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大安防災公園」LED燈裝設不到4個月就壞了3個字! 美感不足,喜感十足的「大安防災公園」招牌 不會讓民眾產生混淆嗎?

周柏雅議員2016.5.28新聞稿

「大安防災公園」LED燈裝設不到4個月就壞了3個字!

美感不足,喜感十足的「大安防災公園」招牌

不會讓民眾產生混淆嗎?

 

周柏雅議員接到投訴,有民眾於5月22日(星期日)晚上約8點左右路過大安森林公園時,發現在大安森林公園的入口處裝設的「大安防災公園的LED燈」,大安的「安」字滅燈,另一個入口的「災」字也滅燈。民眾認為市政府不僅工程品質不佳,也認為市政府裝設的這個招牌美感不足。而且防災公園LED燈剛啟用沒多久「安」字就滅燈,也讓民眾覺得有點毛毛的。

 

經過周柏雅議員查証後發現,在大安森林公園一共有2個招牌,一個招牌是在今年2月5日裝設在9號出口(新生南路面)的招牌,花了9萬4500元;另一個招標是在今年3月24日裝設於3號出口(建國南路面)的招牌,花了9萬元。結果不到4個月,就有3個字的LED燈熄不亮,花了18萬4500元卻得到這樣的施工品質,難怪被民眾批評市政府的工程品質不佳。

 

根據大安區公所的說法,之所以要裝設「大安防災公園」LED燈,是為了防災活動需要而設,2月的LED燈裝設之後,因民眾反應2月的防災LED燈裝的很棒,所以大安區公所今年3月24日於3號出口(建國南路面)再加設另一個LED招牌。但周柏雅議員質疑,到底有多少民眾反應很棒,為何不也來辦個I-voting?

 

周柏雅議員認為,姑且不論這種招牌的設計與美感到底有沒有達到辦「設計之都」的城市的水準,光是這個招牌本身所能達到的效果就相當有限。試想,如果台北車站的招牌在晚上亮燈寫著「臺北防災車站」,或是市政府在大門前裝設霓虹燈招牌,寫著「緊急出口」,豈不是喜感十足?

 

而且現在「防災公園」招牌不僅大,又亮過「大安森林公園」招牌,也會讓人產生「到底這是大安森林公園還是大安防災公園?」這樣的疑惑。市政府設置這樣的招牌不會造成觀光客的困擾嗎?市政府最初裝設的目的也許是為了提示大家大安森林公園是重要防災點,立意良善,但方法還有討論空間。

11

22

蘋果日報: 大安森林公園新裝置 被罵「醜得要死」 2016年11月03日

自由時報:  〈台北都會〉大安防災公園燈飾 葉匡時:醜得要死 2016-11-05

聯合報 : 大安森林公園設這個 葉匡時:醜得要死 2016-11-04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身心障礙福利機構既患寡又患不均,人數前三名的大安區只能容納8個人? 總人數高達12萬卻只有2千多個容納量!老人人口多的地方,相關機構沒有跟著變多!?公立老人日照、長照機構情形一樣,又寡又不均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瑞源里」在北市? 兩大醫師聯手防治登革熱,連個基本確診病例在哪一區里都能冒出不在台北市的里名出來,這樣的北市府還能談傳染病「管制」嗎? 

 

「瑞源里」在北市? 兩大醫師聯手防治登革熱,連個基本確診病例在哪一區里都能冒出不在台北市的里名出來,這樣的北市府還能談傳染病「管制」嗎?

 

「瑞源里」在北市? 9月7日到底有沒有確診病例? 一個連登革熱最新情況都能給出好幾套版本的市政府,要跟國際城市拚智慧城市、巨量資料(Big Data)?

 

北市府9月7日發布的新聞稿中表示,臺北市於9月7日確診一名文山區的登革熱確診病例。可是市政府在9月9日提供給議會問政的資料卻說,9月7日並沒有任何的登革熱病例! 所以真相到底是? 而更荒謬的是這份公文還出現一個根本不在臺北市的瑞源里(桃園大溪?),北市府到底要怎麼去調查一個不存在臺北市的里的布氏指數?(附件一)柯市長你不覺得怪怪的嗎?

 

發病處才是需要撲滅病媒蚊的地方,為何要扯上文山區?

9月8日的登革熱確診病例其居住地在哪?官網上是寫文山區,但北市府提供的資料上卻寫大安區!?(附件二)究竟患者的居住地是文山還是大安區?既然傳播媒介是病媒蚊,就應該以發病時的居住地為準,為何衛生局的網站上卻將確診病例定為文山區?統計資料基本應該要確認定義後公布一致性的資料,衛生局連同一個資料都能給出不同套的答案,還能談什麼大數據、巨量資料、科學管理?資料掌握如此不確實,這樣的北市府要如何做好防疫工作?周柏雅辦公室只是比對9月份衛生局新聞稿與9月9日提供給議會登革熱最新確診病例的資料就有3個明顯的錯誤,開放錯誤資訊的政府就不叫開放政府!

 

疫情旺季給錯誤的資訊是要幹嘛?

周柏雅議員表示,光就衛生局沒有掌握確診病例的居住地這點來看,臺北市的登革熱防治已經出現了很大的漏洞!而衛生局給出跟自己官網同一登革熱問題卻不同答案的問政資訊,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北市府於9月2日就曾提供給周柏雅議員辦公室兩份數字完全不同的今年1-8月北市關於布氏指數達3以上之區里病媒蚊密度調查資料。北市府為何一再提供數據有出入的資料?是無法全盤掌控疫情?還是故意給議員錯誤資訊?(附件三)真是令人難以理解?還是那個環節出了問題?

 

市政府提供的一筆資料裡面就有3個錯誤,這要議會怎麼再相信北市府提供的任何資料?難道以後北市府所提供的任何資料都要議員再重新調查資料的真偽?更何況連登革熱確診病例的正確資料都無法掌握,臺北市民要怎麼相信北市府能夠做好登革熱的防疫工作?

 

里長一樣被蒙在鼓裡,那市政府防疫工作能夠深入基層,能夠迅速反應嗎?

北市府不僅提供議會跟衛生局官網上不一樣的登革熱資訊,甚至提供給媒體的登革熱資訊也跟衛生局官網上不一樣!自由時報、聯合新聞網及中央社皆有報導9月8日新增的3例本土型登革熱病例,自由時報及中央社並引述衛生局疾管處長之發言,新增的3例分別位於中山區、大安區及信義區,但北市衛生局官網卻是多了文山區,少了大安區。(附件四)

 

堂堂一個疾管處長居然在尚未能確認登革熱確診病例正確的資訊且與自己官網資料有出入的情況下,就將這些資訊提供給媒體。而該名該應列為大安區的病例第一次、第二次就醫情形如何?確診病例的感染級數為何?衛生局竟瞎說中央衛福部疾管署的網站有這些資訊。但實際上衛福部疾管署網站,卻查無這些神秘的搬遷資訊。至於環保局到底有無對此名由大安區搬到政大宿舍的病患,做過2個居住地之消毒並做後續病媒來源追蹤,截至今早還提供不出來即時資訊,更證明柯大醫師與黃大醫師,就算會寫精美SOP,市府主管公僕無法落實執行SOP也是枉然。看來北市府的螺絲仍然未上緊,難怪今年北市登革熱 確診案例佔總人口數的比例高過新北市!(附件五)

 

附件一:

9月7日臺北市到底有沒有登革熱確診病例?

投影片1 投影片2 投影片3

 

臺北市哪來的瑞源里?

瑞源里

附件二:

9月8日的登革熱確診案例究竟居住地是文山區還是大安區?

投影片1 投影片2 投影片3

投影片4

 

附件三: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破表的布氏8級病媒蚊指數區里竟曾在7月出現於松山區! 北市府到9月2月前是不知道!? 還是故意給議員錯誤資訊? 5-6月病媒蚊密度就在北市惡化蔓延了! 為什麼不照SOP通知里長? 為何不依法讓市民提早防範? 從6月到8月中旬一個新聞稿也捨不得發,是什麼開放政府?

https://choupoya.wordpress.com/2015/09/08/23849/

 

附件四:

中央社:登革熱死亡病例再增8例 共18例  2015.9.9

衛生局疾管處長陳少卿說,北市昨晚確診3例本土性登革熱,第5例是家住中山區的20歲女性,仍住院治療;第6例是19歲女性,在大安區租屋,已出院返家;第7例是39歲男性,住信義區,目前住院中。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509095021-1.aspx

 

自由時報:北市再增3名本土型登革熱病例  2015.9.10

北市衛生局疾管處長陳少卿表示,前晚又新增三名本土型登革熱確診案例,其中一位是家住中山區的廿歲女性,目前仍住院治療;另一位是十九歲女性,在大安區租屋,已出院返家,第三位則是卅九歲男性,家住信義區,目前住院中。

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914269

 

附件五:

確診案例佔該市總人口數的比例

新北市: 13/100萬(54人vs 400萬人)

臺北市: 19/100萬(53人vs 268萬人)

傳染病統計資料查詢系統:全國登革熱本土病例及境外移入病例地理分佈

http://nidss.cdc.gov.tw/ch/NIDSS_DiseaseMap.aspx?dc=1&dt=4&disease=061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破表的布氏8級病媒蚊指數區里竟曾在7月出現於松山區! 北市府到9月2月前是不知道!? 還是故意給議員錯誤資訊? 5-6月病媒蚊密度就在北市惡化蔓延了! 為什麼不照SOP通知里長? 為何不依法讓市民提早防範? 從6月到8月中旬一個新聞稿也捨不得發,是什麼開放政府?

北市府提供登革熱病媒蚊調查是把人命當兒戲嘛? 數字變來變去

北市府9月2日提供給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有關今年1-8月北市病媒蚊密度調查資料關於布氏指數達3以上之區里資料,其回覆內容竟與數日後的相同資料不同!明明先前的資料僅僅只有24個里達3級以上,且僅有一里不在大安區,但數日後的相同資料卻增為36個里達3級以上! 幾天就多出12個里淪陷:連中山、內湖、松山都有區里達到3級,甚至7月份松山區中華里曾高達8級以上的恐怖指數!而且衛生局連提供9月7日給媒體的資料也跟衛生局官網資料不盡相同。周柏雅議員痛批,連病媒蚊集中區里清單都還要等議員索資才要彙整與檢視統計數字是否正確,且短短數日內就有哪麼多版本,這顯示北市府根本對疫情沒有確切掌握,連作戰最重要的「知己知彼」-病媒蚊在哪裡的資料,都那麼亂了,還談什麼登革熱大作戰?

可惡! 北市病媒蚊指數明明5-6月就迅速惡化了市府卻惦惦好幾個月不主動公告或發新聞稿提醒市民早點加強戒備!

從北市衛生局9月8日提供今年1-8月登革熱病媒蚊密度調查更新版可以看出來今年1月北市被調查的68個里,沒有任何密度為2級的里。但是5月中山區竟出現指數為4的里,且大安區有21個被調查但就有4個里出現3級指數。6月北市密度達2級以上的里就有34個,比5月的15個里2級以上,多出一倍! 大安區的病媒蚊指數達3級的里從5月的4個迅增為13個! 顯示5月份就算按照北市登革熱SOP去處理降低病媒蚊密度的措施根本無效! 根據衛生局9月8日資料顯示甚至北市7月份松山區中華里曾高達8級以上的恐怖指數!而登革熱是國家法定第2類傳染病,北市衛生局居然不照法律規定通報公告等SOP處理,許多里長根本不知情甚至連消毒通知都沒收到,更別提衛生局是遲至8月底南部疫情大爆發後才發新聞稿宣導北市市民。今年5-6月大安區3級病媒蚊里,到了7-8月還是在3級病媒蚊名單中! 大安區有的里7月份3級,8月份卻惡化為4級! (5月/6月黎元里曾3級但7月初還是3級; 群英里7月3級, 8月卻到4級) 且從大安區的病媒蚊指數5-8月來看,噴藥似乎只是把病媒蚊趕到鄰近的里(如5月份群賢里3級,但到了7月換成隔壁的群英里是3級了!) 8月23-29日第35週調查大安區的8個里中還是有高達6成以上有5個里在衛生局管制最高級的2級指數以上!

為什麼不依法規行政? 民眾的生存權益在哪裡?

而且依臺北市政府衛生局辦理登革熱防治違反傳染病防治法案件作業程序第一點規定:「臺北市登革熱密度調查抽查業務(布氏指數調查業務),由本市市立聯合醫院疾病管制院區、各區里長或里幹事、本府環保局所屬轄區清潔隊一同至欲調查的里別,進行密度調查五十戶,並予市民登革熱衛教宣導。」;如果北市府有照法定傳染病的通報公告去提醒市民及早做防範,里長還會到8月底都對自己的里曾經幾度列入管制級數都不知情嗎?甚至連消毒通知都收不到嗎? 且依作業程序第四點的處理程序亦規定:(一)疾管院區於登革熱流行季節或非流行季節進行病媒蚊密度調查(布氏指數)最低需求里次,由疾管院區每個月排定行程進行例行調查。(二)密度調查(布氏指數)為二級以上之里次,由疾管院區通知里長督促里民改善,並於一週內複查。傳染病防治法第16條亦規定「地方主管機關於轄區發生流行疫情或有發生之虞時,應立即動員所屬各相關機關(構)及人員採行必要之措施」,但是北市府有依規定行事嗎?難怪病媒蚊孳生熱點都無法改善,從大安區個別里一再發生指數3級盤旋數月不降就可以知道北市府不依法行政帶給市民生命有多大威脅了!

調查為什麼不採隨機? 抽樣偏誤

1-8月份的抽查次數,大安區就抽了210次,占17%,抽樣母數比其他行政區都還要高出一倍以上,還比確診病例個案最高的士林區126次還高出67%,無怪乎大安區的布氏指數三級以上的里數最多! 市府連抽樣資料都如此偏誤,是要反映什麼公家資源分配正義?

所謂的開放政府,最基本的就是資訊公開透明,換了市長就是不希望政府該公開的資訊遮遮掩掩何況這是人命攸關的重大法定傳染疾病資訊耶! 如果連市民生存基本款的-環境衛生安全的病媒蚊資料與撲滅資訊都提供的顛三倒四,掌握不到即時要命資訊,北市府還侈談什麼「宜居城市」、「智慧城市」?柯市長不要把開放政府當口號,先給市民基本款安全保障吧!

補充資料:

    1. 臺北市政府衛生局辦理登革熱防治違反傳染病防治法案件作業程序另開新視窗第一點規定:「臺北市登革熱密度調查抽查業務(布氏指數調查業務),由本市市立聯合醫院疾病管制院區、各區里長或里幹事、本府環保局所屬轄區清潔隊一同至欲調查的里別,進行密度調查五十戶,並予市民登革熱衛教宣導。」第四點的處理程序亦規定:(一)疾管院區於登革熱流行季節或非流行季節進行病媒蚊密度調查(布氏指數)最低需求里次,由疾管院區每個月排定行程進行例行調查。(二)密度調查(布氏指數)為二級以上之里次由疾管院區通知里長督促里民改善,並於一週內複查。土地或建築物所有權人、管理人或使用人若不配合改善住家孳生源,則由疾管院區開立傳染病源改善通知單(如附件);若配合改善住家孳生源,由疾管院區於一週內進行複查。(三)當密度調查為三級(含)以上之里次,由疾管院區進行違規事實拍照,並通知本局依下列程序處理。1.由本局疾病管制處通知本府環保局,由該局移交轄區清潔隊進行噴藥消毒及必要時進行稽查告發。2.疾管院區將改善通知單以直接送達或郵務送達或由里幹事送達至義務人,若無法確實送達義務人,則透過「地政整合資料庫查詢系統」查詢義務人資料。」規定北市府的主管機關要通報里長各里的布氏指數,也要與里長一同進行。可是臺北市政府的區公所與衛生局竟然都沒有告知里長,也沒有與里長協力作好登革熱的防治工作?.

2. 布氏指數達2級以上里數、趨勢圖

3. 1-8月全市布氏指數的抽查次數

4. 9月2日衛生局給辦公室布氏指數達3級以上之里

登革熱 5

臺北市衛生局對比衛服部登革熱病媒蚊密度調查資料也完全不同

http://www.cdc.gov.tw/professional/list.aspx?treeid=6FD88FC9BF76E125&nowtreeid=DAE1CEEF06DF7A29

9月7日 衛生局給的1-8月份布氏指數達到3級以上的資料和9月2日給的資料完全不同
登革熱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臺北市九成五的登革熱病媒熱點在大安區?!今年一至8月確診病例創近年第二高,北市府現有防疫措施在疫情居高不下也證明一再破功!

臺北市九成五的登革熱病媒熱點在大安區?!今年一至8月確診病例創近年第二高,北市府現有防疫措施在疫情居高不下也證明一再破功!

 

大安區竟幾乎囊括所有登革熱病媒蚊熱點!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日前調閱臺北市今年以來1-8月的布氏指數三級以上資料,赫然發現:登革熱病媒蚊密度調查3級以上共有24里,其中大安區竟佔了九成五!臺北市政府還能夠處之泰然、不用去找出真正原因?

臺北市一共有456個里,其中布氏指數達3級以上者有24里(離譜的是市府回文還能把3里重複計算),比例為百分之五,但大安區即佔23個里,以大安區共有53里來算,近4成5的里曾淪為病媒蚊密度集中區域!以全市和大安區相比,大安區竟是臺北市的八倍!更可怕的是,臺北市布氏指數超過三級的里,僅有一個不在大安區!大安區幾乎囊括所有登革熱病媒蚊熱點!(附件1)

地緣關係集中在某幾個主要幹道上

再以布氏指數分布圖來看(附件2),病媒蚊密度高的里,在大安區東南部較為集中,但在西側、西北側亦有不少里亦屬病媒熱點,就此來看,整個大安區並沒有一區是可以安心放鬆的,甚至還有一種:「熱點包圍陣型」的情形產生,萬一熱點區域的病媒蚊藉由近日來的大雨而擴散,難保其他區域不會一一淪陷。此外,知名國立大學、科技大學、宗教設施皆位在此次的熱點里內,更不用說國小、國中這些培育幼苗的基礎設施了,市民正暴露在升溫的疫情下,但市府的作為洋洋灑灑一大堆(附件3)也只是證明官樣文章,根本無法達到降溫與預防效果。

連里長都不清楚市府是否有消毒,市府如何能掌握疫情動態即時資訊,並達到資訊公開透明,讓市民對疫情掌握無落差?

根據臺北市政府衛生局所提供104年度1~7月登革熱病媒蚊密度調查3級以上里別,大安區有23個里被設定為重點防疫里,今年1~7月預防性噴藥就高達3次以上,但經詢23個里辦公處,當中竟有8個里辦公處表示完全沒有收到消毒通知,其中某一里黃里長更表示未被告知要進行消毒很驚訝,因為該里過去就是病媒蚊問題嚴重的區域。新加坡去年也曾爆發創新高的登革熱疫情, 但今年上半年登革熱案例跟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5%,主要是大量動員社區民眾一起滅蚊。北市搞神祕的撲滅與防疫到連里長都瞞著,是要怎麼監測、治療與通報呢? 更別談正確防疫與健康教育了!

確診趨勢高居不下,防疫措施根本破功

比較2011年至2015年1到8月同期的資料,確診病例分別是2011年18 件、2012年31件、2013年42件、2014年32件、2015年38件,今年的件數是近4年的第二高(可能也是歷史第2高)。以2011年來看,上半年還有掛0的月份且前半年確診病例不到10件,但是近年上半年幾乎都破20件,且每月都有確診病例更令人擔心是否外來斑蚊已逐漸適應北市天氣與環境,讓過往季節性的登革熱變成月月都要小心防範的傳染病? 且今年9月份才剛開始,確診的病例到9月3日就達到39件,若接下來幾個月疫情沒有控制好,今年恐成為近年確診病例最高的年份!柯市府不可不慎! (附件4)

 

是群聚效應?還是取樣問題?還是人口集中移動所致?還是其他原因?

令人感到疑惑的是,向來被視為首善中的首善-大安區,竟然爆發如此集中性感染。市民一般印象中,較容易有蚊子出現的水邊、山邊,情形反而沒有特別突出,而區域內平地較多的大安區,竟會發現如此之現象,著實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經周柏雅議員辦公室電詢衛生局,其表示:布氏指數的例行性調查,是每月每個行政區進行抽樣調查,所以並非每一個里都會抽到,因此,衛生局所提供的資料,或有可能是因取樣作業上產生的誤差?但仍無法排除係因人口集中、群聚效應所產生的病媒蚊孳生!

本辦公室詢問800多個里次抽樣調查做布氏指數,456個里有多少個里没被抽中做調查?有多少個里被抽中3次或以上?是哪98個里達到布氏指數2級以上標準? 衛生局直到今天下午四點仍表示資料尚在彙整當中。市府連這種基本資訊都不分析,還要議員問才要整理,Big data都不夠齊全還能夠說防疫嗎? 更別談預防了! 而大安區布氏指數雖高,確診病例卻排在士林後面,是否反映抽樣方法根本不完備? (附件5)

柯市府連最基本的、不用流汗的政令宣傳也懶得做了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發現:更誇張的是,臺北市衛生局官網的登革熱專區,除了今年8月10日發布一次宣導訊息之外,什麼都沒有!沒有臺北市各區登革熱的布氏指數,也沒有臺北市各里代表登革熱病媒蚊密度的4大指標,登革熱的衛教資訊還停留在2014年6月11日。而所謂的登革熱最新疫情資訊,也不過是衛福部疫管署所做的全國統計,根本沒有臺北市各區各里的確切疫情。那麼北市府設一個什麼資訊都沒有的登革熱專區到底要做什麼?

沒有個別哪來的總計統計? 疫情控制不是需要即時做反應嗎?

為澄清、了解此資料背後所隱含的可能危機,辦公室再度詢問有關一到七月資料及八月份的歷史數據(也是9月2日回文附件3的統計來源),衛生局竟表示「還需要彙整」!在登革熱疫情日漸嚴重的重要時刻,衛生局竟然連此種重要資料都還要再彙整!數字來源都不上傳電腦的嗎?整個柯市府的螺絲明顯鬆脫,疫情數據不經過分析與收集,臺北市政府能夠只是狂噴藥就滅了登革熱嗎?

柯市長口口聲聲說要以大數據作為施政依據,民眾卻連臺北市登革熱「即時」的疫情「動態」數據都無法從官網上得知。北市府為何要把大數據藏起來?登革熱的發生表示民生基本款的環境衛生條件已出了問題,表示在防疫措施上有漏洞存在,面對這些警示,柯市府千萬不要掉以輕心。周柏雅呼籲,首先在登革熱相關疫情統計應更公開透明,叧外在防疫措施上更應結合各里各社區全民參與防患未然。

附件1:

附件2: 臺北市2015年1至8月各里布氏指數達3級以上之里

附件3: 2015年9月2日衛生局回覆索取資料

附件4: 臺北市登革熱確診病例數

附件5:

附件6: 布氏指數

布氏指數為判斷登革熱疫情指標數之一

布氏指數:調查100戶住宅,發現登革熱病媒蚊幼蟲孳生陽性容器數。

計算方法:陽性容器數/調查戶數 × 100

指數在二級以下,會發生局部流行,但不易發生大規模流行,指數達三級以上為警戒,需立即展開防疫措施

補充說明:

    1. 根據衛生局回覆本辦公室的防疫措施,104年竟和103年的一模一樣,僅「今年與去年均依照疾管署工作指引之規定」進行防疫相關舉措。要知道,去年的登革熱疫情,病例數達到1萬5千餘例,引起了監察院對疾管局的調查,連疾管局都說:「將虛心檢討改進」!

沒有想到,今年南部疫情再起,而臺北市卻仍以照著一個:去年已被蚊子打敗、今年被監察院調查、表示會虛心檢討的單位-疾管局去進行防疫!如果疾管局的防疫有效的話,那就不會有去年的歷史病例新高了,就不會有監察委員的調查了,為什麼首都的衛生主管機關面對嚴峻災情時,回答得卻如此簡單、輕鬆?正是因為去年的前車之鑑,相關單位應該要找出問題、解決問題,而不是把去年被釘的滿頭包的「工作指引」,當成聖旨一樣,以為帶著它到處走,蚊子就會自動消失嗎?

再看裡頭具體做法,十一項工作中,有明訂24小時、48小時調查、噴藥的,也有政令宣傳的…,其實都是歷年來,大家努力過的、做過的!臺北市的里長、志工有哪一個不是積極維護公共區域的整潔?學童們,哪一個不知道蚊蟲如何孳生的呢?這些項目全都是平時就應該確實執行的。

今日疫情會加劇,會嚴重,就是在某個環節出了問題,身為主管機關的衛生局,本應針對去年疫情、今年南部疫情來加以防範、改善,而非千篇一律地「照著過去做法執行」。若衛生局面對登革熱僅認為是屬「例行性作業」,那可就是大錯特錯了!

2.新加坡位於熱帶,每年都會爆發登革熱疫情,新加坡政府因此特別重視登革熱疫情之防治。新加坡之登革熱疫情由新加坡環境保護署(NEA)全權管轄。新加坡與臺灣的防治的重點雖然都在「孳生源的清除」,但新加坡在孳生源清除上的執行能力值得臺灣效仿。

NEA 監測登革熱的資料來源,除透過地理資訊系統(Geographical Information System, GIS )蒐集孳生源位置、病例及血清學之地理分布外,並將平時的孳生源調查結果加以進行分析,以進行日常蚊子監視行動,主動監測易發生登革熱或蚊子密度高的地區。這些資訊使 NEA 能依據監測結果,在流行發生前快速對危險性高的地區,即時介入,降低傳染源,防止登革熱傳播。(1、第22頁)

而NEA消滅孳生源的執行手段則是成立登革熱孳生源消滅專責部門,2006年時該部門人力達500人,2014年的稽查人力更高達近1000人。對全國 84 個選區進行定期的查核及管制。各組人員每日進行孳生源調查、清除等防治工作,由於熟悉區域內之環境狀況,更能快速、有效的發現潛在問題區域。並且,NEA會在7月至 10月期間,傾全署之力,執行每日的「大規模降低感染源運動」,徹底搜索、摧毀並消除滋生蚊蟲的棲息地。

另外,住宅及商業場所如查到病媒蚊孳生源,開罰200新幣(約台幣4800元),建築工地是防治重點,查獲病媒蚊孳生源則重罰2000新幣(約台幣48000元)。

NEA並結合民間力量,以People、Private及Public之夥伴關係,進行社區動員及相關的衛生教育。並要求工地須聘用兼職或全職人員,負責工地防治害蟲及蚊患工作,而學校則需培訓防治登革熱的管理人員,這些管理人員被訓練後深具防治蚊患知識,更能有效進行害蟲控制。

新加坡所推行的登革熱防治政策取得巨大的成果,相較於2014年,2015年的登革熱通報人數已顯著下降45個百分點。

資料來源:

    1. 新加坡食品安全、登革熱防治及藥政管理之研究 專題考察報告

服務機關: 監察院 姓名職稱: 監察調查處調查官 游聲麒 監察調查處調查員 林炎銘 派赴國家: 新加坡 出國期間: 100 年 10 月 30 日至 11 月 4 日 報告日期: 101 年 1 月 30 日

file:///C:/Users/TCC/Downloads/C10100334_1.pdf

    1. 中廣新聞網:圍堵登革熱 新加坡防疫編制是高雄的20倍  2014.10.27

https://tw.news.yahoo.com/%E5%9C%8D%E5%A0%B5%E7%99%BB%E9%9D%A9%E7%86%B1-%E6%96%B0%E5%8A%A0%E5%9D%A1%E9%98%B2%E7%96%AB%E7%B7%A8%E5%88%B6%E6%98%AF%E9%AB%98%E9%9B%84%E7%9A%8420%E5%80%8D-115250061.html

3.Outbreak News Today  Dengue fever in Singapore 2015

http://outbreaknewstoday.com/dengue-fever-in-singapore-2015/另開新視窗

周柏雅辦公室2015年4月20日新聞稿:政府如何創造「富貴門、貧窮門的地段率」系列(1) 在已有人行道的地方花幾千萬、幾億元作人行道拓寬 卻放著大安、文山區有近2500條道路沒有實體人行道! 人車混雜、不依法規行政還談什麼「人本」交通

周柏雅辦公室2015年4月20日新聞稿

 

政府如何創造「富貴門貧窮門的地段率」系列(1)

在已有人行道的地方花幾千萬幾億元作人行道拓寬

卻放著大安文山區有近2500條道路沒有實體人行道!

人車混雜不依法規行政還談什麼人本交通

 

! 大安文山8成道路沒有人行道!

  周柏雅辦公室發現:大安區、文山區總共有2482條道路未設置實體人行道(註1),佔此2行政區總道路條數的8成5以上! 其中12米(含)以上道路未設人行道者,大安區、文山區各有3條,而12米以下則有上千條道路缺實體人行道!就算扣除從2000年開始陸續完工的標線型人行道,及有騎樓的路段,大安、文山區還是有超過2000條道路人車混道。身為首善之都的臺北市,為何人行空間仍如此不足?表面上看有林蔭大道、人行道、自行車道、公車專用道……,事實上大部分的地方卻只能忍受每次上下班(學)時,與大小車輛相互爭道、險象環生的現實狀況!究其原因除了北市府在都市規劃、交通設施建設等等缺乏整體規劃與用心之外,預算分配採大小眼施做人行道,難怪外界要批評北市府擅長把公家資源拿來當作討好特定族群的籌碼,卻犧牲了多數市民應有行的基本需求與權益!

 

人行道「一市兩治」就算了,說好的「依法、依規定行政」呢?

根據「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第七條第一項規定:雙向通行道路寬度十二公尺以上者,應留設人行道空間(註2)。故大安、文山各三條道路未設有人行道者,已不符合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之規定。從2000年開始繪設標線型人行道也非常消極緩慢,全市8米以下巷道有近萬條,迄今才花1千多萬元,設置不超過200條標線型人行道。但同一段時間卻可豪花數億元,忙著在已經有的林蔭大道,或跟大多數巷道相比早已相對寬敞的人行道再作「拓寬」、「美化」既有的人行道!

 

資源分配嚴重謬誤!少數有辦法的就鳥語花香,多數居民任其人車雜沓!?

  本市許多地段為什麼地段好而且還可以適用<奢侈稅>認證好地段呢? 因為該地段不但有公車專用道、快車專用道、慢車道、自行車道、人行道……,更有林蔭大道來錦上添花!但市區更多的是狹小的巷弄暗藏的治安、消防、交通例如人車不分流危險等等不定時炸彈長期埋設在各行政區的多數道路裡。

 

人本交通=口號; 政府只會讓富貴門內的更富,一般民眾卻離富貴門越差越遠!

周柏雅說進步國家與城市,其交通路權的老大就是行人-但臺北市行人卻老是要讓道給各式各樣的車! 市政府路權規畫與設計主管多年來放著大部分道路沒有人行道這才是市區道路還會常出車禍的主因之一。市民也向周陳情,市府說難以<依法、依規定>行政的理由也很瞎(補充說明1),明明都有解法,是不是各相關部門許多高級公僕心中權貴至上,把一般民眾行的權益當足球踢來踢去、推諉職責而已! (補充說明1)過去十多年來馬郝團隊治理鬆散也少有公僕因不依法行政被判刑,民眾陳情提到就算刑法第130條: 「公務員廢弛職務釀成災害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市民在缺乏人車分流的街道內發生車禍,也鮮少追究公僕廢弛職務的刑責,而多著重於民事的損害賠償或要求國賠。長久以來官官相護文化也助長了公僕不把法規當一回事,甚至汲於鑽營名利的某些公僕更是忙於把公家預算拿來當人情討好特定族群!

 

看到臺北市過去推動之:39條林蔭大道、設計之都人行道拓寬工程等,大多是將原本已較為整齊、筆直的大條道路,加以更多的植栽美化或將本有的人行道空間再度擴大,根本就是將資源過度集中到本就較為完善的路段,而忽視原本較狹窄、較需更新、規劃的路段。寧可砸大錢錦上添花而不顧小巷多數居民的安危,市政府如此本末倒置的施政,完全違背分配正義,更完全不符市民對政府的期待。市政府正值新團隊編列下年度預算之際,周柏雅提醒柯市長與各局處首長應更加重視市府資源、經費的分配正義,切勿再將全民的錢拿去討好特定區域而忘記臺北市還有多少條道路沒有人行道!還有多少市民每天用生命跟各種車輛爭路走!

 

補充資料1:市民要的是解藥不是推託之詞

新工處表示缺人行道原因一:民宅、店家建築水平與道路近無差距。若再設置人行道,則人行道面會高於民宅門口、店面門口。

 

但是,建築物1樓平面高程與道路相同,如地方真有設置人行道必要,可以繪標線型人行道方式處理。如現地有交通安全疑慮,可再增設回復型導桿以區隔人行道與車道。不是不能做,是看要不要做而已。

 

新工處表示缺人行道原因二:涉及私權。有徵收上的問題。

 

市區道路也是有很多屬私有地做道路使用,一般已經做道路使用20年,經道路主管機關即可認定為既成道路,未經認定的道路則稱為公眾通行道路,雖然已公眾通行道路是屬私有土地,機關未變更道路用途仍有維修管理責任,所以,如果在屬已經公眾通行的道路上設置人行道(人行道也屬道路範圍),因可能有改變用途疑慮,在取得私有地所有權人的土地使用同意書,即能改設人行道。不一定都要到土地徵收的程度。個別地點的情形都不同,就看要不要去克服解決難題。

 

補充資料2:只會踢皮球的市政府,期待柯P帶來真正<人本>交通!

「標線型人行道」,新工處即表示其為交工處負責事項,非屬新工處!原來人行道還因設置的方式不同而有新工處或交工處管理設置之分!那若採用植槽及綠籬區隔型的人行道(據市區道路人行道設計手冊之施工方式),是不是又該歸公燈處管理?權責單位多且不整合,預算又是重點街道拿走預算9成,怎麼可能有以人為主體的人行道基礎建設呢?

 

照理來說,市區道路也屬於城市規畫的重要環節,在上位負責規畫的都發局就算一次次地召開通盤檢討,但多年來僅在「都市計畫法」、「市區道路條例」、「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註3)等法規中的「道路」中略提及人行道,在法規上,人行道即屬道路定義中的次分類(道路分為車道及人行道),並無自成一類,且主要法規僅就「車道」做規定而非人行道,這點在在顯示從中央到地方,根本對人行道毫不重視,更遑論人行道在實際上的落實了。再者,交通局/工務局口口聲聲說著「人本交通」,但是每次的拓寬人行道、增設自行車道、重大工程交通維護計畫……等,都僅是由外包廠商套用公式運算道路服務水準後,想擴大就擴大,想增設就增設,絲毫不去考慮當地究竟有無需求,或是有無其他地方有更迫切之需求。職掌人口分布的民政局亦置身事外,彷彿常住人口與交通沒有任何的關連嗎?工務局、新工處等道路主管單位還想把這些責任推給委外包商就更可笑了,委外廠商只有建議權,要在哪些地段錦上添花拓寬人行道/設林蔭大道,沒有市府公文同意能發包預算/施工的了嗎? 公僕們不分局處地討好權貴,就看到某些地段一直蓋一直花錢,整個市政府對於臺北市的人行道規劃,長期以來變成不是考慮「一般行人」的因素!而是著重在要替哪些權貴用公家資源買單的心態才是最可議的!

 

備註:

註1

圖片1

 

(新工處提供的無人行道之道路數量並未把標線型人行道剔除)

 

註2:
市區道路人行道設計手冊

 

註3:

都市計畫法

市區道路條例

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

 

 

 媒體報導

Image 1

消失的人行道 北市近萬條路好難走

聯合報   記者:高宛瑜   2015年4月21日

「營建署規定,寬度12公尺以上道路應設人行道,但議員周柏雅發現,大安、文山區12公尺以上道路,仍有6條道路未設實體人行道。就連標線人行道也繪製緩慢,全市8公尺以下巷道有近萬條,不到200條繪製標線型人行道,他呼籲市府正視人行權利。

大安、文山區12公尺以上道路未設置人行道的有潮州街、大安路一段、東豐街、萬壽路、樟新街、景文街;12公尺以下未設置實體人行道的道路,大安區有1173條、文山區有1103條,比率都達8成5。

北市新工處共管科長曾俊傑說,根據營建署「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規定,雙向通行道路寬度12公尺以上,應留設人行道空間,但若設有騎樓,可視實際需求留設。換言之,有騎樓道路不需強制畫設人行道。

曾俊傑說,12公尺以上道路沒有人行道,主要有3點原因,包括路邊已有騎樓,或住家面臨馬路,若做突起15公分高的人行道,下雨雨水恐回流住家,以及因私人土地,沒編列經費徵收,只能與地主溝通。

周柏雅指出,「人本交通」是先進國家都重視的理念,但北市人行空間不足,與其花大錢拓寬大馬路的既有人行道,不如檢討沒有人行道的巷道和道路。他建議,若無法做實體人行道,可先做標線型人行道,並在旁加裝回復式導桿,區隔行人和車輛。

交工處長陳學台說,標線型人行道通常在8公尺以下道路畫設,有些4公尺窄巷沒車流,只要居民對禁止停車有共識,通常都會畫設。交工處101年起試辦標線型人行道,至今已畫設345條道路。

曾俊傑指出,繪製標線型人行道或許是無法設置實體人行道的解決方式,但若路邊有停車格,勢必要塗銷,車道也會因此縮減,還需與當地居民溝通。

至於回復式導桿,交工處表示,雖曾考慮裝設,但因是障礙物,擔心機車和自行車撞上,不建議裝設。」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相關新聞報導

 

周刊王第48期   記者:王超群  2015/3/10~3/16

瑞安街

 

 

北市府涉護航建商 巨星巷百年古厝被拆蓋豪宅

台北市老樹、歷史性建築不敵開發商怪手機具,不斷被鏟平推倒!北市大安區龍生里里長2013年向文化局遞送資料,申請保護瑞安街一排日式老宿舍;未料,申請保護後,反遭拆除2幢老屋,數棵半世紀以上的老樹也被怪手推平,國有土地過戶轉售給私人及破壞文化資產的速度快得驚人。 台北市瑞安街有濃濃的人文氣息,洋溢日式情調的老宿舍,更讓人眼睛為之一亮,藝人蔡依林、蕭亞軒都在附近置產,早期吳宗憲也住在此區,堪稱是「巨星巷」。永慶房屋大安店房仲人員指出,瑞安街周遭成交價格多在每坪120萬元左右,巷內的大樓每戶總價在上億元之譜並不為過。

 

建商搶拆疑有內幕

瑞安街龍生里內,原本有4幢歷史近百年的日式宿舍,分別是2XX巷8、12、16、18號,如今現地已拆除前2戶,新建地下1層、地上7層的豪宅大樓,令里長沈鳳雲與里民唏噓不已。 沈鳳雲說,「4幢相鄰的日式宿舍仍保持完好,在北市並不多見,其中1戶院內有50年以上的老樹,十分珍貴。我正要求文化局進行文資鑑定,想不到,老建築和老樹反而被建商快速推倒。」 新大樓屬於台灣儀器行創辦人林壽禎家族所有。林壽禎1946年創辦台儀,後來由第二代8位董事共同經營,林進二擔任董事長。1988年,林進二卸任後另創國祥貿易,代理尼康照相機(Nikon)等精密儀器,更跨足兩岸市場,台儀公司則由林日盛接掌董事長,家族事業非常成功,但也相對低調。 成功企業家族在發跡地蓋豪宅本是件好事,但連任第二屆的里長沈鳳雲發現,里內歷史建物在過程中被無情犧牲,更可惡的是,公部門似乎有一股隱形的力量在幕後運作,連珍貴老樹也被快速推倒,整個過程只能用「搶拆」來形容。

 

推平老樹枝葉不剩

「最氣的是,向文化局要求對老屋文資鑑定,他們拖了數月都不理不睬,當時我只好透過議員林奕華(現任文傳會主委)要求先保住老樹,但會勘前1周的清明節,建商接到消息,連忙帶怪手連劈帶推地讓老樹枝葉不存,真是很痛心!」沈鳳雲嘆息地說。 大安區歷史建物被搶拆,當時也引起北市議員周柏雅注意。他指出,早在2004年,文建會就把這排日式老屋舍交給文化局辦理文資鑑定,該局2005年7月表示將擇日會勘,但國有財產署一聽說要複勘,8月4日立即辦理招標作業,2周後決標賣給私人,俟文化局排定11月30日進行文資鑑定複勘時,2幢日舍就搶先在同月24日過戶給私人。有待文資鑑定的國有日式老宿舍群保存一事,北市文化局消極看待,公部門該快不快、該慢不慢,疑點重重。

 

周柏雅指出,102年4月2日,建商提出申請施工拆除2戶歷史建物,距拆併建執照的最後展期開工日4月5日才差3天,卻在未經建管機關同意備查前就動手拆除,等歷史建物被拆得片甲不存,市府才在6月26日同時備查其拆除工程, 顯見起、承、監造人逃避主管機關審核,先拆再說。

 

逃避審核先拆再說

所幸,目前尚有16、18號2戶倖免於難,仍完好保存日本屋舍的原貌。記者進到16號宅內,拜訪目前仍居住在此的前台大森林系教授黃希周遺孀,高齡103歲的黃老太太見記者上門,興奮地迎賓,並堅持要為客人換上拖鞋。黃希周一生致力於農林教育及水土保持研究,為傑出之森林學專家,也是台北植物園的籌建者之一。 16號宅內花木扶疏,後院還保有池塘,花朵搖曳生姿,在寒流來襲的台北市,格外顯得春意盎然。原木的日式迴廊雖然老舊,拉開木製拉門,仍可以想見當年的日式官舍「春蘭秋桂常飄香」的家居怡人場景。而黃家隔壁鄰居18號宅,住的則是已故知名分析化學領域學者、台大化學系張苕旭教授家人。

 

同巷建物命運不同

目前,文化局的「文化資產」網頁上還可查閱到倖存2戶的資料:「瑞安街2XX巷16、18號建物,為1937年間由營造商千歲町建築信用購買利用組合興建後,分由日人下津浦廾、塩谷巖三購買取得,台灣光復後,再經公產管理處接管並轉交台灣大學管理使用。2座建物皆為和洋折衷格局及裝修形式,包括洋式應接室、日式座敷、次間及茶之間等,基地規模雖小,卻以極優之設計手法,呈現出良好之空間品質。」字字句句臚列著發思古幽情的軌跡,可惜被拆的2戶資料已蕩然無存。 同一巷內歷史價值、外觀、保存意義如此相近的4幢日式建物,命運竟天壤之別,到底是誰在護航如此蠻橫的搶拆行動,讓周柏雅和沈鳳雲同感疑惑。

 

文化局:會勘不具保存價值

文化局來函說明,2005年11月曾邀集3位委員複勘大安區瑞安街264巷8、12號建物,因當時該建物保存狀況不佳,勘查委員認定不具文化資產價值。

 

建管處:建商確有違規

建管處回應,曾公文詢問文化局,該局表明該2戶未列文資保存,建管處乃核發拆照。此後建商未告知建管處、也未申請備查即動工拆除,確有違規,依內政部解釋令,建管處依法開罰,處以罰款後仍須准其開工。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X友友得永富秘訣1 正申請歷史建物鑑定的瑞安街日式宿舍如何在一群公務員默契合作下,鑽盡法律縫隙,敢不依法行政,剛好就在被標售後、未申請開工備查同意前就被拆毀!

 

相關報導連結:
1. 中時電子報:北市府涉護航建商 巨星巷百年古厝被拆蓋豪宅  2015.3.24
2. 工商e報-工商時報電子版:《北市府涉護航建商 巨星巷百年古厝被拆蓋豪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