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教育局利用小額採購化整為零規避採購法與議會監督 小額採購補辦預算何其多: 最近1年就超過2千筆破億元 一種冷氣千百種價格,同噸數價差居然可高達近3倍 同樣醫療器材採購學校就比醫院更高貴,科學標準在哪裡?

 

教育局利用小額採購化整為零規避採購法與議會監督

小額採購補辦預算何其多: 最近1年就超過2千筆破億元

一種冷氣千百種價格,同噸數價差居然可高達近3倍

同樣醫療器材採購學校就比醫院更高貴,科學標準在哪裡?

 

年年、季季補辦預算,小額<10萬元以下佔7成! 積少成多地爽花大筆稅金

檢視今年度第3季台北市地方教育發展基金補辦預算明細,周柏雅議員發現共897項補辦預算項目中,小於10萬元採購佔總採購筆數的68%,再看今年度第一季與第二季也是同樣小於10萬元各佔66%與76%。甚至去年第4季也是如此(附件1)! 最近連續4季小額採購在近5億元各校(不含市立大學)補辦預算共3090筆的中就佔72%,共2千2百多筆,採購金額也是破億。中央機關把小額採購金額訂為十萬元,依「中央機關未達公告金額採購招標辦法」第五條規定(附件2),得不經公告程序,逕洽廠商採購,免提供報價或企劃書。而補辦預算形同先斬後奏,跳過議會審查預算事前監督。往往就變成各校校長等校務高層各顯神通的採購競技場了!

一種冷氣規格亂且明細愛寫不寫的,同噸數價差最多居然可以高達近3倍

以學校最常見,也常常買的冷氣來說,最新今年第三季的補辦預算中,就有48項(共買了109台),總計花了505.8萬元。就算是各校裝設冷氣面積大小不一,但也跟民間一樣,可設定在一定範圍需裝多大噸數冷氣與每BTU/h合理單價範圍與上限的SOP,來避免高出市價行情過多、各校豐儉度差很大的不公平現象。

從今年第3季各校冷氣1BTU/h所需之價格計算,發現最高與最低可差快3倍,舉例來說,麗山高中購買的一對一分離式冷氣為7.1kw,每台單價為92093元,1BTU/h為3.8元,而東新國小所購買的一對一分離式冷氣也是7.1kw,每台卻只要24670元,1BTU/h更是只要1元(附件3)。若2.5萬就能買到的東西卻花了9萬多,這是要證明學校貧富差距還是什麼?

大型的冰水主機,也存在同樣的問題,例如實踐國中購買110冷凍噸(冷凍空調能力的功率單位; 俗稱RT)只要87.5萬,每冷凍噸約0.8萬。反觀興福國中,100冷凍噸的冰水主機卻花了108萬,計算下來1冷凍噸就花了1.08萬(附件4),竟然貴了高達35%!

為何各校冷氣價格差異如此之大?教育局對各校採購共同項目不使用共同供應契約的原因是什麼? 連民間都懂<團購力量大>了,就算不採共同供應契約也可以幾個學校聯合公開招標或比價吧? 甚至教育局內部也可以根據市價訂出合理範圍的單價標準,讓各校在採購前至少可以參考,不至於造成目前許多採購各校同樣或類似品項但價差就超過倍數以上的誇張的現象。

高貴球場比外面貴了3.5倍

在第三季補辦預算中第44頁信義國中花了165萬元新建了「法式滾球場」,根據詢問為兩個標準場地(後來紙本資料又說有加RC看台和led燈),但與天母運動公園內的法式滾球場比較,當初102年天母運動公園花了109萬元,長26公尺寬17公尺,總計442平方公尺(約為6個標準場大小),兩相比較,平均一個標準場的價格約是82.5萬與18.2萬,信義國中的價格竟高了3.5倍! 使用率如何呢? 是學生用的機會多還是教職員用的機會多?雖然一般民眾只要有球,放學後或周末都可以進來使用,但是臺北市市民有多少人家裡會自備法式滾球?

學校醫療器材比醫院高級?

第三季補辦預算中南湖高中所購買的「八頻道中頻向量干擾治療器」(一種電療器材)砸了20萬元,為了運動傷害防護計畫所使用。但是經查關渡醫院於100年時,同樣項目1台才買15萬元 (附件5)?教育局清楚國內此項產品有幾家供應商嗎? 要如何審核各校採購是否離市價行情不會超過幾成才算合理? 如何比較?標準在哪?還是只要申請就有錢拿,來者不拒當做大放送? 或者放任小額採購或補辦預算是各校採購決策人員做公關交朋友的福利? 柯團隊說好的科學管理呢? 還是<柯>學非科學,柯團隊就是【講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

體育/音樂等專科班用器材更是各校豐儉由人

大部分的樂器與體育用品價錢都是可高可低,但價差可以差到好幾十萬?例如南門國中所購買的平台鋼琴花了100萬,但在第一季的補辦預算中復興高中卻只花28.5萬(附件6),樂器的價差這樣的大。樂器的品質當然與價格有關係,那為什麼有的學校能用好貨,有的學校卻安於更平價的產品呢?如果都是為了培養音樂方面的人才,是否該讓專科的各校學生都有差不多的設備可以使用呢? 而第三季補辦預算中,芳和國中所購買的不銹鋼排球柱2.5萬元、明湖國中的排球柱4.8萬元,但內湖高中「比賽用」排球柱則要22萬元(附件7),教育局審核的標準到底為何?

還是教育局的目的就是要從小教育台北市的學生貧富差距是因為缺乏SOP缺乏標準下的產物? 所以學校採購是要教大家: 會打好關係比講制度講科學管理更有用?

   

既然有計畫全面裝設校園監視器材,為何不團購?

許多國中小在補辦預算中也編列了預算購買監視器主機及IP攝影機等相關設備,既然是市政府有計畫的要求各校安裝,為何又不先規劃好再看用什麼方式購買最划算? 造成各校許多設備價格不一甚至規格也不一,就以監視器所用的IP攝影機來說,教育局只規定要200萬畫素以上就是太寬鬆了,連要不要有夜視功能也不必標明。雖然大部分的學校一支的價格都是1萬元,有的學校例如社子國小買1萬1、吳興國小買1萬2、永春國小買1萬5,但是敦化國小可以買到一支快5萬的IP攝影機(附件8)! 這是又要證明各校貧富差距嗎?

<中央補助款不確定>只是怠惰管理逃避監督的藉口

教育局放任各校小額採購/季季幾百筆補辦預算都是拿<中央補助款不確定: 尚未確定何時到位、或不確定是否會被打折等等當藉口。其實根據近年申請與核定比例(附件9)是確定至少有6成可以拿到補助款。教育局也是可以跟其他局處利用正常預算程序再標明「尚待中央補助款確認」等等,讓議會能夠在採購前就先檢視各校小額採購的必要性與預算上限的合理性。

避開採購法與議會監督,難怪不合行情、悖離常理採購處處可見,甚至年年補辦預算就變成學校採購弊端新常態。其實根據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的「中央機關未達公告金額採購招標辦法」也特別強調【直轄市、縣(市)政府另有規定者,應從其規定】,北市府要避免各校採購超過市價行情太多,就該另外規定與採購標準來事前避免採購相關人員過於不合行情與常理的採購。柯團隊標榜的「科學治理」、「講求數據」、「改變成真」等等【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還能贏得家長與學生信任嗎?

附件1:地方發展教育基金補辦預算,小於10萬之比例。

附件2:小額採購之定義

中央機關未達公告金額採購招標辦法第5條

公告金額十分之一以下採購之招標,得不經公告程序,逕洽廠商採購,免

提供報價或企劃書。

採購法對於不同規模之採購案,在金額上如何區分?其作業特質如何?

小額採購:其金額不得逾公告金額之十分之一,得不訂底價。

小額採購之金額上限,由主管機關、直轄市或縣(市)政府定之(第四十七條) 。目前中央機關小額採購金額訂為十萬元,依「中央機關未達公告金額採購招標辦法」第五條規定,得不經公告程序,逕洽廠商採購,免提供報價或企劃書。直轄市、縣(市)政府另有規定者,應從其規定,未規定者則比 照中央規定辦理。

附件3:冷氣價格(台北市地方教育發展基金-105年度第三季補辦預算眀細表)

附件4:冰水主機(台北市地方教育發展基金-105年度第三季補辦預算眀細表)

附件5:醫療用品比較,上圖為台北市地方教育發展基金-105年度第三季補辦預算第29頁,下圖為關渡醫院103-104年財務報表第22頁

附件6:鋼琴價格(台北市地方教育發展基金-105年度第三季補辦預算眀細表)

附件7:排球柱價格(台北市地方教育發展基金-105年度第三季補辦預算眀細表)

附件8:IP攝影機價格(台北市地方教育發展基金-105年度第三季補辦預算眀細表)

附件9: 104年第4季至105年度第3季止各高中職、國中、國小向中央申請計畫型補辦預算金額

2016/12/09 自由時報:教育基金 小額預算年破億元 議員質疑濫用

444

2016/12/09 中國時報:小額採購 價差很大 補辦預算 議員批教局放任

3333

周柏雅的「國際交流」:德國2020高科技戰略3–2014年12月19 日周副議長接見德國柏林 邦議會Dr.Michael Garmer等4位邦議員

周柏雅的「政策關懷」:食品安全系列26 餿水政府 把民眾當豬養不是一天兩天了 還好意思怪媒體報導太多!

周柏雅的「政策關懷」:現行12年國教:沒免試、沒特招的多元入學 一切回到基測、聯招時代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2014.7.15 新聞稿 – 教育局別學前教育部長硬ㄠ、越描越黑了好嗎? 補習學生人數還比「數補習班桌椅」不重要,這樣的教育局公僕水準要如何做好教育工作,全市超過10萬名補習班學生的家長能放心嗎?

 

教育局別學前教育部長硬ㄠ、越描越黑了好嗎?
補習學生人數還比「數補習班桌椅」不重要
這樣的教育局公僕水準要如何做好教育工作
全市超過10萬名補習班學生的家長能放心嗎?

 

補習班學生人數有多少不知道? 那補習班管理規則是訂假的?要管理誰? 照顧誰的權益? 緊急危難又該通知誰?

根據臺北市短期補習班管理規則(附件1)第十四條「補習班應置招生簡章、教職員名冊、學生名冊、學生點名冊、學生學業成績考查登記冊、課程表、教學進度表,並按時填載以備查考。前項招生簡章內容,應包括招生班數、人數、開課日期、各科教學時數、修業期限、入學資格、收退費規定及金額等。」

依規定明明要有學生名冊、也有招生班數與人數的招生簡章,教育局卻還敢睜眼說瞎話在6月26日回覆議會說:「惟補習班經營型態多元,得分時段、班別,因應市場需求規劃開班,故僅能以教室總面積核算同時段最多容留人數。」用此種光怪陸離的說詞來企圖躲避現在本市有多少青年學子在升學壓力下,於放學後再到補習班上課,這個簡單的補習人數問題,本來依管理規則就可以查明,回答竟然如此模糊不明,可見教育局根本就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補習人數有多少!

幾日數變的公文回覆難道是學習前教育部長的「不認識」、「只見2面」、「敲錯鍵盤」等等而來的嗎? 擠牙膏式一次講一點點,拖了快1個月還是弄不清楚倒底全市是多少個學生在補習? 周柏雅表示要是發生大規模緊急災難狀況,北市府連有多少人補習都不確定了,會知道第一時間該通知那些家長親屬嗎? 哪邊該啟動什麼層級搭配多少救援人力的緊急疏散配套?
 

 

每年市府稽查補習班上千次還敢說不能確定有幾個學生在補習?

又依臺北市短期補習班管理規則第十二條 :「補習班之班舍總面積不得少於七十平方公尺;教室總面積不得少於三十平方公尺;每一學生平均使用教室面積不得少於一點二平方公尺。」1.2平方尺每人=班舍面積/學生人數,周柏雅質疑:教育局如果不知道補習班的學生人數,又是怎麼能算出每間補習班有沒有把學生當沙丁魚,每個學生上課的空間合理合規定否?

教育局說針對文理類補習班年年都有派員稽查,近三年每年稽查次數平均超過1500次,既然每年稽查花了那麼多人力、時間,卻連最基本的補習人數都不知道,市政府作秀作麻痺了,查了上千次根本只是在虛應了事!看來,最該被教育的是「教育局」吧?

 

荒謬的稽查與矛盾的回覆方式,這就是教育局的風氣?

7月4日教育局再回覆:「每生使用面積稽查係於實地查核時將立案證書所登記之教室總面積除以1.2,並比對教室現場擺放課桌椅套數。」也就是說不管現場學生究竟是20個空盪盪還是2千個滿出來,稽查方式就是只有那麼一種「數!桌!椅!」。此種荒誕的稽查方式,竟也值得公僕年查千次以上做政績?

7月10日教育局又說:「本局派員稽查時,即要求業者出示學生名冊以檢視其招生人數是否符合規定。」這就怪了!6/26無法回答人數,相隔半個月後卻說過去都有要求業者提供人數?這前後邏輯在哪裡?就算手邊有現成的資料,教育局還是數不清楚補習班學生人數,這倒底是基層公務員的素質差?還是其主管長官、上從市長、局長以降,每個公務員的心態只重遵守法規行式但根本心中無學生?不能及時確切掌握學生人數,萬一有什麼緊急狀況,能馬上知道名冊跟實際上課人數有什麼差異嗎?

 

教育局公僕這樣的水準要來領導教育政策? 連管理也失敗,教育局該得幾分?

當前學生仍然瘋狂補習就是代表教改與12年國教的失敗,教育局應深切檢討都來不及了!現今竟連補習班的管理也出問題,連個補習學生人數都算不出來,要讓家長、學生安心也做不到?高薪的公僕心中不把補習教育當回事,真的能夠帶領城市年輕學生走出補習噩夢嗎?教育局要回覆議會的公文品質,局長、科長、股長連資料對不對、瞄也不瞄一眼就批出去,實在不用奢望這種教育指導單位還能談「教育」、「監督」什麼教育品質了!

到底每年市民辛辛苦苦繳稅給政府要做什麼?憑什麼無心於教育的教育局可以拿市民那麼多錢卻替市民做那麼少的事?這樣的表現,周柏雅認為:根本就是逼市民給教育局直接打「零分」!

 

附件1:
臺北市短期補習班管理規則  

 

媒體報導:

周柏雅的「一步一腳印」:臺北有趣點系列69 – 南港區南港里

周柏雅的「政策關懷」:臺灣民主要長大(3) 為什麼許多臺北人迷權貴?

文中所提及之參考網站連結:

  1. 劉政池案 有陽管處官員承認放水
  2.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貪汙與選擇性讓利怎麼區別? 哪種市民損失大?
  3. 周柏雅的「政策關懷」:有錢就好「喬」的種花國(1)司法篇
  4.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多了1個吃吃喝喝的商場旅館電影院 就是『文創』? 就是 都市更新? 聰明的 都發局/都委會: 只是負責送容積獎勵=$$$? 苦命的文化局 不懂都市規劃與更新、再造 還要硬扛都發局該做的工作?
  5. 買帝寶 魏家僅自付1%
  6. 只想有個家!凶宅貸款遭拒 單親媽夢碎
  7. 連戰身價,富可敵國,憑什麼? 連震東更藉職務之便,豪取土地。甚至讓其子連戰、孫女連惠心成為人頭 
  8. 從無到有,連震東崛起傳奇
  9. 二二八台奸後繼有人
  10. 中國國民黨五十五年統治下  台灣第一世家─連家與連戰
  11. 世襲權貴vs.人肉盾牌
  12. 連戰的十六字訣等同出賣台灣主權
  13. 北歐式的自由生活提案
  14. 台灣連翹 – 這是每個台灣人,都該讀過的一本書
  15. 作家導讀:吳濁流 by 林柏燕
  16. 維基百科 – 吳濁流
  17. 台灣百年人物誌 – 吳濁流
  18. 台灣連翹
  19. 植物行腳 – 金露華(又稱台灣連翹);以此紀念吳濁流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