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公車補助越來越多億,近5年聯營公車客運人次卻大減2成,少了1.14億人次! 台北公車票價便宜,搭乘量提不起來,和品質有關! 公車綠運輸倒退嚕,問題和策略抓對了沒?

對公車補助越來越多億,近5年聯營公車客運人次卻大減2成,少了1.14億人次!
台北公車票價便宜,搭乘量提不起來,和品質有關!
公車綠運輸倒退嚕,問題和策略抓對了沒?

106年決算審核報告指出,北市近5年(102-106年)聯營公車客運人次從589百萬人次(5.89億人次)下降2成到去年的475百萬人次(4.75億人次)。但同時期市政府給業者的補貼光是【運價差額】就從102年的10億增到107年的19.9億元,近年的站牌、智慧到站系統、虧損路線、購買電動車補貼等等林林總總加起來,年超過50億元對公車業者的補貼,換來的卻是路線減少、乘客用腳投票減少搭乘使用。


以臺北市公共汽車客運商業同業公會收集13個國際城市的公車票價比較來看,台北每搭8公里的車資是新台幣15元,比其他11個高所得國際城市來的便宜。

就算以大麥克為單位,車資還是比表列的多數城市便宜。但是上述這些樣本都是選世界生活物價水準最高的城市,其實若選大阪或其他非國際一線城市或許就不是差距那麼大了。

姑且就用這些比較表,但大家還是不禁要問,台北市公車票價既然「這麼便宜」,為什麼還得不到乘客的青睞?就算部分運量被捷運搶去,但審核報告也提出來,捷運+公車的綠運輸量還是呈現下降!柯市府越砸越多億的補貼,也沒有達到挽救公車搭乘量大幅下滑的趨勢,是不是因為目前的路線規則與公車品質得不到乘客用的喜愛?今天根本問題的解決就不再只是不斷的用稅金補貼討好業者一招了,市政府如何結構性地調整目前公車業者經營模式與補貼機制,這需要大破大立的市長。而目前實際搭乘人數呈現出來的數據就是如此,不是市府拍幾部影片在社群媒體上宣傳就可以掩蓋掉的!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柯市長砍敬老金/砍ubike族/砍路邊停車族/砍市府員工報紙雜誌… 省錢是為了給公運處付公車業者超額補貼花個夠嗎? 看著公車業者苛扣司機加班費,不給薪資明細,勞動局是睡死了?

柯市長砍敬老金/砍ubike族/砍路邊停車族/砍市府員工報紙雜誌…

省錢是為了給公運處付公車業者超額補貼花個夠嗎?

看著公車業者苛扣司機加班費,不給薪資明細,勞動局是睡死了?

 

依法行政只看對業者有利的因子? 不管蒼生荷包?

今年4月12日柯市府向議會提案的「臺北市聯營公車營運成本檢討暨運價調整報告」,再次突顯了柯市府不依法行政也缺乏專業能力的毛病。依「汽車運輸業客貨運運價準則」第11條:「汽車運輸業營運成本重估及運價調整,除遇有特殊情形外,每兩年檢討一次。」這次臺北市公共汽車客運商業同業公會,以勞動基準法修正實施一例一休,致行車人員休息日加班費增加為由,於107年1月16日研擬公車營運成本檢討暨運價調整向市政府提出報告,柯市府竟然也同意公車公會的提案僅針對行車人員加班費之增加這一部份檢討營運成本而忽視無視運價調整時必須審議的「18項成本」,這是哪門子的營運成本重估及「運價」調整?難道距上次公告運價調整(實施日期為105年4月1日)迄今,所謂的18項成本項目全部都沒有變動?就是真的沒有什麼變動,也必須是經過審議後才知道,哪有一開始就聽從公車公會的說詞:「除了加班費用有增加支出之外,其餘皆沒變」而棄守政府本應專業把關審查的職責。

 

司機說靠加班費才能過活,卻被拖延2年多不依法給加班費,勞動局睡死了嗎?

另外一個市政府失責的地方就是,為什麼自勞基法修法實施一例一休後,公車業者沒有按法律新的規定給付司機在休息日應得的加班費,竟然還是按舊的規定給付,但一年多來公運處不察、勞動局也不查,到今年1月公車業者提案要求調高運價時,也該知道司機員工的加班費已一年多未按規定給付了,但柯市府竟還默不作聲,裝作沒事。

柯市府官員上上下下未盡其責未盡其能,只會照單全收業者的「請款單」,柯市長還敢自誇是省錢有效率的市政府嗎?

這次市政府提送本會審議的行車人員薪資,其每車分配的司機人數是1.62人,根本是高估,實際上是1.21人,所以若將1.62人改為1.21人套入計算值內,得出的每車公里成本是20.1211元而不是市府版的26.4117元,相差6元,再將其納入運價公式,得出運價是16.5401元,而不是市政府版的18.6033元,也就是運價可降二塊錢,因此,運價與票價差的補貼就可以從每段次補貼3.6033元(18.6033-15元全票)降為補貼1.5401元即可,以107年全年總段次4億9921萬2756段次來算,光是行車人員薪資可以省下10.3億元補貼。

 

若加上輪胎、修車材料與管理/業務人員/修車人員按實際不是浮核的成本調降,公車業者在目前運價與票價差額的補貼款,一年之內可以多領18億元,市府總的107年第二預備金11.5億都沒這超額補貼多! (按市府1坪公宅11.5萬元,可蓋出1.6萬坪公宅;1年敬老金也不過7億;明明公運處從柯市長上台,每年都浮給業者超額運價差額補貼億來億去,為什麼還好意思說沒有錢付給司機們休息日加班的加班費呢?

 

周柏雅主張市政府不只應該督促公車業者發給司機們依法應得的加班費之外,而且運價也應該重新審議,核實的計算確實的審查,所謂運價「調整」並不一定是調漲,該調降也要調降,因為畢竟這些補貼款都是人民的納稅錢,運價和票價差一元,政府一年就要補貼約5億元,所以,什麼才是合理的運價?欺負民眾、司機與公車其他員工不懂複雜運價公式,拼命提高不合理的超額補貼,柯市府能夠玩弄市民到何時?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公車業者要漲運價,公運處只能當被動的背書機關! 薪資有虛擬員工浮報人數、加班費卻懂用實際員工人數! 多了1/4不存在的行車人員每年就多領走市民血汗超過10億!

公車業者要漲運價,公運處只能當被動的背書機關!
薪資有虛擬員工浮報人數、加班費卻懂用實際員工人數!
多了1/4不存在的行車人員每年就多領走市民血汗超過10億!

依法要替市民把關「審核」不是業者叫北市府做什麼就做什麼

明明按公路法42條(附件1):「汽車運輸業之客、貨運運價,由汽車運輸業同業公會暨相關之工會按汽車運輸業客、貨運價準則共同擬訂,報請該管公路主管機關核定,非經核准,不得調整。前項準則,由交通部定之。」也就是說:臺北市公車運價係由公運處核定、審查、核准後「調整」之,而不是「調漲」之。

再者,依汽車運輸業客貨運運價準則11條(附件2):「汽車運輸業營運成本重估及運價調整,除遇有特殊情形外,每兩年檢討一次。」故「應」二年檢討一次,也就是業者每二年要擬訂,公運處要「審核」之,不是「調漲」之。

但是,臺北市交通局、公運處目前實際的做法卻是:業者每次提檢討,就一定是要漲價,所以公運處也不會主動和業者要求檢討,以免每二年就漲一次錢!

檢討運價當然是全面檢視所有因子哪條法律規定只能審核1個因子?

這種做法造成公運處淪為一個十分「被動」的機關,如107年公車運價調整案,周柏雅議員辦公室向公運處詢問為何107年的資料沒有如105年般的仔細、附上百頁的業者資料、明細。公運處則表示:係因為本次業者僅單單針對:因應勞基法修法而有「行車人員(司機)」加班費的調整一事,故其他相關資訊業者並未討論亦未提供予公運處。

但依法,公運處就是應該要二年檢查一次「運價」而不是單純就業者把運價的某部分拿來申請漲價,公運處就真的只針對業者送來的審,其他一律不管??公運處或許會解釋:如果我們主動要求業者將其他部分也要納進調整案,業者勢必會在這些項目也加價,變得越調整越多、越貴,因此公運處只能「被動」審查。

但仔細想想,如果公運處一直以來都是被動處理,而且運價每調整只有漲價沒降價,那根本只要業者想提就提、想漲就漲了嘛!?因為公運處就只是一天到晚希望他們不要送調整案、也就不會漲價。公運處根本沒有完整的反制機制、拿業者沒皮條嘛!

ㄧ到選舉就拿民眾當提款機只准漲價沒有調降的空間?

原本的檢討,演變成實務上只有「調漲」而沒有「調降」的空間!讓公運處從主管機關變成業者漲價的背書機關!

附件1
公路法另開新視窗42條另開新視窗
汽車運輸業之客、貨運運價,由汽車運輸業同業公會暨相關之工會按汽車運輸業客、貨運價準則共同擬訂,報請該管公路主管機關核定,非經核准,不得調整。
前項準則,由交通部定之。

汽車運輸業客貨運運價準則另開新視窗11條另開新視窗
汽車運輸業營運成本重估及運價調整,除遇有特殊情形外,每兩年檢討一次。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公運處和公車業者打著替司機發聲的旗號漲運價 但是公車司機人數越來越少、越來越累,合理嗎?

公運處和公車業者打著替司機發聲的旗號漲運價
但是公車司機人數越來越少、越來越累,合理嗎?

105年度運價調漲,業者說漲價後,要給司機加薪2500元。議會也在附帶決議上加上了「(一)交通局於公車運價調整時,應督促公車業者確實依其承諾給予每位員工調整薪資新台幣2,500 元。」

但是有的業者卻不是加在本薪而是用獎金型態,說是「加薪」2500元有沒有被東扣西扣地變少了或變不見了呢?打著關心司機名號、聲稱替民眾把關荷包的柯市府有在管的嗎?連司機也來陳情說業者有的公司連勞基法規定的薪資明細都沒有詳實提供,或根本看不到加班費這個項目,勞動局也裝瞎,說沒有稽查到!勞動局沒有公車公司的薪資明細、薪資獎金規定與辦法,員工實際人數、實際打卡加班時數⋯,怎麼查的出業者有没有苛扣司機薪資?加班費?津貼?獎金?

105年度的行車人員數量,用的是虛的1.62人,理由是要讓司機有良好的工作環境、待遇。這一次,又以勞基法修法為理由,將加班費增加到行車人員成本裡面。業者、公運處每次都用司機當擋箭牌,原因就是因為只要有人有意見,就好像是在反對司機、反對勞工一般!但事實上業者都是拿司機當做理由而已。

司機更少、更累,公運處還口口聲聲要替司機著想!

在105運價調整案,業者提送給公運處的建議案中資料(同業公會運價調整建議案28頁,附件1)顯示:102年度的12家業者,共有3867.9輛車、行車人員4881.6人,平均下來1.26人/車。這就是實際的每車司機數。

現107運價調整案,經詢公運處索資回覆(附件2),其因應勞基法增加加班費的每車人數是用實際值1.21人,係用4255人除以3506輛車。
從這裡可以看出來,公運處、業者一直說要替司機加薪、替司機爭取福利、為司機創造良好的工作環境。結果每車人數從102年的1.26人降到現在的1.21人,且也不是因為車輛突然買很多輛,107年車輛數較102年還少了361輛,因此相當明顯的,過去屢次調漲的理由,現在的數據讓業者、公運處根本站不住腳!

拿司機當擋箭牌漲運價,卻提不出合理解釋!

因此再度強調,因應勞基法修法的加班費用的是實際值行車人員去計算,那麼原本一直用灌水的1.62人次當然也應用「實際值」1.21人次才對。公運處、業者不要再用上述的荒謬理由去試圖解套了!除非公運處、業者能提出1.62和102年的實際值1.26人、107年的實際值1.21人,對司機的差別為何?對業者差別為何?如果從頭到尾司機根本都領一樣的錢、一樣的過勞、一樣的兼班才能賺到錢,那增加的行車人員成本到底是不是進到業者的口袋而已呢?公運處沒有本事查清楚也可以移送檢調!而到底有沒有公僕因動輒1年讓利給業者數十億元,是否有瀆職、圖利,都能派政風處查北農了,不能查自己的公僕?

附件1

附件2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周柏雅議員絕對支持公車司機應享有合法的薪資及加班費! 但公運處及公車業者不能光拿司機權益當運價調漲的擋箭牌 卻說不清楚為何可以用假的人數計算真實的支出?

周柏雅議員絕對支持公車司機應享有合法的薪資及加班費!
但公運處及公車業者不能光拿司機權益當運價調漲的擋箭牌
卻說不清楚為何可以用假的人數計算真實的支出?

公車司機的辛勞是眾人所知的,周柏雅議員亦能體會之,因此,公車司機加薪、依法加薪、依法給予加班費,絕對是天經地義的!只是過去「公車業者」與公運處歷次的運價審議,只有漲沒有跌,104年送調漲案時,明明公車司機實際上是每車1.26人次,公運處卻讓業者用每車1.62人去計算司機成本(如下圖)。公車業者和公運處擺明就只是拿司機加薪、司機加班費當運價調漲的擋箭牌!

提醒公運處幾百遍,公運處依然故我!

當時審查公車運價時,周柏雅議員不斷質疑(附件1):明明這裡要計算的就是「成本」,也就是實際上要花多少錢,不是去估預算的概估值,而是根據這個1.62人/車的成本會得出24.3277元!如果是按實際人數「1.26人」計算,則應該係為18.9215元才對!

為什麼明明有實際的人員數不去計算,公運處也知道業者絕對請不滿每車配置司機1.62人,那為什麼卻還是要用1.62人計算成本呢?
公運處在2017/1/6發布的新聞稿(附件2)說:「當中計算行車人員薪資之平均每車配置人數採用1.62人,而非採用營運實績1.26人,係參考100年議會審定之參數,設定合理之配置人數,方可要求公車業者應朝聘足駕駛員之方向努力,如依營運實績1.26人計算,勢必造成公車業者降低人事成本,無助改善勞工之工作條件,亦無法提供足夠之服務班次,將影響民眾搭乘權益。公運處亦將持續督促及協助公車業者招募駕駛,期提供駕駛正常合法之工作環境。」

業者用虛的1.62人去報實的1.26人,公運處按此計算出來的運價而多出來的錢,請問能真的給司機嗎?公運處明明就是用最後的運價乘上業者營業的段次,算出一個總額去給業者,業者拿到的總額難道還會分出一部份專款專用,將實際上支出的1.26人的部分,用1.62人的比例去給司機嗎?既然公運處根本不可能知道、理論上也不太可能,為何公運處還要替業者說話說成這樣呢?

局長、處長的說明,只是愈說愈模糊!

在2016/4/25的交通部門質詢,議員再度詢問1.62人與1.26人的問題,當時鍾局長慧諭表示:「(議會錄影,附件3)對於核算的部分,實際上是用車輛數再按照排班去計算所需要的人數及成本,因為他們在駕駛人員不足的情況下,勢必要用加班做處理。」
另外2016/4/26媒體報導(附件4):「對此,公運處長陳榮明說明,業者自提的一.六二人包含加班費,另有委外車輛維修費用等,未來會請業者詳列成本細目,以精準計算。」

承上述二點,可見交通局、公運處都把1.26人灌成1.62人,解釋為「加班費」,用這三個字就可以一語帶過一切!所以當時的加班費的計算方式就是…是什麼?公運處根本回答不出來!周柏雅議員、議會及大眾絕對支持:104年實際每車司機數1.26人或107年實際每車司機數1.21人,如有加班費的需求,是可以合理要求的,但絕對不是先讓公車業車胡算亂算、公運處被動、背書的結果!

104年的加班費是用核定人數1.62人計算,107年卻用1.21人,理由是什麼?

再者,當時公運處口口聲聲表示1.62人的灌水是因為還要給予「加班費」,可是根據104年業者提送的105年運價調整案補充資料(同業公會運價調整建議案27頁,附件5),其行車人員實際平均薪資係為59,954。與105年後來核過的行車人員平均薪資59461相差不遠,而這個將近六萬元的平均薪資,依據業者提供的資料,是包含有假日加班費以及連續加班費的!!!

也就是說,當初業者先用與包含加班費平均薪資(59,954)差不多的金額(59,461)再去乘上灌水的1.62人,然後再說灌水的人數是為了加班費?!完全說不過去呀!

更奇怪的是:業者本次新增的項目加班費,人數係用實際人數1.21人去乘加班費,同樣都是加班費,為什麼這一次就是用實際人數,而當時就一定要用1.62人?這不更證明了當初那個1.62人明明就是「鼓勵業者多賺的性質」,根本不是什麼加班費!

附件1
2017/03/16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公車業者漲運價說會讓全體員工加薪2500元, 卻有司機說沒加到薪,市府補助二十幾億,錢到哪去? 隱藏了薪資細節也就等同隱藏了這些血汗紀錄!

2017/01/06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公車運價給議會審議只是做做樣子 議會通過一套運價成本後,公運處還可以再自行添油減醋地再弄出另一套, 擺明北市府想怎麼討好業者就怎麼討好。 繼續無視影響補貼成本最大的員工數目浮編十幾億元, 硬要拿人民血汗提高補貼當新年禮物送業者!

2016/04/25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市府每年補貼業者差額的十二億跑去哪了?公車票價不漲就算對市民有交待了嗎?司機、員工就算加薪萬元,業者還是賺飽飽 請問臺北市有哪個行業有這種保證利潤!

2016/01/14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審議、評鑑委員的專業意見,公運處護業者故意裝聾作啞看不見! 多出三千餘個幽靈員工,虛列18-21億成本 為何公運處不敢說清楚? 公車營運成本的計算公式「18項成本」中暗藏多項有利業者且破綻百出的畸形算法,擺明讓財團想漲多少就漲多少!

2016/01/12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公車漲價=市府送財團大股東的年前大禮! 漲價為了誰?苦了公車族,苦了市庫! 司機只多一點點,股東才是賺很大

2016/01/08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公車不但不用漲價 只要仔細計算業者的各項成本 就可以用原票價替市府省下7億的補貼預算 並可讓公車司機及其他員工每人多加薪5500元!

附件2
2017/1/6公運處新聞稿另開新視窗

附件3
2016/04/25臺北市議會演那齣影片39分30秒處

附件4
2016/4/26自由時報:(北市)公車運價漲 議員質疑成本灌水另開新視窗

附件5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公車運價一旦用實際人數算、再考量日漸減少的公車輛次 馬上替市庫、人民省十八億的納稅錢!還完全不會影響司機加班費!

公車運價一旦用實際人數算、再考量日漸減少的公車輛次
馬上替市庫、人民省十八億的納稅錢!還完全不會影響司機加班費!

公運處與公車業者在107年再度提出公車運價調漲案,此案若一通過,市政府106年度就會再增加2億3966萬元的補貼款,加上原本106年度預算編列的補貼款16億6778萬元,調漲後,臺北市106年度就得支應19億744萬餘元的價差補貼款!這是何等巨大的數字呀!

但是,周柏雅議員指出:過去的運價成本公式計算因子,其中行車人員(司機)薪資成本,業者通通都是拿「核(法)定人數」的每車1.62人次計算成本,而不拿「實際每車司機人數」1.21人次計算,公運處至今仍無法說明清楚:為什麼業者來報帳,可以用沒達到目標的司機員額數當成實際支出的成本報帳?

光是行車人員以實際人數計算,就可省下10.3億!

因此,周柏雅議員認為:目前的運價公式,在行車人員成本項目上,應採實際值1.21人次計算,則代入運價公式並加上司機因應勞基法應得之加班費後,得出來的運價將會是16.5401元(附件1),比起本次業者提案的18.6033元,整整降了2塊錢之多!

也就是說,原本市民搭一次公車支付15元,但業者認為成本高達18.6033元,市政府就要替市民支付3.6033元的價差,可是用周柏雅議員提出的版本,運價只要16.5401元,等於市政府只要替市民支付1.5401元的價差。

公運處及業者的運價版本18.6033元,每段價差3.6033元,乘上107年預估總搭乘次數4.9921億2756段次,共計價差補貼款為:17億9882萬8309元!

周柏雅議員認定之新版本16.5401元,每段價差1.5401元,共4.9921億2756段次,共計價差補貼款降為:7億6885萬4784元!省了10.3億元之多!

公車數量少了10%,運價補貼可以再少2千餘萬元

另外,根據公運處提供資料,業者送運價調整案時的業者公車總數為3523輛,但104年送案時的公車數量卻是3918輛,足足減少了395輛、10%,照理來說,公車數量少了10%,那麼在輪胎、修車材料、修車附支上,也應該等比例的減少10%才對,但是在這一次的調整案,卻隻字未提!業者和公運處只會裝沒事!

如果將輪胎、修車材料、修車附支的總成本減去10%,則整體運價就還可以再降至16.4887元(附件1),則一段票的價差是1.4887元,共計價差補貼款可降為:7億4318萬元!整整省了10.5億元之多!!!!

若再考量三項浮報的修車、業務、管理人員成本,運價只要14.519元!107年度根本不用補貼179882萬元!

甚至,我們還要再考量到,周柏雅議員在審查104的公車運價時,當時就指出(附件2),除了前述的行車人員外,甚至還有修車、業務、管理人員,也都是用核定、表定、法定的員額數去報成本帳,而不是用實際值,故我們亦將修車、業務、管理人員用104年當時的實際人數(無法用107年的人數,因為公運處和業者根本不給這些資料)計算,加上前述的調整,最後得出的運價是14.5190元(附件1)!甚至低於目前的公車票價15元!市政府根本一毛補貼款都不用出呀!為什麼公運處不能依職權替人民省荷包呢?

附件1

資料來源:公運處。製表:周柏雅議員辦公室

附件2
2017/01/06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公車運價給議會審議只是做做樣子 議會通過一套運價成本後,公運處還可以再自行添油減醋地再弄出另一套, 擺明北市府想怎麼討好業者就怎麼討好。 繼續無視影響補貼成本最大的員工數目浮編十幾億元, 硬要拿人民血汗提高補貼當新年禮物送業者!

2016/01/14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審議、評鑑委員的專業意見,公運處護業者故意裝聾作啞看不見! 多出三千餘個幽靈員工,虛列18-21億成本 為何公運處不敢說清楚? 公車營運成本的計算公式「18項成本」中暗藏多項有利業者且破綻百出的畸形算法,擺明讓財團想漲多少就漲多少!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每年投入數十億「補貼」大眾運輸! 但大眾運輸使用率卻無法提昇?柯市長的交通藥方是否該換換了?

每年投入數十億「補貼」大眾運輸!
但大眾運輸使用率卻無法提昇?柯市長的交通藥方是否該換換了?

周柏雅議員發現:每年市府補貼民眾搭乘捷運、公車的金額,從2012年的41.86億,再到2017年的46.5億之多!每年數十億的費用僅是單單「補貼款」而已,尚未包含龐大的捷運建設或其他交通硬體建設金額。

市府每年投入大量的資金鼓勵民眾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但是整體市民的大眾運輸使用率卻沒有明顯增加!捷運加公車的每日搭乘人次從2012年的332萬6032人到2017年的334萬6850人,5年來僅僅小幅增加2萬人次而已,若再除以當年度的人口,2012年每日大眾運輸人口/當年人口數係為124.4%,而2017年則為124.7%,也只小幅成長0.3%!對比市府投入的軟硬體資源,並沒有明顯成長的跡象!

臺北市連年投入巨額交通預算,但大眾運輸使用率並未提昇。

整理交通局、民政局之資料(附件1),公車每日平均人次從2011年的170萬人次降至2018年(1-2月平均)的123萬人次,降幅達27.8%!雖然捷運人次從同期155萬人次增加至202萬人次,增幅達30.2%,但若將公車與捷運人次加總來看:2018年(1-2月平均)的每日公車捷運人次只有325.3萬人,比2011年的325.9萬人還少了6千餘人!而且同期間,臺北市的戶籍人口還增加了3萬人,因此可以看出,臺北市每年花錢投入大眾運輸上面,但是卻沒有增加、也無法維持平盤,頂多能稱「小虧」!

交通局針對此種現象,必然早就了解、發現,那麼,交通局的施政方向、思維,是否也應該重新考量?

捷運人口成長,只是吃掉原本公車人口!

捷運乘客從2012年的每日164.5萬人次成長至2017年的每日204.4萬人次,成長了24%之多,和2013年捷運信義線、2014年捷運松山線的完工通車有關。花費大筆金錢的捷運工程完工固然對臺北市交通有助益,但事實上,捷運人口的增加只是把原本搭公車的人吸引過去搭捷運而已!

相對於前述捷運人次的成長,同期間公車乘客從2012年的每日168萬人次降至2017年的130萬人次,減少了38萬人!減幅達22%!也就是說政府花大錢蓋捷運、又花大錢補貼民眾,結果始終都是同一批人從公車改搭捷運而已!

幹線公車換湯不換藥,假類捷運之名,實則無具體作為。

公運處再於2018/4/2推出11條幹線公車,同樣也是將原有的路線改為幹線,其中以「忠孝幹線」為例:
1.過去原有一忠孝幹線公車,我們以「舊忠孝」代稱之,舊忠孝的起迄點是:臺北車站-南港展覽館,其行經路線為:忠孝西路、忠孝東路一段至六段、南港路,幾乎都在「忠孝」上面。但現在已被取消改為600號公車。

2.現另有一忠孝幹線公車,新忠孝的起迄點是:蘆洲總站-松山車站。此路線本為紅色232。很明顯,新北市蘆洲和忠孝東西路的關係不大,還很遠,光從名稱來看,一台忠孝幹線,會跑去三重、蘆洲等「非忠孝地區」,但是卻不會跑去後山埤、昆陽、南港等「忠孝東路」。

3.光從路線來看,就會覺得公車的實際路線和名稱根本不搭!當然公運處會說:選擇的條件一定是要符合公車車體本身的軟硬體、路線大部分要符合…等要件,但從大破大立的角度來看,臺北市既然要推幹線公車,本來就應該規劃出一條全新的路線,一條名符其實的幹線,再由業者來競爭才是,從2017/10/24新聞稿即可看出第一階段幹線公車常是有一大段根本不在那個名稱的幹線上,結果到了第二階段,還是一樣情形!(附件2新舊忠孝幹線路線圖)

市府交通政策未能大破大立、開創新局,難怪永遠無法提升大眾運輸使用率!

柯市長上任前所說的:公車路線重整、公車里程計費…等新政策,目的是要讓公車路線去蕪存菁,公車業者原本錯綜複雜的路線被整併後,相對能營運的更簡單、輕鬆,也能節省經營成本,但是這三年來並未落實執行。

公車路線本應該隨著捷運路網的完成,而應將原本一路坐到底的思維、模式改為捷運為主、公車為支、社區巴士、小巴為小支、另配合快捷公車行駛於快速道路達到二個位於臺北市端點需轉換數次捷運的地區,才能讓整體的大眾運輸更加便利、更加具備CP值!

目前臺北市的大眾運輸,多為舊加新、喜上加喜的模式,在明明有捷運的忠孝東路上,開設一大堆公車,同樣行駛在忠孝東路上,更有類捷運的忠孝幹線仿彿捷運和公車成為同條黃金路線的勁敵一般?!臺北市交通局應該要重新檢視調整臺北市的路網、大眾輸運系統,才能真正提昇臺北市的交通水準!

附件1


附件2

附件3
2017/10/24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柯市長的幹線公車 只是拿既有公車改名,竟可號稱「類捷運」!路線還與捷運重覆競爭! 月花市庫250萬補貼轉乘,平均一台公車才增加1.29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