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教育局誰在當門神?拖延1年未將不良廠商登錄到採購公報放任圍標廠商繼續標得政府標案49案、共1.3億元!公僕懲處只是2人次小小申誡1次,效忠X友友不把市民放眼裡的採購,還是繼續在台北城上演ing

2017年10月29日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新聞稿

教育局誰在當門神? 拖延1年未將不良廠商登錄到採購公報
放任圍標廠商繼續標得政府標案49案、共1.3億元!公僕懲處只是2人次小小申誡1次,效忠X友友不把市民放眼裡的採購
還是繼續在台北城上演ing

按政府採購法,公開招標應有3家以上合格廠商參與第一次投標,才能開標、決標,如果沒有3家以上合格廠商投標時,該標案就會流標,不得開標。「上申公司」為避免標案因未達法定廠商家數,以致流標,找了其他3家無意投標的廠商「禾盈公司、良昇公司、正暘公司」一同投標,讓承辦的公務員以為投標公司已達法定合格公司3 家以上,可以開標、決標,最後由上申公司開價最低而得標!

法院判決這4家公司違反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意圖影響決標價格或獲取不當利益,而以契約、協議或其他方式之合意,使廠商不為投標或不為價格之競爭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處以3個月的徒刑,得易科罰金。而北市府應依法追回的押標金共180萬元,目前也還有75萬元尚未追回。(附件1、2)

判決確定後又再得標49案、共近1.3億元的標案!政府繼續買單! 

本案在2016年1月20日由法院判決確定一審有罪,但上申公司等4家公司卻還食髓知味,利用公務員沒有依法行政,未能馬上登錄不良廠商在採購公報上的時間漏洞,在短短一年內,又再繼續投標各縣市的工程標案共49案,總計高達近1.3億元!(附件3)

按政府採購法第 101 條第 1 項第 6 款規定:「機關辦理採購,發現廠商有犯第87條至第92條之罪,經第一審為有罪判決者,應將其事實及理由通知廠商,並附記如未提出異議者,將刊登政府採購公報。」但教育局公務員,在過了一年多之後,遲至2017年3月10日才登錄到採購公告,讓廠商還有資格繼續投標,標案金額有1.3億元!當時涉及的校長/科長/主秘/副局長/局長各是什麼懲罰?教育局竟然認為這僅是承辦人員和股長「文書處理疏失」,最後僅記申誡1次!這種申誡處分不痛不癢的,官員那有在怕的!(附件4、5)

圍標是教育局採購的基本禮貌嗎? 

對此一離譜情形,教育局竟然表示,因為該廠商後續得標的49案跟前述違法圍標的案子無關,且49件標案的學校也不知道該廠商為「不良廠商」,因此這些標案屬於合法標案。此舉無異是嚴重破壞政府採購秩序。而有不良紀錄的廠商,其後續的標案是否仍有圍標行為?市政府能不更加注意查清楚嗎?工務局採購管理科也應該定期請各局處清查有無這種延遲將不良廠商登錄政府採購公報的情形!

就算圍標被登錄為不良廠商,登錄期間也只有一年!

前述個案這4家廠商雖然過了一年後被登錄為「不良廠商」,但是一年之後就可以從名單中除名,一年之後又是一尾活龍,可以繼續標政府標案,這樣的「懲處」違法廠商會怕嗎?
北市府雖然有訂定「臺北市政府委託技術服務履約績效管理要點」,按廠商履約績效不良情事及其事由有扣分記點規定,可做為「最有利標」審查時評選委員的參考依據,但是這個要點,卻無法規範「最低標」的標案,而北市仍有許多工程都用「最低標」,廠商過去的履約能力和不法紀錄根本不在評選範圍之內,亦即就是曾有績效不良等事由而被記點扣分的廠商,仍可以以「最低標」繼續投標!

明知有問題的法規/SOP,當然不能改,否則X友友吃什麼?

政府過往的採購案多採最低標,因為採取有利標時,公務員必須先提交報告說明不採取最低標的理由,因此行政院最近提修法草案,「採購法」修正後將刪除「異質」及「不宜採最低標」的適用條件,希望機關因案制宜,選取適宜的採購決標原則。(附件6)

除了等行政院修法之外,市政府可以即時檢討修正相關作業要點,將最低標也納入不良紀錄的記點機制,綜合考量最低價格和過去紀錄的情形,或者要求各機關在採購時也將廠商過去3-5年的紀錄納入評選須知,才能讓北市府的採購達到更公平公正。

參考資料:
附件1:
105年審計部臺北審計處決算報告書:

附件2:

附件3:

附件4: 教育局 2017年10月13日 回文

附件5: 教育局 2017年10月16日 回文

附件6:
聯合報 : 2017-10-12 新修政府採購法 增訂防賄條款 違法廠商拒絕往來3年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2752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