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強佔市地不稀奇,霸佔市地還大蓋違建享暴利還危及公安 強佔市地+違建會比還沒啟用的大巨蛋不危險? 更不是弊案嗎?市府集體包庇、圖利、創建的「三軌」制,會大過建築法、消防法、自治條例嗎? 誰敢保證違建未拆前不會出人命?

強佔市地不稀奇,霸佔市地還大蓋違建享暴利還危及公安

強佔市地+違建會比還沒啟用的大巨蛋不危險?

更不是弊案嗎?市府集體包庇、圖利、創建的「三軌」制,會大過建築法、消防法、自治條例嗎?

誰敢保證違建未拆前不會出人命?

 

超越母法、任意開放達6次才強拆!幾乎等於「不拆」!

審計部臺北市審計處對臺北市104年度的決算審核報告(附件1)寫到:「查報頂樓違建案高達7千餘件,迄今仍有高達4成之案件已逾10年未處理完竣,且查報案件拆除後於同一地點再次重建之比率高達8成,部份地點重建之次數甚至逾10次以上。」

審計處又說:「研析發現計有294案頂樓建未經建管單位查報處理,非法情事長期存在,嚴重影響公共安全,建管單位亦未能通報稅捐稽徵單位依法課徵房屋稅,該等違建屋主所獲利益如以房屋租賃價值推論,每年總計不法獲利高達1億6千餘萬元,形成社會不公。」

結果,市政府竟然回覆審計處說:「業增訂違章建築拆除作業規範,明定同一違建經拆除後再度重建達6次以上,將執行強制拆除。」事不過三,柯市府竟然可以容許重建達6次以上才要強力執行拆除,道理何在?思維邏輯何在?法治精神何在?頂樓違建若以平均每件10坪、一坪月租金1000元來估算,全市2800件,一年所得利潤就有3.36億元,10年就高達33.6億元之利益,政府長期縱容不處理,不就發生南港興中街的慘案嗎?不只有公共安全疑慮也真的不符合社會的公平正義。

數千坪、上百件、十幾年的違建都不用處理!等於是變相鼓勵新違建賺取暴利!

內湖科技園區2006年前已被查報仍未結案的146件夾層違建,總面積2萬2千多平方公尺(約7千坪)長達10年仍未依法處理,如果政府積極行政,對違建開罰並處以怠金,10年估計可收2.8億元,結果什麼都沒作,馬、郝市長當爛好人,柯市長繼之,免罰免拆,等於是變相鼓勵新違建。

內科夾層違建所增加之樓地板容積,以最保守租金每坪1000元計算,10年下來光是這批約7千坪違建租金就有8億多!而目前內科廠辦大樓多為87年-92年興建,平均尚餘40年的使用年限,並以夾層違建每坪租金1000元/月計算,146案內科夾層約7千坪,40年還可再獲得約34億元的租金不當利潤!更別說當初1坪若是用30萬元來賣這額外坪數,更是驚人的21億超額利潤(附件2)!

 

明明就有罰則,卻不開罰、也無法斷水斷電?擺爛不拆掉?這不是公務人員圖利、瀆職嗎?

全市尚未處理結案的夾層新違建目前還有658件,舉三個案例來看,中山區八德路二段260號地下2樓,違建面積2800平方公尺,104年10月16日查報迄今仍未改善;內湖區行愛路128號1樓、3樓、5樓之夾層違建面積共有560平方公尺,104年2月3日查報至今仍未改善;大安區安和路二段81號地下2樓、3樓夾層違建面積924平方公尺,105年3月15日查報至今仍未改善。

明明建築法第86條、第95條皆有罰鍰依據(附件3),為何市政府一直不能依法行政?而市民也看不到對失職怠忽職守的公務員有任何懲處?以前面所提到的安和路二段81號為例,該夾層違建之前是機械停車設備,因未符合公安要求,於103年7月8日被建管處函知立即停止使用,但業者依然故我繼續違規使用,直到105年1月19日建管處才發現原機械停車設備已拆除,另增設為夾層,本案這2年多來,市政府官員放水縱容未依「臺北市政府處理違反建築法事件統一裁罰基準」之規定第一次罰5000元後一個月未改善或補辦手續者第二次罰10000元,一個月再不改善者第三次罰15000元,再一個月又不改善者罰15000元,第四次之後則應按月罰鍰15000元直到改善為止。請問柯市長沒有任何官員需要負責嗎?為什麼不依公務人員服務法、懲戒法處理?沒有人應受檢討處分嗎?

市府自行創設的「三軌」居然比建築法、自治條例還大!

再以保護區山坡地的違建為例,士林區平菁街90號對面於93年出現兩棟別墅,其間就有市民向建管處檢舉,直到7年後,101年7月20日建管處才依規定查報為新違建(面積合計128.4平方公尺),但在議員的協調下,建管處竟然以研判應係84年至93年間所搭建完成,而於102年4月將該違建列入第三軌排序執行。本案符合臺北市土地分區使用管制自治條例第75條、第76條的規定嗎(附件4)?不符合條件在保護區的建築行為和違建列入第三軌有何關係?官員們知法犯法,該當何罪?

今年105年4月25日查報信義區莊敬路8號對面的一大塊空地上有大型違建(面積1704平方公尺),結果拖了半年才處理完,為什麼要拖半年?是不是配合業者營利行為結束後才要執行公權力?其間建管處表示預計105年5月26日和105年9月13日強制拆除都是假動作,政風處看不出其中問題嗎?

而松山區南京東路四段55號(51之2號旁)在今年105年3月14日查報1009平方公尺之大違建,請問現在處理的怎麼樣?

一般合法承租都可終止契約,占用市產再加蓋違建,市府沒有辦法?

回到市有土地被無權占用或租用,其地上還出現違建,更顯示出政府官員怠忽職責不依法行政。依「臺北市市有非公用土地租賃契約」規定,市有土地使用人(乙方),應維持建物及其他地上物現狀,不得任意增建、改建或修建。又明定,乙方對於土地應於法令容許範圍內自行使用,不得私自轉租、分租、將租賃權轉讓他人或以其他任何方式由他人使用。

結果,目前已查出被占用的市有土地上仍有22件違建存在,例如信義區虎林街100巷125號出現1到4樓的違建,面積132平方公尺;北投區溫泉路99號前1、2樓新違建,面積共374平方公尺(之前已拆掉該址違建面積478.7平方公尺);而拆後又重建的有士林區至誠路一段305巷4弄1號旁之倉庫、中山區民族東路93號後約35公尺之建物、北投區懷德街與建民路交叉口處占用人行道和巷道之商店。依租賃契約規定,市政府針對「合法承租者」違約,都得逕行終止契約,收回租賃土地,並得請求乙方支付違約金,更何況是侵害市產權利的非法占用!請問市政府有依法行政嗎?

而目前市有建物被占用共有33筆,其中位於萬華區成都路12號建物占用面積高達712平方公尺,現在是作為商業營利使用,請問市政府的房屋租金是如何收取?收多少?合理嗎?符合市民公共利益嗎?

占用市產早就不對,更加蓋違建無視建築法規定,衍生公安問題!

本應全民共享的市有財產被個人占用建屋,本來就是非常不公平的事情,現又蓋違建、增加使用面積、改變原有建物平衡、配重,把原本建築師、結構、木土技師等專業人員的工作成果、專業結晶全數破壞!更因市府自行創設多種特例架空原建築法的原則規定,讓這些違建根本拆不完也拆不怕。

屋頂違建有可能符合現行建築、消防法規對逃生、水線、機電的要求嗎?阻礙屋頂平台排煙、逃生、增加樓地板負荷、私接水電而衍生出的線路危險更是可怕!柯市長曾說過違建是國家的大恥辱,現在這些恥辱繼續存在,拆也拆不掉,市長的決心在哪裡?是否又像頂加超過三個使用單元一樣,把三個空間拆成二個空間,使用坪數、方式都不變就算「改善」?那麼要建築法、建築技術規則要幹嘛?

附件1

中華民國104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含附屬單位決算及綜計表)

附件2

2016/05/30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內湖科技園區藏146件夾層大批違建! 約7千坪長達10年,保守估計得利數十億元! 放著3億罰金不收,只會剝奪小市民ubike/敬老金的小確幸 ! 有關係就免罰免拆,繼續坐享暴利,難怪北市違建勇敢不斷新增

附件3

建築法第86條

建築法第95條

附件4

臺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自治條例第75條

臺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自治條例第76條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臺北市人為路障何其多?登山口前的人行道變成建材倉庫?登山口前坡地蓋豪宅?孔廟人行道的 路障裝置藝術?

文中所提及的參考資料連結: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何謂標線型人行道?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反對北市府廢「臺北市保林辦法」-違反世界保林潮流,廢保林法無異拱手讓出更多法律彈性空間,給山坡地濫墾濫建者與山老鼠,周柏雅主張要擴大北市保林辦法,推動更精細的保林自治條例

 

反對北市府廢「臺北市保林辦法」-違反世界保林潮流

廢保林法無異拱手讓出更多法律彈性空間

給山坡地濫墾濫建者與山老鼠

周柏雅主張要擴大北市保林辦法

推動更精細的保林自治條例

 

反對廢除臺北市保林辦法的幾大理由:

(1)綠巨人城市不保林說得過去嗎?

臺北市是多山的城市,山坡地面積占有55%(150km2),臺北市土地面積最大就是山坡地,市政府不僅不該廢了舊的保林辦法,更應制定更周延的保林自治條例才是!多山的大城市要廢止保林法規,也跟世界先進城市作法背道而馳。

 

(2)積極保林更能保住北市民的命:

北市土地早已過度開發利用,都市化加速發展的結果,臺北人口密度早就名列世界城市前茅。霾害等空汙問題,更是使原本沒有幾間工廠的臺北在全臺最常下酸雨的5大地區就佔了2區(桃園中壢、新竹、陽明山鞍部、宜蘭、臺北市區),臺北市人口密度已為世界數一數二,空汙、酸雨又如此嚴重,為了臺北市民的居住環境品質,更需要保護林地。

 

(3)區公所責任變成里長負責?

保林辦法中第3條「森林竊盜、濫墾之防止及取締事項,由建設局、警察局及各有關區公所共同辦理」。目前森林法、森林法施行細則及森林保護辦法尚無精細分工。

森林保護辦法第8條規定里長有協助保護森林之責,並辦理相關事項,而本市保林辦法則規定區公所應協辦相關業務,到底是里長該做還是區公所該做,怎會二法二制呢!?

 

(4)日記變月報:

大地工程處在目前還有保林辦法下,竟然敢在5月15日回覆本辦公室說本市沒有巡山的SOP與相關作業要點!明明現行本市保林辦法第4條說要設置巡邏箱及巡視日記簿,並指定專人擔任巡視及抽查工作。為什麼大地工程處的「山坡地水土保持查報人員管理要點」,卻沒有要求巡山員填寫日記簿?而只以月報草草代替呢?到底全市現在設置多少個巡邏箱?其設置點分配跟山坡地面積分布與珍貴野生植物分布是否得宜?要是連現行的保林辦法都廢除了,議會與市民就更難監督山坡地主管機關了吧。

 

(5)參考國際先進城市保林作法中的補植與增植樹木,以及對野生植物的保育,市政府應該將目前的保林辦法擴大為「保林自治條例」:

先進城市如德國柏林、日本、瑞士伯恩等城市的保林法規都有納入補植與增植條款,目前臺灣尚未對珍貴林木、野生植物的保護明訂法律保護,1998年起草的<野生植物保護草案>至今仍是遙遙無期,身為首善之都更應該要積極推出一部能看齊先進國家城市所注重的保育山林的特性:【生生不息、永續經營】的保林自治條例。

目前臺北市樹木保護條例主要在保護都會區行道樹與市區樹木,對本市面積最大的山坡地的珍貴樹木,少有列管。長期住在臺北市的大多數人,真的清楚臺北市有多少棵牛樟?有多少棵檜木?這些檜木又屬於哪一類檜木?有多少株水筆仔?森林保護辦法第28條所提到的臺灣扁柏、臺灣紅豆杉、臺灣杉、臺灣肖楠、牛樟、臺灣櫸等珍貴樹種又知多少?

 

(6)林地也要分區管治與保育;市府如何透過保林辦法教育市民,讓市民更親近林地:

臺北市山坡地有150km2農委會都發局數據),森林面積亦有89.79km2農委會數據),哪些林地屬於核心保育區?那些林地屬於生態保育區?哪些屬於環境保育區?哪些屬於管理服務區?國有林地、公有林地、私有林地和保安林分布,本市又如何和中央分工合作,管理、保育環繞本市之林地,將舊有的臺北市保林辦法修訂為臺北市保林自治條例確有必要,故保林辦法不應廢而應速修正送本會審議。

 

(7)與其小打小鬧弄市區菜園、 不如擴大保林讓市民愛林保林:

柯市長在市政大樓弄幾百坪的菜園或內湖也是幾百坪的菜園基本上跟花博菜園一樣備受爭議也吃力不討好。放著比菜園更多幾萬倍面積的山林不管,實在不符合比例原則! 擴大保林提出更細膩的法規與SOP, 讓市民多親近山林、愛林保林還可以一兼多顧達到降三高等運動環保創造多樣態生物環境的台北市。

 

 與中央法規比較:

(1)比如臺北市保林辦法第二章林區巡視及檢查第四條就言明:「於各區主要地點設置巡邏箱及巡視日記簿,並指定專人擔任巡視及抽查工作」。而森林保護辦法第4條卻只是「森林保護機關應視需要,將轄管森林區域分區指定專人或編隊負責巡視,並得設管制站或柵門,執行森林保護工作。」(應視需要:並非必要)並無巡邏箱、巡視日記簿與抽查等等。而大地工程處的作業要點也未明訂抽查比例與頻率,實在很失職且違背北市的保林辦法。

 (2)森林法第3條的森林明定:「森林以國有為原則」。臺北市林地並不只是國有,亦有市有、私有林地,因此還是需要專法處理之。以文山區興昌里為例:2013年4月之地籍資料明明顯示公有土地佔有7成以上,但大地工程處卻在第一時間推說:中埔山9成為私人土地無法可管!根本就是放任私人侵占國有、市有土地!這樣看來,我們還能夠廢止北市保林辦法,繼續看著大地工程處與相關單位懶散青菜顧顧屬於全體市民共同財產的青山綠林嗎?

 

圖片4

 

(3)森林保護辦法第24條:「森林區域內之林木發生重大疫病蟲害及不明原因之生物為害,該管森林保護機關應即依林木疫情監測體系,將樣本送有關試驗研究機關檢驗鑑定,並指定專人執行監測及實施防治。」但北市保林辦法第第十三條「森林發生病蟲害時,建設局應即採取有效防治措施,罹病苗木應予燒燬,並禁止運出」更能補足森林保護辦法第24條的不足處!

(4)森林保護辦法第33條:因舉發而查獲本法第五十一條第一項之犯罪者(於他人森林或林地內,擅自墾殖或占用者),於該管森林保護機關獲得賠償後,得發給舉發人新臺幣十二萬元以下之獎金或獎狀。而保林辦法第12條2項:前項濫墾林地,建設局應予收回,計劃復舊造林,如有損害,並應請求賠償

保林辦法賦予請求賠償基礎及要求復舊造林,這才是防止擅自墾殖的彌補方式!有復舊造林才能回復大地原有的林態!

 

與國外法規比較:

(1)奧地利的「維也納市樹木保護法」第一條說:「為了維持維也納市居民的健康環境,維也納市內不論位於公有或私有土地上之樹木均應依本法加以保護。」瑞士的「伯恩市樹木保護條例」第一條明確指出:「為了當地利益、景觀、生態平衡以及市區與住宅區居住生活品質,必須保存伯恩市區內的樹木。」德國的「柏林市樹木保護命令」第一條:「柏林市中的樹木作為應予保護的景觀一部份,應依本法所定標準保護之。」也作出相同的規定。

 奧地利、瑞士、德國等外國的立法例都將全市的樹木列入保護。然而臺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卻規定,臺北市「具有保存價值之樹木」才受樹保條例的保護。而具有保存價值的樹木認定條件卻很嚴格,臺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自92年4月18日實施來來,僅有1996株樹木被認定為受保護樹木。相較於國外城市的立法例,臺北市對於樹木保護顯然不足。

(2)而國外城市的立法例對於樹木保護的作法也值得借鏡。「維也納市樹木保護法」規定,如果有正當理由必須移除樹木,除了須要得到主管機關同意之外,必須由預計移除樹木樹根分生處起算一公尺之樹圍計算,每十五公分補植一株胸圍八至十五公分的樹木進行補植。也就是說,移除一株胸圍50公分的樹木,必須至少補植4株樹木。德國「柏林市樹木保護命令」也規定,移除樹木之人有義務在適當的地點補植被移植樹種的樹木。而且也不是把樹種下去就算了,必須直到該補植樹木生長季開始兩年後仍繼續生長,義務才算完成。如果未達此項標準,移樹的人有義務重新補植。「伯恩市樹木保護條例」並進一步規定,如未進行補植或補植後移除者,應負刑事責任。日本則規定濫墾濫建者,不只要是金錢與刑事責任,還要求要在3年或一定期限內補植! 甚至要罰種回原來的3倍數量! 而增植不只受到歐美城市的青睞, 台中市昨天才發布8年要在公有地、山坡地、環保公園等4年173公頃種100萬棵樹! 這些作法都值得臺北市參考。

(3)先進國家與城市都有城市自己的保林自治辦法,社會氛圍與環保意識對山林保護更加應該要擴大保林的範圍與做法。臺北市除了要把日本德國瑞士等保護樹木增植、補植等條款納入保林條例之外,野生植物保護更需專章處理。當然北市能夠以減少開發、徹底清查、收回已被破壞、竊占、濫墾濫建的山坡地等方式因應,也省下大筆種樹的費用。但是城市要不要在保林之餘更鼓勵種樹,也是值得在北市提出此法案修正之際來更深入探討!

(4)生長在臺北的樹木,與臺北的人民一同生活,不僅見證臺北歷史,並代表著臺灣本土風格與特徵!我們能夠不利用修改保林辦法的機會,將保林辦法訂定為一部更加細膩而具體化的條例嗎?

這邊引用作家陳玉峰對【為野生植物保育法催生】的一段話:「時下對野生植物的保育法規,僅止於依據國家公園法的保護區、文化資產保存法的保護區及珍稀物種、森林法若干罰則、夥同林林總總捐關法條的附帶性規定,欠缺直接標的的賦予?且經公告的保育物種,十餘年來但憑極少數人偏頗片面的推薦,對植物賴以存亡的整體生態系反有見樹不見林之弊,無能確保臺灣綠色傳奇的生機永續。」

 

參考資料:
1.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為什麼臺北很酸?  2013/05/07—柏雅小秘書
2.「天眼」衛星監測,坡地巡查無死角~北市引進高精度衛星影像技術,輔助巡山遏止違規(臺北市政府工務局新聞稿:大地工程處/102年6月13日)
3.森林保護辦法
4.森林法、森林法施行細則
5.濕地保育法
6.環境資訊中心:「為野生植物保育法催生」 作者:陳玉峰
7.中時電子報:中市府砸重金 8年內種100萬顆樹 2015.5.26
8.周柏雅的「一步一腳印」:台北有趣點系列36 – 文山區興昌里
9.臺北市政府山坡地水土保持查報人員管理要點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松菸誠品當三房東也不會比這些好賺 住宅區開餐廳,國家公園區/山坡保育區蓋住宅 柯市長想推翻扁違建特赦令,先拿回長期被俗俗租 且建物多無使用執照的市產吧!

臺北市議員周柏雅2015年5月7日新聞稿

松菸誠品當三房東也不會比這些好賺

住宅區開餐廳,國家公園區/山坡保育區蓋住宅

柯市長想推翻扁違建特赦令,先拿回長期被俗俗租

且建物多無使用執照的市產吧!

南陽街4層樓黃金店面月租金只要12餘萬元!

同樣價錢附近小攤卻只能租2坪不到!

柯市長快來看市產是怎麼被長期「俗俗」租給少數特定人與團體的:財政局近日要將32筆單筆土地超過100平方公尺,建物面積從幾十坪到幾百坪不等的黃金地段與在山坡保育地蓋住宅的租約,打算再續租給佔租戶,租約一次就長達約10年!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根據財政局提供市產現況使用資料發現,32筆被佔租土地的「編號2」為南陽街屈臣氏,4層樓建物估計超過百坪的黃金店面長期被北市府以每月僅12餘萬元租給徐姓承租人等四人。去年10月媒體報導就曾提及:南陽街連小攤租金每坪也要6到8萬元,而且還是一位難求!市產出租這種超值價,到底是怎麼來的?原來市府只是把這筆占地45.5坪、屬於第四種商業區的黃金地,用申報地價的百分之五去計算「土地租金」而已!該筆土地上建物多高、多大、面積多寡一律與租金無關!而這種租金計收基準乃是延用民國八十年代的老規定,絲毫無視市場土地、房屋實際價格!

令人傻眼的是:對此財政局卻說:有些土地上之建物無使用執照,或建物有登記但電腦檔案只登記一句「建物領有營業執照」,可是從管理系統卻找不到營業執照內容!也無法立即提供此黃金店面的建物總樓地板面積究竟是幾坪!周柏雅認為:這些市產若是公僕們家裡的房產,管理會這樣鬆散嗎?!租金會低於市價動輒好幾十倍嗎?市產出租若有明訂不得轉租與違規使用罰則,會平白造就特定少數當二房東賺取超級暴利?這是什麼居住正義呢?財政局還敢繼續提出續租十年提案,柯市長說公務員要有的專業判斷又在哪裡呢?

中山北路二段5層樓辦公室、餐廳月租僅10餘萬元

「編號6」位於中山北路二段,屬第四種住宅區、佔地95坪、5層樓建物,其樓地板面積估計約為200坪左右,租金僅十萬出頭,長期租給「中華民國軍人之友社」但也只見其中一個招牌是寫著「軍人服務站」,一樓卻是開餐廳!北市都發局與建管處對師大夜市餐廳入侵住宅區祭出連續重罰,卻容忍市產帶頭不遵守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規定!柯市長還能繼續用兩套不同標準來落實法律的執行嗎?民間違建與違規使用戶會服氣嗎?而這五層樓建物既未登記也無使用執照,商業處又是如何落實營業登記與核發營業執照的?

同樣位於中山北路二段的「編號7」,佔地141.6坪,鐵皮建物也無使用執照,看起來就像是柯市長想要推翻特赦令的既存違建吧?根據財政局去年9月的調查,市中心區土地明明是住宅區卻當商店使用!?其主結構體又是鐵皮,這樣能算是進步城市嗎?

 

占租地點遍及八個行政區、國家公園區、汐止山坡保育地

使用現況學校、醫院、商業、住宅、訓練中心等應有盡有

此32筆等待續租的地點遍及大同、中山、士林、北投、中正、大安、信義、萬華等八個行政區,比如位於士林區「編號9」與「編號12」土地各有三十幾坪,每筆建物面積估計可有百餘坪,僅各租給一人,租金卻約萬元而已,住的面積如此寬敞,讓多數只住20至30坪的臺北市民看了好生羨慕!最令人驚奇的是有二筆蓋在陽明山國家公園區內的住宅,其一位於竹子湖土地就有60坪,二層樓住宅使用,月租只要858元,一坪土地租金平均只要14元。另外八筆在新北市汐止的「山坡保育地」則是蓋了住宅與部分商業使用的房舍。這批32筆市產,租金最便宜的冠軍就是位於汐止林森街的34坪土地,月租僅247元,等於一坪土地租金才7元!即使不當住家,種菜都划算吧!?汐止保護區的這些房舍也都查無建物登記面積,當然也無使用執照。

 

快把市產拿回來做社會住宅與創業辦公室吧

周柏雅表示,少數特定族群長期佔用市產、A好康,有其歷史因素。但現在市民還會坐視市有資產被少數人長期把持、甚至靠著市產賺取暴利的情形繼續下去嗎?北市府應該把這些等待續租的房地產到期就自動終止租約。再來做整體評估,看看哪些可以合法供公眾使用。市區精華地如:南陽街,就滿適合作為給創業人士的共同辦公室,在二樓、三樓的住宅可以當青年住宅使用。若是這些建物是既存違建,不符合柯市長所稱:「違建是國家恥辱」,也該考慮拆除重建都更,或將其恢復為山坡保護區原貌。退而求其次的做法也該是把這些可以合法使用的部分拿出來給全體北市居民公開標租,而不是繼續淪為特定既得利益者的長期禁臠!

 

 

附件:

 

附件1:南陽街15號1-4樓(現況照片:財政局提供周柏雅辦公室整理)

蘋果日報:站前新光三越商圈館前路南陽街一位難求 2014/10/25

「站前新光三越商圈人潮川流不息,店面租金水漲船高,如4月來台的韓系化妝品牌「innisfree」,位館前路的店面月租金達76萬元,南陽街小攤每坪也要6~8萬元。」

附件2:中山北路二段50巷15號(現況照片:財政局提供周柏雅辦公室整理)

附件3:中山北路2段36巷與26巷(現況照片:財政局提供周柏雅辦公室整理)

附件4:士林區福林路(現況照片:財政局提供周柏雅辦公室整理)

附件5:臺北市市有土地出租租金計收基準

第一點:臺北市市有出租基地,自八十二年七月一日起,一律依照土地申報地價年息百分之五計

收租金。

附6:32筆待續租市產表(財政局提供周柏雅辦公室整理)

相關新聞報導:
2015/05/08三立新聞:補習街黃金店面竟賤租12萬?台北市政府這樣回應…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南港茶葉示範場,花了上億,到現在還開不了門對外營業的蚊子館

文中所提及之參考網站連結:

  1. 南港茶場招標 按摩業者得標引質疑
  2. 十大蚊子館 每天不到50人 浪費公帑
  3. 臺北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