有出入的資料?是無法全盤掌控疫情?還是故意給議員錯誤資訊?(附件三)真是令人難以理解?還是那個環節出了問題?

 

市政府提供的一筆資料裡面就有3個錯誤,這要議會怎麼再相信北市府提供的任何資料?難道以後北市府所提供的任何資料都要議員再重新調查資料的真偽?更何況連登革熱確診病例的正確資料都無法掌握,臺北市民要怎麼相信北市府能夠做好登革熱的防疫工作?

 

里長一樣被蒙在鼓裡,那市政府防疫工作能夠深入基層,能夠迅速反應嗎?

北市府不僅提供議會跟衛生局官網上不一樣的登革熱資訊,甚至提供給媒體的登革熱資訊也跟衛生局官網上不一樣!自由時報、聯合新聞網及中央社皆有報導9月8日新增的3例本土型登革熱病例,自由時報及中央社並引述衛生局疾管處長之發言,新增的3例分別位於中山區、大安區及信義區,但北市衛生局官網卻是多了文山區,少了大安區。(附件四)

 

堂堂一個疾管處長居然在尚未能確認登革熱確診病例正確的資訊且與自己官網資料有出入的情況下,就將這些資訊提供給媒體。而該名該應列為大安區的病例第一次、第二次就醫情形如何?確診病例的感染級數為何?衛生局竟瞎說中央衛福部疾管署的網站有這些資訊。但實際上衛福部疾管署網站,卻查無這些神秘的搬遷資訊。至於環保局到底有無對此名由大安區搬到政大宿舍的病患,做過2個居住地之消毒並做後續病媒來源追蹤,截至今早還提供不出來即時資訊,更證明柯大醫師與黃大醫師,就算會寫精美SOP,市府主管公僕無法落實執行SOP也是枉然。看來北市府的螺絲仍然未上緊,難怪今年北市登革熱 確診案例佔總人口數的比例高過新北市!(附件五)

 

附件一:

9月7日臺北市到底有沒有登革熱確診病例?

投影片1 投影片2 投影片3

 

臺北市哪來的瑞源里?

瑞源里

附件二:

9月8日的登革熱確診案例究竟居住地是文山區還是大安區?

投影片1 投影片2 投影片3

投影片4

 

附件三: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破表的布氏8級病媒蚊指數區里竟曾在7月出現於松山區! 北市府到9月2月前是不知道!? 還是故意給議員錯誤資訊? 5-6月病媒蚊密度就在北市惡化蔓延了! 為什麼不照SOP通知里長? 為何不依法讓市民提早防範? 從6月到8月中旬一個新聞稿也捨不得發,是什麼開放政府?

https://choupoya.wordpress.com/2015/09/08/23849/

 

附件四:

中央社:登革熱死亡病例再增8例 共18例  2015.9.9

衛生局疾管處長陳少卿說,北市昨晚確診3例本土性登革熱,第5例是家住中山區的20歲女性,仍住院治療;第6例是19歲女性,在大安區租屋,已出院返家;第7例是39歲男性,住信義區,目前住院中。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509095021-1.aspx

 

自由時報:北市再增3名本土型登革熱病例  2015.9.10

北市衛生局疾管處長陳少卿表示,前晚又新增三名本土型登革熱確診案例,其中一位是家住中山區的廿歲女性,目前仍住院治療;另一位是十九歲女性,在大安區租屋,已出院返家,第三位則是卅九歲男性,家住信義區,目前住院中。

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914269

 

附件五:

確診案例佔該市總人口數的比例

新北市: 13/100萬(54人vs 400萬人)

臺北市: 19/100萬(53人vs 268萬人)

傳染病統計資料查詢系統:全國登革熱本土病例及境外移入病例地理分佈

http://nidss.cdc.gov.tw/ch/NIDSS_DiseaseMap.aspx?dc=1&dt=4&disease=061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蘇迪勒颱風後第12天的文山區尚待復原中! 老泉里邊坡滑落好危險!

 

文中所提及的參考資料連結:
道南河濱公園FACEBOOK陳小姐、鄭先生攝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蘇迪勒颱風後第11天的文山區尚待復原中! 動物園污水處理廠變棄土場?

 

文中所提及的參考資料連結:

建管處 : 動物園使用執照存根 

周柏雅辦公室2015年4月20日新聞稿:政府如何創造「富貴門、貧窮門的地段率」系列(1) 在已有人行道的地方花幾千萬、幾億元作人行道拓寬 卻放著大安、文山區有近2500條道路沒有實體人行道! 人車混雜、不依法規行政還談什麼「人本」交通

周柏雅辦公室2015年4月20日新聞稿

 

政府如何創造「富貴門貧窮門的地段率」系列(1)

在已有人行道的地方花幾千萬幾億元作人行道拓寬

卻放著大安文山區有近2500條道路沒有實體人行道!

人車混雜不依法規行政還談什麼人本交通

 

! 大安文山8成道路沒有人行道!

  周柏雅辦公室發現:大安區、文山區總共有2482條道路未設置實體人行道(註1),佔此2行政區總道路條數的8成5以上! 其中12米(含)以上道路未設人行道者,大安區、文山區各有3條,而12米以下則有上千條道路缺實體人行道!就算扣除從2000年開始陸續完工的標線型人行道,及有騎樓的路段,大安、文山區還是有超過2000條道路人車混道。身為首善之都的臺北市,為何人行空間仍如此不足?表面上看有林蔭大道、人行道、自行車道、公車專用道……,事實上大部分的地方卻只能忍受每次上下班(學)時,與大小車輛相互爭道、險象環生的現實狀況!究其原因除了北市府在都市規劃、交通設施建設等等缺乏整體規劃與用心之外,預算分配採大小眼施做人行道,難怪外界要批評北市府擅長把公家資源拿來當作討好特定族群的籌碼,卻犧牲了多數市民應有行的基本需求與權益!

 

人行道「一市兩治」就算了,說好的「依法、依規定行政」呢?

根據「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第七條第一項規定:雙向通行道路寬度十二公尺以上者,應留設人行道空間(註2)。故大安、文山各三條道路未設有人行道者,已不符合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之規定。從2000年開始繪設標線型人行道也非常消極緩慢,全市8米以下巷道有近萬條,迄今才花1千多萬元,設置不超過200條標線型人行道。但同一段時間卻可豪花數億元,忙著在已經有的林蔭大道,或跟大多數巷道相比早已相對寬敞的人行道再作「拓寬」、「美化」既有的人行道!

 

資源分配嚴重謬誤!少數有辦法的就鳥語花香,多數居民任其人車雜沓!?

  本市許多地段為什麼地段好而且還可以適用<奢侈稅>認證好地段呢? 因為該地段不但有公車專用道、快車專用道、慢車道、自行車道、人行道……,更有林蔭大道來錦上添花!但市區更多的是狹小的巷弄暗藏的治安、消防、交通例如人車不分流危險等等不定時炸彈長期埋設在各行政區的多數道路裡。

 

人本交通=口號; 政府只會讓富貴門內的更富,一般民眾卻離富貴門越差越遠!

周柏雅說進步國家與城市,其交通路權的老大就是行人-但臺北市行人卻老是要讓道給各式各樣的車! 市政府路權規畫與設計主管多年來放著大部分道路沒有人行道這才是市區道路還會常出車禍的主因之一。市民也向周陳情,市府說難以<依法、依規定>行政的理由也很瞎(補充說明1),明明都有解法,是不是各相關部門許多高級公僕心中權貴至上,把一般民眾行的權益當足球踢來踢去、推諉職責而已! (補充說明1)過去十多年來馬郝團隊治理鬆散也少有公僕因不依法行政被判刑,民眾陳情提到就算刑法第130條: 「公務員廢弛職務釀成災害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市民在缺乏人車分流的街道內發生車禍,也鮮少追究公僕廢弛職務的刑責,而多著重於民事的損害賠償或要求國賠。長久以來官官相護文化也助長了公僕不把法規當一回事,甚至汲於鑽營名利的某些公僕更是忙於把公家預算拿來當人情討好特定族群!

 

看到臺北市過去推動之:39條林蔭大道、設計之都人行道拓寬工程等,大多是將原本已較為整齊、筆直的大條道路,加以更多的植栽美化或將本有的人行道空間再度擴大,根本就是將資源過度集中到本就較為完善的路段,而忽視原本較狹窄、較需更新、規劃的路段。寧可砸大錢錦上添花而不顧小巷多數居民的安危,市政府如此本末倒置的施政,完全違背分配正義,更完全不符市民對政府的期待。市政府正值新團隊編列下年度預算之際,周柏雅提醒柯市長與各局處首長應更加重視市府資源、經費的分配正義,切勿再將全民的錢拿去討好特定區域而忘記臺北市還有多少條道路沒有人行道!還有多少市民每天用生命跟各種車輛爭路走!

 

補充資料1:市民要的是解藥不是推託之詞

新工處表示缺人行道原因一:民宅、店家建築水平與道路近無差距。若再設置人行道,則人行道面會高於民宅門口、店面門口。

 

但是,建築物1樓平面高程與道路相同,如地方真有設置人行道必要,可以繪標線型人行道方式處理。如現地有交通安全疑慮,可再增設回復型導桿以區隔人行道與車道。不是不能做,是看要不要做而已。

 

新工處表示缺人行道原因二:涉及私權。有徵收上的問題。

 

市區道路也是有很多屬私有地做道路使用,一般已經做道路使用20年,經道路主管機關即可認定為既成道路,未經認定的道路則稱為公眾通行道路,雖然已公眾通行道路是屬私有土地,機關未變更道路用途仍有維修管理責任,所以,如果在屬已經公眾通行的道路上設置人行道(人行道也屬道路範圍),因可能有改變用途疑慮,在取得私有地所有權人的土地使用同意書,即能改設人行道。不一定都要到土地徵收的程度。個別地點的情形都不同,就看要不要去克服解決難題。

 

補充資料2:只會踢皮球的市政府,期待柯P帶來真正<人本>交通!

「標線型人行道」,新工處即表示其為交工處負責事項,非屬新工處!原來人行道還因設置的方式不同而有新工處或交工處管理設置之分!那若採用植槽及綠籬區隔型的人行道(據市區道路人行道設計手冊之施工方式),是不是又該歸公燈處管理?權責單位多且不整合,預算又是重點街道拿走預算9成,怎麼可能有以人為主體的人行道基礎建設呢?

 

照理來說,市區道路也屬於城市規畫的重要環節,在上位負責規畫的都發局就算一次次地召開通盤檢討,但多年來僅在「都市計畫法」、「市區道路條例」、「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註3)等法規中的「道路」中略提及人行道,在法規上,人行道即屬道路定義中的次分類(道路分為車道及人行道),並無自成一類,且主要法規僅就「車道」做規定而非人行道,這點在在顯示從中央到地方,根本對人行道毫不重視,更遑論人行道在實際上的落實了。再者,交通局/工務局口口聲聲說著「人本交通」,但是每次的拓寬人行道、增設自行車道、重大工程交通維護計畫……等,都僅是由外包廠商套用公式運算道路服務水準後,想擴大就擴大,想增設就增設,絲毫不去考慮當地究竟有無需求,或是有無其他地方有更迫切之需求。職掌人口分布的民政局亦置身事外,彷彿常住人口與交通沒有任何的關連嗎?工務局、新工處等道路主管單位還想把這些責任推給委外包商就更可笑了,委外廠商只有建議權,要在哪些地段錦上添花拓寬人行道/設林蔭大道,沒有市府公文同意能發包預算/施工的了嗎? 公僕們不分局處地討好權貴,就看到某些地段一直蓋一直花錢,整個市政府對於臺北市的人行道規劃,長期以來變成不是考慮「一般行人」的因素!而是著重在要替哪些權貴用公家資源買單的心態才是最可議的!

 

備註:

註1

圖片1

 

(新工處提供的無人行道之道路數量並未把標線型人行道剔除)

 

註2:
市區道路人行道設計手冊

 

註3:

都市計畫法

市區道路條例

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

 

 

 媒體報導

Image 1

消失的人行道 北市近萬條路好難走

聯合報   記者:高宛瑜   2015年4月21日

「營建署規定,寬度12公尺以上道路應設人行道,但議員周柏雅發現,大安、文山區12公尺以上道路,仍有6條道路未設實體人行道。就連標線人行道也繪製緩慢,全市8公尺以下巷道有近萬條,不到200條繪製標線型人行道,他呼籲市府正視人行權利。

大安、文山區12公尺以上道路未設置人行道的有潮州街、大安路一段、東豐街、萬壽路、樟新街、景文街;12公尺以下未設置實體人行道的道路,大安區有1173條、文山區有1103條,比率都達8成5。

北市新工處共管科長曾俊傑說,根據營建署「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規定,雙向通行道路寬度12公尺以上,應留設人行道空間,但若設有騎樓,可視實際需求留設。換言之,有騎樓道路不需強制畫設人行道。

曾俊傑說,12公尺以上道路沒有人行道,主要有3點原因,包括路邊已有騎樓,或住家面臨馬路,若做突起15公分高的人行道,下雨雨水恐回流住家,以及因私人土地,沒編列經費徵收,只能與地主溝通。

周柏雅指出,「人本交通」是先進國家都重視的理念,但北市人行空間不足,與其花大錢拓寬大馬路的既有人行道,不如檢討沒有人行道的巷道和道路。他建議,若無法做實體人行道,可先做標線型人行道,並在旁加裝回復式導桿,區隔行人和車輛。

交工處長陳學台說,標線型人行道通常在8公尺以下道路畫設,有些4公尺窄巷沒車流,只要居民對禁止停車有共識,通常都會畫設。交工處101年起試辦標線型人行道,至今已畫設345條道路。

曾俊傑指出,繪製標線型人行道或許是無法設置實體人行道的解決方式,但若路邊有停車格,勢必要塗銷,車道也會因此縮減,還需與當地居民溝通。

至於回復式導桿,交工處表示,雖曾考慮裝設,但因是障礙物,擔心機車和自行車撞上,不建議裝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