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第二預備金大幅提高到史上最高後, 核准動支卻僅5成多也算是史上罕見了吧!

第二預備金大幅提高到史上最高後,
核准動支卻僅5成多也算是史上罕見了吧!

 

 

監察院都說柯市府這樣心大執行不了不好

柯市府上任後以第二預備金額度不敷使用,原先要求從103、104年的9.5億元提高到15億元,後又經議會通過為12.5億元,但是105年決算二備金核准動支比例卻只有56%,根本不及格!監察院認為:與103年的95%、還有104年的67%相比,105年度的二備金編列有欠妥適 (-7頁、乙-27) !

費大勁爭史上最高預算卻做不了事叫省錢」

柯市府上任以來,歲出預算呈緩步遞減趨勢,照理來說,二備金的金額應是以總歲出的比例來計算,當然也該同步遞減而不是屢創新高才對。然而柯市府費了很大的勁去擴大二備金額度後,卻又屢屢出現如都發局、文化局動支了二備金,實際上根本執行不了那麼多錢的奇怪現象!再看到「剩下的錢-待執行數」,103年二備金的當年度待執行率,為14.03%,但到了柯市長時代的104、105年度卻增加到4成、3成之多!未動支繳庫從103年5千多萬爆增9倍多到105年的近5.5億!要了錢卻執行不了能叫省錢嗎?

心虛才會把長期計畫卻不敢讓議會代議審查動用緊急預備金!

以都市計畫通盤檢討為例,都市計畫法規定各行政區每5年應進行一次通盤檢討,然而臺北市都發局過去卻延宕已久不依法進行通盤檢討;現柯市府總算要進行相關檢討程序,卻不依正常程序編列預算,竟猛然動支2189萬元要分3案:舊市區、市中心區、市郊區委外進行檢討,但至106年8月1日,實際執行數也只有35%、動支不到8百萬元!

再如文化局105年申請動支4千萬元要做三井倉庫保存,但實際在105年僅僅執行1644.6萬元,待支用2355.3萬元,執行率僅有41%,而截至106年7月底止,總共也只執行了3120萬元,過了一年半,執行率也只有78%。執行率如此低的原因就是這筆錢是分105到107年共三個年度使用的!一項三年計畫,為什麼非得要用緊急、臨時性的第二預備金?擺明就是想用就用、想做就做,把原本預算應由議員審查的機制視為無物?三井倉庫的保存既然計畫要花上三年時間進行,本來就該按照正常的預算程序為之才是,然而就為了柯市長的西區門戶計畫,就將這個一點也不臨時、也不緊急的計畫用二備金支應了!

失去程序正義又沒效率!

由此可見柯市府對於二備金的用法相當不謹慎,彷彿就是市長要怎麼用,就能怎麼用,把原來106到108年度的預算挪成105年到107年的二備金也可以!快速、效率不見得就是對的,其中失去的程序正義、失去的合法監督都是被柯市長一一忽視的!柯市長在未來的二備金使用上,應更加小心、謹慎、充分向議會、向市民溝通後使用。而不是之後再向市民宣傳說:「我們很省錢,第二預備金只用了50%」!

 

 

 

 

附表:主計處提供/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整理

附件1:中華民國105 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第甲-7頁

附件2:

附件3:
105年度僅執行1644萬,僅為總動支金額4000萬的41%。
自105年度至106年7月31日,也只執行到78%而已。

 

相關新聞報導:

2017/8/8中國時報:二備金執行率低 審計部點名不妥

20170809

2017/8/8臺灣新生報:台北二備金史上最高 周柏雅批沒效率!

2017/8/8臺灣時報:周柏雅:柯P第二預備金史上最高 要了錢卻執行不了自稱省錢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西區門戶-誰的門戶? 替一棟一棟民間各自獨立的高樓,整地造景搬古蹟移老樹 北市府自己未戰先放棄西區門戶的金雞母地皮 只有層峰財團知道細節,這哪裡是市民的都市計畫? 上世紀那套威權貴族與財團下指導棋的都市計畫 應該早日回歸法制:還公有土地分配權給民眾 先做完都市計畫通盤檢討、公展公告等法定程序 再來談要不要蓋雙塔、雙星?

西區門戶-誰的門戶?

替一棟一棟民間各自獨立的高樓,整地造景搬古蹟移老樹

北市府自己未戰先放棄西區門戶的金雞母地皮

只有層峰財團知道細節,這哪裡是市民的都市計畫?

上世紀那套威權貴族與財團下指導棋的都市計畫

應該早日回歸法制:還公有土地分配權給民眾

先做完都市計畫通盤檢討、公展公告等法定程序

再來談要不要蓋雙塔、雙星?

 

門戶計畫只是把公有土地便宜讓給財團蓋大樓?要釋出多少公有地?在目前密度下增加幾倍樓地板面積?能帶來多少額外常駐人口?增加多少流動人口?一切只有層峰知道?

「西區門戶」是柯團隊的重要都市計畫,根據都發局【臺北·心大門】網站的基礎資料顯示:區內58%為台鐵所有的國有土地;北市府是區內第2大地主加上其他非台鐵國有地、國市共有等擁有區內32.2%、公私並存3%、純私有才5%!面對區內90%以上都是公有土地,自然成為財團北市蛋黃區獵地蓋大樓的首選!

區內土地除了臺北車站及少部分私人住商外,擁有北市最大面積古蹟的鐵道設施與清代機器局(E1、E2街廓),未來的C1D1雙子星等計畫。北門造景與廣場計畫甚至忠孝西路拓寬與忠孝橋路型的調整、西站的拆遷等等,都在為公有土地釋出給財團做開發前期的整地工作。但這些都不是都市計畫法規定的依法行政-先有送審的通盤檢討、公告、公開展覽等等再有民眾共識後的構想!

 

西區門戶計畫擠牙膏式揭露開發資訊-少數層峰財團才能窺得全貌?

以中華雙塔為例,連北市都發局都屬於被動、被告知的狀態,此一計畫也未包含在2015年初,柯團隊上任一開始公布的北門等西區門戶6項實施計畫中。這種只有極高層與財團才知道的「細節」,隨便一件就是6、7萬坪樓地板的增加!現在有了中華雙塔,都發局原本要在玉泉公園靠淡水河跨堤空間蓋臺北102觀景台的規劃是不是就取消了?日後還有多少擠牙膏式的開發案會在此區呢?有多少建商的開發案大過市府的規劃案呢?

 

會不會只見新樓笑,不見舊樓、古蹟、歷史建物、老樹哭?

究竟這個西區門戶究竟要分幾個階段?每個階段要多少年?要如何選擇哪些地段、街廓、哪些列為優先釋出公家土地?每一階段與各階段加總共要釋放出多少公有土地?哪些現有公家土地配合時代變遷與民眾需求還有當地人口屬性等等要做哪些地目的變更?增加多少居住密度?容納多少倍新增人口?要如何管制土地使用分區?要如何安排足夠的公共設施?蓋了新樓對計畫周邊的交通?事業經營?租金與空置率等等衝擊是什麼呢?

根據都市計畫定期通盤檢討實施辦法第三十五條:「都市計畫通盤檢討時,應檢討都市計畫容積總量;都市計畫容積獎勵規定與其他法令容積獎勵規定應併同檢討。」光是已公布的C1D1、北門雙塔、臺北車站A10、11、12、14街廓、舊議會等…,就要增加24.5萬坪樓地板!此區容留人數就要增加近22萬人,對整個中正區的容積總量,甚至北市的容積總量的衝擊各是多少?都發局長/督導的副市長可以不依法行政,還敢算不清楚就要強推這些開發案嗎?

 

火車站缺的是商辦/商場/豪宅?<人本>還是<資本>交通?

北市在虛擬交易的時代巨輪下還缺的是豪辦血拚商場嗎?北市一共有多少零售樓地板?這5年大型商場總樓地板增加幅度?一倍?大型商場對西區門戶計畫內6萬餘家中小店舖的衝擊?虛擬零售批發交易對這6萬餘家中小商家的影響?

拆了西站對乘客與公車族步行距離是減少還是增加?「人本交通」是把要幫超高樓基地設廣場、景觀移三井倉庫/拆西站?然後以鄰為壑造成鄭州路京站百貨/臺北轉運站的交通瓶頸?甚至連中興醫院附近都行不得(請參看同日另篇新聞稿)?柯團隊一開始想用洛陽停車場做為客運轉運站,客運業與乘客還沒看到此案的可行性評估,就先面臨西站就拆光的命運!這不是又一件建商智慧大過市府智慧的偉大市政功績嗎?

 

上次的主要計畫公告迄今已23年離法定修改只剩2年了

畢竟距離上次北市府公告實施的1993年「臺北車站特定專用區主要計畫案」已超過23年了!而這23年間北市府都發局的怠惰也不依都市計畫法把每5年一期的細部實施計畫公告發表,甚至直接無視都市計畫法第26條的「但擬定計畫之機關每三年內或五年內至少應通盤檢討一次」不依法行政!

臺北市產業主體-中小企業,正面臨著虛擬店鋪的生存衝擊,後火車站的式微與北車站附近書店街/攝影器材等產業變化,加上捷運等大眾分流運輸系統,也早已證明火車站商業的樞紐功能不如上世紀如此重要了。還存著鄉下人的想法:用火車站這種通過性車流、人流,蓋個幾棟大樓就能把人群留下來消費的不動產開發模式,就算真的能成功,但對商圈內既有的舊大樓與周邊的後火車站、重慶南路甚至周邊地下街的影響會不會更大呢?

紐約的GrandCentral與東京火車站附近,並非是當地市民最主要的消費重鎮區(不是城市anchor/flagshipstores的首選)更不會是主要的豪宅首選地區。反而是因火車站交通便利而成為會議/會展中心帶動周邊的商旅與相關服務。

 

都市計畫法係經立法院審議、總統公布之法律,依法行政有這麼難嗎?

既然都市計畫法規定25年要修改一次主要計畫,依法此一重大都市計畫要送都市計畫委員會審查前要公開展覽30天及舉行說明會並報內政部核定轉報行政院等等,而上一次「中正區通盤檢討」在都發局查詢系統上根本找不到!且依通盤檢討實施辦法第35條:「都市計畫通盤檢討時,應檢討都市計畫容積總量」,此區既然要新增大量樓地板給特定開發商許多容積獎勵(=$$$),也都到了該依法全面通盤檢討的時候了!北市都發局卻取巧地在今年7月1日把舊市區(大同區、中正區、萬華區)都市計畫通盤檢討作業基本資料調查」3區包裹在一起委外辦理!

西區門戶1993年的台北車站主要計劃人口密度才8千5百人,現在才公布4個計劃卻要增加22萬人!增加25倍人口之後,這些人流的逃生動線、防災空間要放在哪裡?整個計畫只有看到高樓大廈,這些攸關生死的設施卻是一個也沒有!

 

北市都發局規模=5間上市上櫃建設公司,卻無法做到法律基本款工作要求

這種不依法行政的都市計畫,先允諾建商的開發案量體再來發包通盤檢討,本末倒置的執法能夠讓市民相信,柯團隊的都市計畫不是搞貴族門戶嗎?擁有數十位建築師近千名人力的北市都發局卻比不上民間顧問公司幾10人團隊?民間大型建設公司都是才一兩百人就能年推數百億上千億的幾10個建案了,北市都發局至少有5個上市上櫃公司的規模卻連法律要求的基本款:通盤檢討也做不了!連一個公宅案也無法落實取得建照!

 

門戶計畫只是一棟一棟各自獨立不連通的超高大樓?自棄金雞母地段!

在通盤檢討還未正式公告前,柯團隊利用門戶計畫忙著替建商整地、拆舊議會、搬遷老樹、移三井倉庫不同尋常地舉動鑿痕累累!

甚至市府自己還迫不及待地看壞西區門戶?硬要為了2600坪願景館送給建商1萬坪樓地板而讓出舊議會金雞母土地,地上權設定時間長達50年、2代人!還要放棄近光是土地就有6千坪蛋黃區的立法院只為了換回更少面積的蛋白區土地!目前出爐的門戶建設市民看到的是一棟一棟獨立的超高大樓散落在計畫的北邊與南邊。當初一開始說好的下沉廣場?臺北車站一堆對著行人亂噴的捷運排風、機電設備系統影響行人動線說要整合(臺北大客廳/市民川廊?)?難道還要等著下一任市長來完成嗎?

 

本末倒置的都市計畫與對區內的遊民/移工/地下大迷宮的公安問題裝瞎

拖延問題只會醞釀未來更大的對立/衝突地雷

拆西站讓原本集中的國道客運被分散到臺北車站好幾側去上下車,真的能減少乘客多少步行時間去搭客運?說好的公車路線調整又是能讓旅客減少多少步行距離?臺北車站下大迷宮萬一發生重大恐攻怎麼解決?根本沒有做過全面性電腦如大巨蛋的人流模擬逃難!更別提上萬人的實際演練逃生路線了!

周邊的中小企業實體店面如何應戰虛擬店面?這些問題都被北市都發局裝瞎直接無視了!都市計畫法一開宗明義就是「都市生活之經濟、交通、衛生、保安、國防、文教、康樂等重要設施,作有計畫之發展,並對土地使用作合理之規劃而言。」都市的生活只有超高樓的人才是人嗎?

有人對偉大的城市的定義是「如果一個社會裡所謂的窮人、最底層的人,都能溫飽,活得有尊嚴,有希望,這就是一個強大的國家,富裕的社會。」。「我們國家真正的榮耀,彰顯在窮人能住得起房子,吃得到食物,給予他們機會與尊嚴」偉大城市如果只是看摩天大樓的棟數的話,這樣臺北人一定要徹底放棄三民主義了吧!?

 

 

 

 

參考資料:

西區門戶 台北.心大門

1.年份-計畫案

1984 -KMG辦理市區鐵路地下化後台北車站特定專用區規劃研究

1989 -沈祖海、陳其寬、郭茂林共同參與設計第四代台北車站

1990 -美國佐佐木規劃公司與境群國際規劃設計顧問公司共同辦理「台北車站特定區都市設計與規劃」

1993 -台北市政府公告發布實施「台北車站特定專用區主要計畫案」計畫圖說

1994 -境群國際規劃設計顧問公司辦理「台鐵總局舊址及北門保存區規劃案」

2006 -境群國際規劃設計顧問公司辦理「中央車站與中央公園整體規劃設計案」

2008 -都市設計學會辦理交六交八廣場及人工平台系統規劃案

 

2.1993年公告發布實施之台北車站特定專用區主細計畫

1

 

本區土地權屬情形

2

西區門戶計畫第一階段

3

 

都市計畫法第二十六條

都市計畫經發布實施後,不得隨時任意變更。但擬定計畫之機關每三年內或五年內至少應通盤檢討一次,依據發展情況,並參考人民建議作必要之變更。對於非必要之公共設施用地,應變更其使用。

前項都市計畫定期通盤檢討之辦理機關、作業方法及檢討基準等事項之實施辦法,由內政部定之。

都市計畫定期通盤檢討實施辦法

第二條

都市計畫通盤檢討時,應視實際情形分期分區就本法第十五條或第二十二條規定之事項全部或部分辦理。但都市計畫發布實施已屆滿計畫年限或二十五年者,應予全面通盤檢討。

 

第五條

都市計畫通盤檢討前應先進行計畫地區之基本調查及分析推計,作為通盤檢討之基礎,其內容至少應包括下列各款:

一、自然生態環境、自然及人文景觀資源、可供再生利用資源。

二、災害發生歷史及特性、災害潛勢情形。

三、人口規模、成長及組成、人口密度分布。

四、建築密度分布、產業結構及發展、土地利用、住宅供需。

五、公共設施容受力。

六、交通運輸。

都市計畫通盤檢討時,應依據前項基本調查及分析推計,研擬發展課題、對策及願景,作為檢討之依據。

 

第六條

都市計畫通盤檢討時,應依據都市災害發生歷史、特性及災害潛勢情形,就都市防災避難場所及設施、流域型蓄洪及滯洪設施、救災路線、火災延燒防止地帶等事項進行規劃及檢討,並調整土地使用分區或使用管制。

 

第十三條

都市計畫經通盤檢討必須變更者,應即依照本法所定程序辦理變更;無須變更者,應將檢討結果連同民眾陳情意見於提經該管都市計畫委員會審議通過並層報核定機關備查後,公告週知。

 

第二十三條

公共汽車及長途客運場站除依第三十八條規定劃設專用區外,應按其實際需求並考量轉運需要檢討規劃之。

遊覽車之停車用地應考量各地區之實際需求檢討劃設之,或選擇適當公共設施用地規劃供其停放。

 

標招公告:105/07/01舊市區(大同區、中正區、萬華區)都市計畫通盤檢討作業基本資料調查」委託專業服務案

 

 

西區門戶 台北.心大門/期初階段規劃

(1) 在現有之玉泉公園上,建緩坡跨堤大綠地,並利用現有的忠孝抽水站設施,在堤頂建「水環境教育基地」,我們可以在此透視抽水站設備,瞭解淡水河防災之重要性;同時在此教育基地認識臺北市汙水自然淨化的設施,由空中步道跨堤向南緩降至「忠孝礫間接觸曝氣氧化場」,另有西向及北向空中步道穿越河岸林至河岸空間,體驗淡水河生態魅力。

(2) 跨堤緩坡平台下方可設置市民展演活動空間,並與現有游泳池戶外空間結合,創造室內及室外的市民活動場所;且結合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之健康社區資源,於游泳池上方,增建市民「保健樂活基地」,彰顯臺北樂活城市的動力。

(3) 洛陽停車場將改建為客運轉運站、市民住宅及公共停車場,並以「人行藝廊」跨越忠孝橋引道到跨堤平台,再延伸至「保健樂活基地」,形構由忠孝橋進入臺北市之門戶空間。

(4) 於門戶空間之上建一座高達102公尺之「台北102」景觀塔,市民可在塔頂眺望西區門戶整體格局,以及淡水河與臺北市之臨河共生關係。

 

依都市計畫法第二十七條規定辦理之變更都市計畫草案以一般徵收方式取得用地應行注意事項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西區門戶」文化資產寵小捨大,都是聽開發商的指揮做文資保存,冷落面積更大,文化資產景觀更豐富多元的鐵道清代機器局遺構,專寵近民間建案、未來市府大型開發案地點,這種開發派霸凌城市歷史文化的計畫還能稱為門戶計畫嗎?

「西區門戶」文化資產寵小捨大,都是聽開發商的指揮做文資保存

冷落面積更大,文化資產景觀更豐富多元的鐵道清代機器局遺構

專寵近民間建案、未來市府大型開發案地點

這種開發派霸凌城市歷史文化的計畫還能稱為門戶計畫嗎?

 

清代機器局鐵道遺址歷史宿舍群等在西區門戶只是F咖嗎?

北門鐵道遺址,位於塔城街東西兩側「清代機器局遺構」,包括本體、東側圍牆以及石板路等,臺北市文資委員會於2008年5月就通過列為市定古蹟(附件1),但8年來北市府對此如何進行復舊與開放市民認識親近臺北市最重要的文化資產算是繳了白卷。西區門戶範圍總面積約30公頃,其中西北部的玉泉公園與E1、E2地區,其佔地估計就達約5.2公頃,且該區周邊環繞著北門、鐵道部部長宿舍、台鐵歷史建物宿舍、北門郵局、台北工場等古蹟,機器局更是劉銘傳在台灣推動近代化運動的重要文化遺產。既然是首都的門戶計畫,此區就應該納入都市計畫變更為文化資產保護區。而不是把重要民間建案的且面積較小的北門當成主角,反而冷落了面積大數倍且資產/景觀更豐富多樣化的西北鐵道遺址。

 

考古也是沿著北門民間建案附近才會發現遺址嗎?

從附圖(附件2)可以看出來臺北車站最豐富的古蹟歷史建物群是在比未來的北門地景廣場範圍還大5倍(附件3)、也比雙子星預定地還要大的-「清代機器局遺構與總督府鐵道部區域」,但是臺北市政府要如何把西區甚至是臺北市區最大面積的文化資產區如何保存,讓民眾找回城市歷史,甚至可以借鏡京都讓古蹟、歷史建築、聚落等成為城市的國際驕傲,此點反而是被臺北市政府給大大忽視了!去年林欽榮副市長還曾因公務考察而到過京都(附件4),難道只看到京都現代化建築嗎?完全看不到文化資產保存的成果嗎(附件5)?

而臺北市議會舊址也在西區門戶計畫的範圍,其設定地上權委外開發使用50年的招商案,流標四次,權利金從原本的60億元降到32億元再降到26億(附件6),足足打了4.3折的「超值折扣」!市政府根本是「自取其辱」,市政府應廢除標案自行開發設計。

 

開發派霸凌城市歷史文化的計畫還能稱為門戶計畫嗎?

北門附近的交通規劃與三井倉庫關係,以目前「北門廣場」存在的前提之下,忠孝西路路型修正與三井倉庫現存保存無法並存,因此文資審議委員會便做出:暫時移置之決定,待未來車流減少後再考量是否遷移回原址。

三井倉庫與北門之間的車流量是短期無法解決的問題,那麼是否忠孝橋-北門-三井倉庫-臺北西站-臺北車站這整個交通動線,也應該一步一步慢慢完成呢?目前臺北市一邊要臺北西站搬遷、一面又要北門廣場趕快完成、又要三井倉庫快點搬走,一整個都是急就章!如果現在車流量不可能減少,就代表西區門戶尚待交通動線的調整與改良,現在根本八字都還沒一撇,為什麼市府還執意要先把忠孝西路南半邊改為廣場,再向三井倉庫要地做車道(附件8、9)呢?

如果先把臺北車站到臺北西站之前的路網調整、配合交通政策的改變,說不定在未來的十年、二十年,北門段的忠孝西路就不需要十線道這麼多了!但因為柯市府就是要在任內把北門廣場做完,絕對不容許其他因素造成其延宕,因此就得犧牲到三井倉庫!

 

 

附件1:

2008/5/3自由時報:清代機器局遺構 列市定古蹟
北門鐵道遺址,位於塔城街東西兩側「清代機器局遺構」,包括本體、東側圍牆以及石板路等,台北市文資委員會昨天通過列為市定古蹟。

 

附件2:
文化局/國定古蹟臺北府城門─北門周邊廣場改造計畫/北門周邊相關計畫區位圖
1

附件3:

北門地景廣場目前規劃約為1公頃,而E1、E2(機器局)、D1(鐵道部)面積約為5.4公頃左右。

 

附件4:

2015/5/19聯合報:台北智慧城市 赴京都取經

北市副市長林欽榮日前赴日本京都府拜會副知事山下晃正,代表北市府與京都府簽訂合作備忘錄,互相交流智慧城市相關經驗與知識。北市府昨表示,將在全球智慧城市聯盟成立前提下,促進雙方經濟成長、旅遊與文化發展。

 

附件5:

2016/4/20周柏雅部落格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柯市府拿交通當藉口,擴大北門廣場用地,使財團的建案價值與土地價值大幅增加!文化局到底是臺北市文化資產的守護者,還是都發局底下的文化科?

 

附件6:

財政局針對舊市議會歷次招商公告:

2014/8/13:第一次公告,權利金為60億。第一次流標。

2014/9/29:第二次公告,權利金為60億。第二次流標。

2015/9/04:第三次公告,權利金為32億2800萬。第三次流標。

2016/3/02:第四次公告,權利金為26億。第四次流標。

 

附件7:

2016/4/14自由時報:北門遺跡出土 西區門戶計畫恐生變

古蹟北門外的遺跡出土,都發局證實此消息表示,二月底忠孝橋引橋拆除後,即委託專業考古單位,依據考古文獻在北門共挖三個點P1、P2、P3,每個範圍二公尺乘以二公尺,其中在P2位置、約四平方公尺的面積有發現疑似國定古蹟附屬設施,應為甕城的一部分,十二日晚間收到通報後,昨晨向市長報告進度。

 

附件8:
周柏雅議員整理、重製圖表
2

附件9:未來北門周邊規劃概念圖
3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柯市府拿交通當藉口,擴大北門廣場用地, 使財團的建案價值與土地價值大幅增加! 文化局到底是臺北市文化資產的守護者, 還是都發局底下的文化科?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6年4月20日新聞稿

 

柯市府拿交通當藉口,擴大北門廣場用地,

使財團的建案價值與土地價值大幅增加!

文化局到底是臺北市文化資產的守護者,

還是都發局底下的文化科?

 

 

北門附近有兩大財團的土地與建案,三井倉庫竟成為財團增值的犧性品?

 

周柏雅議員發現,新加坡私募基金的首峰資金管理公司(AIP)旗下的分公司欣富亞洲公司早在2年多前就在北門的南邊,也就是中華路和忠孝西路交叉口,花了24.75億,買了215.68坪的土地,而該土地為商四用地,容積率高達800%。 而另一個財團也在北門附近的延平南路有一個集合住宅建案(附1)(附2)(附3)。如果依照市政府的提案,將忠孝西路上移,擴大北門廣場的用地,將可大幅提高附近的土地與建案的開發價值,而三井倉庫就因此被迫遷離原本的位置,異地重建。

 

 

三井倉庫真的非移不可嗎?市政府難道不是為了替財團服務,而把交通當藉口,擴大北門廣場用地,卻犧性了臺北市的文化資產嗎?

 

依照民間提出的版本,北門附近的交通規畫原本即可採取柔性分流的方式,既可縮短交通黑暗期,又可原地保存三井倉庫的歷史位置。而且進入臺北車站附近的車輛車速不應過快,因此根本不需要這麼大的馬路。周柏雅議員質疑,市政府提出的理由根本不能作為三井倉庫非移不可的理由,交通本來就應該配合人文發展的需要,按現地情況去調整規劃。但是三井倉庫一旦「被」遷移就不能重來了!

 

市政府既然已決定要遷移三井倉庫,為何還要虛偽地召開文資委員會或三井倉庫原址或遷移保存的公聽會或說明會呢?

 

周柏雅議員於質詢時亦提到,文資委員會於3月9日召開第6屆第一次會議,即開始討論三井倉庫的原地保存或遷移保存議題,但文化局卻早已於2月5日辦理「三井倉庫歷史建築保存統包工程委託專案管理及監造技術服務」案的限制性招標,並於3月4日決標(附4)。

 

該標案美其名為三井倉庫歷史建築「保存」工程的標案,實際上卻是三井倉庫的遷移工程標案。於得標廠商所提供的服務建議書中即載明:「本案歷史建築需以遷移異地重現方式執行,且為配合整體計畫政策時程遷移工程擬採統包方式推動。」(附5)也就是說文化局早於文資委員會第一次開會討論三井倉庫的遷移或保存案前即花了297萬5000元發包廠商辦理三井倉庫的遷移案,且文化局於文資會議上從來沒有提過該標案的存在!

 

周柏雅議員認為,如果文化局在三井倉庫的政策執行上先有遷移的定論,那為何還要虛偽地召開文資委員會或三井倉庫原址或遷移保存的公聽會或說明會呢?如果文化局不能堅守保護臺北市文化資產的立場,為何不乾脆併為都發局轄下的文化科?

 

附1: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國定古蹟臺北府城門─北門周邊廣場改造計畫結案報告書中標示欣富亞洲集合住宅新建工程、潤泰建設延平南路集合住宅新建工程

33

附2: 欣富亞洲中正區城中段一小段577地號一般旅館新建工程環境影響說明書
http://www.dep.gov.taipei/ct.asp?xItem=83868372&ctNode=39416&mp=110001

附3: 中國時報 : 每坪1,147萬 北市地王換人 2013年08月28日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30828000066-260202
新加坡不動產基金首峰資金管理公司Alpha Investment Partners Limited(簡稱AIP),昨日以旗下在台灣的「英屬維京群島商欣富亞洲公司台灣分公司」名義,砸24.75億元,買下營建上市公司夆典在台北市中華路、忠孝西路口的215.68坪土地,每坪成交價格高達1,147.5萬元,據悉AIP計劃在該地興建觀光旅館。

附4:
政府採購網:三井倉庫歷史建築保存統包工程委託專案管理及監造技術服務
http://web.pcc.gov.tw/tps/main/pms/tps/atm/atmAwardAction.do?newEdit=false&searchMode=common&method=inquiryForPublic&pkAtmMain=51796991&tenderCaseNo=105A109
附5:

「三井倉庫歷史建築保存統包工程委託專案管理及監造技術服務」服務建議書第2-1頁

22

「本案歷史建築需以遷移異地重現方式執行,且為配合整體計畫政策時程遷移工程擬採統包方式推動。」

媒體報導:

2016/4/21聯合報:三井倉庫非移不可?議員爆恐有財團遊說

20160421 聯合報  三井倉庫

2016/4/21 自由時報:三井倉庫可異地遷移 謝佩霓竟說因捷運振動影響

周柏雅的「工作紀實」:三井物產株式會社倉庫,李文英周柏雅會勘建議指定為古蹟

三井物產株式會社倉庫 見證日治時代經濟發展史
台鐵閒置風雨飄搖 李文英周柏雅會勘建議指定為古蹟
2009/07/16


台北市忠孝西路與延平南路口坐落著一棟紅色的洋式建築,儘管因長年無人照料飽經風霜,仍看得出是一棟匠工細緻的歷史建物。其實該建物乃為日治時期三井物產株式會社之倉庫,目前產權屬台鐵所有。台北市議員李文英、周柏雅透過立法委員管碧玲辦公室會同台灣鐵路管理局及台北市文化局、都市更新處共同會勘這棟老建築,希望能儘速將其訂定為市定古蹟,免得未來遭受破壞。

周柏雅指出,三井物產株式會社是日治時期日本政府刻意扶植的日本企業財團,為的就是要取代外商的五大洋行以壟斷台灣經濟。1899年日本總督府將採樟製腦的業務委由三井物產株式會社來進行,由台灣總督府專賣局統一收購;其後,又1912年將原來由兩家經營的(三井及英商Samuel商會)鴨片進口事業限定日商三井物產獨佔,使得三井成為日治時代在台灣最大的日本財團,事業擴及煤業及茶葉等重要日常物資;三井株式會社的總部舊廈就在館前路與襄陽路的交叉口上,2000年7月已經被台北市府指定為市定古蹟。周柏雅認為,由於三井在台灣殖民史上扮演過重要角色,倉庫的外觀又獨具特色,非常值得文化局列為市定古蹟加以永續保留。

李文英則表示,由於台北市政府雷厲風行執行「台北好好看」系列二的綠美化計畫,要將台北車站一帶的閒置公有土地及建物整頓一番,但因此恐怕也危及許多具有保存價值的建物,前不久才一度傳出要把「華山車站」拆除,雖然目前拆除計畫暫緩,卻激發了不少文化古蹟同好的危機意識,紛紛要求希望趕緊鑑定相關特色建物。她認為唯有市府搶在「台北好好看計畫」之前積極主動對車站附近的閒置空間的老建築進行鑑定調查,才不致讓歷史在政府部門錯誤的政策下一下子灰飛煙滅,不僅後人空留悵惘,台北也因此漏失重要的城市政經發展史。

三井倉庫立面為四柱三間連續拱間,由褪色的紅磚累疊而成,散發著濃濃的滄桑之美。中央立面半圓形的山牆上露出三井株式會社的商標標誌,使得這間倉庫成為目前台灣唯一還保留三井物產株式會社商標標誌的建築物,更突顯其歷史意義非凡。然而因為久經風霜無人聞問,目前處於廢置狀態,騎樓堆滿了遊民或小販放置的物品。

台鐵局地權科科長何清木表示,目前並無倉庫建築年代的相關資料,此建物是台灣光復後三井株式會社所遺留,原產權交給省政府物資局管理,精省之後才交給台鐵。台鐵雖然接手,卻沒有進行任何使用,而移撥給台北市府作為交八廣場用地。北市府都市發展局都更處副總工程司方定安表示,都更處在95年開始對建物作部份維護,表示早已發現此棟建築應具有歷史價值,目前市府為了台北好好看系列將在台鐵周邊進行大規模的閒置空間整頓和建物拆除,是針對沒有歷史價值的建物進行拆除,讓市民有更多的休閒空間,這棟三井倉庫暫時不會被拆除。至於是否應該列為古蹟,屬於文化局權責,但如果一旦列為古蹟,就必須由產權所有的鐵路局維護,未來就不屬於都更處的責任。文化局二科科長鄧文宗表示,任何市民皆可以提報古蹟保存,他們很感謝議員如此重視古蹟,文化局將儘速於八月中旬召開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對建物進行調查審議。

周柏雅議員表示,經濟發展與文資保存並不衝突,北門地區未來的發展可以參考倫敦巴比肯地區(Barbican Estate)的成功案例。巴比肯與北門同樣是在舊城牆外發展的聚落,其歷史可回溯至羅馬時代,二次大戰後該區重建時透過都市設計的手法,垂直呈現出該地區的悠久歷史,也被視為英國現代主義建築的經典範例之一。李文英議員則總結說,北門未來與巴比肯同樣是市中心高密度發展的運輸與金融重鎮,她相當期待透過都市設計的手法,將台北車站與大稻埕商圈缺口縫合,讓西區風華再現;發展局目前正在研擬於台北車站特定區引入類似信義計畫區的天橋走廊,若能將地面也保留給古蹟、綠帶與石板路等充滿文化底蘊的開放空間,除了保留無價的文化資產外,在都市的中心更能提升全體市民的生活品質。

倫敦 Barbican Centre 外保存之古倫敦城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