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 捷運局「臨聘」派用人數全國第一,北市捷運路網多已完成,還需要花費數億養冗員嗎?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8年2月28日新聞稿

捷運局「臨聘」派用人數全國第一
北市捷運路網多已完成,
還需要花費數億養冗員嗎?

捷運局派用比占8成,尤其是局本部人數、比重超高的,派用年資高過全國!

在捷運路網大量建設的時代,國家用「派用人員派用條例」晉用人員推動國家建設,公家機關只要依學經歷遴選所需專業人力,不需要經過國家考試就可以派用,但原來只是臨時性的用人措施,如今卻變成久任機關。全國派用人員有3千多人,其中最多人的就是臺北市政府捷運局,派用人員目前仍有6百多人,占捷運局總人數7百多人近8成,其中局本部的派用人數最多,有3百多人,平均年齡54歲,平均任用年資23年,比全國派用人員平均年齡51歲,任職年資19年還要高。

捷運局派用人員與一般公務人員同工不同酬,又非經由國家考試任用,雖然派用條例已在2015年廢止,但原派用人員仍可繼續留任至離職。若以捷運局平均年薪100萬元來算,這600多名派用人員一年的人事費就是約6億元開支。(附件1)

捷運局月薪比一般公務員多一萬以上

與同樣薦任9職等的公務員相比,捷運局的本年功俸就多出近2千元,專業加給部分又有「國家重大交通工程機關專業加給」比一般公務員專業加給多3千元,主管加給比一般公務員多6百元,還另外多出「國家重大交通工程機關職務加給」行政人員6500元、技術人員9100元,這些一般公務員完全沒有的額外加給項目,零零總總加起來可以比一般公務員多出一萬多元的薪水。(附件2)

捷運局比委外廠商拿更多的行政費用,做的事卻比較少! 

捷運局眾多派用人員的薪水從哪裡來的? 就是每條捷運路線特別預算有編列「工務行政費」,除了工務行政費用之外,尚有「工程管理費」,主要支付捷運局約聘僱人員人事等等費用。(附件3)

過往的捷運路網的工務行政費,占總經費的5%,期初路網、新蘆線、南港東延段、信義線、松山線、萬大線、信義東延段總經費共7878億元,其中工務行政費就有465億元。(附件4)有民眾看不過去便投訴,捷運局人太多、領太多錢,卻只做「行政審核」工作,許多工作都委外發包給廠商做,相較於市府其他單位的工程案,5億以上的工程,給廠商的工程管理費僅0.5%左右的費用,而捷運局拿到的光是工程行政費用動輒3-4%也實在多太多!(附件5)

事實上,捷運路網早已完成,請捷運局代辦的工程如北藝中心,捷運局幾百人只要負責行政作業、審核蓋章,結果卻能把工程弄得二二六六,廠商倒閉落跑、工程進度嚴重落後、拖延,還讓柯市長一怒之下,把工程移交給工務局繼續處理,這樣的捷運局還需要那麼多員額嗎? 捷運局人數若減半,以平均年薪100多萬元來算,400人1年就能省下4億多元。(附件6)

附件1 : 捷運局及所屬工程處歷年任用、派用人員及所占比例一覽表  

捷運局任用、派用人員人數和平均薪資
任用加派用人員人數 793 總薪資   約8億元 平均薪資  約100萬
派用人數 617 總薪資   約6億元

附件2 : 公務人員與捷運局薪資差距表 

附件3:  

附件4: 捷運各線工務行政費 

附件5: 工程管理費 

附件6: 獨/不滿北藝「爛尾樓」 傳柯P將撤換捷運局主導權
https://udn.com/news/story/7323/2397701
2017-04-11聯合報 記者張世杰╱即時報導
臺北藝術中心廠商理成營造去年11月驚傳倒閉,台北市長柯文哲要求捷運局儘速解決,豈料,上月21日確定流標。據悉,流標結果令柯文哲相當不滿,決定將工程主導權轉交給工務局,捷運局則回應「之前開會確實有曾討論過,這是市長決策,捷運局無法表達意見」。
造價將近60億元的台北藝術中心,由文化局委託捷運局代辦工程,採最低標進行招標,完工日期卻數度延後,去年理成營造無預警倒閉,整體工程進度停在70%,讓柯文哲曾經承諾的完工期限跳票,被外界質疑是柯文哲連任的絆腳石之一。
自從北藝成了「爛尾樓」後,柯文哲隨即將該案進行列管、追蹤,捷運局邀18家符合資格的優良廠商投標,盼能重新發包、儘速復工,最終卻流標收場,令北市府面子完全掛不住。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臺中捷運標案廠商求償誰負責? 柯文哲、周禮良說臺中市政府、交通部負責! 柯文哲身為市長難道連契約都不用看? 契約甲方是北捷不是交通部也不是臺中市政府!

參考連結:

  1. 中捷賠償與北市無關? 中市府無法接受  蘋果日報 20150605
  2.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2015年5月19日新聞稿-中捷工程管理費分最多、責任最輕,合理嗎? 權責不分、官官相護能阻止下次捷運施工悲劇的發生嗎?2015/05/19 — 柏雅小秘書
  3. 臺中捷運為何由北市府監造? 交通部解惑 自由時報  2015-04-13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2015年5月19日新聞稿-中捷工程管理費分最多、責任最輕,合理嗎? 權責不分、官官相護能阻止下次捷運施工悲劇的發生嗎?

既是專案管理又是主監造! 事故檢討時卻可以完全不用扛責任就推給轉包小咖,是誰同意的?
周柏雅指出臺中捷運的總工程管理費高達14億3千多萬元!而北捷能調高臺中捷運的之工程管理費從2.2%到3.8%(附件1),乃是當時行政院公共工程會認為北捷是「自辦專案管理與自辦監造」(附件2),等於是PCM(Professional Construction Manager)的角色,是最主要的專案監工,才會予以調高管理費率。但截至目前卻尚未看到檢方將主要監造的北捷之任何一人列為被告!賺最多工程管理費也是全部工程的統包的北捷,卻能在主管機關交通部的官官相護下完全脫身,合理嗎?

從分配工程管理費比例來看中捷責任歸屬
按照行政院頒布的「統包實施辦法」第13條也規定: 機關或專案管理廠商應落實履約階段之設計審查作業,避免發生廠商圖說過於簡略、缺漏,而機關仍接受其圖說並同意施工之情形。主辦機關、監造單位與專案管理廠商之權責劃分,請參考公共工程委員會訂頒「統包模式之工程進度及品質管理參考手冊」第二章內容及「公共工程履約權責劃分及管理應注意事項」辦理。中捷本次事故涉及的CJ920A施工標總價高達71億多元,其承包商遠揚的品質管理費也不過3千6百多萬元(附件3),相對於總工程管理費14億3千多萬,北捷分給臺中市政府1億5千多萬元的共構管理費用之後(附件4),北捷所分配到的工程費管理費還是超過12億多元,依總管理工程費的分配比例來看,就可以看出來整個標案權責孰輕孰重了!依據政府採購法的精神,工程責任應與預算比例成正比關係,然就本案至目前為止之現況,北捷似乎為「錢多權重責任輕(清)」之單位,這樣說得過去嗎?

Image 1

與臺中市政府協議書也明白規定北捷的監造責任, 北捷怎麼能拒絕臺中市議會調閱資料與監督呢?
根據2000年6月29日北捷與當時的臺中縣政府、臺中市政府簽訂的建設代辦採購協議書第二條也明訂「洽辦機關委請臺北市政府代行本採購作業之上級機關之職權,並由代辦機關之主(會)計及有關單位一併監辦本採購作業」第三條第3點也言明「雙方為辦理本採購作業,應相互配合需求參加相關會議、說明會、協調會等事項..」。(附件5)北捷都必須參加說明會與協調會了,還能拒絕提供相關書面資料給臺中市政府與議會嗎? 交通部身為本案的主管機關,不在施工過程中替捷運族負起監督北市府北捷的職責,只是匡列14多億工程管理費給北捷就沒事了嗎? 如今出了重大工安命案,也不嚴究北市府與北捷諸多不照施工計畫與各種施工SOP監造之責任,這不是官官相護什麼才叫官官相護呢?只准州官放火的文化又如何能教同樣監工不實的廠商服氣呢? 上下交相推委塞責將仍是未來工安威脅的一大隱憂!

附件1: 原監造費用係依公共工程委員會政府採購法「機關委託技術服務廠商評選及計費辦法附表四「工程專業管理技術服務(含施工監造)之建造費用百分比規定監造費用採計施工費2.2%

附件2: 交通部「臺中都會區大眾捷運系統烏日文心北屯線建設計畫」調高工程管理費費率為3.8% 。

工程管理費為直接工程費之3.8% (內含辦理自辦專案管理與自辦監造等費用)

附件3: CJ920A施工標  G3-G9站土建工程品質管理費-遠揚營造

附件4: 臺中市政府G8捷運設施共構預估工程費(含監造)分配數額表

附件5: 「臺中都會區大眾捷運系統烏日文心北屯線建設計畫」 建設工程委託代辦採購協議書 – 第二條、第三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