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想選市長的照過來! 臺北市今年設置太陽能光電設備僅5件, 若北市1萬棟屋頂設置太陽能裝置費用21億元, 廣設隨處可見又可以使用20年左右的太陽能板, 且每月還有電費收入,這種市政建設是不是比花幾百億辦世大運幾天大拜拜活動更有感、更能永續經營呢?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6年12月4日新聞稿

想選市長的照過來!
臺北市今年設置太陽能光電設備僅5件,
若北市1萬棟屋頂設置太陽能裝置費用21億元,
廣設隨處可見又可以使用20年左右的太陽能板,
且每月還有電費收入,這種市政建設是不是比花幾百億
辦世大運幾天大拜拜活動更有感、更能永續經營呢?

柯市府今年設置太陽能光電設備僅5件,民間申請補助件數還掛0!

臺北市目前建物屋頂太陽能光電設備經能源局同意備案者僅有172件,總裝置容量共3453瓩(註1),佔全市總用電量的162億度,簡直是滄海之一粟,若發電一小時,僅占0.00002%! 累計,北市在99年時設置28件太陽能光電設備、100年30件、101年10件、102年9件、103年13件、104年18件、今年至今卻僅有5件!(附件1)

2016年臺北市政府產發局「補助設置太陽光電發電設備實施計畫」編列了350萬元預算,但到目前都已經11月底了,申請補助案件數居然掛0,預算執行率等於0%!(附件2) 對比臺南市104年總裝置容量為64萬瓩,臺北市104年僅設置185瓩,僅為臺南的0.3%。身為首善之都的臺北市,在太陽能屋頂光電設置的成績也未免太差了。 (附件3)

北市所有替代能源若照這種如樹獺般的建物太陽能板設置推動速度,非核家園、再生能源在北市要實踐,恐怕是N+千年之後吧?! 反觀今年德國在最高峰時期,再生能源已滿足95% 全國用電。(附件4) 北市的再生能源之路真的是宇宙無敵地遙遠阿!

若北市1萬棟屋頂裝太陽能板要花21億元,也比世大運13天花175億有感!

目前市面上的太陽能系統裝置單價約為6萬至8萬元/瓩,取中間值7萬元/瓩,若以一座(家庭式屋頂)3瓩計算,設置一座太陽能發電設備設置約需要21萬元,臺北市建物目前約有13萬棟,先以裝設1萬棟為目標,裝置不計日後維護花費21億元。一座太陽能光電估計換2次直流轉交流的變流器產品費用約(1.2萬元x 2次)、每年維修費4200元,總共約32萬元成本,且以目前最高北部家庭最高收購價1度電7.2914元,年平均發電量954度,計入維修成本但不考慮太陽能板未來售價還因生產規模與技術改進有更多降價空間,約15年可以回本! (附件5)

現行民間設太陽能板由市政府補助35%之作法,誘因不足,且臺電收購太陽能電價也很低,1度電收購價格就算北部還有加碼12.5%,到目前最高7.2914元/度,跟2014年德國平均33毛歐元(約台幣11.2元)一度相比,還是低了3成5! (附件6)

若市府可以採取太陽能板全額免費安裝政策,也可解除目前公寓大廈多卡在少數區分所有權人未必同意分攤支付裝設太陽能板費用的問題! 而北市府也該繼續大力向中央爭取補助之外,其所賣之電費可以由市政府跟社區大樓住戶共同分享,如此一來民間建物不僅裝設太陽能板免費,居民還可以得到售電收入的利潤,相信社區大樓住戶設置太陽能光電設備的意願會大幅提高。

太陽能發電設備北市一年申請僅18件,大輸六都第一名臺南1058件,五都中也是敬陪末座!

104年各縣市太陽光電發電設備經能源局同意備案的總裝置容量與件數,六都中最高的臺南市有1058件,總裝置容量為64萬瓩,臺北市18件、總裝置容量為185瓩,僅為臺南的0.2%。身為首善之都的臺北市,在太陽能光電設置的成績也未免太差了。

雖然大臺北地區的日照不如中南部地區,臺南的日照時數為2510時/年、臺北日照時數為1306時/年,但北市的太陽能光電設備1峰瓩的年平均發電量約還可達到954度(較中南部1峰瓩的年平均發電量約1311度,僅差37%),但也和臺東年均發電量1064度相差不多。(附件7)

當然臺南很多透天厝產權沒有北部公寓與大樓複雜,也因此更能促進民間裝設太能板,但北市103年11月就通過臺北市綠建築自治條例,建築面積達一千平方公尺新建案,應於屋頂設置太陽光電發電設備,至今已有53件需設置太陽能板,但到目前為止,今年領到使用執照僅3件,也僅有3處設置太陽能板。雖然新北也同樣面臨區分所有權人取得同意函不易的問題,但104年案件核備數,臺北市通過18件、總裝置容量為185瓩,新北市卻通過76件、總裝置容量為3928瓩,臺北市在件數大輸新北市58件、容量更僅占新北市4%而已。柯市長要不要向賴神、甚至同校的校友朱市長好好請益一下呢?

北市8年只補助1件太陽能裝置!

事實上臺南從100年開始,每年都編列1千萬元以上的經費補助民眾裝設太陽能板,也因為家庭和民眾申請踴躍,去年還加碼編列2千萬元補助、今年加碼到3千萬元經費補助,總補助經費都破億了,而北市產發局從99年到現在已經過8年只有編列1千萬元,結果8年僅有一件申請案補助79萬元,就算編了補助,預算執行率才8%! 為何臺北市的成績這麼差? 這種再生能源執行率低落的城市談什麼國際競爭力? 談什麼<超越>呢? 柯市長是否能比郝市長提出更積極的作為呢?

再生能源發電僅占總用電量3%,太陽能板佔整體再生能源比例也是僅有0.6%!

臺北市再生能源總發電量, 103年是4.74億度、104年是4.87億度,僅增加0.13億度、占總用電量162億的3%,而今年1-9月的發電量也僅有4.16億度,仍然沒有大幅增長的趨勢。其中屋頂太陽能板只有發電3118千度(不計自給自足路燈/號誌等太陽能板),佔整體再生能源比例也是僅有0.6%!目前本市再生能源發電量僅占總用電量3%,面對這些低落的成績,北市府要推再生能源的政策不能只是口號喊喊而已! (附件8、9)

多頭馬車-不是智慧城市
許多城市也利用既有市政建設如公車亭蓋子、電話亭、垃圾桶、路燈桿上設置太陽能板來提高發電量,做為城市高峰用電時的發電的備用系統。太陽能發電的分散式特性,和智慧城市的規畫應要更緊密結合,然而本市的太陽能發電計畫都還是試驗性質,散落各局處,智慧城市專案辦公室早已成立,太陽能發電卻依然呈現多頭馬車的狀態,智慧城市一點也不智慧!(附件10)

註1: 產發局表示臺北市目前建物屋頂太陽能光電設備經能源局同意備案者僅有172件,總裝置容量共3453瓩,此不含環保局年底和大同合作福德坑環保復育園區設置太陽光電系統計畫,且就算今年底完成也來不及發電,拿不到臺電補助!

補充資料:

裝置太陽能設從472年(公務人員訓練處2009年)減少到15年就能回本,此時不推動太陽能板,還要再等多久? 非核家園只是夢?

根據能源局的資料顯示,目前裝設費用市面上單價約為每瓩6萬-8萬元,若取中間值約7萬元一瓩,500瓩(kWp)的設備 x 7萬元 就需要 3千5百萬元,若除以每年預計發電量年發電量954度x 500瓩 = 47.7萬度,1度裝置費用要73元,以目前最高北部最高收購價1度電7.2914元,若要回收成本,裝置費用就需要73/7.2914元=10年! (附件11)

市政府106年編列350萬元補助民間裝設太陽能設置費,補助費用為 26萬1,000 元/件,預計受理 14 件申請案件,預估年發電量合計可達 16萬度。每度電一次性補助計算350萬元除以16萬度電=21.875元/度。拿上述的裝置成本73元/度,扣除地方政府補助21元/度=52元/度,除以電能躉購價7.2914元,則要7年就能回本!

之前郝龍斌的時代更誇張,那時還花了1億多元,執行了22項太陽能預算,其中公務人員訓練處花1262萬元裝置太陽能發電系統,那就要472年才能回收成本,因此,目前初期設置成本(不考慮換電池等維護費用)的效率已經改善許多。(附件12)

日平均發電量不輸臺東

雖然臺北市日照時間不如臺南等地,但是從能源局的資料來看,臺灣各地的平均每瓩太陽能裝置一年可發1,250度電,以2011-2014年發電量平均值,臺北市每日平均發電量為2.61度(kWh/day/kWp),完全不會輸臺東的2.91度,可見太陽能在北市的裝設雖然無法與彰化的3.59度與臺南的3.54度相比,但是做為用電尖峰時期的備用系統,卻是能發揮解除用電尖峰停/跳電危機的功臣! (附件13)

參考資料:
附件1 : 北市歷年太陽光電發電設備同意備案統計

附件2 : 北市太陽能裝置設置、補助、申請補助情形

附件3 :
產發局2016年11月22日回文 104年各縣市太陽能光電發電設備同意備案統計

附件4: INSIDE 新里程碑:在最高峰時刻,德國再生能源已滿足 95% 全國用電! 2016/5/10
在當地時間上個禮拜天的早上 11 點,德國創下了一個驚人紀錄:再生能源發電量高達將近 550 億瓦,已可滿足近全國用電量需求的 95%。
新里程碑:在最高峰時刻,德國再生能源已滿足 95% 全國用電!
這使得全國太陽能發電系統的總發電量達到 261.1 億瓦,風力則是 208.3 億瓦,再加上生質能的 51.4 億與水力的 27.5 億,總共 548.3 億瓦;而當時德國的能源消費總量為 578 億,換算下來再生能源覆蓋率已達當時用電量的 94.8%。

附件5: 太陽能裝置設備設置費用與回收期

附件6: 臺灣收購電價和德國收購電價
德國太陽能發展
2014年平均太陽能電力收購價為€33ct/kWh

附件7 : 2016年11月22日產發局回文

附件8 :

臺北市再生能源總發電量
 103年  104年  105年1-9月
用電量(億度)                  4.74               4.87              4.16
較去年增減(億度)  –               0.13 -0.71
較去年增減百分比  – 3% -15%
較前年增減(億度)  –  – -0.58
較前年增減百分比  –  – -12%

附件9 : 再生能源發電各類型發電設備發電量和百分比

附件10: 太陽能垃圾桶、智慧電話亭變身Wi-Fi熱點 紐約處處可上網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21388

附件11: 太陽能板裝設回收期計算

附件12:
臺北市政府花費11億多元之「節能」預算,會不會流於草率,變成草包,而草草了事?2009/10/14

附件13: 陽光屋頂百萬座:太陽光電系統一年可以發多少度電另開新視窗

媒體新聞報導:

自由時報: 〈台北都會〉太陽光電補助 民間申請掛蛋  2016-12-06 

 

聯合報: 補助市民設太陽能板 件數掛零  2016-12-06

 

中國時報: 太陽能設備補助 申辦掛蛋 2016年12月06日 

自由時報: 補助民設太陽能掛零 北市:明年成立專業團隊 2016-12-06

〈台北都會〉(台北)申請案掛零 光電補助擬加碼 2017-02-20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大巨蛋未來 議員籲解約、拆蛋、蓋公園」

大巨蛋未來 議員籲解約、拆蛋、蓋公園

聯合報 2016年10月24日

「北市長柯文哲今天上午赴議會進行大巨蛋等專案報告,北市議員周柏雅針對大巨蛋案,砲轟柯食言而肥,一再給遠雄改善機會;他勸市府不要再拖,應與遠雄解約、拆蛋,開出大巨蛋案的第三條路出來。

周柏雅今天上午先詢問柯文哲體重有沒有增加,柯回答「比選舉時多了1公斤」,周表示「有一句叫做『食言而肥』」,今年6月柯說要給遠雄3個月的時間,如果沒有完成建照變更,就要終止契約,全民都在期待,但大巨蛋進度都沒有下文,這就是人民最失望的地方。

周柏雅表示,現在市民不太相信柯說的話,市府早就可以跟遠雄終止契約,但到現在還在拖,目前至少有30%的市民主張「拆蛋」,表示大家也不太在乎這個巨蛋。

他說,大家有公園綠地的需求,解約拆蛋做公園都可以,至於辦公室商場已經蓋好的,都可以做後續整體考量,第三條路不是沒有。」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內湖科技園區藏146件夾層大批違建! 約7千坪長達10年,保守估計得利數十億元! 放著3億罰金不收,只會剝奪小市民ubike/敬老金的小確幸 ! 有關係就免罰免拆,繼續坐享暴利,難怪北市違建勇敢不斷新增

查報10年163件僅17件結案!說好的每年都必須繳罰金,一毛也沒有!

都發局2007年曾向議會工務委員會報告:內科夾層違建「每年必須繳納罰金,且逐年遞增,10年一到仍未改善,就強制拆除。」(附1)結果10年過去了市庫竟然半毛也沒有收到!當年建管處列管這163件違建案, 10年期間,僅17件結案,其中3件因查報違誤以公文結案、14件自行拆除改善(乖乖拆除會不會顯得很傻?),目前還有146件近9成尚未結案!(附2) 建管處無視法治,碰到財團就轉彎? 柯團隊若繼續裝瞎擺著不管,以後拆除大隊執行拆除違建業務時,要怎麼面對一般民眾的質疑? 違建暴利又面臨執法標準不一,甚至動輒10年的執法空窗期,難怪北市違建春風吹又生!

說好的【終極拆除】變成10年不斷研議=免罰免拆, 變相鼓勵新違建

臺北市內湖科技園區2006年前已被查報仍未結案的146件夾層違建,違建總面積2萬2千多平方公尺(約7千坪),至今長達10年仍未依法處理,期間市政府開過7次跨局處會議(附3),從最後一次2008年1月4日跨局處會議到現在又經過了8年整個的處理方案仍毫無進展,都發局還敢大言不慚地說「尚在研議中」!周柏雅議員批評,都發局和建管處拖時間來換取違建戶不當得利的坐大,擺明了欺負多多乖乖守法繳稅不敢違建的市民,變相鼓勵新違建。這是什麼公平正義?

馬郝遇X友友就閉眼,柯團隊還要裝瞎讓國家恥辱越來越高漲到幾時?

查內科這163件夾層違建是因為內湖輕工業園區產業轉型為科技園區,使用型態和傳統工廠不同,建物必須挑高才能符合工廠的建築規定,但部分廠商卻做夾層使用。面對此一違規違建,都發局2006年開始,煞有其事地召開過7次跨局處會議,並在2007年8月29日的座談會上都發局提出處理方式:「要求夾層違建所有權人於一定期限內完成自行拆除。未於一定期限內完成自行拆除者,由本府依行政執行法規定每年處以怠金,至第10年後如仍未自行拆除,則本府將予強制拆除。」 (附4)

市府知法玩法利用不對稱資訊唬弄善良市民/護航既得利益者擴大暴利

為什麼市府迄今半毛罰款也不罰?建管處表示,因為當初擬以建築法86條第2款函請內政部解釋內科夾層違建是否可以開罰,內政部解釋此條例適用對象是「未依法申領建造執照施工完成未經領得使用執照之擅自使用而言。」 竟然建管處拿著雞毛當令箭繼續自行擴大解釋為內政部認定此批違建為「實質」違建,非建築法第86條第二款所稱的「程序」違建所以不罰。但是內政部此回文明明最後就說內科夾層屬於建築法第86條第一項第一款:「擅自建造者,處以建築物造價千分之五十以下罰鍰,並勒令停工補辦手續;必要時得強制拆除其建築物。 」(附5)而違章建築處理辦法第六條: 「依規定應拆除之違章建築,不得准許緩拆或免拆」,也就是內科夾層違建要罰要拆!

放著近3億罰款不收、只會繼續拿走市民小確幸: 敬老金/牛奶/ubike免費..

如果政府積極行政,對違建開罰,不改善者每年處以怠金,並逐年加重怠金額度,根據市府曾經在會議中提出的試算結果,一案10年約可以收取約4萬/坪的罰鍰和怠金,則內科違建146案,總面積2萬2千多平方公尺(約7千坪),10年就可以收取2.8億元的罰款和怠金。(附6)

不當得利隨便也是億來億去! 難怪違建春風吹又生

內科夾層違建違建所增加之樓地板容積,以最保守租金來算過去10年,一坪1000元,10年下來光是這批約7千坪違建租金就有8億多!而目前內科廠辦大樓多為87年-92年興建,若以尚有35-45年時間可以使用,平均還有40年的使用年限,並以夾層違建每坪租金1000元/月計算,146案內科夾層約7千坪,40年還可再獲得約34億元的租金不當利潤!更別說當初1坪若是用30萬元來賣這額外坪數,更是驚人的21億超額利潤!

都多了一整層樓還說不影響建物結構安全?不影響安全的話為什麼不給補辦變更設計手續要求繳納相關稅款?

所謂的「程序違建」的建築物指的是在位置、高度、結構與建蔽率,皆不違反當地都市計劃的建築法令規定,而此批夾層違建明明就是同樣的樓地板要多承受多了一層樓地板的活載重,使照上不存在的樓地板與結構,沒有圖說、沒有計算、沒有檢討容積與建蔽率,如此居然能夠讓建築主管公僕隨便自由心證放著擺爛已經10年? 然後又要再放著不管到永遠嗎? 連內政部也不敢發出白紙黑字的公文說內科夾層不是實質違建,不必按照建築法與違章建築管理辦法不處理了!北市府建管處又憑什麼敢放任原來不存在的樓地板繼續違建般地存在?

實質違建比程序違建還囂張卻不適用建築法第94條? 公平正義嗎?

尚未結案的146件夾層違建裡面有81件是辦公室,其餘目前則是作為餐廳、工廠、倉庫、汽車展示中心等使用。這些違反結構安全且原先不存在違建有沒有公共安全問題?為什麼這麼多年市府都沒有依建築法要求勒令停用?作為辦公室使用的比例達55%,辦公室人多聚集,風險更高、更加危險,如果出事情誰要負責?市府要怎麼負責?前年南港未依法處理的頂樓加蓋之「既存違建」,因發生大火燒死一人之後,柯市府沒有去檢討為什麼使用執照上不存在的樓地板還會通過消防檢查?

明明就可以罰款跟移送法辦關1年

建築法明明就是講得非常清楚違建就是違建,沒有什麼是程序/實質的分別! 所有政府的解釋函令能夠違反建築法嗎? 明明法定程序就是北市府先勒令停止使用後就可以用建築法第94條罰款與移送法辦可處1年徒刑了: 「依本法規定停止使用或封閉之建築物,非經許可不得擅自使用;未經許可擅自使用經制止不從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三十萬元以下罰金。」難怪不敢違法的多數民眾會認為臺北市府對「敢的拿去配」的權貴: 要護航沒有掰不出來的理由!對升斗小民:臺北好好拆!

政府執法若有差別待遇,公平正義又在哪?

周柏雅議員表示,若是全市都按照建管處對內科夾層的處理方式,開會10年都不用拆除,那對一般住家的正當性和公平性在哪裡? 內科不用拆,憑什麼拆一般住家的違建? 何況這裡還有做營利使用,難道市府對財團比較好? 政府執法若有差別待遇,那公平正義又在哪裡?

附件1 : 聯合報 : 內科夾層違建擬緩衝10年 議員:沒擔當 2007/11/16

附件2:  內科夾層違建處理情形一覽表

列管 結案 尚未結案
163件 17件 146件
查報違誤 自行拆除改善
3件 14件

附件3: 內科違建跨局處會議


附件4:

附件5: 內政部營署建管字第1012905693號函

內政部營建署 Q.違章建築的定義及檢舉?
http://www.moi.gov.tw/chi/chi_faq/faq_detail.aspx?t=2&n=3416&p=5&f=7
一、定義:未經主管建築機關審查許可並發給建築、及使用執照,而擅自建造即使用之建物。
(一)實質違建:
1、當建築物已達到基地容許興建的建蔽率、容積率與高度時,任何加蓋的建築均屬違建
2、違反土地使用分區容許的使用用途
3、在不得興建建築物的土地上興建
(二)程序違建:建築物的位置、高度、結構與建蔽率,皆不違反當地都市計劃的建築法令規定,且獲得土地使用權,只是因為程序疏失,未請領建照即擅自興工,這類程序違建可依法補辦執照並繳交相關稅款,成為合法的建物。

附件6:

304.7萬除以66.6坪,一坪約4.5萬
148.4萬除以32.4坪,一坪約4.5萬
505.4萬除以113.4坪,一坪約4.5萬
115.1萬除以36.3坪,一坪約3.17萬
保守估算一坪約4萬

媒體報導:

自由時報:2016/5/31

111

1.風傳媒:北市違建》民眾利用議員包庇 協調數十次結不了案 周柏雅要求政風處調查2016.5.30

2.蘋果日報:挨議員批不拆大違建 柯P:把違建上網公告 2016.5.30

3.自由時報:未拆違建 柯:統統公告上網 2016.5.30

內科夾層違建案 業者盼市府寬限 議員批該罰就罰 2016年09月14日

20160914-%e5%85%a7%e7%a7%91%e5%a4%be%e5%b1%a4%e9%81%95%e5%bb%ba%e5%a0%b1%e5%b0%8e

內科夾層違建戶 柯文哲:輔導到合法  2017-02-18 

image-2

好房: 有錢就能搞定? 內湖夾層屋就地合法挨轟 2017-02-17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快速解讀柯文哲第2次施政報告! 消失的5大弊案 ! 施政報告42頁,鮮有可追蹤的政策目標/完成期程! 明顯傾向房地產、房地產、房地產的施政主軸變成作文/畫圖比賽?

文中所提及之參考連結:

  1. 柯文哲2015年9月份第二次施政報告
  2. 北市蓋2萬戶公宅 借1千億還50年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明年度北市預算草案,口口聲聲說「省錢」,明明就更花錢!

總歲出增加2% 債務支出增加16% 其他支出增加27% 就是花更多啊!

周柏雅議員指出,明年北市歲出1,618億,較郝前市長的2015年歲出1,585億增加32.8億,年增率2.07%!而歲入與歲出預計短絀近10億!還必須移用去年度歲計賸餘來彌平短差。相比郝市長任期、花博前一年(2009年)北市府決算數也不過1555億! 在在顯示柯市長口口聲聲說「省錢」,到頭來卻是更花錢!在預算分配方面,支出增幅較多的不是在「教育科學文化」,而是在所謂的「社區發展及環境保護」增加24.5億,增加20%、「其他支出」增加5億,增加26%、「債務支出」增加3.4億,增加16%。(附件1)

債務破兆不是夢 還債不是靠LINE 而是靠「賴」只會利上加利

105年預算估計2016年總預算及特別預算之債務未償餘額(含保留數)為2093.8億(附件2),但這僅是已發生債務和保留數,未來債務增加的速度只怕會更驚人,因為北市還有除了已認帳的近2100億的債務之外,尚有其他不照公債法編列,但實際上已發生或正在發生的潛藏債務6900多億元。

根據2014年北市審計處的決算報告書,負債2169億和潛藏性負債6911億,合計已經逼近9千億(附件3),潛藏性負債暴增的最大主因是教職員退休金,原本該是中央政府要負責,但從2014年決算報告定案(即今年7月底開始)就突然變成地方政府直轄市的債務,使地方債務大增! 債務破兆是否已可預見?

有些債發生時機遠在馬前市長任內,如勞健保爭議款,99年以前和100年至101年6月分別約為821億元和150億元,原本還款年限99年至103年,但郝市長卸任後尚餘約209億元要還。柯市長上任後不得不展延為99年至106年。但不能只靠LINE或「賴」就能解決此一債務還本壓力,繼續拖延下去只會造成利上加利的負擔。(附件4)

漲水費、漲Ubike、停車格收費、學生牛奶錢..等等挪去幹嘛?

讓公僕委外寫一堆規劃、研究、計畫、籌備…=【再看看】的報告書

周柏雅表示,以明年的19項優先政策來看,很多預算都是拿來寫過去早有委外研究過的政策報告書/計畫/規劃書,例如消防局的「臺北市災害防救兵棋推演訓練及劇本提升計畫」(附件5),光看名稱就是舊瓶裝新酒不說,「劇本提升」的名詞文句也不通!連項目名稱都寫的2266了,還能期待有何內容?市政府在拚命喊撙節口號的同時,有些局處還擴大海外旅遊考察,卻又編列一堆委外報告書預算,要不要乾脆讓民間替市府寫報告書的人去考察還比較能夠得到具體心得?又如交通局連「交通政策白皮書」也要花4百萬元委外(附件6)!但這明明就是市政府的公僕該擬的政策不是嗎?連政策都委外了,是要市府公僕做什麼呢? 柯市長積極節流之際,也該控制好局處是否稅金有真的花在該花的項目,而不是看著局處年年都編XX區再生計畫,XX商圈活化計畫,再好的計劃、報告書沒有執行力也是枉然!

參考資料 :

附件1 : 105年度臺北市地方總預算案總說明及主要附表第16頁:歲出政事別情形 http://w2.dbas.taipei.gov.tw/budget/ofbudget/105budget/BUDGET/bfbud/index.htm另開新視窗

附件2:

保留數定義:保留數依實務作業情形,辦理債務保留,係因當年度債務之舉借預算未及於當年度執行,而未來仍有執行需求,故辦理保留,以便轉入以後年度繼續執行。因此仍算是債務的一部分。

105年度臺北市地方總預算案總說明及主要附表前言第2頁:2016年總預算及特別預算之債務未償餘額預算數為2093.82億元

附件3: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到去年底,仔細算出來北市府的債務已逼近9千億元!!!市民不可承受的重,誰來買單?2015/08/14 — 柏雅小秘書

https://choupoya.wordpress.com/2015/08/14

2014年審計部審核報告戊13頁:

附件4: 勞動局勞健保爭議款還款進度

附件5:

105年度臺北市地方總預算案總說明及主要附表第51頁:105年度19項府級優先推動施政項目經費明細表

附件6:

105年度臺北市地方總預算案總說明及主要附表第58頁:105年度19項府級優先推動施政項目經費明細表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破表的布氏8級病媒蚊指數區里竟曾在7月出現於松山區! 北市府到9月2月前是不知道!? 還是故意給議員錯誤資訊? 5-6月病媒蚊密度就在北市惡化蔓延了! 為什麼不照SOP通知里長? 為何不依法讓市民提早防範? 從6月到8月中旬一個新聞稿也捨不得發,是什麼開放政府?

北市府提供登革熱病媒蚊調查是把人命當兒戲嘛? 數字變來變去

北市府9月2日提供給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有關今年1-8月北市病媒蚊密度調查資料關於布氏指數達3以上之區里資料,其回覆內容竟與數日後的相同資料不同!明明先前的資料僅僅只有24個里達3級以上,且僅有一里不在大安區,但數日後的相同資料卻增為36個里達3級以上! 幾天就多出12個里淪陷:連中山、內湖、松山都有區里達到3級,甚至7月份松山區中華里曾高達8級以上的恐怖指數!而且衛生局連提供9月7日給媒體的資料也跟衛生局官網資料不盡相同。周柏雅議員痛批,連病媒蚊集中區里清單都還要等議員索資才要彙整與檢視統計數字是否正確,且短短數日內就有哪麼多版本,這顯示北市府根本對疫情沒有確切掌握,連作戰最重要的「知己知彼」-病媒蚊在哪裡的資料,都那麼亂了,還談什麼登革熱大作戰?

可惡! 北市病媒蚊指數明明5-6月就迅速惡化了市府卻惦惦好幾個月不主動公告或發新聞稿提醒市民早點加強戒備!

從北市衛生局9月8日提供今年1-8月登革熱病媒蚊密度調查更新版可以看出來今年1月北市被調查的68個里,沒有任何密度為2級的里。但是5月中山區竟出現指數為4的里,且大安區有21個被調查但就有4個里出現3級指數。6月北市密度達2級以上的里就有34個,比5月的15個里2級以上,多出一倍! 大安區的病媒蚊指數達3級的里從5月的4個迅增為13個! 顯示5月份就算按照北市登革熱SOP去處理降低病媒蚊密度的措施根本無效! 根據衛生局9月8日資料顯示甚至北市7月份松山區中華里曾高達8級以上的恐怖指數!而登革熱是國家法定第2類傳染病,北市衛生局居然不照法律規定通報公告等SOP處理,許多里長根本不知情甚至連消毒通知都沒收到,更別提衛生局是遲至8月底南部疫情大爆發後才發新聞稿宣導北市市民。今年5-6月大安區3級病媒蚊里,到了7-8月還是在3級病媒蚊名單中! 大安區有的里7月份3級,8月份卻惡化為4級! (5月/6月黎元里曾3級但7月初還是3級; 群英里7月3級, 8月卻到4級) 且從大安區的病媒蚊指數5-8月來看,噴藥似乎只是把病媒蚊趕到鄰近的里(如5月份群賢里3級,但到了7月換成隔壁的群英里是3級了!) 8月23-29日第35週調查大安區的8個里中還是有高達6成以上有5個里在衛生局管制最高級的2級指數以上!

為什麼不依法規行政? 民眾的生存權益在哪裡?

而且依臺北市政府衛生局辦理登革熱防治違反傳染病防治法案件作業程序第一點規定:「臺北市登革熱密度調查抽查業務(布氏指數調查業務),由本市市立聯合醫院疾病管制院區、各區里長或里幹事、本府環保局所屬轄區清潔隊一同至欲調查的里別,進行密度調查五十戶,並予市民登革熱衛教宣導。」;如果北市府有照法定傳染病的通報公告去提醒市民及早做防範,里長還會到8月底都對自己的里曾經幾度列入管制級數都不知情嗎?甚至連消毒通知都收不到嗎? 且依作業程序第四點的處理程序亦規定:(一)疾管院區於登革熱流行季節或非流行季節進行病媒蚊密度調查(布氏指數)最低需求里次,由疾管院區每個月排定行程進行例行調查。(二)密度調查(布氏指數)為二級以上之里次,由疾管院區通知里長督促里民改善,並於一週內複查。傳染病防治法第16條亦規定「地方主管機關於轄區發生流行疫情或有發生之虞時,應立即動員所屬各相關機關(構)及人員採行必要之措施」,但是北市府有依規定行事嗎?難怪病媒蚊孳生熱點都無法改善,從大安區個別里一再發生指數3級盤旋數月不降就可以知道北市府不依法行政帶給市民生命有多大威脅了!

調查為什麼不採隨機? 抽樣偏誤

1-8月份的抽查次數,大安區就抽了210次,占17%,抽樣母數比其他行政區都還要高出一倍以上,還比確診病例個案最高的士林區126次還高出67%,無怪乎大安區的布氏指數三級以上的里數最多! 市府連抽樣資料都如此偏誤,是要反映什麼公家資源分配正義?

所謂的開放政府,最基本的就是資訊公開透明,換了市長就是不希望政府該公開的資訊遮遮掩掩何況這是人命攸關的重大法定傳染疾病資訊耶! 如果連市民生存基本款的-環境衛生安全的病媒蚊資料與撲滅資訊都提供的顛三倒四,掌握不到即時要命資訊,北市府還侈談什麼「宜居城市」、「智慧城市」?柯市長不要把開放政府當口號,先給市民基本款安全保障吧!

補充資料:

    1. 臺北市政府衛生局辦理登革熱防治違反傳染病防治法案件作業程序另開新視窗第一點規定:「臺北市登革熱密度調查抽查業務(布氏指數調查業務),由本市市立聯合醫院疾病管制院區、各區里長或里幹事、本府環保局所屬轄區清潔隊一同至欲調查的里別,進行密度調查五十戶,並予市民登革熱衛教宣導。」第四點的處理程序亦規定:(一)疾管院區於登革熱流行季節或非流行季節進行病媒蚊密度調查(布氏指數)最低需求里次,由疾管院區每個月排定行程進行例行調查。(二)密度調查(布氏指數)為二級以上之里次由疾管院區通知里長督促里民改善,並於一週內複查。土地或建築物所有權人、管理人或使用人若不配合改善住家孳生源,則由疾管院區開立傳染病源改善通知單(如附件);若配合改善住家孳生源,由疾管院區於一週內進行複查。(三)當密度調查為三級(含)以上之里次,由疾管院區進行違規事實拍照,並通知本局依下列程序處理。1.由本局疾病管制處通知本府環保局,由該局移交轄區清潔隊進行噴藥消毒及必要時進行稽查告發。2.疾管院區將改善通知單以直接送達或郵務送達或由里幹事送達至義務人,若無法確實送達義務人,則透過「地政整合資料庫查詢系統」查詢義務人資料。」規定北市府的主管機關要通報里長各里的布氏指數,也要與里長一同進行。可是臺北市政府的區公所與衛生局竟然都沒有告知里長,也沒有與里長協力作好登革熱的防治工作?.

2. 布氏指數達2級以上里數、趨勢圖

3. 1-8月全市布氏指數的抽查次數

4. 9月2日衛生局給辦公室布氏指數達3級以上之里

登革熱 5

臺北市衛生局對比衛服部登革熱病媒蚊密度調查資料也完全不同

http://www.cdc.gov.tw/professional/list.aspx?treeid=6FD88FC9BF76E125&nowtreeid=DAE1CEEF06DF7A29

9月7日 衛生局給的1-8月份布氏指數達到3級以上的資料和9月2日給的資料完全不同
登革熱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臺北市九成五的登革熱病媒熱點在大安區?!今年一至8月確診病例創近年第二高,北市府現有防疫措施在疫情居高不下也證明一再破功!

臺北市九成五的登革熱病媒熱點在大安區?!今年一至8月確診病例創近年第二高,北市府現有防疫措施在疫情居高不下也證明一再破功!

 

大安區竟幾乎囊括所有登革熱病媒蚊熱點!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日前調閱臺北市今年以來1-8月的布氏指數三級以上資料,赫然發現:登革熱病媒蚊密度調查3級以上共有24里,其中大安區竟佔了九成五!臺北市政府還能夠處之泰然、不用去找出真正原因?

臺北市一共有456個里,其中布氏指數達3級以上者有24里(離譜的是市府回文還能把3里重複計算),比例為百分之五,但大安區即佔23個里,以大安區共有53里來算,近4成5的里曾淪為病媒蚊密度集中區域!以全市和大安區相比,大安區竟是臺北市的八倍!更可怕的是,臺北市布氏指數超過三級的里,僅有一個不在大安區!大安區幾乎囊括所有登革熱病媒蚊熱點!(附件1)

地緣關係集中在某幾個主要幹道上

再以布氏指數分布圖來看(附件2),病媒蚊密度高的里,在大安區東南部較為集中,但在西側、西北側亦有不少里亦屬病媒熱點,就此來看,整個大安區並沒有一區是可以安心放鬆的,甚至還有一種:「熱點包圍陣型」的情形產生,萬一熱點區域的病媒蚊藉由近日來的大雨而擴散,難保其他區域不會一一淪陷。此外,知名國立大學、科技大學、宗教設施皆位在此次的熱點里內,更不用說國小、國中這些培育幼苗的基礎設施了,市民正暴露在升溫的疫情下,但市府的作為洋洋灑灑一大堆(附件3)也只是證明官樣文章,根本無法達到降溫與預防效果。

連里長都不清楚市府是否有消毒,市府如何能掌握疫情動態即時資訊,並達到資訊公開透明,讓市民對疫情掌握無落差?

根據臺北市政府衛生局所提供104年度1~7月登革熱病媒蚊密度調查3級以上里別,大安區有23個里被設定為重點防疫里,今年1~7月預防性噴藥就高達3次以上,但經詢23個里辦公處,當中竟有8個里辦公處表示完全沒有收到消毒通知,其中某一里黃里長更表示未被告知要進行消毒很驚訝,因為該里過去就是病媒蚊問題嚴重的區域。新加坡去年也曾爆發創新高的登革熱疫情, 但今年上半年登革熱案例跟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5%,主要是大量動員社區民眾一起滅蚊。北市搞神祕的撲滅與防疫到連里長都瞞著,是要怎麼監測、治療與通報呢? 更別談正確防疫與健康教育了!

確診趨勢高居不下,防疫措施根本破功

比較2011年至2015年1到8月同期的資料,確診病例分別是2011年18 件、2012年31件、2013年42件、2014年32件、2015年38件,今年的件數是近4年的第二高(可能也是歷史第2高)。以2011年來看,上半年還有掛0的月份且前半年確診病例不到10件,但是近年上半年幾乎都破20件,且每月都有確診病例更令人擔心是否外來斑蚊已逐漸適應北市天氣與環境,讓過往季節性的登革熱變成月月都要小心防範的傳染病? 且今年9月份才剛開始,確診的病例到9月3日就達到39件,若接下來幾個月疫情沒有控制好,今年恐成為近年確診病例最高的年份!柯市府不可不慎! (附件4)

 

是群聚效應?還是取樣問題?還是人口集中移動所致?還是其他原因?

令人感到疑惑的是,向來被視為首善中的首善-大安區,竟然爆發如此集中性感染。市民一般印象中,較容易有蚊子出現的水邊、山邊,情形反而沒有特別突出,而區域內平地較多的大安區,竟會發現如此之現象,著實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經周柏雅議員辦公室電詢衛生局,其表示:布氏指數的例行性調查,是每月每個行政區進行抽樣調查,所以並非每一個里都會抽到,因此,衛生局所提供的資料,或有可能是因取樣作業上產生的誤差?但仍無法排除係因人口集中、群聚效應所產生的病媒蚊孳生!

本辦公室詢問800多個里次抽樣調查做布氏指數,456個里有多少個里没被抽中做調查?有多少個里被抽中3次或以上?是哪98個里達到布氏指數2級以上標準? 衛生局直到今天下午四點仍表示資料尚在彙整當中。市府連這種基本資訊都不分析,還要議員問才要整理,Big data都不夠齊全還能夠說防疫嗎? 更別談預防了! 而大安區布氏指數雖高,確診病例卻排在士林後面,是否反映抽樣方法根本不完備? (附件5)

柯市府連最基本的、不用流汗的政令宣傳也懶得做了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發現:更誇張的是,臺北市衛生局官網的登革熱專區,除了今年8月10日發布一次宣導訊息之外,什麼都沒有!沒有臺北市各區登革熱的布氏指數,也沒有臺北市各里代表登革熱病媒蚊密度的4大指標,登革熱的衛教資訊還停留在2014年6月11日。而所謂的登革熱最新疫情資訊,也不過是衛福部疫管署所做的全國統計,根本沒有臺北市各區各里的確切疫情。那麼北市府設一個什麼資訊都沒有的登革熱專區到底要做什麼?

沒有個別哪來的總計統計? 疫情控制不是需要即時做反應嗎?

為澄清、了解此資料背後所隱含的可能危機,辦公室再度詢問有關一到七月資料及八月份的歷史數據(也是9月2日回文附件3的統計來源),衛生局竟表示「還需要彙整」!在登革熱疫情日漸嚴重的重要時刻,衛生局竟然連此種重要資料都還要再彙整!數字來源都不上傳電腦的嗎?整個柯市府的螺絲明顯鬆脫,疫情數據不經過分析與收集,臺北市政府能夠只是狂噴藥就滅了登革熱嗎?

柯市長口口聲聲說要以大數據作為施政依據,民眾卻連臺北市登革熱「即時」的疫情「動態」數據都無法從官網上得知。北市府為何要把大數據藏起來?登革熱的發生表示民生基本款的環境衛生條件已出了問題,表示在防疫措施上有漏洞存在,面對這些警示,柯市府千萬不要掉以輕心。周柏雅呼籲,首先在登革熱相關疫情統計應更公開透明,叧外在防疫措施上更應結合各里各社區全民參與防患未然。

附件1:

附件2: 臺北市2015年1至8月各里布氏指數達3級以上之里

附件3: 2015年9月2日衛生局回覆索取資料

附件4: 臺北市登革熱確診病例數

附件5:

附件6: 布氏指數

布氏指數為判斷登革熱疫情指標數之一

布氏指數:調查100戶住宅,發現登革熱病媒蚊幼蟲孳生陽性容器數。

計算方法:陽性容器數/調查戶數 × 100

指數在二級以下,會發生局部流行,但不易發生大規模流行,指數達三級以上為警戒,需立即展開防疫措施

補充說明:

    1. 根據衛生局回覆本辦公室的防疫措施,104年竟和103年的一模一樣,僅「今年與去年均依照疾管署工作指引之規定」進行防疫相關舉措。要知道,去年的登革熱疫情,病例數達到1萬5千餘例,引起了監察院對疾管局的調查,連疾管局都說:「將虛心檢討改進」!

沒有想到,今年南部疫情再起,而臺北市卻仍以照著一個:去年已被蚊子打敗、今年被監察院調查、表示會虛心檢討的單位-疾管局去進行防疫!如果疾管局的防疫有效的話,那就不會有去年的歷史病例新高了,就不會有監察委員的調查了,為什麼首都的衛生主管機關面對嚴峻災情時,回答得卻如此簡單、輕鬆?正是因為去年的前車之鑑,相關單位應該要找出問題、解決問題,而不是把去年被釘的滿頭包的「工作指引」,當成聖旨一樣,以為帶著它到處走,蚊子就會自動消失嗎?

再看裡頭具體做法,十一項工作中,有明訂24小時、48小時調查、噴藥的,也有政令宣傳的…,其實都是歷年來,大家努力過的、做過的!臺北市的里長、志工有哪一個不是積極維護公共區域的整潔?學童們,哪一個不知道蚊蟲如何孳生的呢?這些項目全都是平時就應該確實執行的。

今日疫情會加劇,會嚴重,就是在某個環節出了問題,身為主管機關的衛生局,本應針對去年疫情、今年南部疫情來加以防範、改善,而非千篇一律地「照著過去做法執行」。若衛生局面對登革熱僅認為是屬「例行性作業」,那可就是大錯特錯了!

2.新加坡位於熱帶,每年都會爆發登革熱疫情,新加坡政府因此特別重視登革熱疫情之防治。新加坡之登革熱疫情由新加坡環境保護署(NEA)全權管轄。新加坡與臺灣的防治的重點雖然都在「孳生源的清除」,但新加坡在孳生源清除上的執行能力值得臺灣效仿。

NEA 監測登革熱的資料來源,除透過地理資訊系統(Geographical Information System, GIS )蒐集孳生源位置、病例及血清學之地理分布外,並將平時的孳生源調查結果加以進行分析,以進行日常蚊子監視行動,主動監測易發生登革熱或蚊子密度高的地區。這些資訊使 NEA 能依據監測結果,在流行發生前快速對危險性高的地區,即時介入,降低傳染源,防止登革熱傳播。(1、第22頁)

而NEA消滅孳生源的執行手段則是成立登革熱孳生源消滅專責部門,2006年時該部門人力達500人,2014年的稽查人力更高達近1000人。對全國 84 個選區進行定期的查核及管制。各組人員每日進行孳生源調查、清除等防治工作,由於熟悉區域內之環境狀況,更能快速、有效的發現潛在問題區域。並且,NEA會在7月至 10月期間,傾全署之力,執行每日的「大規模降低感染源運動」,徹底搜索、摧毀並消除滋生蚊蟲的棲息地。

另外,住宅及商業場所如查到病媒蚊孳生源,開罰200新幣(約台幣4800元),建築工地是防治重點,查獲病媒蚊孳生源則重罰2000新幣(約台幣48000元)。

NEA並結合民間力量,以People、Private及Public之夥伴關係,進行社區動員及相關的衛生教育。並要求工地須聘用兼職或全職人員,負責工地防治害蟲及蚊患工作,而學校則需培訓防治登革熱的管理人員,這些管理人員被訓練後深具防治蚊患知識,更能有效進行害蟲控制。

新加坡所推行的登革熱防治政策取得巨大的成果,相較於2014年,2015年的登革熱通報人數已顯著下降45個百分點。

資料來源:

    1. 新加坡食品安全、登革熱防治及藥政管理之研究 專題考察報告

服務機關: 監察院 姓名職稱: 監察調查處調查官 游聲麒 監察調查處調查員 林炎銘 派赴國家: 新加坡 出國期間: 100 年 10 月 30 日至 11 月 4 日 報告日期: 101 年 1 月 30 日

file:///C:/Users/TCC/Downloads/C10100334_1.pdf

    1. 中廣新聞網:圍堵登革熱 新加坡防疫編制是高雄的20倍  2014.10.27

https://tw.news.yahoo.com/%E5%9C%8D%E5%A0%B5%E7%99%BB%E9%9D%A9%E7%86%B1-%E6%96%B0%E5%8A%A0%E5%9D%A1%E9%98%B2%E7%96%AB%E7%B7%A8%E5%88%B6%E6%98%AF%E9%AB%98%E9%9B%84%E7%9A%8420%E5%80%8D-115250061.html

3.Outbreak News Today  Dengue fever in Singapore 2015

http://outbreaknewstoday.com/dengue-fever-in-singapore-2015/另開新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