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安全島植栽預算分配大小眼 有的路段施作面積比例高達100%!明明最需要綠美化如車流眾多、商業密集的基隆路、和平東路、木柵路等施作比例也僅25-36% 不僅施作面積比例多寡跟環境無關,施作單價也是差天差地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8年5月21日新聞稿
安全島植栽預算分配大小眼
有的路段施作面積比例高達100%!明明最需要綠美化如車流眾多、商業密集的基隆路、和平東路、木柵路等施作比例也僅25-36%
不僅施作面積比例多寡跟環境無關,施作單價也是差天差地

有的路段每季都全面翻新,但有的路段卻只有第一季有種植,連植栽都搞路段率?
中山北路一段至三段、民族東路、西園路二段、承德路四段至七段、福國路、公園路、松江路和至善路一段至二段等8個路段每一季植栽施作面積都以最大可施作面積來施作,一整年下來施作面積比例高達百分之百!反觀木柵路三段僅有第一季有施作,第二季至第四季竟然掛蛋!一整年下來因為僅有第一季有施作,施作面積比例僅25%,為公園處去年的主要道路安全島植栽施作面積比例最低路段。安全島綠美化不僅可為高密度發展的水泥城市疏壓療癒,且可透過吸熱降低地面的溫度,減輕熱島效應。透過光合作用釋放氧氣,改善空氣品質。

文山區雖然看似地處台北綠帶區,新光路二段或許還可藉著周邊環境減少植栽,但是像木柵路三段商業密集、車流也是不少,為什麼施作面積會不如臨雙溪公園的至善路一段或鄰近故宮/外雙溪公園的至善路2段?同樣的,長期交通服務水準(LOS)處於E、F級的基隆路為什麼施作面積比例僅36%?而和平東路也是車流不少,施作比例卻僅26%!

表1 北市106年道路安全島種植矮樹花卉之施作面積及施作面積比例

資料來源:2018年5月1日公園處索資回覆。

施作一坪植栽的單價竟高達1.2萬,比最低單價高出近20倍,這植栽是鑲金的嗎?
同樣是綠化美化,和平東路施作一坪植栽的單價僅352元,然而北安路施作一坪的單價竟然高達9,850元,兩者竟差了近27倍!在和平東路一坪花352元就可以達成綠化美化,為何到北安路就要多花近27倍的價錢才能達成?公園處是怕豪宅區房價還不夠高嗎?
公園處索資回覆的施作經費除以施作面積(坪)之後的施作單價明顯有20幾倍的價差,但今日(5/21)質詢工務局、公園處時,他們卻以「可能誤植小數點」要來搪塞過去,也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回覆議會都能如此隨興、隨便,這就是柯市府的效能?施作面積與單價的差異是否真的很大?

處長解釋「同花不同價」的原因是因爲不同標案所致,那就更令人懷疑公園處的標案是有黑幕嗎?怎麼可能會產生超過一倍價差?甚至高達20幾倍的問題呢?這還不趕快送政風、檢調徹底查個水落石出嗎?

表2 北市106年道路安全島種植矮樹花卉之施作面積及施作面積比例

資料來源:2018年5月1日公園處索資回覆。

相關新聞報導:
2018/5/23聯合報:北市道路植栽差距大 議員疑大小眼新聞.png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強佔市地不稀奇,霸佔市地還大蓋違建享暴利還危及公安 強佔市地+違建會比還沒啟用的大巨蛋不危險? 更不是弊案嗎?市府集體包庇、圖利、創建的「三軌」制,會大過建築法、消防法、自治條例嗎? 誰敢保證違建未拆前不會出人命?

強佔市地不稀奇,霸佔市地還大蓋違建享暴利還危及公安

強佔市地+違建會比還沒啟用的大巨蛋不危險?

更不是弊案嗎?市府集體包庇、圖利、創建的「三軌」制,會大過建築法、消防法、自治條例嗎?

誰敢保證違建未拆前不會出人命?

 

超越母法、任意開放達6次才強拆!幾乎等於「不拆」!

審計部臺北市審計處對臺北市104年度的決算審核報告(附件1)寫到:「查報頂樓違建案高達7千餘件,迄今仍有高達4成之案件已逾10年未處理完竣,且查報案件拆除後於同一地點再次重建之比率高達8成,部份地點重建之次數甚至逾10次以上。」

審計處又說:「研析發現計有294案頂樓建未經建管單位查報處理,非法情事長期存在,嚴重影響公共安全,建管單位亦未能通報稅捐稽徵單位依法課徵房屋稅,該等違建屋主所獲利益如以房屋租賃價值推論,每年總計不法獲利高達1億6千餘萬元,形成社會不公。」

結果,市政府竟然回覆審計處說:「業增訂違章建築拆除作業規範,明定同一違建經拆除後再度重建達6次以上,將執行強制拆除。」事不過三,柯市府竟然可以容許重建達6次以上才要強力執行拆除,道理何在?思維邏輯何在?法治精神何在?頂樓違建若以平均每件10坪、一坪月租金1000元來估算,全市2800件,一年所得利潤就有3.36億元,10年就高達33.6億元之利益,政府長期縱容不處理,不就發生南港興中街的慘案嗎?不只有公共安全疑慮也真的不符合社會的公平正義。

數千坪、上百件、十幾年的違建都不用處理!等於是變相鼓勵新違建賺取暴利!

內湖科技園區2006年前已被查報仍未結案的146件夾層違建,總面積2萬2千多平方公尺(約7千坪)長達10年仍未依法處理,如果政府積極行政,對違建開罰並處以怠金,10年估計可收2.8億元,結果什麼都沒作,馬、郝市長當爛好人,柯市長繼之,免罰免拆,等於是變相鼓勵新違建。

內科夾層違建所增加之樓地板容積,以最保守租金每坪1000元計算,10年下來光是這批約7千坪違建租金就有8億多!而目前內科廠辦大樓多為87年-92年興建,平均尚餘40年的使用年限,並以夾層違建每坪租金1000元/月計算,146案內科夾層約7千坪,40年還可再獲得約34億元的租金不當利潤!更別說當初1坪若是用30萬元來賣這額外坪數,更是驚人的21億超額利潤(附件2)!

 

明明就有罰則,卻不開罰、也無法斷水斷電?擺爛不拆掉?這不是公務人員圖利、瀆職嗎?

全市尚未處理結案的夾層新違建目前還有658件,舉三個案例來看,中山區八德路二段260號地下2樓,違建面積2800平方公尺,104年10月16日查報迄今仍未改善;內湖區行愛路128號1樓、3樓、5樓之夾層違建面積共有560平方公尺,104年2月3日查報至今仍未改善;大安區安和路二段81號地下2樓、3樓夾層違建面積924平方公尺,105年3月15日查報至今仍未改善。

明明建築法第86條、第95條皆有罰鍰依據(附件3),為何市政府一直不能依法行政?而市民也看不到對失職怠忽職守的公務員有任何懲處?以前面所提到的安和路二段81號為例,該夾層違建之前是機械停車設備,因未符合公安要求,於103年7月8日被建管處函知立即停止使用,但業者依然故我繼續違規使用,直到105年1月19日建管處才發現原機械停車設備已拆除,另增設為夾層,本案這2年多來,市政府官員放水縱容未依「臺北市政府處理違反建築法事件統一裁罰基準」之規定第一次罰5000元後一個月未改善或補辦手續者第二次罰10000元,一個月再不改善者第三次罰15000元,再一個月又不改善者罰15000元,第四次之後則應按月罰鍰15000元直到改善為止。請問柯市長沒有任何官員需要負責嗎?為什麼不依公務人員服務法、懲戒法處理?沒有人應受檢討處分嗎?

市府自行創設的「三軌」居然比建築法、自治條例還大!

再以保護區山坡地的違建為例,士林區平菁街90號對面於93年出現兩棟別墅,其間就有市民向建管處檢舉,直到7年後,101年7月20日建管處才依規定查報為新違建(面積合計128.4平方公尺),但在議員的協調下,建管處竟然以研判應係84年至93年間所搭建完成,而於102年4月將該違建列入第三軌排序執行。本案符合臺北市土地分區使用管制自治條例第75條、第76條的規定嗎(附件4)?不符合條件在保護區的建築行為和違建列入第三軌有何關係?官員們知法犯法,該當何罪?

今年105年4月25日查報信義區莊敬路8號對面的一大塊空地上有大型違建(面積1704平方公尺),結果拖了半年才處理完,為什麼要拖半年?是不是配合業者營利行為結束後才要執行公權力?其間建管處表示預計105年5月26日和105年9月13日強制拆除都是假動作,政風處看不出其中問題嗎?

而松山區南京東路四段55號(51之2號旁)在今年105年3月14日查報1009平方公尺之大違建,請問現在處理的怎麼樣?

一般合法承租都可終止契約,占用市產再加蓋違建,市府沒有辦法?

回到市有土地被無權占用或租用,其地上還出現違建,更顯示出政府官員怠忽職責不依法行政。依「臺北市市有非公用土地租賃契約」規定,市有土地使用人(乙方),應維持建物及其他地上物現狀,不得任意增建、改建或修建。又明定,乙方對於土地應於法令容許範圍內自行使用,不得私自轉租、分租、將租賃權轉讓他人或以其他任何方式由他人使用。

結果,目前已查出被占用的市有土地上仍有22件違建存在,例如信義區虎林街100巷125號出現1到4樓的違建,面積132平方公尺;北投區溫泉路99號前1、2樓新違建,面積共374平方公尺(之前已拆掉該址違建面積478.7平方公尺);而拆後又重建的有士林區至誠路一段305巷4弄1號旁之倉庫、中山區民族東路93號後約35公尺之建物、北投區懷德街與建民路交叉口處占用人行道和巷道之商店。依租賃契約規定,市政府針對「合法承租者」違約,都得逕行終止契約,收回租賃土地,並得請求乙方支付違約金,更何況是侵害市產權利的非法占用!請問市政府有依法行政嗎?

而目前市有建物被占用共有33筆,其中位於萬華區成都路12號建物占用面積高達712平方公尺,現在是作為商業營利使用,請問市政府的房屋租金是如何收取?收多少?合理嗎?符合市民公共利益嗎?

占用市產早就不對,更加蓋違建無視建築法規定,衍生公安問題!

本應全民共享的市有財產被個人占用建屋,本來就是非常不公平的事情,現又蓋違建、增加使用面積、改變原有建物平衡、配重,把原本建築師、結構、木土技師等專業人員的工作成果、專業結晶全數破壞!更因市府自行創設多種特例架空原建築法的原則規定,讓這些違建根本拆不完也拆不怕。

屋頂違建有可能符合現行建築、消防法規對逃生、水線、機電的要求嗎?阻礙屋頂平台排煙、逃生、增加樓地板負荷、私接水電而衍生出的線路危險更是可怕!柯市長曾說過違建是國家的大恥辱,現在這些恥辱繼續存在,拆也拆不掉,市長的決心在哪裡?是否又像頂加超過三個使用單元一樣,把三個空間拆成二個空間,使用坪數、方式都不變就算「改善」?那麼要建築法、建築技術規則要幹嘛?

附件1

中華民國104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含附屬單位決算及綜計表)

附件2

2016/05/30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內湖科技園區藏146件夾層大批違建! 約7千坪長達10年,保守估計得利數十億元! 放著3億罰金不收,只會剝奪小市民ubike/敬老金的小確幸 ! 有關係就免罰免拆,繼續坐享暴利,難怪北市違建勇敢不斷新增

附件3

建築法第86條

建築法第95條

附件4

臺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自治條例第75條

臺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自治條例第76條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就算涉及業務侵占/貪汙/護短/超過時效移送強制執行.. 年年違失模組無限迴圈,北市府公僕都沒在怕的!!! 從2013年審計決算報告看官官相護

決算審核報告大案沒轍,小案1年才1打; 記過才1人!

周柏雅議員指出:審計部臺北市審計處2013年的決算審核報告財務上稽察違失的結果,報請監察院依法處理者竟只有一件(附1);而移送檢調機關偵辦者也是只有一件(該件還因「列密件」為由,隻字不提涉及情節為何,是哪門子公開透明?)。另外只有12件只是通知市府各機關自行處分。而前四年更是連一件報請監察院處理、移送檢調都沒有!五年下來(98-102年),共只通知各單位處分了63件而已(附2),而且其中有高達9成4的人員僅記申誡!至於柯市府大巨蛋等5大案根本沒有一件是透過審計處/審計部直接移送檢調處理的!

抓小放大 無牙齒老虎 

周柏雅認為:從預算執行到決算,許多違法違規帶頭者根本就是各局處首長甚至市府高層,審計處把12件交給市府各機關單位自行查明處分,就算情節再重大,處分結果可想而知-即是2013年,7萬多位公僕只有一人被記過!9成多都是1次申誡而已,更誇張的是1次申誡後多能再被更多嘉獎補回! 此結果與媒體幾乎每天都有新曝光的弊端消息及民眾舉發揭弊的成績、還有社會輿論對市政缺失之批評等根本不成比例!各大弊案中也只有雙子星案、大巨蛋案曾被監察院糾正一次、美河市案二次,而美河市被監察院彈劾的二位官員早已退休。憲法、決算法、審計法等法律賦予審計部/審計處的審計制度依舊只是培養了無牙老虎!更是助長該被法辦的公僕反而升官加級的歪風! 而北市府更是自廢「公務人員懲戒法」的武功,甚至視刑法於無物,無形中造成被審計處揪出的犯錯或犯罪公僕反而成為護短嘉獎升遷的對象,這不只造成公僕逆選擇,且少數公僕的重大違失造成市民市庫鉅額損失都能被輕縱了,對7萬多名固守公務員服務準則的市府公僕公平嗎? 這種會鑽營、會配合、會作怪的少數公僕不會誘惑著更多原本盡忠職守的公僕加入打混、護財團、自己人護短之列嗎?

年找基層公僕開刀57次申誡是止癢用?
2013年總決算審核報告處分結果只有58人次受處分,其中一人記過,其餘9成多(57人次)受申誡處分! 在12件稽察違失中,警察局就佔了2大件,且都跟正要被加發8千萬獎勵金的交通安全值勤員警有關! 警察局開交通罰單很凶又如何? 依2013年決算報告顯示未強制執行交通違規罰鍰且超過5年執行時效的案件就高達8萬5千多件,應繳市庫的8千多萬元,這些錢若有好好執行裁處,拿來補助小學生喝牛奶不就有錢了!
法律其實可以這麼做

以2013年環保局出車車次及天數不實涉及浮報油料一案、大同戶政事務所及孔廟委員會以公款支付員工勞健保自負額,都可能涉及刑法第336條第1項公務侵占與貪汙罪嫌了,但市府的做法卻只是記申誡,這樣合理嗎?體育局自2009年辦理聽障奧運到2013年提出決算審核報告時,仍未辦理相關財產點交與財產減帳作業!難道體育局還要把此傳統延續到世大運嗎?且決算報告也缺乏對於剛拿到使用執照沒幾年的市府豆腐渣工程,之後馬上又作各種「變更設計」、「加強」、「改善」、「補強」、「追加款」等等有作出整體「財務」損失的專案審核?

根據決算法及審計法相關規定,審計機關應注意違法失職之情事,若發覺各機關人員有財務上不法或不忠而涉及刑事者,應移送法院辦理,並報告於監察院。且公務人員懲戒法亦規定:公務員有違法情事,應受本法懲戒。就此看來,審計報告中發現之人員缺失,亦可依懲戒法懲戒之,但從這五年的審核報告來看,所有的處分皆只限於大過、記過、申誡等「公務人員考績法」之考績處分,並未提及懲戒法之懲戒處分。究竟行政機關一律漠視「懲戒」處分來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是否為審計單位和行政單位的「默契」使然呢?另外,過去五年來,審計處的審核報告中僅僅只記載移送一件案子而已。這更讓民眾合理懷疑:在審計單位的眼中,行政機關就是不會涉及刑事、就是不需要移送!?本來就依法可行使監察權的審計單位,豈可只淪為市政府的風紀助理?!

2013決算報告(戊48到49頁)列出共30筆等未按採購法規定之缺失,其實只是冰山一角,市府有很多重大採購、促參案、設定地上權案、都市計畫變更等評審與委員們是否有依法作利益迴避?審計處應該呼應民意,針對這些掌握著比採購法及涉金額更鉅的市有資產之市府公僕及府外委員、評審,其是否有未利益迴避或圖利特定人,而造成市庫與人民的財務損失? 應發揮審計權作實質審查,為臺北市民全體利益做最後的把關!(附3)

附1: 102年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甲42-45頁)稽查違失成果:

附2: 98至102年間臺北市決算審核報告違失成果統計表 

附3: 廉政署:政府採購法與利益衝突迴避法競合時之適用函釋 2007年5月10日 http://www.aac.moj.gov.tw/ct.asp?xItem=241096&ctNode=36740&mp=289另開新視窗 政府採購法第15條第4項規定不得參與政府採購案之主體(機關首長本人、配偶、三親等內血親或姻親,或同財共居親屬),較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第2條、第3條第1款至第3款所適用之主體(公職人員本人、配偶、共同生活之家屬、二親等以內親屬)範圍廣泛,似屬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之特別規定,然因違反政府採購法第15條規定,並無任何罰則,反觀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第1條第2項則明定公職人員利益衝突之迴避,除其他法律另有嚴格規定者外,適用本法之規定,既然違反政府採購法第15條之規定,並無罰則,解釋上即非屬較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嚴格之規定,進而遇有兩法競合之情況時,應直接適用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相關規範。亦即符合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第2條第1項所定之公職人員、其配偶、共同生活之家屬、二親等內之親屬等之關係人,自不得與公職人員服務之機關,或受公職人員監督之機關為採購之交易行為,倘為前開交易行為,公職人員之關係人應處以交易行為金額1倍至3倍之罰鍰。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誰是警界房祖名?北市超過7千5百名員警只有5人驗過尿液檢毒?警界吸毒搖頭現象完全沒有數據 也不對屢被檢舉的員警進行科學檢測 自說自話如何取信民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