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市府將立法院市有土地無償撥用 是反民主,不守法治,也是傷害市民利益的作法!

市府將立法院市有土地無償撥用
是反民主,不守法治,也是傷害市民利益的作法!

市政府在議會大會否決立法院市有土地交換案後,竟擅自決定將土地以無償撥用的方式讓出去,市府也將因此減少每年5200萬元的租金收入,周柏雅質疑這是沒必要也是違背土地法及不尊重議會的反民主作法。

周柏雅指出,依據土地法第25條,市有土地之處分或設定負擔或為超過十年期間之租賃皆須經議會同意,先前市議會已經就立院土地交換案經過大會討論並表決否決了,市政府若想再對此一市有土地另作處分,依法依理也應再報經議會同意。

而土地法第26條雖然有規定:「各級政府機關需用公有土地時,應商同該管直轄市政府層請行政院核准撥用。」但並非一定非同意不可,法律條文是寫「商同」,即商量同意後才可,而本案之前議會已經作出決議,市政府怎可在不經議會同意下,自行就同意另採無償撥用呢?議會已決議在前,市政府當應尊重,豈可裝成沒事擅自作出此一土地之處分?

周柏雅指出,立法院用地過去數十年來市政府並沒有阻礙其各種改建或興建設施,為什麼不能維持目前的租用關係呢?

最近世人稱習近平為習皇帝,習近平三個字等同於反民主的意思,市政府在立法院土地上這種不尊重議會,無視土地法精神及傷害市有財產收益的作法,還一副自以為是的說詞不就是習近平的作法嗎?周柏雅呼籲市政府再三思而行。

 

 

相關部落格連結:

2017/06/30周柏雅的「市政質詢」:不是老千,也是郎中級的換地法吧!誰聰明誰傻瓜?

2017/05/22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南港轉運東站面積比市府、交九轉運站小好幾倍 開發+營運權利金卻可以多出好幾倍??? 就算沒有立法院換地北市府也能BOT南港轉運站

2016/12/12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柯市府-地主家的傻兒子 拿年收5千萬、6千坪的蛋黃地 去換有限開發也無立即收入的4千多坪蛋白區?無價之民主殿堂寶地卻只看到論斤計兩$$$的換地算計 就不怕在「臺北割地史」上會留下記錄? 明明瓶蓋工廠用文資法就可取得用地,何必讓出立法院?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不是老千,也是郎中級的換地法吧!誰聰明誰傻瓜?

不是老千,也是郎中級的換地法吧!誰聰明誰傻瓜?

 

一顆國際級成色無暇光芒閃耀巨鑽,去換克拉數更小的五顆鑽石叫划算?

土地完整與面積大小的價值就跟鑽石價格一樣,首要在大小、其次在成色等所謂4C與其他參數,巨鑽更是要看持有人過去的歷史、名氣而有超越4C等鑑價的超額價值。

立法院這種上過無數國際媒體,土地面積在北市更是堪稱完整巨鑽,又有高知名度古蹟、歷史建物與臺灣民主第一殿堂加持,完整近6千坪土地價格且每年有5千萬元現金收入,會比5塊合計才4千多坪,且四散在各區有限開發也無立即收入,甚至馬上要動用億元維修整建、未來土地等級還可能是成色不均的五小鑽的價值還低?!

柯市長只擔心會被國產署說不換地,涉及詐騙,要議會「含淚支持」,柯市長自己也承認要換就得「含淚支持」,損及市民權益,為什麼還要堅持換地?

南港瓶蓋工廠用指定歷史建物前價值計價,公平嗎?

大面積立法院土地1坪單價63.8萬元會比2426坪南港瓶蓋工廠1坪80萬元(李慶元說法)低的換地法,到底是誰詐欺誰?誰聰明?誰傻瓜?就算是一顆10克拉美鑽去換五顆在成色、大小、淨度、車工、拋光等等又不如大鑽下,一般人還會答應要換,難道不是遭詐騙了嗎?

南港轉運站沒有換地也是能蓋,幫開發商整地這樣值得嗎?

柯市府認為交換後的好處多多,但除了「怕國產署生氣」、「立法院積極要求」之外,其他的理由都是市府自己可以替代的。柯市長利用向議會專案報告的機會,把南港轉運站開發案說的好像換得土地後,才能有開發上的優勢,但事實上,南港轉運站未來的開發案,無論有無換地,最大地主、最大得利者都是臺鐵公司而非臺北市。

市政府把自己持有、尚為「教育用地」的立法院土地送進議會打算謀求議會同意後換地,一方面又積極替立法院這塊地變更地目成機關用地,但是交換價值卻是用原本送案時、教育用地的公告現值來交換;而國有的瓶蓋工廠用地,明明現況就是歷史建物,市府還要花錢維修,卻仍然用「特定商業區」的公告現值計算交換價值?

時空情勢已改變了,為何立法院換地方案不能重新考慮、重新計算呢?市有財產之處分除了考量時間、空間之外,也考量價格、價值,本換地案應該退回市府重新研議。

參考資料:
2017/06/20自由時報:立院換地若夭折 柯:就是詐欺國產署另開新視窗
無黨籍市議員李慶元說,雖有條件支持該案,但目前立院公告現值約一坪六十萬元,南港瓶蓋工廠被估公告現值為一坪八十萬元,但這是指定歷史建物前的價值,市府應重新評估,再交換土地。

2017/06/28柯文哲親赴黨團拜託 民進黨團「含淚支持」立法院換地案另開新視窗

2016/12/12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柯市府-地主家的傻兒子 拿年收5千萬、6千坪的蛋黃地 去換有限開發也無立即收入的4千多坪蛋白區?無價之民主殿堂寶地卻只看到論斤計兩$$$的換地算計 就不怕在「臺北割地史」上會留下記錄? 明明瓶蓋工廠用文資法就可取得用地,何必讓出立法院?

2017/05/22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西區門戶蛋黃中的蛋黃,辦公多用途使用立法院土地(不是房屋)在柯市府眼裡只值1坪64萬?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西區門戶蛋黃中的蛋黃,辦公多用途使用立法院土地(不是房屋)在柯市府眼裡只值1坪64萬?

西區門戶蛋黃中的蛋黃,辦公多用途使用立法院土地(不是房屋)
在柯市府眼裡只值1坪64萬?
容積率400%、建蔽率從40%調高到50%,立法院土地1坪只值64萬元?

立法院基地(成功段二小段98地號),因目前尚為「國中用地」,雖然土地位於精華區,但其公告現值僅有63.8萬/坪(19.3萬/M2)。再查周邊土地之公告現值:

  1. 喜來登(成功段二小段70地號)            商三特  202.5萬/坪
  2. 立法院研究大樓(成功段二小段96地號)    住三    126.5萬/坪
  3. 私地(成功段二小段67地號)              商三特  159.0萬/坪
  4. 私地(成功段二小段91地號)              住三    128.8萬/坪

可見周邊住宅區、商業區土地之公告現值都比目前的立法院用地高出一倍、二倍者!而目前立法院用地又從國中用地變更為「機關用地」,容積率從原本未予規定(國中用地)至目前的400%;建蔽率在都市計畫書裡放寬至50%(原為40%)。

公告現值有充分反映現實嗎?

立法院土地過去長期被當做「國中用地」,又因為現實不會設校而名實不符,進而導致土地之公告現值長期被低估。而現在變更為機關用地,讓立法院得以興建土木,以土地利用的程度來看,確實已經大大的讓實際使用價值予以提高了,但是因為公告現值的不即時性、不正確性,導致目前是用「禁錮數十年的國中用地的價值」去換土地,而國產署卻能得到一塊「不被禁錮、全新的機關用地」土地。這怎麼想都知道不對等、不公平!況且有實價登錄,鑑價卻只用少數人就能操控的公告現值就不會怪怪的嗎?府本應該善守市產,讓市產發揮最大效益,而不是市長一句「做了一件很偉大的事」就什麼可以亂來的。

土地有未來性與獨特性與歷史性

就算立法院改建新大樓,難道就能完全平息未來遷址的可能性嗎? 若松山機場遷址、自由民主廣場轉型等等會不會釋放出立法院更適合現址的機會呢? 現在就算法令對機關用地還是有所限制,但機關用地更靈活使用也是未來趨勢,誰能忽視這種市區大面積完整土地新的開發潛力?柯市府嘴裡講永續經營,卻連此土地的現況與未來的可能性都未納入完整考慮,只憑冷冰冰且遠離人間煙火的<公告現值>就要永遠地拋棄北市府與此土地的所有權。

支持立法院,不必用換地也可以改建整建維護。而充滿了臺北市與國家的歷史、文化與民主奮鬥史的地標,當然應該讓真正的地主-臺北市民共同決定未來如何使用。

相關部落格文章:

2016/12/12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柯市府-地主家的傻兒子 拿年收5千萬、6千坪的蛋黃地 去換有限開發也無立即收入的4千多坪蛋白區?無價之民主殿堂寶地卻只看到論斤計兩$$$的換地算計 就不怕在「臺北割地史」上會留下記錄? 明明瓶蓋工廠用文資法就可取得用地,何必讓出立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