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柯市府拿交通當藉口,擴大北門廣場用地, 使財團的建案價值與土地價值大幅增加! 文化局到底是臺北市文化資產的守護者, 還是都發局底下的文化科?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6年4月20日新聞稿

 

柯市府拿交通當藉口,擴大北門廣場用地,

使財團的建案價值與土地價值大幅增加!

文化局到底是臺北市文化資產的守護者,

還是都發局底下的文化科?

 

 

北門附近有兩大財團的土地與建案,三井倉庫竟成為財團增值的犧性品?

 

周柏雅議員發現,新加坡私募基金的首峰資金管理公司(AIP)旗下的分公司欣富亞洲公司早在2年多前就在北門的南邊,也就是中華路和忠孝西路交叉口,花了24.75億,買了215.68坪的土地,而該土地為商四用地,容積率高達800%。 而另一個財團也在北門附近的延平南路有一個集合住宅建案(附1)(附2)(附3)。如果依照市政府的提案,將忠孝西路上移,擴大北門廣場的用地,將可大幅提高附近的土地與建案的開發價值,而三井倉庫就因此被迫遷離原本的位置,異地重建。

 

 

三井倉庫真的非移不可嗎?市政府難道不是為了替財團服務,而把交通當藉口,擴大北門廣場用地,卻犧性了臺北市的文化資產嗎?

 

依照民間提出的版本,北門附近的交通規畫原本即可採取柔性分流的方式,既可縮短交通黑暗期,又可原地保存三井倉庫的歷史位置。而且進入臺北車站附近的車輛車速不應過快,因此根本不需要這麼大的馬路。周柏雅議員質疑,市政府提出的理由根本不能作為三井倉庫非移不可的理由,交通本來就應該配合人文發展的需要,按現地情況去調整規劃。但是三井倉庫一旦「被」遷移就不能重來了!

 

市政府既然已決定要遷移三井倉庫,為何還要虛偽地召開文資委員會或三井倉庫原址或遷移保存的公聽會或說明會呢?

 

周柏雅議員於質詢時亦提到,文資委員會於3月9日召開第6屆第一次會議,即開始討論三井倉庫的原地保存或遷移保存議題,但文化局卻早已於2月5日辦理「三井倉庫歷史建築保存統包工程委託專案管理及監造技術服務」案的限制性招標,並於3月4日決標(附4)。

 

該標案美其名為三井倉庫歷史建築「保存」工程的標案,實際上卻是三井倉庫的遷移工程標案。於得標廠商所提供的服務建議書中即載明:「本案歷史建築需以遷移異地重現方式執行,且為配合整體計畫政策時程遷移工程擬採統包方式推動。」(附5)也就是說文化局早於文資委員會第一次開會討論三井倉庫的遷移或保存案前即花了297萬5000元發包廠商辦理三井倉庫的遷移案,且文化局於文資會議上從來沒有提過該標案的存在!

 

周柏雅議員認為,如果文化局在三井倉庫的政策執行上先有遷移的定論,那為何還要虛偽地召開文資委員會或三井倉庫原址或遷移保存的公聽會或說明會呢?如果文化局不能堅守保護臺北市文化資產的立場,為何不乾脆併為都發局轄下的文化科?

 

附1: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國定古蹟臺北府城門─北門周邊廣場改造計畫結案報告書中標示欣富亞洲集合住宅新建工程、潤泰建設延平南路集合住宅新建工程

33

附2: 欣富亞洲中正區城中段一小段577地號一般旅館新建工程環境影響說明書
http://www.dep.gov.taipei/ct.asp?xItem=83868372&ctNode=39416&mp=110001

附3: 中國時報 : 每坪1,147萬 北市地王換人 2013年08月28日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30828000066-260202
新加坡不動產基金首峰資金管理公司Alpha Investment Partners Limited(簡稱AIP),昨日以旗下在台灣的「英屬維京群島商欣富亞洲公司台灣分公司」名義,砸24.75億元,買下營建上市公司夆典在台北市中華路、忠孝西路口的215.68坪土地,每坪成交價格高達1,147.5萬元,據悉AIP計劃在該地興建觀光旅館。

附4:
政府採購網:三井倉庫歷史建築保存統包工程委託專案管理及監造技術服務
http://web.pcc.gov.tw/tps/main/pms/tps/atm/atmAwardAction.do?newEdit=false&searchMode=common&method=inquiryForPublic&pkAtmMain=51796991&tenderCaseNo=105A109
附5:

「三井倉庫歷史建築保存統包工程委託專案管理及監造技術服務」服務建議書第2-1頁

22

「本案歷史建築需以遷移異地重現方式執行,且為配合整體計畫政策時程遷移工程擬採統包方式推動。」

媒體報導:

2016/4/21聯合報:三井倉庫非移不可?議員爆恐有財團遊說

20160421 聯合報  三井倉庫

2016/4/21 自由時報:三井倉庫可異地遷移 謝佩霓竟說因捷運振動影響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5月18日新聞稿:北市府資源配置荒謬實例-食安篇

 

北市府資源配置荒謬實例-食安篇

 

食藥處檢舉獎金預算1年只有17萬?!都給1位屏東老農都不夠!

臺北市食安要怎麼落實在預算分配上,豈能是幾千萬檢驗費就能讓市民安心的呢? 今年食藥處民眾檢舉違規藥物、化妝品與食品衛生案件獎金只編17萬元一年! 食品安全下架動輒牽涉數10億元產品下架,獎金預算完全不符合比例原則。有偽禁藥的2萬4千元獎勵金。食藥的消費者保護今年預算240萬元不到!(附表1)要如何分配資源、調整預算、建立更有力的食品稽查與檢驗的安全防衛體系是柯市長的重責大任。

 

1年只花1千多萬做食藥檢驗,夠嗎?

周柏雅質詢北市一年花多少食品檢驗費用替市民抓出黑心食品? 衛生局坦承全年扣除人事費用,真正用於食藥檢驗只有1000多萬元! (附表2)而黃世傑局長甚至說:1.檢驗職責多在中央2.檢驗費用很貴…! 周柏雅說這些藉口聽在已被各種黑心噁油、塑化劑、毒茶、毒胡椒粉、毒澱粉、蔬果農藥殘留等累積一身毒素的市民耳裡,還會相信柯市長真的有心把「食安」列為柯P新政所說的前三大政見嗎? 如果靠中央檢驗就能夠阻止黑心食品流入市民腹中的話,北市還會發生層出不窮的食安事件嗎?若不能立即提高北市食品檢驗室人力、設備與檢驗預算來替全市居民、國內外遊客健康把關,還談什麼食安?要寄望大型食品廠自我檢驗球員兼裁判, GMP廠與大型食品業在cost-down的壓力下帶頭違規違反連連根本證明不是每一家都跟模範生一樣有良心。

 

今年1-4月檢驗件數平均還減少1成2! 當初的三管齊下?

今年1-4月,每個月平均食品+藥品檢驗件數為768件,比去年同期之869件,少了12%! 雖然檢驗的樣本數與檢驗項目有增加,累計的項件數字略有有成長(附表四),但北市光是食品(還不計算藥品)就有8大類10幾種多達幾萬項食品流通在台北市!(附表五) 而衛生局全年才檢驗食品不到4千件! (附表六)這麼低的食品檢驗頻率如何符合民眾的期待?柯市長在今天專案報告最後一頁也提到今年辦了3場公聽會中,專家的建議結論之一就是: 「管轄範圍希望擴及產品流通於臺北市的所有食品業者」請問柯市長要拿出什麼能力、用什麼方法有效率的作好食品安全檢驗?好讓市民食的安心。

 

沒有一億設置SGS級檢驗室?也買不起650萬元驗假蜂蜜的檢驗機器?但卻花幾百億辦幾天世大運、幾十億弄設計之都!

衛生局表示建立SGS級檢驗室估計要花費上億元,但周柏雅表示民間企業義美都能有比目前北市檢驗室15人還多的20個人負責檢驗室且砸6000萬元就能擁有許多國家級檢驗設備, 台北市是首善之都能夠說湊不出人力與預算嗎? 就算食藥署去年進口「元素分析儀串聯同位素比值質譜儀」,號稱可揪出假蜂蜜、假果汁,假葡萄酒甚至應用在分辨台灣茶與越南茶也不過一台650萬元!(附表七)

臺北市只要拿出世大運的零頭還怕沒錢採購幾台這種機器嗎?能動用緊急預備金裝修都發局新辦公室卻拿不出檢驗人力與財力?  怎麼把北市各級機關學校加上基金基金會一年2000-3000億元預算做最佳的預算資金運用,才是看出歷任市長的功力的地方。

 

附表一: 食品藥物管理處的2015年預算節錄:

圖片1 圖片2 圖片3

附表二:食品藥物管理處104年度預算

食品藥物管理處預算只有1億5百萬元! 人員維持費就佔了7847萬元(佔全處預算的75%! 或一億5百萬元的3/4) !扣除人員維持只剩2600萬元能做多少食藥檢驗呢?主要靠委外檢驗?

圖片4

http://www.health.gov.tw/Portals/0/%E6%9C%83%E8%A8%88%E5%AE%A4/104%E5%B9%B4%E5%BA%A6%E6%B3%95%E5%AE%9A%E9%A0%90%E7%AE%97.pdf

 

附表三:食品藥物管理處104年度的委辦費

圖片5 圖片6 圖片7 圖片8 圖片9

104年衛生查驗費與稽查取締費預算

圖片10 圖片11 圖片12

附表四: 5月13日衛生局回文:

圖片13

附表五: 5月18日食安專案報告第48頁:

圖片14

附表六:5月13日衛生局長投影片專案報告:

圖片15

附表七: News&Market上下游新聞 2014.10.12

食藥署今年自德國進口「元素分析儀串聯同位素比值質譜儀」,號稱可揪出假蜂蜜、假果汁,食藥署研究檢驗組組長陳惠芳表示,蜂蜜根據地區、組成成分,會有不同的碳同位素比值,如果加了果糖,碳元素的比值也會不同,若搜集的資料庫夠多,對照加了果糖的假蜂蜜,就可揪出不肖業者,未來也能應用在茶葉。

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58976/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市區能夠蓋大型聚會,又能偶而打棒球的地點,只能在大巨蛋現址嗎?內湖5期、大彎南段、蘆洲里工業區、重陽路工業區、小彎工業區等區公有土地面積各是多少? 市政府有沒有考慮過在交通方便的多鐵共構區,找尋符合大巨蛋蛋體需要的基地面積4公頃左右的土地?

臺北市議會第12屆議員書面質詢用紙

質詢日期:2015 年 4 月 15 日

質詢議員:周柏雅

質詢對象:柯市長文哲

質詢題目:

柯市長說會要以民眾安全為大巨蛋拆否的考量,若以公眾安全角度來思考,大巨蛋的所在地松山區與信義計畫區,現有光是戶籍人口就已經超過都市計畫法設定的人口密度法定容積率上限了! 假設101大樓萬一遭恐怖攻擊,市府有沒有能力疏散與救災都難以把握了,大巨蛋就算市府有能力做好疏散計畫,站在城市發展的格局角度與救災的實際執行面來看,還適合需要塞進更多人潮來此大巨蛋作大型聚會再加上信義計劃區逛街、購物、住宿人口,等同於把更多災害應變風險集中在同一個籃子裡合適嗎?

市區能夠蓋大型聚會(又能偶而打棒球)的地點,只能在大巨蛋現址嗎?內湖5期、大彎南段、蘆洲里工業區、重陽路工業區、小彎工業區等區公有土地面積各是多少? 市政府有沒有考慮過在交通方便的多鐵共構區,找尋符合大巨蛋蛋體需要的基地面積4公頃左右的土地?當初李登輝前市長提議大巨蛋要蓋在哪裡?為什麼臺北市蓋大巨蛋或大型國際聚會場所,一定要選在已達經容積上限爆表的松山區呢?如今未完工的大巨蛋壓迫性的聳立在忠孝東路孫文紀念館旁邊這是都市發展之福嗎?

 

臺北市議會第12屆議員書面質詢用紙

質詢日期:2015 年 4 月 15 日

質詢議員:周柏雅

質詢對象:柯市長文哲

質詢題目:

4月14日市長施政報告的答詢中,林副市長與鄧副市長也都承認遠雄有違反契約文件的規定如是否符合4萬個觀眾席位座位與觀眾席座位單位面積是否達到0.5平方公尺、延遲完工等等事實了。柯市長也曾說大巨蛋光是疏散問題就有很多瑕疵,更坦言「(大巨蛋)建在那邊,根本是挫著等!」市政府還不正式寄出解約的存證信函,理由是什麼? 解約後市府若要拆掉全部,其成本是什麼? 是多少? 如果部分拆除,成本又是什麼? 臺北市要不要在市區人口最為稠密的地區之一的大巨蛋現址或其他市區中心設立大型聚會場所?是憑市長個人意志決定嗎?綠地還是大蛋還是小蛋的利與弊評估,標榜開放政府、全民參與的柯市府團隊,是不是也該把這些資訊都詳細用科學數據辦大眾說明會、公聽會,甚至寄信給市民,讓市民更加了解後再來做決定?

周柏雅的「國際交流」:7月30日周副議長會見紐約市議會馬麗桃議長及同行5位議員【第1集】

文中所提及之參考網站連結:

  1. 維基百科-行政區(紐約市)
  2. The official Web site of the  High Line and Friends of the High Line
  3. 新三才-紐約「高架鐵路公園」(High Line Park)
  4. Hello US!【公共/景點】紐約引以為傲的空中公園 The High Line Park
  5. Official Website of New York City’s Central Park
  6. 維基百科-臺北松山機場
  7. 周柏雅的「一步一腳印」:臺北有趣點系列68 – 中山區大佳里【第2集】

7月30日周副議長會見美國紐約市議會議長馬麗桃(Melissa Mark-Viverito)及同行5位議員談話紀要:

周副議長代表臺北市議會歡迎美國紐約市議會議長馬麗桃(Melissa Mark-Viverito)及同行5位議員到訪,也代正在主持大會的吳議長向訪賓轉達問候之意。紐約市的發展一向為全球所重視,此次馬麗桃議長率團到訪,這種議會對議會之間的交流,對臺美關係及臺北市與紐約市夥伴城市關係的加強,深具意義。

周副議長表示紐約市在共和黨長期執政20年後,本屆換由民主黨白思豪(Bill de Blasio)當選市長,外人多有好奇為何會有如此的改變?紐約市未來會有什麼新作法,也是人們有興趣觀察之處。周副議長藉此機會也請教了馬麗桃議長,有關紐約市議員推動參與式預算(Participatory Budgeting,PB)的作法。目前紐約市議會51位議員中有22位議員在執行PB,議員們可將500萬元的資本門預算和40萬元的經常門預算,在形成正式預算案之前,先拿到自己的選區徵求社區居民對於要如何花這些錢?提出社區住民的構想或希望,然後逐步形成共識,提出具體的預算方案,再經由市政府與市議會審核通過,周副議長認為這種預算編列的方式顯示出更充分的民主參與精神。這種由納稅人決定如何花費公共預算的民主進程,換句話說,即納稅人決定如何花稅款,值得臺北市參考。周副議長也請教訪賓有關紐約市的綠色建築計劃(Greener、Greater Building Plan,GGBP),紐約市考慮到全市的排碳有75%來自高樓建築物,未來計劃投入52億美元推動全市各個大樓力行節能減碳政策,但預計可節省122億美元的電力耗損,換言之即總支出可節省70億美元,也創造了廣大的綠能產業,此一之前由彭博市長所提出的GGBP方案,如能實現將是節能減碳、省錢環保又賺錢的產業經濟。此外,周副議長也請教白思豪(Bill de Blasio)市長提出的10年要蓋20萬戶國民住宅計劃,馬麗桃議長說,紐約市議會已通過此一提案,如何確實有效推動此一計畫,還有長遠的路程要走。至於,20萬戶並非全部是新建住宅,有些是舊屋的改善整修也包括在內。雙方對於如何解決、滿足市民對住屋的需求,都同意真的是當務之急。

訪賓在臺北市議會簡介手冊中,看到周副議長所提「對的事,堅持到底」這句話頗有同感,詢問臺北市政府政策推動的優先順序是如何決定?由誰決定?市議會議長和副議長如何調和5個不同黨派意見?市議會是否有能力有效監督市政府各項業務如環保、衛生等專業問題?臺北市社會住宅之興建如何滿足包括社會新鮮人、弱勢者、新住民等之需求?等等議題,雙方交換心得看法。

周副議長表示,市議會對於市政建設推動的優先順序,是可以提出建議,和市政府事先作溝通,然預算案是由市政府編列後送議會審議通過方可施行,編列預算權在市政府,通過預算權在市議會,府會溝通良好,預算的編列與通過才會更加順利。周副議長認為在市議會政黨因素影響不像中央民意機關顯著,議員監督市政是經由公開議事程序,其間所考慮的是如何符合市民需求及利益,通常是5個黨派議員充分表達政策立場,若僵持不下,則由議長召開黨團協商居間協調,協商仍無共識,最後在大會以表決方式決定之。而不論是辯論、協商、或是最後的表決,其過程如果能公開透明就更能避免政黨惡鬥,得出更符合大眾利益的結果。周副議長強調有效監督市政議題很重要,每位議員各有其專業,不過還是有所侷限,所以要透過請教諮詢專家學者,乃至召開公聽會,邀集民眾參與提供各方經驗意見,以補個別議員之不足,同時此議題牽涉到Open Government、 Smart Government,及Open Data和Big Data之運用,若政府施政越透明,資訊提供越充分,民主參與的制度建立起來,則市政監督會更有效。

周柏雅的「政策關懷」:全面化整為零, 替中國護航的政府 – NCC篇

周柏雅的「政策關懷」:罷工1天,損失1200億?經濟最大詐騙犯→臺灣財經部會?

周柏雅的「政策關懷」:「中華民國不是國」系列4 – 重劃【大台北】?【大台北重劃區】?難道要直接設立「中華台北特別行政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