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臺北市民還是有大把人繼續喝鉛水! 柯市府對外宣稱鉛管已經更換完畢,但只不過是更換主幹管,水錶外配水鉛管還有9百多戶! 內線鉛管用戶到底是10萬? 20萬? 30萬戶? 動用預備金補助內線鉛管汰換卻連續2年無人來申請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7年10月6日新聞稿

 

臺北市民還是有大把人繼續喝鉛水!

柯市府對外宣稱鉛管已經更換完畢,但只不過是更換主幹管,

水錶外配水鉛管還有9百多戶!

內線鉛管用戶到底是10萬? 20萬? 30萬戶?

動用預備金補助內線鉛管汰換卻連續2年無人來申請

 

9月30日柯文哲市長與北水處大張旗鼓地召開記者會,對外宣稱「全市鉛管都汰除完畢」(附件1),然而事實並非如此,目前仍有917戶的住宅建物外(水錶外)的配水管是含鉛的(附件2) !也就是說,臺北市到底還有多少鉛管用戶?除了這917戶之外,若把住宅建物內的用戶(給水)內線是鉛管的住戶算進去,其數目可能高達30萬戶!(附件3)

 

目前仍有917戶的配水管為鉛管,還對外宣稱「全市鉛管都汰除完畢」!

自來水處表示目前仍有917戶的配水管是含鉛的,但為什麼無法更換完成,歸咎是用戶因素。但我們要追問柯市長,政府未能積極勸導一樓住戶配合更換鉛管,卻放任讓同棟樓的許多住戶繼續受到鉛水的威脅,柯市長知否?柯市府在記者會上興高采烈地對外宣稱「全市鉛管都汰除完畢」,但全台北市鉛管總戶數1.7萬戶中明明還有5%(917戶)在喝鉛水!柯市長知否?我們肯定自來水處更換鉛管的努力,但絕不能自我滿足。

 

7.3萬棟30萬戶1979年前建築物內線鉛管之汰換卡在哪邊?

臺北市為了鼓勵市民汰換鉛管,汰換鉛管補助經費去年和今年預算共編列7百萬元,迄今申請數居然都掛蛋!柯市府對都沒有人來申請也是無要無緊! 隨人顧性命啦!

周柏雅議員早已在去年12月就提醒柯市府民國68年前建物內管是鉛管的有7.3萬棟佔全市建築物64%,市府若真重視市民喝鉛水問題,應先清查究竟有多少是公共場所? 有多少是供公眾使用建物? 又有多少嬰幼兒受影響等等,率先把涉及公安部分專案處理。

建管處在2016年8月申請動支二備金500萬元要支應「臺北市建築物給水內線鉛管更新補助費用」,補助民國68年以前7.3萬棟老舊建物民眾更換鉛管,每戶最高補助1萬元,公寓大廈則每棟3萬元補助,今年又編了200萬元預算,雖然民眾詢問踴躍,但不只去年申請補助的件數掛零,今年到目前為止申請件數居然還是0件!

一年多以來,民眾想更換鉛管卻換無門,到底是卡在哪呢? 1979年前的建物共7.3萬棟中,有成立管委會的有幾棟? 這1年多來建管處公寓大廈管理科又成功輔導了幾棟成立管委會? 如果公寓住戶自行整合進行汰換內線鉛管有困難,市政府除了補助費用以外,還有什麼可以更加積極協助輔導的?是不是應該更加深入研究。

北市屋齡38年以上的大樓公寓等舊建物,許多住戶憧憬著要都更,在未能進到都更之前,現有老舊建物要汰換全棟內線鉛管就要取得多數區分所有權人同意,還要去計算每戶分攤費用,加上又無成立管委會組織,整合更加困難,於是個別戶怕麻煩寧可各家自己裝濾水系統。先不說5花8門各家濾水系統是否真如廣告有效,把飲水公共安全丟給各家各戶自行花大錢各裝各的濾水系統就代表了這個城市根本就是市民無言抗議,也是面對無能政府市民自力救濟的另一種寫照。

 

附件1:

2017/09/30 中國時報:北市1.7萬戶鉛管 全數汰換完成

2016/12/30 中國時報:內管汰換鉛管掛零 北市府挨批

 

附件2:2017年10月5日北水處回文

2

附件3:2017年10月3日建管處回文

3

附件4: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喝鉛水北市只剩5千戶? 賣擱騙啊! 6成建物供水內線都不知道是不是還是鉛管! 7.3萬棟究竟是有多少戶、人仍在喝鉛水? 北市府還想裝蒜到幾時? 建管處編列5百萬建物鉛管更新補助,申請件數竟是0件!2016/12/29

相關新聞報導:

2017/10/10 自由時報:鉛管全汰除?北水處︰ 917戶拒換

相關新聞.png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水質檢測患寡又患不均:全市僅47處檢測點 還分布不均:中正區只有1處,同市不同命! 直飲台水質只驗1項就夠了嗎?

周柏雅議員2017年10月6日新聞稿

 

水質檢測患寡又患不均:全市僅47處檢測點

還分布不均:中正區只有1處,同市不同命!

直飲台水質只驗1項就夠了嗎?

 

柯文哲市長將自來水直接飲用作為重要的施政目標之一,並表示自來水直接飲用是文明城市的重要指標。但經周柏雅議員調閱資料發現,截至今年10月5日止,全臺北市轄內的水質監測只有47處代表點(附件一),與本市百萬用水戶相比,比例超低!而且這47處水質監測代表點分布不均,整個中正區水質監測代表點僅有1處。又市政府目前推動的直飲台政策,其水質檢測卻只檢驗一項大腸桿菌。

 

全市水質檢測與用水戶之比例僅十萬分之四!這樣真的能確定全部安全嗎?

柯市長說台北市自來水是可以生飲的,未來要逐步讓台北市民隨處都可喝到安全的水,而且這樣做比較環保,可減少瓶裝水的使用。然而,全臺北市共有1,094,511個用水戶,卻只有47處水質監測代表點,與總用水戶之比例僅十萬分之四(即0.00004),如此真的可以讓市民喝得安心嗎?

47個代表處的分布地點大部份是設置在公有地,但也有2處是設置在私人用地,如文山區木柵路上的桃花源社區及景福街的私立巧可麗托兒所。設置水質監測代表點之標準為何?如果私有地也可以安排設置水質監測代表點,那為何不積極協調推廣在各地區平均設置?

 

全市水質監測代表點分配不均!中正區水質監測代表點僅有1處

中正區共有160,138人,才分配到1個水質監測代表點。而士林、萬華區竟高達7處,如此的分配方式標準何在?難不成中正區的居民的健康不重要?如此一市好幾制、同市不同命!市政府是不是應該通盤檢討水質監測代表點的設置區域,看是要依照各區人口比例,或是考量水號設置密度,重新規劃、重新配置。

 

直飲台水質竟然只檢驗一項大腸桿菌!

另,柯市長宣稱「讓全北市都可喝安全水」並表示會在各地區增設更多直飲台,並嚴密監控水質,也會將水質資訊「公開透明」供民眾審視。周柏雅議員認為,要推廣直接飲用,首先必須讓市民對臺北市自來水質有信心。

依歐盟的《飲用水水質指令》其水質指標涵蓋48項,被稱為是「最嚴格的自來水標準」,尤其德國的自來水衛生標準更要求達到「嬰兒可直飲」之標準。依我國中央的「飲用水水質標準」規定,自來水應檢驗砷、鉛、汞等重金屬物質,但為何針對本市直飲台部分,按「飲用水連續供水固定設備使用及維護管理辦法」第7條規定,臺北市接用自來水直飲台的水質檢測項目卻只檢驗大腸桿菌群1項?檢驗項目顯然不足。周柏雅議員表示,自來水與直飲台之水質檢測本應一視同仁,要檢驗就要按照中央的「飲用水水質標準」規定檢驗。

 

確實做好水質檢驗,才能建立民眾對「自來水直飲」的信心

周柏雅認為,市府推動自來水直飲的政策是值得肯定與支持,等於鼓勵市民多喝水、少買瓶裝水,相當具有環保意義。但市政府是否過於天真,光憑區區47個水質檢測代表點,就可以掛保證說全臺北市的水質是合乎標準?市政府應努力比照歐盟、日本等先進國家,水龍頭一打開便能隨開即飲,才是符合「自來水直飲」之標準!但現今對比北市多數用戶自購各種濾水系統的現象,不是另外一種打臉市府的自來水可生飲嗎?

 

補充說明

北水處主要還是以大腸桿菌檢驗為主;至於剛才北水處長在質詢時說到檢驗餘氯量部分,是指設置單位就直飲台的維護管理,一個禮拜檢驗2次餘氯量,如在公園設置就是由公園處負責。

 

附件一

附件一

附件二

附件二

附件三  戶外監測點―開運印鑑

開運印鑑.png

相關新聞報導:

2017/10/08台灣新生報:周柏雅促自來水加驗水質檢測項目

台北市議員周柏雅在議會質詢指出,柯市長說台北市自來水是可以生飲的,未來要逐步讓市民隨處都可喝到安全的水,而且比較環保,可減少瓶裝水的使用。但全台北市的水質監測只有四十七處代表點,與百萬用水戶相比,比例超低僅十萬分之四!且分布不均,整個中正區水質監測代表點僅有一處,又目前直飲台水質檢測卻只檢驗一項大腸桿菌,水質檢測患寡又患不均!這樣可以讓市民喝得安心嗎?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南勢溪的烏來走山,怪北勢溪的翡翠水庫,這是哪招?

文中所提及的參考資料連結:

1.中央社:朱立倫勘災 調查土石流成因究責

2.林務局:林務局完成烏來地區災後航拍判釋

3.植根法律網

4.東森新聞 2015/8/11:南勢溪混濁源於更上游?林務局否認:崩塌地已少7.1%

5.蘋果日報 2015/8/11:這個人 說出了南勢溪水混濁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