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文山區歷史記憶,提了再提仍是被當成路邊墊腳石?! 仙通橋石碑、木柵忠魂碑,何時會有解說牌呢?

文山區歷史記憶,提了再提仍是被當成路邊墊腳石?!

仙通橋石碑、木柵忠魂碑,何時會有解說牌呢?

 

立於1897年(明治30年)的木柵忠魂碑以及立於1921年(推斷)的仙通橋石碑,見證文山區近百年來歷史,但至今這二碑連解說牌都沒有!2013年文山社大(附件1)的努力、2017年10月周柏雅議員也再度質詢(附件2),但到現在二碑解說牌還是沒有下文,難道沒有文資身份的百年古碑就不值得重視嗎?

 

現成的官方資料擺眼前,解說牌就是不設置!

明明在文山區誌(附件3)對忠魂碑就寫得非常清楚:「1895年,日人領臺。本年年底,北臺各路抗日義軍同時起義,合攻臺北城。文山地區義軍亦同時而起,襲殺日警數人,其中深坑死1人,木柵死6人。這些日警遺體葬於深坑街,日人為他們在木柵、深坑兩地立忠魂碑作為紀念!」另文山社區大學與文史工作者亦對仙通橋石碑有所推敲,甚至連解說牌的草稿都擬好了(附件1),市政府根本不用再花太多時間去探討研究,同樣,迄今連個解說牌都沒立,更遑論對該古碑的維護管理了!

 

連一塊解說牌都可以踢皮球踢7個月?

周柏雅議員於2017年10月17日質詢文化局為何文山區三塊石碑至今皆無解說牌,文化局文獻館於10月23日發文給文山區公所,要求針對忠魂碑及仙通橋石碑進行解說牌的製作(附件4,將球踢給區公所)。而文山區公所也在10月31日回文予文化局文獻館表示:「仙通橋橋墩與忠魂碑雖未具一般古物之文資身份,仍請貴館會同業務權管單位辦理。」(附件5,將球踢回文獻館)

然後呢?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文獻館在過了7個月的2018年5月31日回覆周柏雅議員:「另『仙通橋橋墩』、『忠魂碑』因未具文資身分,尚無法依文資法規範據以設置解說牌,然因屬與當地發展歷史有關之文物,為使市民瞭解城市過往發展歷史,已請區公所規劃加強在地歷史教育意涵。」這個加強,就是7個月前文獻館所發的文,至於區公所的回文,對文化局文獻館來說,好像沒有存在似的?!

如果連這種不具文資身份但記錄分明,座落地點又是在市有公園上的「百年古碑」或「近百年橋碑」都不能設置個解說牌,誰相信市政府重視地方的文化歷史呢?

 

文山區獨有的歷史記憶,好不容易撿回來,難道又要遺忘嗎?

過去傾倒被丟棄在原址,根本看不出樣貌的仙通橋石碑,是文山社大與文史工作者共同努力之下才發現,2013年8月28日,文山社區大學就針對仙通橋石牌發表文章說「(市府)未來更將會設置解說牌」,但到今天,仙通橋石碑依然立在欄杆旁邊,不會有人注意、不會有人發現,過去仙通橋的歷史也沒人知曉!

而已明載於官方記錄的忠魂碑只是移到文山區公所旁邊的文山公園,市民經過也不知道為何公園內放了一塊石碑,尤其是忠魂碑上面碑文早就被塗銷,模糊不清,市民根本無從得知此碑為何物,試問臺北市政府:連對待這些已被考證的近百年歷史的文物都能如此漫不經心處理,還要提什麼城市博物館?

 

 

 

附件1

2013/09/12文山社區大學:仙通橋橋碑原地重現

「仙通橋原來橫跨在仙岩路六巷往景華街方向的仙岩路上,是興安宮後方永豐煤礦運煤的台車經過萬盛溪的橋樑。萬盛溪在辛亥路四段及興隆路三段的源頭在福華加油站會合後,流經十五分庄及萬盛庄,在公館寶藏巖前方匯入新店溪。在興隆路二段由國防部法律事務司旁的巷往仙岩路方向流,由仙岩路16巷頭流向6巷頭(目前以欄杆隔開),再往靜心學校後門繼續流出。仙通橋見證萬盛溪及運煤台車的歷史,是地方發展的重要遺跡。」

「行動力強的經李慶鋒議員在市政府召開跨局處的協調會,並於6月15日下午舉行第一次勘查,雖然原本溪流遺跡已變更地目為市府產權的住宅用地,經協調還是將橋墩暫時安置在橋樑原址,並於6月29日上午進行第二次勘查,決議由工務局協助遷移,並由文化局來管理將來也會在仙通橋橋墩旁設置解說牌,介紹仙通橋的歷史。」

 

附件2

2017/10/17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文山區歷史文化寶藏那麼多 文化局是忘了還是沒當一回事?忽視文化資產當作路邊墊腳石?

2

「仙通橋石碑」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攝於2015年2月13日文山區仙岩路6巷口

附件3

文山區公所/認識文山/文山區志/卷六、文教篇/第三章 古蹟與古碑

 

 

 

附件4

2017年10月23日文化局文獻館函文山區公所

4

 

附件5

2017年10月31日文山區公所函文化局文獻館

5

扯!花7百萬元委外做文山區通盤檢討…總結報告書錯誤連連: 先不提錯字、資料不更新逕複製其他報告數據 連商業區法定容積上限都能算錯、114減8還能等於107… 這樣還能通過業主都發局審查,順利結清委外費用!

扯!花7百萬元委外做文山區通盤檢討總結報告書錯誤連連:
先不提錯字資料不更新逕複製其他報告數據
連商業區法定容積上限都能算錯、1148還能等於107…
這樣還能通過業主都發局審查,順利結清委外費用!

文山區商業面積上限,計算原則緊接在結論下表,還能算錯!都發局自己的專業還要等別的局處議員辦公室來幫忙訂正嗎?
都市計畫通盤檢討最重要的項目之一就是檢視容積管制,檢討相關的幾個重要指標有沒有逾越經過公告、公聽會、報行政院核定後的計畫人口密度、商業區、住宅區等使用強度等等有無超過上限。
都發局委外完成的「文山區都市計畫通盤檢討作業基本資料調查-總結報告」,居然還有滿滿的錯誤!如P228提到現況依戶籍人口27.5萬人,依定期通盤檢討實施辦法之規定檢討商業區面積上限為「163.50」公「煩」,而表129的商業區檢討原則,都發局也承認算出來該是199.5公頃!但若要得出此面積,則計畫人口應為30萬人,也不會是前一頁P227所提要把98年通盤檢討案計畫人口38.4萬人降至的36萬人!公「頃」變公「煩」是哪招?全篇錯字滿滿請參考附件1。

各局處與專家委員已經超努力揪出錯字錯誤論述,為什麼還有這麼多錯誤?
各局處舉出各種錯誤與需修正處滿滿在審查會議紀錄與回應從附錄四p43-81共39頁!但是還是彌補不了各種基本款的錯誤或打混繼續發生:
報告中P29表16文山區公宅明明報告完成期是今年1月17日,期末審查會議也是去年底(11月23日)且北市公宅爭議整年都有相關新聞報導與數據,卻還在用都發局提供預計2年前就能新建木柵段、華興段、景美女中調車場公宅等不實資料!民間業者不清楚公宅進度,都發局自己預算亂編、有沒有在105年動工都不清楚嗎?都發局連提供個真實的資料都混很大!

文山區到底有多少老樹?1144再減4=107
文山區受保護老樹有多少株?文化局還特別提出受保護的樹木應為111株(附錄四P49頁),但是工程顧問公司認為他們是隨時配合「樹保審議委員會」審議結果更新,還是要用107株來計算。(樹保就知道要隨時配合最新資料,附件3,但公宅進度就馬虎用105年前舊資料)但是看看他們的計算式是114株減4株消失再減4株死亡,不是應該是106株嗎?107株的算術是誰教的啊?

P6P7:一樣的文山區主要計畫與細部計畫的總面積居然會不一樣!但又被硬湊成一樣!神奇吧!?

左邊文山區主要計畫的總面積是3150.9公頃,但右邊細部計畫一樣的文山區卻多了1.2公頃(或1.2萬平方公尺土地),但是總結報告卻神奇地還是湊了3150.9公頃,根本把非都市發展用地的總和應該細項加總是1562.65公頃,硬是加成1561.45公頃!這種硬掰的數據科學嗎?還是又要掰是哪邊筆誤?誤植了?

好亂的臺北市都市計畫目標年是2025203020412050?還是柯市長喊的50年願景的2065年?
2012年都發局發佈臺北市未來30年都市計畫發展綱要計畫是以2030年為目標年(P.23)但文山區通盤檢討計畫是在大的城市目標計畫下的子計畫,卻是用2041年(P.1)為目標(附件4),跟柯市長強調的2050年或50年計畫2065年都不同!
但是98年文山區主要計畫的目標年是114年=2025年,都市計畫法第二十六條規定:「都市計畫經發布實施後,不得隨時任意變更。但擬定計畫之機關每三年內或五年內至少應通盤檢討一次」,行政區目標年又跟全市不一樣!就算要重新擬定通盤檢討目標年,也可以依都市計畫通盤檢討實施辦法第2條:「但都市計畫發布實施已屆滿計畫年限或二十五年者,應予全面通盤檢討。」也是用25年為一期來做長期目標年的間距!怎麼會是2041減2025的16年當間距呢?

一個臺北市的都市計畫,到底要有幾個目標年?
都市計畫的目標年是畫虎爛安撫市民用的?目標年不跟都市計畫主要計畫一致也是反映出臺北市都市計畫經常性地以下犯上,常常是下位法牴觸或違反上位法「法律只是參考用的『慣性』」!
市政府甚至用變更細部計畫來違反主要計畫的管制容積上限的規範!甚至亂套內規與自治條例讓各種上位都市計畫法、定期通盤檢討實施辦法、都市更新條例、憲法基本精神蕩然無存!(案例族繁不及備載,請繼續鎖定周柏雅blog與line。)

參考資料:
附件1整理本案文山區總結報告書之錯誤與需修訂之處

附件2附錄
面對p228連文山區依法商業區面積上限不會是163.5公頃的錯誤,都發局試圖輕描淡寫用<筆誤>混過!有這麼多基本款<筆誤>,可見都發局的驗收工作根本就青青菜菜!
再詢是否會將此報告書進行修改,其表示本報告書係做為都市計畫通盤檢討的基礎調查資料,如有誤算或錯誤,會直接將修改後的內容做為文山區都市計畫通盤檢討案的內容,不再另行將本報告書再予以調整之。未來都計委員審查時,也不一定就是按照目前的計畫人口數36萬人去規劃,可能會或高或低的調整,屆時,商業區計畫面積亦需再行調整之。
都發局這種不依契約減價驗收與及時要求承商修訂根本就是包庇!不把人民血汗稅金當一回事!若文山區計畫人口要陡降2-3成到30萬人以下,不是要推翻此案大增容積的結論!?甚至要大減法定容積量!都發局委外得到的資料整理這樣隨便,為什麼要浪費錢找民間公司呢?錯誤連連又是叫什麼專業服務呢?

附件3

附件4計畫年期:

附件5
都市計畫法第26條
都市計畫經發布實施後,不得隨時任意變更。但擬定計畫之機關每三年內或五年內至少應通盤檢討一次,依據發展情況,並參考人民建議作必要之變更。對於非必要之公共設施用地,應變更其使用。

都市計畫定期通盤檢討實施辦法第2條
都市計畫通盤檢討時,應視實際情形分期分區就本法第十五條或第二十二條規定之事項全部或部分辦理。但都市計畫發布實施已屆滿計畫年限或二十五年者,應予全面通盤檢討。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文山區歷史文化寶藏那麼多 文化局是忘了還是沒當一回事? 忽視文化資產當作路邊墊腳石?

文山區歷史文化寶藏那麼多
文化局是忘了還是沒當一回事?
忽視文化資產當作路邊墊腳石?

地方產業的歷史見證-畜魂碑,不但成為衛工處的材料場,到現在這個文化資產連個解說牌都沒有!

文山區指南路一段14巷3號旁原本有一座「畜魂碑」,根據文山區公所的介紹(附件1),是因當地在日治時期為一屠宰場,應是為了感念動物犧牲生命、安慰其靈魂而設之。可謂是木柵地區民生產業的歷史見證!

但是此一見證,過去在原址的命運實為乖舛,甚至在2008年時,被臺北市政府工務局衛工處的污水管工程糟蹋!周邊被一堆帆布、建材包圍,完全看不出來此碑在前一年-2007年4月就已經登錄為文化資產法中的「古物」一類(附件2)!

後來才由區公所和地方人士的協助之下將之遷移至木柵公園現址,但是不論是現址或是原址,都沒有針對此碑的經歷、典故解說;後人看到此碑,一來不清楚其由來、歷史,二來還會誤以為其即位於現址,讓老木柵的歷史、產業、文化就此掩沒!

比鄰畜魂碑旁的忠魂碑更是連文資身份都沒有!木柵歷史拼圖一塊一塊剝落!

現在位於畜魂碑旁邊的「忠魂碑」,根據文山區公所的介紹(附件1),則是因日治初期日籍警察搜捕地方土賊而遇害,為紀念日籍警察而立之碑文,原立於木新木柵路口附近。後碑文被水泥塗抹,已無法見到當時內容。而石碑後來又因為原址興建加油站,遂同樣被移到木柵公園現址(附件3)。

忠魂碑象徵了日治初期的動盪、象徵日本刻意彰顯日人犧牲以強化地方統治之時代背景、國民黨來台後,石碑文字被人塗上水泥,可能代表威權時期的去日化…,這些石牌上的痕跡都是文山區的歷史、木柵地區的歷史,就算無法按照文資法的定義去賦予它法律上的文化資產地位,但是其代表的歷史意義是不容抹去的!

但這塊石碑迄今仍沒有任何文資身份,也和前段的「畜魂碑」一樣,現址沒有任何解說牌或指引等,路過的市民、文山區民看到二塊沒有任何標示、解說的石碑(附件4),能產生多大的共鳴呢?還能勾起市民對土地的回憶、記憶嗎?

見證文山區舊河道歷史的石碑,如同囚犯一般,路過要看都看不到!

文山區過去曾有一條「萬盛溪」,據文史工作者了解,其舊河道的其中一段,即位於馬前總統家附近的仙岩路六巷巷口,現址更有刻著「仙通橋」的石碑一座,是早期景美(十五份)地方運煤台車道路跨越萬盛溪橋梁的橋墩(附件5),要不是有這座碑,恐怕這條歷史的河流、橋梁,不但要從地圖消失,也會隨著記憶而消散!

但這個仙通橋石碑不但被許多設施包圍,甚至沒有仔細看還根本看不到!石碑不但不是文化資產,過去更曾經傾倒在路邊(附件6),歷史的見證差成為「歷史」,更不用提什麼解說牌或是區公所介紹了!

文山區的歷史文化不是文化資產不列入就可抹滅!

文山區早期有「十五份」、「木柵」、「梘尾(景美)」等地名,「木柵」這個地名更是沿用至今仍是人人耳熟能詳的著名地名,這在在顯示文山區對臺北市南區的開發、歷史之重要性,但相較於大安區的53筆文化資產,文山區僅僅只有8筆,其中前述各個石碑,只有畜魂碑被列為文化資產,但文化局除了列冊之外也沒有任何的積極作為!

日本九州福岡市,有個四百年前大商人的豪邸遺址,但現址早已沒有任何舊有的建物或遺構存在,但現址仍然可以看到一塊後來立的石碑「島井宗室屋敷跡」(附件7),讓不知道的人知道,讓知道的人找得到。

反觀文山區的歷史記錄,文化局不但消極對待非屬文資身份的仙通橋碑、忠魂碑,就算對具有文資身份-「古物」的畜魂碑,移到沒人影響的地方就當沒事了,原址在哪也不說明!文化逝去的不能強求復原,但文山區尚存的文化、歷史卻因文化局的消極態度而岌岌可危!

附件1
文山區公所/認識文山/文山區志/卷六、文教篇/第三章 古蹟與古碑另開新視窗

附件2
1.文化局提供畜魂碑圖資


2.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國家文化資產網/文化資產/文化資產總覽/古物/木柵畜魂碑

附件3
文化局提供畜魂碑、忠魂碑現況圖資

附件4
文化局回覆:皆無解說牌、告示或指引位置圖說

附件5
1.2006/10/06景美地方文史部落格:十五分庄的溪流(萬盛溪)另開新視窗
2.2015/02/11周柏雅的「一步一腳印」:臺北有趣點系列91 神秘河流-萬盛溪
3.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攝於2015年2月13日、文山區仙岩路六巷口

附件6
2013/09/12文山社區大學/文山學:仙通橋橋碑原地重現另開新視窗

附件7
1.福岡市経済観光文化局/福岡市の文化財/嶋井宗室屋敷跡另開新視窗
2.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攝於2014年3月10日、福岡縣福岡市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柯市府說「沒有疏失」、「沒有出錢」、「沒有參與」卻讓文化局長默默低頭走過、警察局靜靜地放著學生被打!算什麼正直誠信的市府團隊?

2017年10月2日專案報告第二篇質詢:臺大校園外濺血

 

柯市府說「沒有疏失」、「沒有出錢」、「沒有參與」

卻讓文化局長默默低頭走過、警察局靜靜地放著學生被打!

算什麼正直誠信的市府團隊?

 

北市府無疏失? 柯市長真敢講!違建不是涉及公安問題嗎?怎麼繼續讓它使用? 拆完才罰也不敢主動出聲?中國新歌聲的舞臺是大違建,柯市長是幾月幾日知道的?

 

建管處9月22日(五)核發廠商施工許可,也明知其活動時間是9月24日(日),但中國新聲音活動沒有申請竣工勘驗就已經辦活動!直到9月26日(二)建管處才開罰「未報申請竣工勘驗 」,9月27日(三)廠商才收到罰單!

建管處在舞台拆除之後才通知勞動局要勞檢,請問要怎麼勞檢?這樣子柯市府沒有疏失嗎?

24日就要辦活動,27日廠商才收到舞台沒有竣工核可,不可以辦活動,為什麼柯市長在9月25日還敢說:「北市府無疏失,該做的都做了?」今天這個舞臺的事情沒有鬧上新聞,建管處大概永遠都不會知道是大違建!柯市長還說沒有疏失?

文化局長在10月2日的專案報告答詢時還說:早就知道會發生事情,也派了10名便衣,結果今天專案書面結論:市府無明顯疏失!然後結論又推給中央!要全面檢討校園「內」能否讓警察進入!

明明濺血是發生在校園「外」,打了52通電話沒警察來!文化局長看到統促黨在校園外打學生,還戴著帽子默默經過!文化局長今天回答顏聖冠議員還說文化局有「通報」警察!是通報給誰?通報什麼?

 

未向消防局申請消防安全設備圖說審查,消防局、建管處完全不知道? 建管處還可以核准施工? 要是發生像八仙塵暴撒彩色粉末引發失火怎麼辦?

 

消防局表示本案臨時展演場所搭建臨時建築物,配合建管處辦理消防安全設備審查及現場勘驗,須在施工前將消防安全設備圖說送消防局審查通過,消防局將配合消防安全審查,「惟查本案活動並未向消防局申請消防安全設備圖說審查」

為何施工前沒有送消防申請消防安全設備,為什麼沒有送消防安全檢查消防局不管? 為什麼消防局還說沒有疏失?建管處何時通知消防局?為什麼建管處9月22日還可以核准施工許可,建管處還說沒有疏失?

 

 

文化局還幫中國新歌聲出錢找北市團體表演,還要硬拗說沒出錢!

 

文化局從「沒有參與」、「沒出錢」到「早就編預算」、「只參加協調會」,後來被議員踢爆有補助18萬元給該活動,這筆18萬元的預算曝光之後,文化局還硬拗沒有補助上海主辦單位及臺灣幕婕塔公司,該預算只是補助當天有參與新聲音活動的北市社團的經費,這不就是幫中國新歌聲活動出錢找表演團體嗎?這樣不是補助到上海主辦單位和臺灣幕婕塔公司嗎?文化局還在睜眼說瞎話!

 

「出事就裝作跟自己無關」不就是柯市長帶動的Low文化

 

事前文化局也參加了各種開會、審查廣告與文宣刊物,甚至在臺大田徑場也被用大大公告告知大家:「配合臺北市文化局…」活動等公告,「臺北市政府文化局科長沈希行全程參與協調會,一直詢問臺大出借場地一事,不像文化局先前宣稱的「只是協助」。現在連柯粉也從文化局無參與改口說全程參與只有一場!北市一年有成千上萬活動,文化局一年是能夠事前去幾場阿?難道還要鬼扯北市文化局跟北市府完全無關嗎?

 

若有人打市長,市警局只是袖手監控,還是立即反應與處理?

學生被打時,警察局在幾公里外「等」校警隊通報! 

 

柯市長說如果就SOP來講,他後來查過,不管是警察局或文化局,台北市政府照目前的SOP,是沒有什麼問題。

但按照SOP,大安分局和臺大的校園安全維護權責分工,是以校園圍牆為界,校園「內」由學校駐警隊負責,校園「外」由大安分局負責。臺大發生濺血事件,打傷人案件明明就發生在體育館外辛亥路人行道上!柯市長多聰明,為什麼一直在扯校園「內」?在校園外,不就是警察局的責任嗎?警察局要如何改善報案系統的資訊蒐集?柯市長不是一直推智慧城市嗎?現在都有手機GPS定位了,手機也有拍照功能也可以確認位置,為何不使用?又為何不確認詳細地點,問清楚是在校園內,還是校園外?報警40分鐘才到,柯市長還說SOP沒問題會不會太誇張?若有恐怖攻擊,大家不是自求多福嗎?把責任都推給臺大,難道北市警就不用跟臺大一起解決問題嗎?

警察局明明就派駐20位員警在距離臺大4分鐘不到的羅斯福路派出所,接到報案的時候居然沒有到臺大附近巡邏,而在「等」校警隊通報,如果在第一時間即時趕到,絕對可以看到校園有發生打人事件不是嗎?

以上都在在顯示臺大和北市警根本是互踢皮球、警覺性、敏感度也不夠,這也顯示臺大是個非常危險的地方!第一學府的學生和老師出意外根本沒有人可以保護!從張振聲事件消防局紀錄晚了33分鐘消防局無法進入,到近年校園層出不窮的怪怪路人騷擾學生案件,臺大校警都無法在第一時間有效快速抵達、處理事件。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市府未卜先知就知得標廠商沒有設計能力讓老樹與建築物共生? 廠商細部設計都畫了,還在演什麼【流標的戲】呢? 惟財團的命是從,難怪地上權案開發是 近年弊案爭議的潘朵拉盒子!

市府未卜先知就知得標廠商沒有設計能力讓老樹與建築物共生? 廠商細部設計都畫了,還在演什麼【流標的戲】呢?

惟財團的命是從,難怪地上權案開發是

近年弊案爭議的潘朵拉盒子!

 

財政局首創,幫未來的得標廠商先做申請樹保審議,移植兩老樹

市政府服務到家?樹保審議本來應該是獲最優申請人自己該做的事,北市府還破例代勞?北市府不顧文史團體呼籲且創下未都更前,就先動用第二預備金就拆掉北市民主殿堂市議會舊址但保留易積水地下室,舊議會土地上的老樹也在開發商的「建議」下,要動用移植相關工程費用稅金134萬元,先幫廠商加速樹保申請審議移植程序! 先不論國內、外許多設計案例基地再小都能考慮到與自然共生的設計比比皆是,北市財政局卻寧可預設立場認定舊議會的老樹不是珍貴資產,卻成了開發商口中的「風險」極為可議。基地土地面積高達2520坪卻容不下兩棵老樹3坪(樹幹)或未剪枝葉冠幅的60坪之地。市府還諷刺地要在此地建設「城市歷史與遠景博物館」(臺北城博物館),真的是要讓後代子孫永難忘記柯團隊的「開發重於一切」的護財團文化!?

 

怎麼能確定樹即是扣分,而非加分項目?莫非內定者已畫好細部設計?

報告中提出的理由為「影響開發可能性」,並且用自己以建蔽率、容積率所「預計」的地上14層地下6層大樓,若是不移將有影響。明明未來誰要來設計? 蓋成怎樣幾樓? 是否一定要用盡容積率、建蔽率? 而且市府只是需要2600坪左右的樓地板面積為什麼一定要允許廠商蓋到1萬3千坪? 廠商拿出40億左右就能拿走超過126億土地(每坪5百萬土地市值)8成樓地板50年的使用權! 誰要來蓋都不知道,市府卻能先入為主的替最優申請人認定那兩棵老樹就是「障礙」。都不知道實施者是誰,市府怎麼可以事先臆測實施者認為那兩棵樹是風險還是資產呢?難道不是應該由實施者依照建築計畫自己提出評估嗎?還是市政府如市場傳言早已經心理有底是「誰」「已經如何」設計了嗎?

 

樹保審議委員能切結老樹移植必定成功? 城市歷史=遇到開發派,就要趕廟公/土地之神?

10月7日參與舊議會老樹審議時,委員們對於財政局提出移植兩棵樹幾乎沒有意見,只著墨於移樹的地點,移植方法及計畫書的細節,對於要不要移植就算還是有反對意見也是擺出木已成舟的態度。北市別說老樹移植10年以上存活率統計還難以取信大眾,典型的移樹典範:花博公園、松菸等等過去大樹都慘遭移植後大量死亡反而讓一些較矮小新樹取代,更是證明柯團隊根本沒有改變「北市開發擺中間,樹保環保歷史擺兩邊」的文化!

 

開發當道,老樹區區幾平方公尺的生存空間都沒有? 光華商場基地更小都容的下老樹了

該計畫用地面積2520坪,兩棵樹能佔多少空間?就是此基地的零頭坪數罷了!以最誇張的冠幅面積來計算也不過2%。難道未來的設計完全無法容下兩棵樹,產生一種與自然共生的概念嗎?北市府目標不是強調永續經營的城市嗎?為了土地開發先把受保護樹移走,豈不是自打嘴巴?光華商場基地使用面積5273平方公尺(附件1),換算約1595坪,只有本案約60%的大小,都更成新的資訊大樓都可以讓樹與建築共存了(附件2),難道此處不行?

 

 

附件1

光華數位新天地開幕營運

附件2

台北老樹新聞-光華商場新基地 巧思護老樹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什麼?市府又要賣地上權給財團開發?地點就選在都計失控、交通爆炸的內湖!水泥叢林、容積沒有最高只有更多!

什麼?市府又要賣地上權給財團開發?

地點就選在都計失控、交通爆炸的內湖!

水泥叢林、容積沒有最高只有更多!

 

臺北市又要賣土地地上權,讓早就失控的內湖交通雪上加霜?!位在內湖區潭美段的六筆土地,原本要做為臺北市的「影視音產業園區」,2013年的都市計畫並將原有的容積率225%提高到360%,柯市府還嫌促參法礙手礙腳綁住契約條件,想改用法律漏洞更多、動輒綁住2-3代人的地上權再捲土重來。市府都是以「XX園區」為藉口,實為方便讓少數財團大賺容積獎勵、行「市產轉財團私產」之實,面對民眾對BOT、設定地上權缺乏信心充滿疑慮之際,柯團隊還執迷不悟,深信XX園區、設定地上權就是市民期待的都市發展、土地使用的解藥嗎?

 

周柏雅發現:4月6日的市政會議,文化局提案擬將原為BOT「影視音產業園區」的六筆土地,改設定地上權方式,進行開發。當天決議中雖因「地上權恐招商不順利」建議本案暫緩,但是原本不負責督導文化局業務的林副市長竟然說:「本人願意負責督導,請文化局主政,會同財政局、產業局及都發局共商,2個月內先提報市長室會議後,再提市政會議討論。」由此可見到林副市長一定要開發這塊土地的決心呀!

 

周柏雅指出:過去郝市長曾提出「臺北市新十大建設(附1)」,要將本地BOT開發為影視音產業園區,還將原本225%的容積調高成360%(附2),足足增加了60%。柯市長上任後,本案因故暫時作罷。當時的文化局長倪重華還說:「此園區確定不會BOT,將討論如何更有公共性(附3)」!沒有想到同樣的柯市府,還沒有重新評估此一園區對居民的公共利益前,第一優先還是想走連促參法都管不到的「設定地上權」老路。

 

周柏雅認為:當初的都市計畫,讓容積從225%提高到360%,並未預測到目前內湖的交通失控情形,柯市長本應立刻交待都發局研議處理內湖都市計畫亂象,但現在卻是把土地拿出來再開發、再蓋大樓?

周柏雅強調:如果本市真的有影視音園區的需求,而且要先讓居民安心此區並非大巨蛋翻版,為何非得讓珍貴大面積市有土地長期(50至70年)落入少數財團禁臠?又若沒有該園區之需求,更應該將現行計畫修正、重新檢討先前被調高的容積率。周柏雅提醒市府高層莫忘都市計劃的本體與主角是「公共設施」:綠地、公園、衛生下水道、道路、廣場、醫療、兒福、長者、戒毒空間等等。臺北市的人口密度已經是世界上數一數二了,要談開發前,市府高層應該在假日晴天,搭乘捷運先到大湖公園、大安森林公園等地看看市民的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附件1

臺北市政府/閱讀臺北/541期/臺北新十大建設小檔案
6.臺北影視音產業園區

投資金額:350億元(北巿府50億元、民間300億元)

興建期:103年1月~105年12月

預期效益:

  • 估計完工後創造就業人數約5,994人
  • 政府可收取權利金約12億元
  • 政府可收取土地租金約10億元
  • 創造建築、電機、景觀等營建開發業界就業機會
  • 提供影視音產業優質專業場域,進行人才培育,提升城市影視音競爭力。

 

附件2

變更臺北市內湖區潭美段五小段 21、21-1、22、22-1 地號「辦公服務區(一)」及同小段 35、35-1 地號「工商服務展售區」為「影視音產業區」細部計畫案

1

附件3

好房網2015/4/9:郝規柯不隨 內湖影視音園區不BOT了

「北市文化局長倪重華說,此園區確定不會BOT,將討論如何更有公共性。」

媒體報導:

Ettoday: 續蓋大樓?內湖交通爆炸 議員爆市府擬賣財團地上權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柯市府拿交通當藉口,擴大北門廣場用地, 使財團的建案價值與土地價值大幅增加! 文化局到底是臺北市文化資產的守護者, 還是都發局底下的文化科?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6年4月20日新聞稿

 

柯市府拿交通當藉口,擴大北門廣場用地,

使財團的建案價值與土地價值大幅增加!

文化局到底是臺北市文化資產的守護者,

還是都發局底下的文化科?

 

 

北門附近有兩大財團的土地與建案,三井倉庫竟成為財團增值的犧性品?

 

周柏雅議員發現,新加坡私募基金的首峰資金管理公司(AIP)旗下的分公司欣富亞洲公司早在2年多前就在北門的南邊,也就是中華路和忠孝西路交叉口,花了24.75億,買了215.68坪的土地,而該土地為商四用地,容積率高達800%。 而另一個財團也在北門附近的延平南路有一個集合住宅建案(附1)(附2)(附3)。如果依照市政府的提案,將忠孝西路上移,擴大北門廣場的用地,將可大幅提高附近的土地與建案的開發價值,而三井倉庫就因此被迫遷離原本的位置,異地重建。

 

 

三井倉庫真的非移不可嗎?市政府難道不是為了替財團服務,而把交通當藉口,擴大北門廣場用地,卻犧性了臺北市的文化資產嗎?

 

依照民間提出的版本,北門附近的交通規畫原本即可採取柔性分流的方式,既可縮短交通黑暗期,又可原地保存三井倉庫的歷史位置。而且進入臺北車站附近的車輛車速不應過快,因此根本不需要這麼大的馬路。周柏雅議員質疑,市政府提出的理由根本不能作為三井倉庫非移不可的理由,交通本來就應該配合人文發展的需要,按現地情況去調整規劃。但是三井倉庫一旦「被」遷移就不能重來了!

 

市政府既然已決定要遷移三井倉庫,為何還要虛偽地召開文資委員會或三井倉庫原址或遷移保存的公聽會或說明會呢?

 

周柏雅議員於質詢時亦提到,文資委員會於3月9日召開第6屆第一次會議,即開始討論三井倉庫的原地保存或遷移保存議題,但文化局卻早已於2月5日辦理「三井倉庫歷史建築保存統包工程委託專案管理及監造技術服務」案的限制性招標,並於3月4日決標(附4)。

 

該標案美其名為三井倉庫歷史建築「保存」工程的標案,實際上卻是三井倉庫的遷移工程標案。於得標廠商所提供的服務建議書中即載明:「本案歷史建築需以遷移異地重現方式執行,且為配合整體計畫政策時程遷移工程擬採統包方式推動。」(附5)也就是說文化局早於文資委員會第一次開會討論三井倉庫的遷移或保存案前即花了297萬5000元發包廠商辦理三井倉庫的遷移案,且文化局於文資會議上從來沒有提過該標案的存在!

 

周柏雅議員認為,如果文化局在三井倉庫的政策執行上先有遷移的定論,那為何還要虛偽地召開文資委員會或三井倉庫原址或遷移保存的公聽會或說明會呢?如果文化局不能堅守保護臺北市文化資產的立場,為何不乾脆併為都發局轄下的文化科?

 

附1: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國定古蹟臺北府城門─北門周邊廣場改造計畫結案報告書中標示欣富亞洲集合住宅新建工程、潤泰建設延平南路集合住宅新建工程

33

附2: 欣富亞洲中正區城中段一小段577地號一般旅館新建工程環境影響說明書
http://www.dep.gov.taipei/ct.asp?xItem=83868372&ctNode=39416&mp=110001

附3: 中國時報 : 每坪1,147萬 北市地王換人 2013年08月28日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30828000066-260202
新加坡不動產基金首峰資金管理公司Alpha Investment Partners Limited(簡稱AIP),昨日以旗下在台灣的「英屬維京群島商欣富亞洲公司台灣分公司」名義,砸24.75億元,買下營建上市公司夆典在台北市中華路、忠孝西路口的215.68坪土地,每坪成交價格高達1,147.5萬元,據悉AIP計劃在該地興建觀光旅館。

附4:
政府採購網:三井倉庫歷史建築保存統包工程委託專案管理及監造技術服務
http://web.pcc.gov.tw/tps/main/pms/tps/atm/atmAwardAction.do?newEdit=false&searchMode=common&method=inquiryForPublic&pkAtmMain=51796991&tenderCaseNo=105A109
附5:

「三井倉庫歷史建築保存統包工程委託專案管理及監造技術服務」服務建議書第2-1頁

22

「本案歷史建築需以遷移異地重現方式執行,且為配合整體計畫政策時程遷移工程擬採統包方式推動。」

媒體報導:

2016/4/21聯合報:三井倉庫非移不可?議員爆恐有財團遊說

20160421 聯合報  三井倉庫

2016/4/21 自由時報:三井倉庫可異地遷移 謝佩霓竟說因捷運振動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