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民活動中心需要真正「區民化、市民化」 一堆養蚊子/休館的時段為何不學圖書館/運動中心免費或便宜地 讓民眾使用/自主管理? 卻寧可用「魔數」操弄下把不到3-5成使用率弄成100%!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8年4月13日新聞稿

區民活動中心需要真正「區民化、市民化」
一堆養蚊子/休館的時段為何不學圖書館/運動中心免費或便宜地
讓民眾使用/自主管理?
卻寧可用「魔數」操弄下把不到3-5成使用率弄成100%!

以民政局文山區公所在今年3月底送議會的工作報告為例,文山區木新、木柵、萬芳、興豐、興隆、興業、萬福、景行、景新、永建、樟新、忠順、萬興、樟腳共14處區民活動中心,去年7月至12月的平均使用率高達9成5。奇妙的是11月份12次免費使用+2207次收費合計2219次使用率是96%,10月份1次免費使用+1946次收費合計1947次的使用率居然是97%!11月份出租場次比10月份多200多場,多了14%,使用率反而低了1個百分點!負責民政局統計的傑克您也太神奇了吧!

木新區民活動中心使用率明明只有40%,卻敢寫有98%!監察院審計報告都糾正過幾次也不怕的! 
我們向文山區公所和大安區公所調閱該區各區民活動中心的使用率,得到了如附表1和表2的使用率亮麗的結果。但以木新區民活動中心為例,今年3月份除去星期日不開放租用,共開放27天。每天開放上午、下午、夜間,共三個時段。每天每時段開放6個承租位置,故總共有27 x 3 x 6 = 486個時段。然而實際使用的時段僅有197個,僅佔全部時段的40%!本市區民活動中心使用率造假問題監察院台北市審計處在104年決算審核報告就提出糾正了!105年決算審核報告也說「各區民活動中心管理情形仍待檢討改善」。


資料來源: 105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乙-45頁

使用率還有用連坐法的!臺北神邏輯全球第一!?
木新區民活動中心實際上的使用率只有40%,但文山區公所的統計卻有98%,是怎麼樣的計算方法才會有這麼大的落差!文山區公所表示:「木新區民活動中心共6個場地,只要活動中心內其中一個場地有人租借,則該時段的6個場地就算1次有人使用,本市全區各區民活動中心皆依上述公式計算每月使用率。」也就是說,假設木新區民活動中心的大廳一整個月的時段都有出租,就算其餘5個場地完全沒有出租,在北市府神奇的計算公式之下,實際上只有17%的使用率卻可以操弄成100%!

用自己稅金蓋的活動中心,為何不能免費盡量使用?
從附表3和表4可以得知,這8個月以來文山區各區民活動中心不收費的時段佔所有使用時段的1%不到,甚至大安區各區民活動中心還完全沒有不收費的時段!而且星期日時段或很多場館居然在退休族想用的平日白天也在休館!晚上上班族想用也在休館!
在實際使用率偏低的情況下,還收取費用,無疑是讓那些閒置的空間更難以被利用。將區民活動中心真正「區民化」、「市民化」就從公開實際使用率開始,讓市民了解區民活動中心可使用空間場地之使用情形,鼓勵市民及社團多加利用區民活動中心閒置之空間。甚至在現在處處使用率不到一半的情況下,為什麼不能學圖書館空間免費提供呢?若擔心設備使用遭破壞也可訂立保證金、押金制度等。只要排除營業營利行為,市民自己出錢蓋的場館,為什麼不能像圖書館/運動中心般自由點也便宜點讓有需要的市民充分使用?
改變臺北就從真正讓市民在區民活動中心各種不妨礙安寧的時段下盡興地做各種休閒活動!

參考資料:
1.臺北市文山區公所第12屆第7次議會工作報告

2.105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乙-45頁

3.表1:文山區區民活動中心106年7月至107年3月使用率

資料來源:北市文山區公所2018年4月11日回文

4.表2:大安區區民活動中心106年7月至107年3月使用率

資料來源:北市大安區公所2018年4月11日回文

5.表3:文山區區民活動中心106年7月至107年3月收費/不收費次數

資料來源:北市文山區公所2018年4月11日回文

6.表4:大安區區民活動中心106年7月至107年3月收費/不收費次數

資料來源:北市大安區公所2018年4月11日回文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建管處違建拆不完,連拆都沒拆,還可以違法結案! 有關係就沒關係?連政風處知情後也當沒事!

建管處違建拆不完,連拆都沒拆,還可以違法結案!
有關係就沒關係?連政風處知情後也當沒事!

新大樓新違建查報一年半都沒拆完,甚至還可以假裝已拆除而予以結案?拿例外條款套在根本不適用的違建上?建管處真心誠意把違反建築法的違建物分別清楚有這麼困難嗎?

臺北市大安區金華街一棟完工不過三年的新住宅大樓,住戶違建裝設陽台外推鐵窗,增加使用面積,建管處本應依法查報新違建、列管、拆除。唯建管處在2015年10月查報違建案後,直至2016年4月的半年後才要執行拆除,但之後又屢屢延後拆除期限,延至2017年的2月拆除,從時程看,光一個違建案的「表定拆除」就要花上一年四個月之久!

但2017年2月拆除的真相為何?建管處以違建所有人已於2月8日自行改善為由,予以辦理結案。但明明該外推陽台的違建擺明就還長在那裡,到底建管處憑什麼讓本案結案?依建管處提供當時辦理結案之照片(附件1),根本看不出來改善前、改善後差在哪裡!

建管處將本案外推鐵窗違建「整欉好好」的結案後,周柏雅議員辦公室依市民檢舉再向臺北市政風處詢問本案結案情形,政風處以北市政二字第10630269900號函回覆(附件2):認案址淨深超出臺北市違章建築處理規則,爰由該處逕行撤銷結案,另通知違建人5月1日前自行配合改善拆除。
按臺北市違章建築處理規則第9條第1項:「建築物依法留設之窗口、陽臺,裝設透空率在百分之七十以上之欄柵式防盜窗,其突出外牆面未超過十公分、面臨道路或基地內通路,且留設有效開口而未上鎖者,應拍照列管。」但再看看該違建改善後的照片(附件1),難道會沒有超過十公分嗎?

建管處後回覆周柏雅議員辦公室:「前結案規定引用錯誤,本處已撤銷原處分結案」。原來是建管處一開始結案引用的是臺北市違章建築處理規則第9條第2項:「本規則發布施行前已領有建造執照之建築物,裝設透空率在百分之七十以上之欄柵式防盜窗,其淨深未超過六十公分、面臨道路或基地內通路,且留設有效開口而未上鎖者,應拍照列管。」
奇怪的是:按照法規條列順序,第9條第2項(淨深六十公分),應屬「例外、除外規定條款」,原則上應是優先適用第9條第1項(淨深十公分)辦理才是!怎麼建管處將本案辦理結案時,可以跳過第1項的原則規定,而拿例外的第2項當結案理由呢?更何況第2項明白寫了:「本規則發布施行前(2011,附件3)已領有建造執照之建築物」才有例外六十公分的適用,難道這棟建物的建照日期-2012年(附件4),建管處會查不到嗎?

從上述幾點來看,不由得令人懷疑建管處是要包庇此一違建!就算建管處被政風處抓包本案結案有問題,而且建管處自己也罕見地「撤銷結案」,但拆除日期卻又訂在幾個星期後的5月2日,足見效率之差、毫無改進!柯市長說過:「違建是國家恥辱」(附件5),那違建違法結案算不算是臺北市的恥辱?

附件1

根本沒有同一角度、距離!

附件2

附件3
臺北市違章建築處理規則另開新視窗

附件4

附件5
2015/5/16自由時報:工程因違建案受阻 柯P另開新視窗批:違建是國家恥辱另開新視窗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辛亥路三段莫名其妙凸一塊!? 用路人時不時就擦到撞到!? 周柏雅議員要求市府儘速改善 !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大安防災公園」LED燈裝設不到4個月就壞了3個字! 美感不足,喜感十足的「大安防災公園」招牌 不會讓民眾產生混淆嗎?

周柏雅議員2016.5.28新聞稿

「大安防災公園」LED燈裝設不到4個月就壞了3個字!

美感不足,喜感十足的「大安防災公園」招牌

不會讓民眾產生混淆嗎?

 

周柏雅議員接到投訴,有民眾於5月22日(星期日)晚上約8點左右路過大安森林公園時,發現在大安森林公園的入口處裝設的「大安防災公園的LED燈」,大安的「安」字滅燈,另一個入口的「災」字也滅燈。民眾認為市政府不僅工程品質不佳,也認為市政府裝設的這個招牌美感不足。而且防災公園LED燈剛啟用沒多久「安」字就滅燈,也讓民眾覺得有點毛毛的。

 

經過周柏雅議員查証後發現,在大安森林公園一共有2個招牌,一個招牌是在今年2月5日裝設在9號出口(新生南路面)的招牌,花了9萬4500元;另一個招標是在今年3月24日裝設於3號出口(建國南路面)的招牌,花了9萬元。結果不到4個月,就有3個字的LED燈熄不亮,花了18萬4500元卻得到這樣的施工品質,難怪被民眾批評市政府的工程品質不佳。

 

根據大安區公所的說法,之所以要裝設「大安防災公園」LED燈,是為了防災活動需要而設,2月的LED燈裝設之後,因民眾反應2月的防災LED燈裝的很棒,所以大安區公所今年3月24日於3號出口(建國南路面)再加設另一個LED招牌。但周柏雅議員質疑,到底有多少民眾反應很棒,為何不也來辦個I-voting?

 

周柏雅議員認為,姑且不論這種招牌的設計與美感到底有沒有達到辦「設計之都」的城市的水準,光是這個招牌本身所能達到的效果就相當有限。試想,如果台北車站的招牌在晚上亮燈寫著「臺北防災車站」,或是市政府在大門前裝設霓虹燈招牌,寫著「緊急出口」,豈不是喜感十足?

 

而且現在「防災公園」招牌不僅大,又亮過「大安森林公園」招牌,也會讓人產生「到底這是大安森林公園還是大安防災公園?」這樣的疑惑。市政府設置這樣的招牌不會造成觀光客的困擾嗎?市政府最初裝設的目的也許是為了提示大家大安森林公園是重要防災點,立意良善,但方法還有討論空間。

11

22

蘋果日報: 大安森林公園新裝置 被罵「醜得要死」 2016年11月03日

自由時報:  〈台北都會〉大安防災公園燈飾 葉匡時:醜得要死 2016-11-05

聯合報 : 大安森林公園設這個 葉匡時:醜得要死 2016-11-04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身心障礙福利機構既患寡又患不均,人數前三名的大安區只能容納8個人? 總人數高達12萬卻只有2千多個容納量!老人人口多的地方,相關機構沒有跟著變多!?公立老人日照、長照機構情形一樣,又寡又不均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瑞源里」在北市? 兩大醫師聯手防治登革熱,連個基本確診病例在哪一區里都能冒出不在台北市的里名出來,這樣的北市府還能談傳染病「管制」嗎? 

 

「瑞源里」在北市? 兩大醫師聯手防治登革熱,連個基本確診病例在哪一區里都能冒出不在台北市的里名出來,這樣的北市府還能談傳染病「管制」嗎?

 

「瑞源里」在北市? 9月7日到底有沒有確診病例? 一個連登革熱最新情況都能給出好幾套版本的市政府,要跟國際城市拚智慧城市、巨量資料(Big Data)?

 

北市府9月7日發布的新聞稿中表示,臺北市於9月7日確診一名文山區的登革熱確診病例。可是市政府在9月9日提供給議會問政的資料卻說,9月7日並沒有任何的登革熱病例! 所以真相到底是? 而更荒謬的是這份公文還出現一個根本不在臺北市的瑞源里(桃園大溪?),北市府到底要怎麼去調查一個不存在臺北市的里的布氏指數?(附件一)柯市長你不覺得怪怪的嗎?

 

發病處才是需要撲滅病媒蚊的地方,為何要扯上文山區?

9月8日的登革熱確診病例其居住地在哪?官網上是寫文山區,但北市府提供的資料上卻寫大安區!?(附件二)究竟患者的居住地是文山還是大安區?既然傳播媒介是病媒蚊,就應該以發病時的居住地為準,為何衛生局的網站上卻將確診病例定為文山區?統計資料基本應該要確認定義後公布一致性的資料,衛生局連同一個資料都能給出不同套的答案,還能談什麼大數據、巨量資料、科學管理?資料掌握如此不確實,這樣的北市府要如何做好防疫工作?周柏雅辦公室只是比對9月份衛生局新聞稿與9月9日提供給議會登革熱最新確診病例的資料就有3個明顯的錯誤,開放錯誤資訊的政府就不叫開放政府!

 

疫情旺季給錯誤的資訊是要幹嘛?

周柏雅議員表示,光就衛生局沒有掌握確診病例的居住地這點來看,臺北市的登革熱防治已經出現了很大的漏洞!而衛生局給出跟自己官網同一登革熱問題卻不同答案的問政資訊,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北市府於9月2日就曾提供給周柏雅議員辦公室兩份數字完全不同的今年1-8月北市關於布氏指數達3以上之區里病媒蚊密度調查資料。北市府為何一再提供數據有出入的資料?是無法全盤掌控疫情?還是故意給議員錯誤資訊?(附件三)真是令人難以理解?還是那個環節出了問題?

 

市政府提供的一筆資料裡面就有3個錯誤,這要議會怎麼再相信北市府提供的任何資料?難道以後北市府所提供的任何資料都要議員再重新調查資料的真偽?更何況連登革熱確診病例的正確資料都無法掌握,臺北市民要怎麼相信北市府能夠做好登革熱的防疫工作?

 

里長一樣被蒙在鼓裡,那市政府防疫工作能夠深入基層,能夠迅速反應嗎?

北市府不僅提供議會跟衛生局官網上不一樣的登革熱資訊,甚至提供給媒體的登革熱資訊也跟衛生局官網上不一樣!自由時報、聯合新聞網及中央社皆有報導9月8日新增的3例本土型登革熱病例,自由時報及中央社並引述衛生局疾管處長之發言,新增的3例分別位於中山區、大安區及信義區,但北市衛生局官網卻是多了文山區,少了大安區。(附件四)

 

堂堂一個疾管處長居然在尚未能確認登革熱確診病例正確的資訊且與自己官網資料有出入的情況下,就將這些資訊提供給媒體。而該名該應列為大安區的病例第一次、第二次就醫情形如何?確診病例的感染級數為何?衛生局竟瞎說中央衛福部疾管署的網站有這些資訊。但實際上衛福部疾管署網站,卻查無這些神秘的搬遷資訊。至於環保局到底有無對此名由大安區搬到政大宿舍的病患,做過2個居住地之消毒並做後續病媒來源追蹤,截至今早還提供不出來即時資訊,更證明柯大醫師與黃大醫師,就算會寫精美SOP,市府主管公僕無法落實執行SOP也是枉然。看來北市府的螺絲仍然未上緊,難怪今年北市登革熱 確診案例佔總人口數的比例高過新北市!(附件五)

 

附件一:

9月7日臺北市到底有沒有登革熱確診病例?

投影片1 投影片2 投影片3

 

臺北市哪來的瑞源里?

瑞源里

附件二:

9月8日的登革熱確診案例究竟居住地是文山區還是大安區?

投影片1 投影片2 投影片3

投影片4

 

附件三: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破表的布氏8級病媒蚊指數區里竟曾在7月出現於松山區! 北市府到9月2月前是不知道!? 還是故意給議員錯誤資訊? 5-6月病媒蚊密度就在北市惡化蔓延了! 為什麼不照SOP通知里長? 為何不依法讓市民提早防範? 從6月到8月中旬一個新聞稿也捨不得發,是什麼開放政府?

https://choupoya.wordpress.com/2015/09/08/23849/

 

附件四:

中央社:登革熱死亡病例再增8例 共18例  2015.9.9

衛生局疾管處長陳少卿說,北市昨晚確診3例本土性登革熱,第5例是家住中山區的20歲女性,仍住院治療;第6例是19歲女性,在大安區租屋,已出院返家;第7例是39歲男性,住信義區,目前住院中。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509095021-1.aspx

 

自由時報:北市再增3名本土型登革熱病例  2015.9.10

北市衛生局疾管處長陳少卿表示,前晚又新增三名本土型登革熱確診案例,其中一位是家住中山區的廿歲女性,目前仍住院治療;另一位是十九歲女性,在大安區租屋,已出院返家,第三位則是卅九歲男性,家住信義區,目前住院中。

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914269

 

附件五:

確診案例佔該市總人口數的比例

新北市: 13/100萬(54人vs 400萬人)

臺北市: 19/100萬(53人vs 268萬人)

傳染病統計資料查詢系統:全國登革熱本土病例及境外移入病例地理分佈

http://nidss.cdc.gov.tw/ch/NIDSS_DiseaseMap.aspx?dc=1&dt=4&disease=061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破表的布氏8級病媒蚊指數區里竟曾在7月出現於松山區! 北市府到9月2月前是不知道!? 還是故意給議員錯誤資訊? 5-6月病媒蚊密度就在北市惡化蔓延了! 為什麼不照SOP通知里長? 為何不依法讓市民提早防範? 從6月到8月中旬一個新聞稿也捨不得發,是什麼開放政府?

北市府提供登革熱病媒蚊調查是把人命當兒戲嘛? 數字變來變去

北市府9月2日提供給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有關今年1-8月北市病媒蚊密度調查資料關於布氏指數達3以上之區里資料,其回覆內容竟與數日後的相同資料不同!明明先前的資料僅僅只有24個里達3級以上,且僅有一里不在大安區,但數日後的相同資料卻增為36個里達3級以上! 幾天就多出12個里淪陷:連中山、內湖、松山都有區里達到3級,甚至7月份松山區中華里曾高達8級以上的恐怖指數!而且衛生局連提供9月7日給媒體的資料也跟衛生局官網資料不盡相同。周柏雅議員痛批,連病媒蚊集中區里清單都還要等議員索資才要彙整與檢視統計數字是否正確,且短短數日內就有哪麼多版本,這顯示北市府根本對疫情沒有確切掌握,連作戰最重要的「知己知彼」-病媒蚊在哪裡的資料,都那麼亂了,還談什麼登革熱大作戰?

可惡! 北市病媒蚊指數明明5-6月就迅速惡化了市府卻惦惦好幾個月不主動公告或發新聞稿提醒市民早點加強戒備!

從北市衛生局9月8日提供今年1-8月登革熱病媒蚊密度調查更新版可以看出來今年1月北市被調查的68個里,沒有任何密度為2級的里。但是5月中山區竟出現指數為4的里,且大安區有21個被調查但就有4個里出現3級指數。6月北市密度達2級以上的里就有34個,比5月的15個里2級以上,多出一倍! 大安區的病媒蚊指數達3級的里從5月的4個迅增為13個! 顯示5月份就算按照北市登革熱SOP去處理降低病媒蚊密度的措施根本無效! 根據衛生局9月8日資料顯示甚至北市7月份松山區中華里曾高達8級以上的恐怖指數!而登革熱是國家法定第2類傳染病,北市衛生局居然不照法律規定通報公告等SOP處理,許多里長根本不知情甚至連消毒通知都沒收到,更別提衛生局是遲至8月底南部疫情大爆發後才發新聞稿宣導北市市民。今年5-6月大安區3級病媒蚊里,到了7-8月還是在3級病媒蚊名單中! 大安區有的里7月份3級,8月份卻惡化為4級! (5月/6月黎元里曾3級但7月初還是3級; 群英里7月3級, 8月卻到4級) 且從大安區的病媒蚊指數5-8月來看,噴藥似乎只是把病媒蚊趕到鄰近的里(如5月份群賢里3級,但到了7月換成隔壁的群英里是3級了!) 8月23-29日第35週調查大安區的8個里中還是有高達6成以上有5個里在衛生局管制最高級的2級指數以上!

為什麼不依法規行政? 民眾的生存權益在哪裡?

而且依臺北市政府衛生局辦理登革熱防治違反傳染病防治法案件作業程序第一點規定:「臺北市登革熱密度調查抽查業務(布氏指數調查業務),由本市市立聯合醫院疾病管制院區、各區里長或里幹事、本府環保局所屬轄區清潔隊一同至欲調查的里別,進行密度調查五十戶,並予市民登革熱衛教宣導。」;如果北市府有照法定傳染病的通報公告去提醒市民及早做防範,里長還會到8月底都對自己的里曾經幾度列入管制級數都不知情嗎?甚至連消毒通知都收不到嗎? 且依作業程序第四點的處理程序亦規定:(一)疾管院區於登革熱流行季節或非流行季節進行病媒蚊密度調查(布氏指數)最低需求里次,由疾管院區每個月排定行程進行例行調查。(二)密度調查(布氏指數)為二級以上之里次,由疾管院區通知里長督促里民改善,並於一週內複查。傳染病防治法第16條亦規定「地方主管機關於轄區發生流行疫情或有發生之虞時,應立即動員所屬各相關機關(構)及人員採行必要之措施」,但是北市府有依規定行事嗎?難怪病媒蚊孳生熱點都無法改善,從大安區個別里一再發生指數3級盤旋數月不降就可以知道北市府不依法行政帶給市民生命有多大威脅了!

調查為什麼不採隨機? 抽樣偏誤

1-8月份的抽查次數,大安區就抽了210次,占17%,抽樣母數比其他行政區都還要高出一倍以上,還比確診病例個案最高的士林區126次還高出67%,無怪乎大安區的布氏指數三級以上的里數最多! 市府連抽樣資料都如此偏誤,是要反映什麼公家資源分配正義?

所謂的開放政府,最基本的就是資訊公開透明,換了市長就是不希望政府該公開的資訊遮遮掩掩何況這是人命攸關的重大法定傳染疾病資訊耶! 如果連市民生存基本款的-環境衛生安全的病媒蚊資料與撲滅資訊都提供的顛三倒四,掌握不到即時要命資訊,北市府還侈談什麼「宜居城市」、「智慧城市」?柯市長不要把開放政府當口號,先給市民基本款安全保障吧!

補充資料:

    1. 臺北市政府衛生局辦理登革熱防治違反傳染病防治法案件作業程序另開新視窗第一點規定:「臺北市登革熱密度調查抽查業務(布氏指數調查業務),由本市市立聯合醫院疾病管制院區、各區里長或里幹事、本府環保局所屬轄區清潔隊一同至欲調查的里別,進行密度調查五十戶,並予市民登革熱衛教宣導。」第四點的處理程序亦規定:(一)疾管院區於登革熱流行季節或非流行季節進行病媒蚊密度調查(布氏指數)最低需求里次,由疾管院區每個月排定行程進行例行調查。(二)密度調查(布氏指數)為二級以上之里次由疾管院區通知里長督促里民改善,並於一週內複查。土地或建築物所有權人、管理人或使用人若不配合改善住家孳生源,則由疾管院區開立傳染病源改善通知單(如附件);若配合改善住家孳生源,由疾管院區於一週內進行複查。(三)當密度調查為三級(含)以上之里次,由疾管院區進行違規事實拍照,並通知本局依下列程序處理。1.由本局疾病管制處通知本府環保局,由該局移交轄區清潔隊進行噴藥消毒及必要時進行稽查告發。2.疾管院區將改善通知單以直接送達或郵務送達或由里幹事送達至義務人,若無法確實送達義務人,則透過「地政整合資料庫查詢系統」查詢義務人資料。」規定北市府的主管機關要通報里長各里的布氏指數,也要與里長一同進行。可是臺北市政府的區公所與衛生局竟然都沒有告知里長,也沒有與里長協力作好登革熱的防治工作?.

2. 布氏指數達2級以上里數、趨勢圖

3. 1-8月全市布氏指數的抽查次數

4. 9月2日衛生局給辦公室布氏指數達3級以上之里

登革熱 5

臺北市衛生局對比衛服部登革熱病媒蚊密度調查資料也完全不同

http://www.cdc.gov.tw/professional/list.aspx?treeid=6FD88FC9BF76E125&nowtreeid=DAE1CEEF06DF7A29

9月7日 衛生局給的1-8月份布氏指數達到3級以上的資料和9月2日給的資料完全不同
登革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