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瑞源里」在北市? 兩大醫師聯手防治登革熱,連個基本確診病例在哪一區里都能冒出不在台北市的里名出來,這樣的北市府還能談傳染病「管制」嗎? 

 

「瑞源里」在北市? 兩大醫師聯手防治登革熱,連個基本確診病例在哪一區里都能冒出不在台北市的里名出來,這樣的北市府還能談傳染病「管制」嗎?

 

「瑞源里」在北市? 9月7日到底有沒有確診病例? 一個連登革熱最新情況都能給出好幾套版本的市政府,要跟國際城市拚智慧城市、巨量資料(Big Data)?

 

北市府9月7日發布的新聞稿中表示,臺北市於9月7日確診一名文山區的登革熱確診病例。可是市政府在9月9日提供給議會問政的資料卻說,9月7日並沒有任何的登革熱病例! 所以真相到底是? 而更荒謬的是這份公文還出現一個根本不在臺北市的瑞源里(桃園大溪?),北市府到底要怎麼去調查一個不存在臺北市的里的布氏指數?(附件一)柯市長你不覺得怪怪的嗎?

 

發病處才是需要撲滅病媒蚊的地方,為何要扯上文山區?

9月8日的登革熱確診病例其居住地在哪?官網上是寫文山區,但北市府提供的資料上卻寫大安區!?(附件二)究竟患者的居住地是文山還是大安區?既然傳播媒介是病媒蚊,就應該以發病時的居住地為準,為何衛生局的網站上卻將確診病例定為文山區?統計資料基本應該要確認定義後公布一致性的資料,衛生局連同一個資料都能給出不同套的答案,還能談什麼大數據、巨量資料、科學管理?資料掌握如此不確實,這樣的北市府要如何做好防疫工作?周柏雅辦公室只是比對9月份衛生局新聞稿與9月9日提供給議會登革熱最新確診病例的資料就有3個明顯的錯誤,開放錯誤資訊的政府就不叫開放政府!

 

疫情旺季給錯誤的資訊是要幹嘛?

周柏雅議員表示,光就衛生局沒有掌握確診病例的居住地這點來看,臺北市的登革熱防治已經出現了很大的漏洞!而衛生局給出跟自己官網同一登革熱問題卻不同答案的問政資訊,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北市府於9月2日就曾提供給周柏雅議員辦公室兩份數字完全不同的今年1-8月北市關於布氏指數達3以上之區里病媒蚊密度調查資料。北市府為何一再提供數據有出入的資料?是無法全盤掌控疫情?還是故意給議員錯誤資訊?(附件三)真是令人難以理解?還是那個環節出了問題?

 

市政府提供的一筆資料裡面就有3個錯誤,這要議會怎麼再相信北市府提供的任何資料?難道以後北市府所提供的任何資料都要議員再重新調查資料的真偽?更何況連登革熱確診病例的正確資料都無法掌握,臺北市民要怎麼相信北市府能夠做好登革熱的防疫工作?

 

里長一樣被蒙在鼓裡,那市政府防疫工作能夠深入基層,能夠迅速反應嗎?

北市府不僅提供議會跟衛生局官網上不一樣的登革熱資訊,甚至提供給媒體的登革熱資訊也跟衛生局官網上不一樣!自由時報、聯合新聞網及中央社皆有報導9月8日新增的3例本土型登革熱病例,自由時報及中央社並引述衛生局疾管處長之發言,新增的3例分別位於中山區、大安區及信義區,但北市衛生局官網卻是多了文山區,少了大安區。(附件四)

 

堂堂一個疾管處長居然在尚未能確認登革熱確診病例正確的資訊且與自己官網資料有出入的情況下,就將這些資訊提供給媒體。而該名該應列為大安區的病例第一次、第二次就醫情形如何?確診病例的感染級數為何?衛生局竟瞎說中央衛福部疾管署的網站有這些資訊。但實際上衛福部疾管署網站,卻查無這些神秘的搬遷資訊。至於環保局到底有無對此名由大安區搬到政大宿舍的病患,做過2個居住地之消毒並做後續病媒來源追蹤,截至今早還提供不出來即時資訊,更證明柯大醫師與黃大醫師,就算會寫精美SOP,市府主管公僕無法落實執行SOP也是枉然。看來北市府的螺絲仍然未上緊,難怪今年北市登革熱 確診案例佔總人口數的比例高過新北市!(附件五)

 

附件一:

9月7日臺北市到底有沒有登革熱確診病例?

投影片1 投影片2 投影片3

 

臺北市哪來的瑞源里?

瑞源里

附件二:

9月8日的登革熱確診案例究竟居住地是文山區還是大安區?

投影片1 投影片2 投影片3

投影片4

 

附件三: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破表的布氏8級病媒蚊指數區里竟曾在7月出現於松山區! 北市府到9月2月前是不知道!? 還是故意給議員錯誤資訊? 5-6月病媒蚊密度就在北市惡化蔓延了! 為什麼不照SOP通知里長? 為何不依法讓市民提早防範? 從6月到8月中旬一個新聞稿也捨不得發,是什麼開放政府?

https://choupoya.wordpress.com/2015/09/08/23849/

 

附件四:

中央社:登革熱死亡病例再增8例 共18例  2015.9.9

衛生局疾管處長陳少卿說,北市昨晚確診3例本土性登革熱,第5例是家住中山區的20歲女性,仍住院治療;第6例是19歲女性,在大安區租屋,已出院返家;第7例是39歲男性,住信義區,目前住院中。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509095021-1.aspx

 

自由時報:北市再增3名本土型登革熱病例  2015.9.10

北市衛生局疾管處長陳少卿表示,前晚又新增三名本土型登革熱確診案例,其中一位是家住中山區的廿歲女性,目前仍住院治療;另一位是十九歲女性,在大安區租屋,已出院返家,第三位則是卅九歲男性,家住信義區,目前住院中。

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914269

 

附件五:

確診案例佔該市總人口數的比例

新北市: 13/100萬(54人vs 400萬人)

臺北市: 19/100萬(53人vs 268萬人)

傳染病統計資料查詢系統:全國登革熱本土病例及境外移入病例地理分佈

http://nidss.cdc.gov.tw/ch/NIDSS_DiseaseMap.aspx?dc=1&dt=4&disease=061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道管資訊圖遇豪宅會自動簡化? 大巨蛋大型工地管線不用監控? 市府管線資訊正確性應該可以運用Big Data更精進 ! 一個整合性市政資訊營運管理中心會好再更好!

道管資訊圖遇豪宅會自動簡化?

大巨蛋大型工地管線不用監控?

市府管線資訊正確性應該可以運用Big Data更精進

【一個】整合性市政資訊營運管理中心會好再更好

 

「道管中心」只管道路挖掘但卻不包含大巨蛋等大型工地?

市政府昨天正式成立「臺北市道路管線暨資訊中心」,但是周柏雅辦公室詢問工務局怎麼大巨蛋工地不在此網站資訊「施工中工地」查詢系統內? 工務局表示,他們只管理位於市區道路工地的「路權申請」,所以並不提供工地內的管線即時資訊。但是助理問完沒有多久隨後柯市長臨時抽考大巨蛋管線圖時,此系統又有大巨蛋工地內2D管線圖! 只是還是缺乏施工工地即時查詢資料。本市道路挖掘工程之管理,為什麼會讓都已挖空鄰近忠孝東路及孫文紀念館的大巨蛋,不用申請路權也不用登錄管線挖掘即時資訊呢? 不只周遭民眾關心大巨蛋的施工會不會影響其民生用管線公共資源供給,市民與路人也想知道大巨蛋施工會不會造成管線破損而釀成大型災害與公共管線損傷要動用公家稅金人力修復等問題啊! 若照工務局/都發局建管處這種不挖道路表面但挖空整條大馬路旁的基地,就可以不用申請路權的作法,也不放上施工中挖掘道路系統資訊的作法,若連道路路權申請都有大小眼或工務、建管各自為政,則仍然難以讓市民共同監督本市道路挖掘的真象。

 

道管資訊圖遇豪宅、大型公有建物會自動隱形?

從道管中心網站的大巨蛋的2D管線圖來看,可以看見雨水、部分汙水、電信等管線,逐漸從四周鋪向基地各方,這樣還不用監控嗎? 有沒有按照當初環評報告要求舖設管線,也不必監控嗎? 更離奇的是,帝寶管線圖卻以瓦斯和自來水管線圖為主,跟左邊舊大樓公寓密密麻麻8大管線如電信,電力、自來水、衛生下水道、雨水等8大管線相比也太寒酸了吧! 信義富邦的管線圖也非常有趣,相對簡化許多,北市議會和北市府也呈現同樣簡化的管線圖,真的有呈現完整的管線圖嗎? 周柏雅指出郝龍斌市長任內就沒有好好把北市道路挖掘管理系統的所有管線治理單位做好整合! 柯市長上任把此一系統的使用介面和平臺修改的更好用,且與郝不同處就是開放民眾不必上網註冊就能查詢得到,這是進步的作法。但是對管線資訊內容是否具完整性與正確性,市政府還是有許多空間可以好再更好! 亦即讓民生管線資訊按照市民實際生活的狀況早日在此系統上作整合,早日可以更完整呈現,而不必讓市民線上奔波於各種不同市政營運監控系統平臺。

 

道管中心、交管中心、EOC..等影像市政資訊早日整合為一個中心就夠了! 否則市府各做各的調,管理散落各處,不也是資源重疊浪費嗎?

周柏雅指出臺北市道路管線暨資訊中心、警察局行動辦公室、交管中心、山坡地天眼衛星、水利設備與河濱公園遠端監控、捷運行控中心、消防局災害應變中心(EOC)等等現在市政府倒底共有幾種監看系統? 幾個中心? 周柏雅指出如果市府能夠將道管中心的系統未來加上其他系統做市政治理的延伸與整合,就可避免各治理單位各自為政,未來如果還是要讓一個市民要從五花八門市府資訊中心網站/APP,多個不同入口,才能得到自己居處完整的資訊就太浪費資源了。

 

不能老是依賴坐等里長做道管?

面對市府已經把許多市容查報工作交給里長,現在柯市長更想大力借重里長來做道路管線維護實質監看,但里長已經肩負許多市政任務了,市府一大堆救災、治安、交通現在連管線監控都要拜託萬能的里長幫忙,工務局辯稱最高紀錄北市一天有400多個工地,無足夠人力監看管線是否被挖破。周柏雅說如果照這種邏輯,全市同時幾千個交通號誌路口是否交工處也可以說交管中心做不到每個路口監控就擺爛坐等里長或民眾來舉報呢? 另外捷運每天哪麼多路線,幾乎每2-4分鐘就同時有好幾班次列車,是否也是雙手一攤等里長及民眾呢? 資訊管理系統的數據掌握與整合是現代政府科學化管理的基礎,眾多資訊的整合是城市治理成功的前提,而不能只是靠人力。

 

運用Big Data智慧城市管理系統

整合性的【一個】「市政營運管理中心」正是時候!

周柏雅表示,隨著雲端運算及物的網際網路(IoT)等科技不斷發展,巨量資料(Big Data)已經在北市府的各種監控治理系統產生。而且影像資料的巨量大規模產生就不能再像過去單純仰賴里長等人治系統來管理。北市府各治理單位應用資訊科技所帶來的管線、行動治安、交通流量等資料的定時與動態蒐集更需要加以分析才能作為施政的參考。否則就算擁有巨量資料也只是坐擁寶山的乞丐而已! 自然無法將資料轉換成市政要的<價值>,空有一堆XX中心、XX監控系統,但還無法有比較完整的正確性資料且各監控系統產生龐大的影像資料要如何分析? 更是北市城市治理者的一大考驗! 所謂智慧城市就是比賽每個城市的如何將將傳統資料轉變成巨量資料的分析與應用能力。智慧交通與智慧安防與管線要如何結合才能指引警消人員在最短時間將類似八仙樂園傷者送至最適燒燙傷中心與醫療院所? 身為首善之都的臺北市還有一大段里路要走呢!

 

參考資料:

  1. 蘋果日報:北市成立道管中心 柯:拜託里長逗顧挖馬路 2015年07月01日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701/639133/

  1. 臺北市宣示成立道路管線中心 首創智慧化管理 2015-04-02

http://www.cloud.taipei.gov.tw/web_tgi_getContent?ClassCode=462da1de&CategoryCode=MA03&rowId=GIP_100913808&orderBy=2

另外,道路施工單位需即時拍攝施工影像傳送至中心統一監管,對於有施工品質疑慮案件將派員進行現場稽查,民眾亦可透過智慧型手機隨時查詢施工動態。

此外,施工過程遇有管線障礙,可立即通報中心人員,並將影像回傳中心協同處理,有效改善重複施工情形。

透過科技與智慧管理,能將目前每年道路挖掘量減量20%,降至1萬件以下,並逐年遞減。

工務局表示,道管資訊中心正式運作後,將優先針對道路維護更新、管線汰換、天空纜線清整,整合臺北市政府推動各項建設及新建房屋民生管線等計畫與需求。

  1. 中時:危機總動員 北中南清查管線2014年08月06日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806000376-260102

臺北市府大規模清查地下瓦斯管線,已清查9個儲氣槽、53個減壓站,預定8月8號前完成所有管線清查,並開放「臺北市道路挖掘管理系統」讓市民上網註冊查詢,郝龍斌市長指示消防局3周內進行相關演習。

  1. 帝寶管線圖

帝寶

 

帝寶範圍管線圖-這樣的電力線夠用嗎?

帝寶2

 

大巨蛋管線圖

大巨蛋管線

市政府、市議會管線圖

 

 

市政府市議會

市政府2

信義富邦管線圖

 

信義富邦管線

 

信義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臺北市食品安全自治條例未完成立法前,勤查重罰溯源管理、巨量資料應用才是當務之急!

臺北市食品安全自治條例未完成立法前

勤查重罰溯源管理、巨量資料應用才是當務之急!

 

市政府於今年5月26日向市議會提出:「臺北市食品安全自治條例」,議會於6月29日進行二讀審查,大部份的條文皆已經由大會討論妥定,唯部份條文尚待釐清爭議及作法規文字之整理,並未於當天完成二讀審查的程序。

 

法規影響評估報告未見量化資料,說好的巨量資料科學化管理:

  市政府對於本自治條例之影響對象,僅以作文方式帶過,並未將本條例適用對象、範圍及可能之影響給予量化資料,僅文字說明「本市是屬於消費性城市,食品業者有七成為『餐飲業』、近三成為『食品販售業』」,亦未能概略估計本市共有多少餐飲業、多少攤商、多少業者將因本條例而受影響或吃營養午餐的學生能增加什麼保障。訂法再好,政府人力不足,只想靠標章讓業者自主管理,缺乏巨量資料大數據,食安問題就這樣無窮迴圈下去。

 

以本自治條例第五條為例:

  原制定條文:「市政府得設食品安全委員會」,議會改為「應」設。原條文寫:「具公信力之府外專家學者」,議會刪除「具公信力之府外」這幾個字,並增加第三項:「食品安全委員會決議之事項,市政府應追蹤管考對外公告,並納入每年向臺北市議會提出之施政報告。」

 

以本自治條例第八條為例:

  此條規定衛生稽查公告應公告六個月,明顯與其他一般法律公告期間概無差別。要知道現今許多食材皆可冷凍存放數年之久(附件1),但市府的提案說明(附件2)卻僅以:「考量一般常溫產品效期多為六個月至十二個月,故明定公告期間為六個月。」!不僅未加考慮現今食品特性、也完全沒有任何科學佐證指出「效期多久」!更別提市府從未想到常溫產品也可以冷凍再退冰嗎?將違規食品僅公告六個月並沒有科學之依據。

 

        而市府面對議員質詢時,衛生局卻認為如果永久性公告恐造成業者永久的烙印!但業者本身衛生稽查不合格,本就是依本法應接受公評之事,若業者不改善,公告當然成為其違法之烙印,甚至累犯即應累計之。但若業者已改善,則不妨將原有公告後加註註記,標明「已改善」即可,不僅非為烙印,更是改過自新的最佳證明,還能成為業者重視商譽的象徵!市府雖表示:加註記不成問題,但仍應公告限期六個月,也有議員認為應把此一條文取消,不用寫明公告多久,因此仍有待討論後定案。

 

再以本自治條例第十四條為例

       此條文本係參考食安法下的「食品良好衛生規範準則」第27條之規定(附件3),並依規定向直轄市衛生局報備之,並非獨創、首創之規定,但違反者之罰款在執行上有許多實際上之困難,議員認為市政府現階段仍應勤查輔導以達管理效果。

 

另,衛生局官員亦在答詢時坦承,一年外燴業者報備數僅有40多次,且在人力上無法全面清查,此條文在實務上要落實相當困難,包含人數計算、事後難以追查等。如以目前現行的「桌數計算」,則又與法律文句相悖,恐引起業者以未達自治條例所稱200人以上而提起訴願撤銷罰鍰,未見嚴謹的自治條例將進而大大折損市府公信力。

 

表面工夫條款一堆有用嗎? 還在玩上世紀有標章就可以安心的老招!

  食品安全從農田、養殖場、海關到餐廳及餐桌的每個環節,環環相扣。以稻米為例,產地、品種、施肥農藥、水質、土壤、病蟲害、儲藏、加工、運輸、銷售等環節,無一不影響稻米品質與安全,經過收集、分析各環節的存量、流量等資料,可以預測某產地將收穫的稻穀或生產/已被散裝銷售的稻米是否存在安全風險。

 

        如果政府確實掌握從上中下游的巨量資料,就可以建立更有效的食品安全監管與風險預測機制。一旦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比如發現鎘米汙染就能立刻知道是哪些批號出問題該下架、屬於那些生產者、經銷商、甚至最終消費者手上的產品來自哪邊?該給誰補救退費、醫療追蹤與觀察等措施等等。但是市場上如果連產銷履歷、認證標章都是假的,此次自治條例立法又只是表面工夫要更多業者花錢買更多標章,意義何在?

 

市民要的是勤查重罰跟溯源管理(母法已經有高達2億重罰)

        食品安全法律補救問題真的在中央食品安全衛生法今年2月4日公布後還無法滿足一般食安查察的需要嗎? 依地方制度法,地方政府罰款上限就是最高10萬元。重點在政府若能勤查,將原本鬆散的食安查驗機制改進、落實,對違規業者施以勤開單,甚至建立榮譽制度或如開車違規永久計點制度,讓心存一時僥倖的業者能夠放棄一時之利損毀一世商譽的覺知,這才能讓食品業者有真正自主管理的動機。 自主管理之前應先作好政府的自動、主動管理科學+法治平台。本次食安條例並未大破大立出一條新的路線,將勤查重罰列入本條例之中。

 

        中央每遇食安事件爆發就以修改食安法來作為政府有做事、有改進的證明。食安法規一修再修,罰則不斷加重,臺灣的食品安全環境有因此而改善嗎?徒法不足以自行,法令訂的再嚴再完善,如果沒有勤查,如何落實法律?如何保障臺北市的食品安全?如果沒有勤查,如何重罰?市政府向議會說本自治條例施行後「一年後再修改」,這種「邊實施邊修改」的想法所制定的法規,議員們自然還有討論的意見。本自治條例雖然尚未完成立法程序,但依現行法律法規,市政府本來就應該即知即行,勤查嚴查以維護本市之食安。

 

附件1:美國農務省農研究局

圖片1

 

 

附件2:臺北市食品安全自治條例條文比對表

圖片2

 

 

附件3:食品良好衛生規範準則第27條

圖片3

 

 

參考資料: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食品安全系列28 巨量資料(Big Data)該如何運用在監控食品安全?「新世代」公僕還能坐冷氣房等受害市民找發票嗎?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變更原有的客家文化節預算,客委會打算要怎麼用?需不需要委外評估蓋新館?客委會人才濟濟、北市府8萬大軍連評估舊館的能力都沒有?拿不出科學數據,就是「偽」科學治理城市!公園用地拚命開餐廳弄賣場就是永續經營?4600坪要不要直接蓋社會住宅算了?

壹、變更原有的客家文化節預算,客委會打算要怎麼用?

客家文化節原有預算750萬元,現一拆為二,一為客家串流計畫(470萬元),一為委託規劃當代客家藝術中心先期研究(280萬元),以後者而言,係欲將現有的「客家文化主題公園」園區內,新建為「當代客家藝術中心」館舍,而進行之先期規畫、計畫方案。

據客家事務委員會(下稱客委會)所提供之資料,目前的客家文化主題公園範圍內,仍可興建約4600坪!若將一坪興建成本以合宜住宅三倍興建價格來計算,4600坪約需5.5億之興建費用。據此,臺北市未來先得花280萬委外規劃新場館後,再花5到6億元興建新場館?

(臺北市議會第12屆第1次定期大會 審查一般提案第12004案補充資料第6頁,下稱「補充資料」)

貳、需不需要委外評估蓋新館?

一定要避免舊館的歷史重演;蓋新館是為了什麼可量化的目標?

結論一:

要委託評估蓋新的蚊子館之前,客委會應先要拿出科學數據評估現有客家文化中心(604坪)、客家戲劇中心(340坪)、其他設施(38坪)一共982坪之經營效率。並檢討、究責為什麼使用執照才拿6年(98年12月18日,98使字第0476號。100年10月13日100年使字第0298號)的建築主體就會漏水

(補充資料第4頁)

現有蚊子館、豆腐渣工程如何補救與避免悲劇再次重演?

市府在規畫興建場館之前,應先提供現有場館的經營績效缺失、集客率、活動規模與次數、活動參與人次、坪效等科學數據做Big Data分析再拿出KPI的標準與新舊目標,再來談要不要蓋新館才是!依照當時花費289萬、將原交通局兒童博物館改建為文化中心與戲劇中心的評估報告第71頁,當初改建為「客家文化主題園區」的理想乃是:「集不同領域的客家藝街工作者,相輔相成,創造更多的學習空間,推而推廣客家文化,開創新的客家文化。(節錄)」然而,今天客委會又要大興土木,將現有的「客家文化學習空間、推廣空間」再度改成其他場館?!可見得過去花錢、花時間所構築的理想並未實現,市民再度成為了冤大頭?!

再以數據來看(請見下表):文化中心來訪人數今年一至五月較去年同期下降11%,音樂戲劇中心來訪人數亦下降9%;文化中心的活動數亦從493次下降到393次(下降20%),音樂戲劇中心活動數從106次下降到47次(下降55%)。綜上來看,客家文化主題公園的兩大場館之營運皆比去年來得差,若今年的柯市府並沒有比去年的郝市府經營的好,那柯市府及客委會如何能證明以後蓋了新館後就不會變出更多蚊子館呢?

與其興建一個新的當代藝術館,為何不利用現有市府眾多蚊子場館?與其讓客家藝術集中在單一地點固定展出,倒不如讓其走入12個行政區的公民會館、圖書館、文化場館甚至行政中心區公所、地政事務所等「多點多面」!雲端時代,現代藝術型態展出也並非得要在定點水泥造景裡。城市治理談科學治理、談巨量資料,客委會連基本data資料都無法好好分析、不敢勇於檢討面對現實,也無法從過去失敗獲取教訓,就要貿然再花未來蚊子館的錢,實不可取。

參、客委會人才濟濟、北市府8萬大軍連評估舊館的能力都沒有?拿不出科學數據,就是「偽」科學治理城市!

結論二:

客委會平均年薪82萬元(詳見下表),編制員額:20幾人(不含職工),主管人員四成有碩士學經歷,連個新館要達到什麼目的?有什麼量化目標都說不出來就要委外做評估,說的過去嗎?KPI公務員不自己去訂定,連這也要聽廠商的嗎?市府8萬大軍,蓋新館不是要有一定的SOP嗎?市府現在也有「發包中心」了,且市府具有建築師執照就有48人,就算客委會沒有建築技術/設計人才,也可向市府建築技術相關部門工務局求援,甚至連都發局都成立了「TaipeiDesignCenter」臺北設計工坊了。不整合市政府人才與資源才是最大的浪費!柯市府不是一直強調要省錢嗎?市長也認為北市府近8萬大軍有好人才,但為什麼連要不要蓋新館,蓋來要達到什麼KPI卻都要委外?

(資料來源:客委會)

肆、公園用地拚命開餐廳弄賣場就是永續經營?4600坪要不要直接蓋社會住宅算了?

結論三:

依補充資料,此區土地使用分區為公園用地,目前還可增加4600坪建築面積,而客委會消滅綠地或空地目的是為了:

(一)展演廳:讓既有文化中心/戲劇中心更降低使用率?

(二)教室:北市閒置教室有3000到4000間,更別提公民會館、區民活動中心等蚊子館不盡其數。

(三)旗艦餐廳:應該是主要目的

(四)、(五):應該就是賣場

(六)倉庫:在一坪土地幾百萬元的市中心(中正區),拿來做倉庫,豪華啊!

(補充資料第5頁)

北市府不是找不到市有地蓋社會住宅嗎?若4600坪做社會住宅,1戶20坪也有230戶,讓客家青年或創業者在此落戶,重建客家現代聚落,可能都比當倉庫、賣場、餐廳好!都發局花103億才能蓋877戶社會住宅,一戶要1175萬元,這邊花5-6億就能有200多戶,也算是建設界的「大集合住宅案」了!且一戶成本只有陸保廠二成左右。當然,這也是需要市政府的審慎專業評估,但柯市長只是一昧地找國有地,卻忘了自己的市有財產?!柯市長說要省錢,根本就是花大錢省碎銀子!市政府應該再仔細的審視、通盤檢討臺北市的市有財產、土地!

(補充資料第6頁)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要談本市未來大改造的都市計畫前 1. 都發局為什麼不先依都市計畫法行政呢? 2. 都發局只知道戶籍人口數就拿來做各種都市規劃案的依據夠嗎?

臺北市議會第12屆議員書面質詢用紙

質詢日期:2015 年 4 月 7 日

質詢議員:周柏雅

質詢對象:柯市長文哲

質詢題目:
要談本市未來大改造的都市計畫前,都發局為什麼不先依法行政呢? 根據都市計畫法第二十六條第二項:「都市計畫經發布實施後,不得隨時任意變更。但擬定計畫之機關每三年內或五年內至少應通盤檢討一次,依據發展情況,並參考人民建議作必要之變更。對於非必要之公共設施用地,應變更其使用。」又都市計畫定期通盤檢討實施辦法第二條規定:「…但都市計畫發布實施已屆滿計畫年限或二十五年者,應予全面通盤檢討」。根據府都綜字第10430125800號文,明明南港、萬華、信義、大同、中山、中正、大安、內湖、松山、北投等10區都超過法定期限多年,為什麼沒有再行通盤檢討呢?請詳列12個行政區最近一次通過都市計畫通盤檢討的日期、公展日期、內政部指示修正日期與完成內政部修正日期、公告發布實施日期。

 

臺北市議會第12屆議員書面質詢用紙

質詢日期:2015 年 4 月 7 日

質詢議員:周柏雅

質詢對象:柯市長文哲

質詢題目:

要高談闊論都市規劃與遠景之前,市政府都發局怎麼能夠只知道戶籍人口數就拿來做各種都市規劃案的依據? 別說本市日常通勤通學交通路線關係到市民與非戶籍居民的日常生活,且城市緊急應變計畫與逃生動線等等也和都市規畫有關,難道非市民人口就不計入救援與應變計畫嗎? 臺北市都發局做各種都市計畫與通盤檢討時,不考慮非戶籍人口數為各種規劃案的依據是什麼理由? 都發局怎麼好意思在2013年10月29日回函稱:「索取本局過去20年做過提到流動人口的報告書及近5年本市12行政區流動人口估計等資料,經查本局尚無相關研究報告及統計資料」。現在柯P新政時代,講求巨量資料、科學治國,堂堂臺北市政府還能不知道北市常住人口數字嗎? 根據都市計畫法與內政部最新的「全國區域計畫」新訂或擴大都市計畫之指導原則中,關於都市計畫人口規模: 「應以本計畫訂定之直轄市人口總量為基礎,並按其分派模式,核實推估各該都市計畫地區之人口數,並具體說明人口移動情形」。請提供北市12個行政區各區之市民、非市民的常住人口、通勤與通學移動人數表與戶籍市民不常在北市居住的人數推估。各行政區都市計畫人口是多少人? 各區按照既有都市計畫還可各容納各多少萬人口?

 

周柏雅的「國際交流」:德國2020高科技戰略3–2014年12月19 日周副議長接見德國柏林 邦議會Dr.Michael Garmer等4位邦議員

周柏雅的「國際交流」:德國2020高科技戰略–2014年12月19 日周副議長接見德國柏林 邦議會Dr.Michael Garmer等4位邦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