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反對北市府廢「臺北市保林辦法」-違反世界保林潮流,廢保林法無異拱手讓出更多法律彈性空間,給山坡地濫墾濫建者與山老鼠,周柏雅主張要擴大北市保林辦法,推動更精細的保林自治條例

 

反對北市府廢「臺北市保林辦法」-違反世界保林潮流

廢保林法無異拱手讓出更多法律彈性空間

給山坡地濫墾濫建者與山老鼠

周柏雅主張要擴大北市保林辦法

推動更精細的保林自治條例

 

反對廢除臺北市保林辦法的幾大理由:

(1)綠巨人城市不保林說得過去嗎?

臺北市是多山的城市,山坡地面積占有55%(150km2),臺北市土地面積最大就是山坡地,市政府不僅不該廢了舊的保林辦法,更應制定更周延的保林自治條例才是!多山的大城市要廢止保林法規,也跟世界先進城市作法背道而馳。

 

(2)積極保林更能保住北市民的命:

北市土地早已過度開發利用,都市化加速發展的結果,臺北人口密度早就名列世界城市前茅。霾害等空汙問題,更是使原本沒有幾間工廠的臺北在全臺最常下酸雨的5大地區就佔了2區(桃園中壢、新竹、陽明山鞍部、宜蘭、臺北市區),臺北市人口密度已為世界數一數二,空汙、酸雨又如此嚴重,為了臺北市民的居住環境品質,更需要保護林地。

 

(3)區公所責任變成里長負責?

保林辦法中第3條「森林竊盜、濫墾之防止及取締事項,由建設局、警察局及各有關區公所共同辦理」。目前森林法、森林法施行細則及森林保護辦法尚無精細分工。

森林保護辦法第8條規定里長有協助保護森林之責,並辦理相關事項,而本市保林辦法則規定區公所應協辦相關業務,到底是里長該做還是區公所該做,怎會二法二制呢!?

 

(4)日記變月報:

大地工程處在目前還有保林辦法下,竟然敢在5月15日回覆本辦公室說本市沒有巡山的SOP與相關作業要點!明明現行本市保林辦法第4條說要設置巡邏箱及巡視日記簿,並指定專人擔任巡視及抽查工作。為什麼大地工程處的「山坡地水土保持查報人員管理要點」,卻沒有要求巡山員填寫日記簿?而只以月報草草代替呢?到底全市現在設置多少個巡邏箱?其設置點分配跟山坡地面積分布與珍貴野生植物分布是否得宜?要是連現行的保林辦法都廢除了,議會與市民就更難監督山坡地主管機關了吧。

 

(5)參考國際先進城市保林作法中的補植與增植樹木,以及對野生植物的保育,市政府應該將目前的保林辦法擴大為「保林自治條例」:

先進城市如德國柏林、日本、瑞士伯恩等城市的保林法規都有納入補植與增植條款,目前臺灣尚未對珍貴林木、野生植物的保護明訂法律保護,1998年起草的<野生植物保護草案>至今仍是遙遙無期,身為首善之都更應該要積極推出一部能看齊先進國家城市所注重的保育山林的特性:【生生不息、永續經營】的保林自治條例。

目前臺北市樹木保護條例主要在保護都會區行道樹與市區樹木,對本市面積最大的山坡地的珍貴樹木,少有列管。長期住在臺北市的大多數人,真的清楚臺北市有多少棵牛樟?有多少棵檜木?這些檜木又屬於哪一類檜木?有多少株水筆仔?森林保護辦法第28條所提到的臺灣扁柏、臺灣紅豆杉、臺灣杉、臺灣肖楠、牛樟、臺灣櫸等珍貴樹種又知多少?

 

(6)林地也要分區管治與保育;市府如何透過保林辦法教育市民,讓市民更親近林地:

臺北市山坡地有150km2農委會都發局數據),森林面積亦有89.79km2農委會數據),哪些林地屬於核心保育區?那些林地屬於生態保育區?哪些屬於環境保育區?哪些屬於管理服務區?國有林地、公有林地、私有林地和保安林分布,本市又如何和中央分工合作,管理、保育環繞本市之林地,將舊有的臺北市保林辦法修訂為臺北市保林自治條例確有必要,故保林辦法不應廢而應速修正送本會審議。

 

(7)與其小打小鬧弄市區菜園、 不如擴大保林讓市民愛林保林:

柯市長在市政大樓弄幾百坪的菜園或內湖也是幾百坪的菜園基本上跟花博菜園一樣備受爭議也吃力不討好。放著比菜園更多幾萬倍面積的山林不管,實在不符合比例原則! 擴大保林提出更細膩的法規與SOP, 讓市民多親近山林、愛林保林還可以一兼多顧達到降三高等運動環保創造多樣態生物環境的台北市。

 

 與中央法規比較:

(1)比如臺北市保林辦法第二章林區巡視及檢查第四條就言明:「於各區主要地點設置巡邏箱及巡視日記簿,並指定專人擔任巡視及抽查工作」。而森林保護辦法第4條卻只是「森林保護機關應視需要,將轄管森林區域分區指定專人或編隊負責巡視,並得設管制站或柵門,執行森林保護工作。」(應視需要:並非必要)並無巡邏箱、巡視日記簿與抽查等等。而大地工程處的作業要點也未明訂抽查比例與頻率,實在很失職且違背北市的保林辦法。

 (2)森林法第3條的森林明定:「森林以國有為原則」。臺北市林地並不只是國有,亦有市有、私有林地,因此還是需要專法處理之。以文山區興昌里為例:2013年4月之地籍資料明明顯示公有土地佔有7成以上,但大地工程處卻在第一時間推說:中埔山9成為私人土地無法可管!根本就是放任私人侵占國有、市有土地!這樣看來,我們還能夠廢止北市保林辦法,繼續看著大地工程處與相關單位懶散青菜顧顧屬於全體市民共同財產的青山綠林嗎?

 

圖片4

 

(3)森林保護辦法第24條:「森林區域內之林木發生重大疫病蟲害及不明原因之生物為害,該管森林保護機關應即依林木疫情監測體系,將樣本送有關試驗研究機關檢驗鑑定,並指定專人執行監測及實施防治。」但北市保林辦法第第十三條「森林發生病蟲害時,建設局應即採取有效防治措施,罹病苗木應予燒燬,並禁止運出」更能補足森林保護辦法第24條的不足處!

(4)森林保護辦法第33條:因舉發而查獲本法第五十一條第一項之犯罪者(於他人森林或林地內,擅自墾殖或占用者),於該管森林保護機關獲得賠償後,得發給舉發人新臺幣十二萬元以下之獎金或獎狀。而保林辦法第12條2項:前項濫墾林地,建設局應予收回,計劃復舊造林,如有損害,並應請求賠償

保林辦法賦予請求賠償基礎及要求復舊造林,這才是防止擅自墾殖的彌補方式!有復舊造林才能回復大地原有的林態!

 

與國外法規比較:

(1)奧地利的「維也納市樹木保護法」第一條說:「為了維持維也納市居民的健康環境,維也納市內不論位於公有或私有土地上之樹木均應依本法加以保護。」瑞士的「伯恩市樹木保護條例」第一條明確指出:「為了當地利益、景觀、生態平衡以及市區與住宅區居住生活品質,必須保存伯恩市區內的樹木。」德國的「柏林市樹木保護命令」第一條:「柏林市中的樹木作為應予保護的景觀一部份,應依本法所定標準保護之。」也作出相同的規定。

 奧地利、瑞士、德國等外國的立法例都將全市的樹木列入保護。然而臺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卻規定,臺北市「具有保存價值之樹木」才受樹保條例的保護。而具有保存價值的樹木認定條件卻很嚴格,臺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自92年4月18日實施來來,僅有1996株樹木被認定為受保護樹木。相較於國外城市的立法例,臺北市對於樹木保護顯然不足。

(2)而國外城市的立法例對於樹木保護的作法也值得借鏡。「維也納市樹木保護法」規定,如果有正當理由必須移除樹木,除了須要得到主管機關同意之外,必須由預計移除樹木樹根分生處起算一公尺之樹圍計算,每十五公分補植一株胸圍八至十五公分的樹木進行補植。也就是說,移除一株胸圍50公分的樹木,必須至少補植4株樹木。德國「柏林市樹木保護命令」也規定,移除樹木之人有義務在適當的地點補植被移植樹種的樹木。而且也不是把樹種下去就算了,必須直到該補植樹木生長季開始兩年後仍繼續生長,義務才算完成。如果未達此項標準,移樹的人有義務重新補植。「伯恩市樹木保護條例」並進一步規定,如未進行補植或補植後移除者,應負刑事責任。日本則規定濫墾濫建者,不只要是金錢與刑事責任,還要求要在3年或一定期限內補植! 甚至要罰種回原來的3倍數量! 而增植不只受到歐美城市的青睞, 台中市昨天才發布8年要在公有地、山坡地、環保公園等4年173公頃種100萬棵樹! 這些作法都值得臺北市參考。

(3)先進國家與城市都有城市自己的保林自治辦法,社會氛圍與環保意識對山林保護更加應該要擴大保林的範圍與做法。臺北市除了要把日本德國瑞士等保護樹木增植、補植等條款納入保林條例之外,野生植物保護更需專章處理。當然北市能夠以減少開發、徹底清查、收回已被破壞、竊占、濫墾濫建的山坡地等方式因應,也省下大筆種樹的費用。但是城市要不要在保林之餘更鼓勵種樹,也是值得在北市提出此法案修正之際來更深入探討!

(4)生長在臺北的樹木,與臺北的人民一同生活,不僅見證臺北歷史,並代表著臺灣本土風格與特徵!我們能夠不利用修改保林辦法的機會,將保林辦法訂定為一部更加細膩而具體化的條例嗎?

這邊引用作家陳玉峰對【為野生植物保育法催生】的一段話:「時下對野生植物的保育法規,僅止於依據國家公園法的保護區、文化資產保存法的保護區及珍稀物種、森林法若干罰則、夥同林林總總捐關法條的附帶性規定,欠缺直接標的的賦予?且經公告的保育物種,十餘年來但憑極少數人偏頗片面的推薦,對植物賴以存亡的整體生態系反有見樹不見林之弊,無能確保臺灣綠色傳奇的生機永續。」

 

參考資料:
1.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為什麼臺北很酸?  2013/05/07—柏雅小秘書
2.「天眼」衛星監測,坡地巡查無死角~北市引進高精度衛星影像技術,輔助巡山遏止違規(臺北市政府工務局新聞稿:大地工程處/102年6月13日)
3.森林保護辦法
4.森林法、森林法施行細則
5.濕地保育法
6.環境資訊中心:「為野生植物保育法催生」 作者:陳玉峰
7.中時電子報:中市府砸重金 8年內種100萬顆樹 2015.5.26
8.周柏雅的「一步一腳印」:台北有趣點系列36 – 文山區興昌里
9.臺北市政府山坡地水土保持查報人員管理要點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臺北市山坡地佔全市面積55%,保護山林都來不及了,市府居然還想廢除保林辦法?廢除保林辦法後,山坡地保育利用辦法要怎麼跟森林法整合適用就有許多盲點!最了解不同法規間眉角的官員難道不知道嗎?

 

 

 

 

補充資料:

 

台中

自由時報:8年預算24億 2千頃地種百萬樹  2015.5.27

 

國外樹木保護立法:

 

國外城市的立法例對於樹木保護的作法也值得借鏡。「維也納市樹木保護法」規定,如果有正當理由必須移除樹木,除了須要得到主管機關同意之外,必須由預計移除樹木樹根分生處起算一公尺之樹圍計算,每十五公分補植一株胸圍八至十五公分的樹木進行補植。也就是說,移除一株胸圍50公分的樹木,必須至少補植4株樹木。德國「柏林市樹木保護命令」也規定,移除樹木之人有義務在適當的地點補植被移植樹種的樹木。而且也不是把樹種下去就算了,必須直到該補植樹木生長季開始兩年後仍繼續生長,義務才算完成。如果未達此項標準,移樹的人有義務重新補植。「伯恩市樹木保護條例」並進一步規定,如未進行補植或補植後移除者,應負刑事責任。日本則規定濫墾濫建者,不只要是金錢與刑事責任,還要求要在3年或一定期限內補植! 甚至要罰種回原來的3倍數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