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公車運價一旦用實際人數算、再考量日漸減少的公車輛次 馬上替市庫、人民省十八億的納稅錢!還完全不會影響司機加班費!

公車運價一旦用實際人數算、再考量日漸減少的公車輛次
馬上替市庫、人民省十八億的納稅錢!還完全不會影響司機加班費!

公運處與公車業者在107年再度提出公車運價調漲案,此案若一通過,市政府106年度就會再增加2億3966萬元的補貼款,加上原本106年度預算編列的補貼款16億6778萬元,調漲後,臺北市106年度就得支應19億744萬餘元的價差補貼款!這是何等巨大的數字呀!

但是,周柏雅議員指出:過去的運價成本公式計算因子,其中行車人員(司機)薪資成本,業者通通都是拿「核(法)定人數」的每車1.62人次計算成本,而不拿「實際每車司機人數」1.21人次計算,公運處至今仍無法說明清楚:為什麼業者來報帳,可以用沒達到目標的司機員額數當成實際支出的成本報帳?

光是行車人員以實際人數計算,就可省下10.3億!

因此,周柏雅議員認為:目前的運價公式,在行車人員成本項目上,應採實際值1.21人次計算,則代入運價公式並加上司機因應勞基法應得之加班費後,得出來的運價將會是16.5401元(附件1),比起本次業者提案的18.6033元,整整降了2塊錢之多!

也就是說,原本市民搭一次公車支付15元,但業者認為成本高達18.6033元,市政府就要替市民支付3.6033元的價差,可是用周柏雅議員提出的版本,運價只要16.5401元,等於市政府只要替市民支付1.5401元的價差。

公運處及業者的運價版本18.6033元,每段價差3.6033元,乘上107年預估總搭乘次數4.9921億2756段次,共計價差補貼款為:17億9882萬8309元!

周柏雅議員認定之新版本16.5401元,每段價差1.5401元,共4.9921億2756段次,共計價差補貼款降為:7億6885萬4784元!省了10.3億元之多!

公車數量少了10%,運價補貼可以再少2千餘萬元

另外,根據公運處提供資料,業者送運價調整案時的業者公車總數為3523輛,但104年送案時的公車數量卻是3918輛,足足減少了395輛、10%,照理來說,公車數量少了10%,那麼在輪胎、修車材料、修車附支上,也應該等比例的減少10%才對,但是在這一次的調整案,卻隻字未提!業者和公運處只會裝沒事!

如果將輪胎、修車材料、修車附支的總成本減去10%,則整體運價就還可以再降至16.4887元(附件1),則一段票的價差是1.4887元,共計價差補貼款可降為:7億4318萬元!整整省了10.5億元之多!!!!

若再考量三項浮報的修車、業務、管理人員成本,運價只要14.519元!107年度根本不用補貼179882萬元!

甚至,我們還要再考量到,周柏雅議員在審查104的公車運價時,當時就指出(附件2),除了前述的行車人員外,甚至還有修車、業務、管理人員,也都是用核定、表定、法定的員額數去報成本帳,而不是用實際值,故我們亦將修車、業務、管理人員用104年當時的實際人數(無法用107年的人數,因為公運處和業者根本不給這些資料)計算,加上前述的調整,最後得出的運價是14.5190元(附件1)!甚至低於目前的公車票價15元!市政府根本一毛補貼款都不用出呀!為什麼公運處不能依職權替人民省荷包呢?

附件1

資料來源:公運處。製表:周柏雅議員辦公室

附件2
2017/01/06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公車運價給議會審議只是做做樣子 議會通過一套運價成本後,公運處還可以再自行添油減醋地再弄出另一套, 擺明北市府想怎麼討好業者就怎麼討好。 繼續無視影響補貼成本最大的員工數目浮編十幾億元, 硬要拿人民血汗提高補貼當新年禮物送業者!

2016/01/14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審議、評鑑委員的專業意見,公運處護業者故意裝聾作啞看不見! 多出三千餘個幽靈員工,虛列18-21億成本 為何公運處不敢說清楚? 公車營運成本的計算公式「18項成本」中暗藏多項有利業者且破綻百出的畸形算法,擺明讓財團想漲多少就漲多少!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驚!北市建管處認定華山木屋帳棚是違建!上帝道德標準的林局長與視違建為國恥的柯市長竟放縱更新處二房東搞違建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8年6月22日新聞稿

 

驚!北市建管處認定華山木屋帳棚是違建!上帝道德標準的林局長

與視違建為國恥的柯市長竟放縱更新處二房東搞違建

按都更處SOP,命案違建根本不該出現!精美法律與活動SOP是唬弄用的嗎?

華山大草原的木屋和帳棚,按都更處的申請活動要點規定:「倘涉及臨時舞臺、臨時棚架搭建,應依臺北市展演用臨時性建築物管理辦法相關規定辦理」,但建管處在命案揭發後的107年6月19日上午10點,才至華山草原勘查木屋和帳篷,並表示:「查案址設置臨時性建築物,建管處未有相關申請紀錄,案址設置臨時攤棚及木屋不符規定,建管處依規定查報違建在案。

按都更處自己訂的申請活動要點SOP,木屋和帳篷早該在「辦活動前」就應向建管處申請臨時性建物,如果沒有申請,根本就不應該興建!為什麼活動申請還能通過呢?且如果興建後才發現違規行為,按照SOP,都更處應該「令申請人立即停止違規使用行為,至改善為止」,若出現了也應該早該被拆除!更新處在被害者失蹤前今年3月到5月29日還派員11次去現場會勘督導、發函8次卻從來沒發現該按建築法申請臨時建物許可? 還無視自己訂的SOP不執行,身為最懂建築法規且為執法者的都發局是明顯知法縱容!(附件1)(附件2) 難怪在地里長還說出若沒有小木屋就沒有命案的話!(附件3)

在市府管理的地方鬧出人命,還得不到道歉!

此命案明顯市府有<人禍>責任,但連個道歉也沒有! 柯市長還把性侵嫌犯當情人,說出:「恐怖情人難防」這種只想卸責不顧對受害者與其家屬的二次傷害真叫人搖頭難過!反觀大阪府北部高槻市市長濱田武(Takeshi Hamada),雖然是地震天災導致一名9歲女童被學校游泳池一段40公尺水泥牆壓死而道歉,同時要全面檢查國中小校園圍牆的安全性! 曾說要讓臺北超越新加坡又在去年改口「臺北市現在要比的是日本大阪和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柯市長,請問這就是柯市長文明城市的超越? (附件4)

說一套做一套,只會嘴砲發發信要求改善! 

過去都更處面對民眾多次檢舉噪音、毀損草木、違建等違規事項(附件5),自3月22日開始僅陸續以8紙公文要求改善,卻沒有強力的措施要求停止活動、拆除建物,都更處處理問題的手段僅用「發函」解決,態度十分消極!但更新處長方定安於命案後還能無視自己對該團體發出各種改善函與警察局各種民眾檢舉、里長陳情等等說出: 「據他所知,後來也不曾接獲對土地使用方式的負面投訴」! 方處長不食人間煙火就算了,連自己處裡的業務都已發數次函仍沒改善都不清楚,這種市政府說的過去嗎?(附件6)

更新處會勘、督導那麼多次,然後會渾然不知這個團體被居民投訴過幾次, 找了警察幾次? 備案幾次? 就別怪大家要說更新處是督導不周! 以都發局更新處是建築專業的執法單位,那麼多次督導都還無法讓木屋帳篷取得建築許可,多次發函中有提及到違建,卻坐視不管,不僅瀆職還涉嫌包庇違法團體!(附件7)

柯市長和都發局林洲民局長整天喊公安,還說「違建是國恥」、「採最高道德標準」,自己轄下的都更處出借場地給別人,經過許可活動的木屋和帳棚卻是超級大違建,真的是天大的諷刺!這是哪門子道德標準? 最可恥的是柯市府不是嗎?

SOP都規定可以隨時進入蒐證,為什麼還會有無法入內蒐證處理的荒謬情事!

經管華山大草原申請辦理活動要點,第七點第九項載明:「本府各相關機關於使用期間內得不定時派員檢核,申請人應配合檢核、蒐證事宜,如有勸導情事,應立即改善。」此點都寫了要隨時配合檢核,蒐證事宜,為什麼還會發生上鎖,無法入內蒐證處理?妨礙警察辦案!

警察局也是市府所屬機關,月初誤以為只是失蹤案的階段,更新處也毫不知情嗎? 是否更新處故意不跟警察講華山草原作業要點第9點的規定嗎?還是更新處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作業要點寫些什麼?(附件8)

提案活動和「都更處推廣政策關係薄弱」,為什麼不給文化局辦理? 

2017年12月14日臺北市都市再生前進基地推動計畫審議會,審查補助案野青眾案時,所有委員皆異口同聲表示,野青眾提案的活動跟「都更處推廣政策關係薄弱」,為什麼都更處還原案進行根本就不聽委員的?這個案子跟都更關係薄弱,為什麼還能夠評分超過80分,勝出其他4個申請者?(附件9)

也有委員提醒:「申請臨時展演建物的部分可能延伸相關費用如建築師簽證等,建議團隊再思考藝術裝置及展演舞臺搭建規模之適法性與合理性。」為什麼都更處都沒有及時輔導讓木屋帳篷取得合法建築許可?

而藝文活動明明就是文化局的業務,為什麼由都更處來做?都更處本業成案率低,整天喊人手不足卻僭越本份去管文化局的業務,為什麼不把自己的本份做好、做滿?

附件1:臺北市政府經管華山大草原(華山地區行六綠美化基地)申請辦理活動要點

附件2:臺北市政府經管華山大草原(華山地區行六綠美化基地)辦理活動申請書

附件3:

2018年6月21日新頭殼: 華山草原分屍案梅花里長:沒有小木屋就不會有命案

華山大草原於日前發生了駭人聽聞的分屍案,雖然當地居民早就有反應治安問題,但是市府的都市更新處卻沒有積極的處理。

附件4:

2018年6月21日 聯合報:華山分屍案柯文哲說恐怖情人難防她怒:閉上大嘴巴

游淑慧說,請柯文哲閉上大嘴巴,陳姓兇嫌是罪犯,不是情人;這是兇殺案件,不是情殺案件;這是治安問題,不是感情問題;市政府要有檢討責任的擔當,而不是胡扯這是私人感情糾紛。

2018年6月18日自由時報:大阪地震3死358傷 高槻市長為女童喪命鞠躬道歉

濱田武說,市府將調查水泥牆倒塌的原因,市府對這類意外負有責任。當局打算全面檢查高槻市國中小校園牆壁的安全性。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也要求文部科學省對全國公立學校的水泥建築進行安全檢查。

大阪府和附近地區有超過1000所學校暫時關閉。有幾間學校的牆壁出現裂縫和其他輕微損壞。

2017年11月7日聯合報 北高比一比? 柯文哲:現和大阪、阿姆斯特丹比

議員特地拿北、高超級比一比,還要官員當場舉牌表態;柯文哲發下豪語說,臺北會比高雄好,臺北市現在要比的是日本大阪和荷蘭阿姆斯特丹。

附件5: 警察局接獲民眾檢舉事項

附件6:

2018年6月18日 中央社 北市府:華山草原借野青眾 查與嫌犯關係

方定安說,華山草原閒置已久,因此在「野青眾」提出申請並由委員審查通過後,去年11月到今年6月底出借給他們使用;當時「野青眾」提出一些具有實驗性質、包羅萬象的草原文化活動,據他所知,後來也不曾接獲對土地使用方式的負面投訴。 

附件7: 都更處5月2日發函要求改善

附件8:臺北市政府經管華山大草原(華山地區行六綠美化基地)申請辦理活動要點

附件9:臺北市都市更新處「臺北市都市再生前進基地推動計畫審議會─審查 106 年度補助案野青眾工作計畫書書及借用 URS27 華山大草原會議記錄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網球中心連初驗都沒有就能拿到使用執照,這種神速是不是很讓民間羨慕?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8年6月6日新聞稿

網球中心連初驗都沒有就能拿到使用執照
這種神速是不是很讓民間羨慕?

  發照標準在哪裡?在柯市長任期104年1月15日開工的臺北網球中心新建工程,原訂在去年世大運比賽8月19日〜8月30日前的7月21日竣工,但是卻能遲至今年1月24日(世大運賽後5個月)才開始辦初驗!這種驗收都沒有,就能在去年6月7日就先取得使用執照,之後再一邊慢慢辦理變更許多跟公安有關項目如消檢/因應颱風的變更設計與施工,這種取得使照神速的待遇,會不會讓很多建案業者甚至為取得裝修完工核備的民眾很羨慕?

有沒有把選手觀眾當公安白老鼠?
主體工程尚未竣工就能拿到使用執照且後續還有15項變更契約,其變更項目很多還涉及公安改善變更,臺北網球中心竟可以在去年6月7日就先拿到使用執照但到年底12月14日才報竣工!可疑的是消檢、防洪、颱風這種因應公安攸關的修正檢討改善,卻是在拿到使用執照後2個月,甚至有的還是世大運開幕前幾天才辦變更設計的會勘!會勘完還要辦理請設計監造廠商修改設計圖、捷運局準備簽文與廠商議定修改內容、單價、數量等等!就算要施工很多項目也不可能在賽事期間就完成改善! 這樣沒有把參加賽事人士與觀眾/工作人員等等當公安白老鼠呢? 建管處是便宜行事嗎? 為了讓世大運臺北網球中心能順利比賽在公安消檢未改善完就先發使用執照!

如果網球中心施工一切合法,沒有急迫需要改善,尤其是與原契約內容的網球中心新建無關的獨立契約,如周邊巷道拓寬根本就是新工處該獨立發包的標案,根本不需要用到網球中心預算! 民權東路6段人行道與側溝更新,根本沒有急迫性,就算要做也該編列年度預算經過議會同意後再施作! 況且巷道會勘日是在105年6月(世大運前1年)!有什麼道理跳過議會監督? 不用單獨編列預算與招標?

工程會早有明確裁示不可買西瓜外加冬瓜、濫用採購法第22條
巷道拓寬案居然在會勘後,被捷運局私相授受給原網球中心得標者用變更契約方式給網球中心主體新建得標商!連公園處該負責的獨立植栽標案都變成變更契約而不是照公共工程會裁決的非原契約內容外加的,應另為招標!過去捷運局就是這樣利用大眾捷運法便宜行事慣了,把捷運站旁邊的停車場應該是獨立標案用變更契約想適用採購法第22條限制性標案的第1項第4款:「原有採購之後續維修、零配件供應、更換或擴充,因相容或互通性之需要,必須向原供應廠商採購者。」原契約的相通相容性蒙混過去, 給原捷運站包商額外採購,此一作法公共工程會也早已糾正北市府此法不可取,應另為招標才是。
照捷運局無限上綱地相容相通,網球中心方圓幾十里的道路只要有通,不就通通都要修繕一遍? 捷運站外加停車場都要另外獨立招標了!何況網球中心是一般工程採購案絕對要符合採購法精神來招標,但負責代辦的捷運局還是採購西瓜外掛冬瓜的方式,便宜行事! 為什麼柯市府抱著就算被監察院糾正也要照顧特定廠商的心態在執行預算呢?

變更契約隨興大方給? 具法律效力的契約只是參考用? 
而此工程決標金額高達17億元,早超過「政府採購法」查核金額且是巨額採購門檻,早就該列為北市重大工程督導小組的施工品質督導列管前幾大名單中! 且根據「臺北市政府所屬各機關辦理公共工程施工品質管理作業要點」第4條: 若監造單位審查廠商提報的品質計畫有需要改善或補正事項之意見,應一次通知,且非經機關同意不得超過10日。而機關捷運局對施工設計廠商變更設計與施工內容改變同意與否也該在15日內回覆,怎麼可能發生這麼多次施工主要項目數量倍數變動、多項公安問題如變更契約第14次的配合消檢修正、第15次防洪精進變更、第16次尼莎颱風(106年7月30日)後續防洪精進變更等公安項目的變更! 而第15次防洪精進會勘日期是106年7月28日還是尼莎颱風7月30日的前2天, 這不是擺明了第15次契約變更是白做了還是仍然品質有問題嗎? 這不該歸責廠商要全民買單是哪招?沒用印完的變更契約也能給超過8成款項?

重大工程督導北市府只查核2次? 且是在世大運前11個月! 
採購工程超過5千萬元就是查核金額了,20幾億且攸關世大運的查核工程, 北市府只做了2次! 而且最後1次施工查核是在世大運前1年的105年的9月! 世大運前整整11個月不聞不問施工品質,是哪招?為了方便隨意變更契約數量?價格?內容?強調SOP的柯市府,施工監督不按重大工程SOP來督導,這樣再多SOP有什麼用?要省錢卻弄出17次變更契約,變相加價,這沒有弊端?

參考資料
1.網球中已於106年6月7日取得使用執照

2.網球中心107年1月24日開始初驗,107年4月30日驗收合格

3.政府採購法
茲依據「政府採購法」第十二條第三項、第十三條第三項及第四十七條第三項規定,訂定查核金額、公告金額及中央機關小額採購如說明,並自八十八年五月二十七日起實施,請查照並轉知所屬。 說明: 一、查核金額:工程及財物採購為新臺幣五千萬元,勞務採購為新臺幣一千萬元。

4.臺北市政府所屬各機關學校辦理公共工程施工品質管理作業要點
臺北市政府(以下簡稱本府)為確保公共工程施工成果符合設計及規範之品質 … 前項如屬巨額、特殊或重大工程作業時間需較長者,得經機關同意延長其送審期限。 …. 留存紀錄備查,並得視工程需要設置工程督導小組,隨時進行施工品質督導工作。

  1. 監造單位審查廠商提報之品質計畫,有需改善或補正事項之意見,應一次通知廠商辦理,除情形特殊且訂定審查期程者外,非經機關同意不得超過十日,受託監造單位有審查逾期情事,則依第二十四點規定視同未依限提報監造計畫罰扣監造費用。
  2. 廠商提報之品質計畫,由監造單位審查後提報機關,機關應於十五日內函復,情形特殊確無法於十五日內函復並經報核者,不在此限。

二十六、機關對廠商或監造單位所提品質計畫、施工計畫、監造計畫或各項審查資料等,應以機關名義或經其授權層級單位行文,書面通知審查結果。對於有關雙方權益之重要宣達或指示,亦同。

5.政府採購法第22條第1項第4款「原有採購之後續維修、零配件供應、更換或擴充,因相容或互通性之需要,必須向原供應廠商採購者。」
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令
發文日期:中華民國99年1月8日
發文字號:工程企字第09900004730號
政府採購法第二十二條第一項第四款所稱「原有採購」之適用範圍,不以
原採購機關辦理為限;其屬「原有採購」之使用、接管機關,對於該「原
有採購」之後續維修、零配件供應、更換或擴充,如認定符合該條款所稱
「因相容或互通性之需要,必須向原供應廠商採購者」之情形,得簽報機
關首長或其授權人員核准後,採限制性招標。

6.機關依政府採購法第22條第1項各款辦理採購常見錯誤態樣
政府採購法第22條第1項各款執行錯誤態樣. 款次/序號. 錯誤態樣. 相關法令、函釋 … 第4款. (一). 原有採購之後續擴充,並無必須向原供應廠商採購之理由,卻以本款為 …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臺北網球中心預算已比臺中國際網球中心貴幾倍了,補補修修17次契約變更,難道非得拿「臺北拼貼工程・世界第一」嗎? 變更契約都沒簽完沒用印完,北市府忙著送錢給廠商是幹嘛?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8年5月30日質詢稿
臺北網球中心預算已比臺中國際網球中心貴幾倍了
補補修修17次契約變更,
難道非得拿「臺北拼貼工程・世界第一」嗎?
變更契約都沒簽完沒用印完,北市府忙著送錢給廠商是幹嘛?

臺北網球中心總經費原編18.6億元,決標金額17.07億委外新建預算已經比臺中國際網球中心的不到4億預算還高幾倍! 為了彌補設計不佳/施工不佳等的缺失? 還是柯市府多生出一堆原契約有的沒的項目? 還是什麼選舉考量理由? 居然世大運閉幕都9個月了,也不存在被廠商用開幕時效卡著的原因,迄今居然已經變更契約17次! 光是新建委外單一契約總價就已從17.07億追加2.8億加到19.9億! (附件1) 更扯的是,負責發包/驗收的臺北捷運局還因變更契約頻繁,到昨天5月29日止,只提供8本變更契約,扯爛說剩下的9本變更契約還沒用印、還沒印好、印滿,柯P的<廉能>政府,是這種<笑>能喔? 沒有用印的變更契約沒有法律效力,捷運局就迫不及待地發錢給廠商是在急什麼?

近3億若購買草花單價5-10元,臺北不就有3到5千萬株花花草草! 全市677個鄰里公園也不過今年才編2.4億多預算做整建及社區環境改造工程,有必要為貴族球場繼續錦上添花嗎? 此一市府重大工程變更契約竟然高達17次之多,其中世大運後還變更契約11次! (附件2)

變更契約17次之多,多追加快3億預算是要創什麼紀錄? 錦上添花,不停花花花,叫【省錢政府】? 

網球中心變更設計時間從世大運前、世大運期間、甚至一直延續到世大運3個半月之後,都仍然在改善缺失、修繕!顯示整個網球中心工程根本就是修修補補的拼貼工程!
例如第5次變更,8月14日,是世大運開幕前5天,市府又再花費2千5百萬土方清運處理、暫置、裝車。第6次變更,8月28日,是世大運期間,市府花費近7百萬做「人孔蓋、防火閘門、整體防水變更、無障礙廁所寬度調整」。第7次變更,是世大運後3個半月,還在修「屋頂水箱位置變更、空調系統漏項、分離式冷氣不足、高壓避雷接地」等項目!很多根本就是該歸責委外設計、施工方的問題,為什麼要市民替廠商隨意估算買單? 第一次變更契約的土方開挖棄運從3.4萬m3暴增到8.1萬M3,土方暫置再挖運回填從4.4萬M3下修到只剩8千M3,預估跟驗價的數量各差了1.4倍跟82%! 這樣價差就多花了1177萬元了!

連在世大運期間都還沒有能修繕改好缺失,究竟是否是市府工程招標契約寫太爛?規格寫得不清不楚?還是負責發包的捷運局對廠商的工程設計沒有嚴格把關嗎?這些不是設計造成的錯誤、就是施工錯誤、不按圖施工所造成的缺失,為什麼單一契約就追加2.8的億而要由全民買單呢?如此是在證明朝中無人莫投標? 有人就可無限續杯追加預算嗎? 若是公僕的招標須知/契約寫的不清楚,審圖把關隨便,為什麼沒有公僕被記過懲處呢? 超過10次變更契約巨額採購郝市府件數寮寮可數,為什麼柯市府卻能如此隨興變更呢? 以第4次契約變更,世大運帆布宣傳費用委外製作與吊掛,帆布商利潤是113.8萬元,委託給網球中心統包工程的廠商還要多一筆工程承商利潤及管理費用5.2%等等,因此追加帳就變成了125.8萬元! 為什麼不由捷運局、或體育局直接去做帆布委外呢? 連小錢也要讓幾十億工程專業的承商賺? 還是因為公僕太懶? 不肯省小錢?

(註: 因捷運局只提供8本變更契約,所以只能更新到第8次變更設計)

漏水、分離式冷氣不足,是設計和施工廠商的問題,為什麼要全民買單?
2017年12月15日,世大運都辦完3個半月了,還因為分離式冷氣不足、空調系統漏項需要變更設計,如果分離式冷氣不足,為什麼不是當初設計廠商的問題,驗收不要讓廠商過、讓廠商出錢彌補即可,為什麼會變成需要市民稅金買單呢?而且在世大運前的梅雨期間,還傳出臺北網球中心漏水下小雨,世大運舉辦期還在變更契約追加預算辦理整體防水項目,是被廠商掐住漏水非得加碼買單嗎? 承包廠商沒有任何施工不良之責任? 若有空調不足的問題,也至少要減價驗收,市政府為什麼要讓一再設計/施工出包的廠商猛追加工程價金呢?

模板和混凝土廠商是故意低估來搶標嗎? 動輒10萬單位的模板組立, 北捷是用什麼科學方式驗收計價的? 

網球中心的普通模板組立及拆模,從9.7萬M2增加為10.2萬M2,增加4千M2普通模板,普通模板不含清水模板就超過10萬平方公尺了,捷運局是有好好算清楚驗收計價的數量嗎? 從第一次變更契約的變更數量來看:低強度混凝土數量也從5千6百M3增加到8千! 280kgf/cm2規格混凝土從4.15萬M3增加到4.34M3,高拉力鋼筋從5千5百噸增加到5762噸! 一個總樓地板面積不過15415坪(50960平方公尺)的低矮建築物且以無遮戶外球場為主,真的有必要用這樣多模板? 混凝土? 高拉力鋼筋嗎? 不能參考臺中或其他網球場的混凝土/模板用量嗎? 或是比較其他公共工程用量嗎? 市政府到底有沒有老實編預算? 可以任由廠商東變更西變更契約來拿取近3億元的金額嗎? 非得把世大運相關的結餘款流用再多給承商超乎原契約的錢嗎?柯市長真的有「省錢」嗎?

若是其他競標者知道得標後能夠加碼3億元,會不會很懊惱沒有低價搶標?

附件1:

附件2:

附件3:
歷次變更契約



附件4:
2017年6月18日蘋果日報 世大運網球中心剛完工就漏水遭批太掉漆了| 
臺北世大運將於8月開幕,北市府斥資19.5億元興建的世大運臺北市網球中心近日正進行測試賽,原本應在室外舉行的測試賽,因下雨改移到室內球場
附件5:
帆布費用讓工程專業的廠商來發包, 價錢會合理嗎?

2018/06/01 自由時報:〈台北都會〉網球中心變更契約17次 追加預算近3億

自由時報網球中心新聞截圖

 

TVBS : 擺脫25年千億債款 台北市負債降至948億  2018/06/01 

記者李品誼:「有議員質疑台北網球中心在世大運後不斷進行修繕工程,追加工程款高達2.78億。」2.78億全民買單,加上網球中心變更契約高達17次,不斷修補,簡直就像拼貼工程。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安全島植栽預算分配大小眼 有的路段施作面積比例高達100%!明明最需要綠美化如車流眾多、商業密集的基隆路、和平東路、木柵路等施作比例也僅25-36% 不僅施作面積比例多寡跟環境無關,施作單價也是差天差地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8年5月21日新聞稿
安全島植栽預算分配大小眼
有的路段施作面積比例高達100%!明明最需要綠美化如車流眾多、商業密集的基隆路、和平東路、木柵路等施作比例也僅25-36%
不僅施作面積比例多寡跟環境無關,施作單價也是差天差地

有的路段每季都全面翻新,但有的路段卻只有第一季有種植,連植栽都搞路段率?
中山北路一段至三段、民族東路、西園路二段、承德路四段至七段、福國路、公園路、松江路和至善路一段至二段等8個路段每一季植栽施作面積都以最大可施作面積來施作,一整年下來施作面積比例高達百分之百!反觀木柵路三段僅有第一季有施作,第二季至第四季竟然掛蛋!一整年下來因為僅有第一季有施作,施作面積比例僅25%,為公園處去年的主要道路安全島植栽施作面積比例最低路段。安全島綠美化不僅可為高密度發展的水泥城市疏壓療癒,且可透過吸熱降低地面的溫度,減輕熱島效應。透過光合作用釋放氧氣,改善空氣品質。

文山區雖然看似地處台北綠帶區,新光路二段或許還可藉著周邊環境減少植栽,但是像木柵路三段商業密集、車流也是不少,為什麼施作面積會不如臨雙溪公園的至善路一段或鄰近故宮/外雙溪公園的至善路2段?同樣的,長期交通服務水準(LOS)處於E、F級的基隆路為什麼施作面積比例僅36%?而和平東路也是車流不少,施作比例卻僅26%!

表1 北市106年道路安全島種植矮樹花卉之施作面積及施作面積比例

資料來源:2018年5月1日公園處索資回覆。

施作一坪植栽的單價竟高達1.2萬,比最低單價高出近20倍,這植栽是鑲金的嗎?
同樣是綠化美化,和平東路施作一坪植栽的單價僅352元,然而北安路施作一坪的單價竟然高達9,850元,兩者竟差了近27倍!在和平東路一坪花352元就可以達成綠化美化,為何到北安路就要多花近27倍的價錢才能達成?公園處是怕豪宅區房價還不夠高嗎?
公園處索資回覆的施作經費除以施作面積(坪)之後的施作單價明顯有20幾倍的價差,但今日(5/21)質詢工務局、公園處時,他們卻以「可能誤植小數點」要來搪塞過去,也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回覆議會都能如此隨興、隨便,這就是柯市府的效能?施作面積與單價的差異是否真的很大?

處長解釋「同花不同價」的原因是因爲不同標案所致,那就更令人懷疑公園處的標案是有黑幕嗎?怎麼可能會產生超過一倍價差?甚至高達20幾倍的問題呢?這還不趕快送政風、檢調徹底查個水落石出嗎?

表2 北市106年道路安全島種植矮樹花卉之施作面積及施作面積比例

資料來源:2018年5月1日公園處索資回覆。

相關新聞報導:
2018/5/23聯合報:北市道路植栽差距大 議員疑大小眼新聞.png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嬰幼兒政策效果:砸大錢還是無法救直直落的生育率!公共化幼兒園要達7成目標,需再增9萬多名幼兒納入公托教保,要等77年!?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8年5月17日新聞稿

 

嬰幼兒政策效果:砸大錢還是無法救直直落的生育率!
公共化幼兒園要達7成目標,需再增9萬多名幼兒納入公托教保,要等77年!?

以柯市長公共托育服務化的速度,要77年才能達到7成!

目前0-5歲人數共有近17萬人,但目前教育局公立和非營利幼兒園共2.15萬名,社會局托嬰和公共托育共1132名,總共近2.3萬名納入公共托育教保!也就是說還有14.7萬人,並沒有享受到公共化幼兒園的照顧!本市目前僅13%的嬰幼兒可進入柯市長昨天答詢<公共化教保、托育>定義為<公營、非營利>的服務!

超現實政策目標,讓家長望梅止渴?

柯團隊目標要達到7成=要近12萬名嬰幼兒要進入公共托育教保,但柯市長上任3年半以來,公共托嬰中心和公共家園只增加477人,教育局公立幼兒園和非營利幼兒園共增加3250人,總共僅增加3727人,平均一年增加1240,要達到公共化7成的目標,總共要11.9萬人,等於還有9.6萬名排隊等著被納入公共化體系,還要77年到2092年才可以達到! (附件1、2) 但柯市府昨天答詢說再5、6年就要達到公共化7成目標,會不會太超現實了?
而要達到公共托育化達7成的目標,還要再負擔9.6萬名的0-5歲幼托教保服務!若平均一位嬰幼兒要花費15萬元費用建置公共化教保(場地裝修、設備添置更新與人事補貼等等),總共還需要100多億元!

柯市府美化托育公共化數字! 

柯市長推估4年後公共化目標可以達到7成,是因為社會局對「托育公共化」的定義還包含「保母或是私立托嬰中心補助3000元」,都是廣義的托育公共化的一部分,但是市府應該要定義清楚,所謂的公共化,應該是政府投資、設立的相關的幼兒園,這才是公共化,至於「補助、補貼」私有、民間保母或幼兒園等等還是屬於私有範圍!而目前公立與公辦民營/非貴族私立幼托教保系統還是存在倍數價差,排隊等抽籤、候補仍舊存在!

市府1年花費50億鼓勵市民生小孩! 

光是107年預算來看,社會局補助5歲以下育兒、托育津貼、生育獎勵金、托嬰中心、公共托育家園、非營利幼兒園等等預算,就有48億多元,若再加上107年追加減預算:1.32億元補貼一學期3歲幼兒讀私立幼稚園,今年市府就花費近50億元(不含二備金)要鼓勵北市設籍市民多生小孩,敢生小孩!(附件3)

砸大錢還是無效,1年嬰兒生育率大減9% 

0到未滿2歲兒童,從2016年12月的5.7萬名,大減9%,到今年4月的5.2萬名!而目前的5.2萬名,又比柯市長上臺第1年底的5.7萬名還少了近5千名!
而2歲到未滿6歲幼兒,今年4月只剩11.7萬名,比1年半前2016年12月的11.8萬名又少了1%!
總體來說,臺北市0-6歲嬰幼兒只剩16.9萬名,比2016年12月17.6萬名少3%!是高房價讓年輕人移居台北市?低薪不敢生小孩?不管原因為何,政府在建置公共化幼托保教速度要加快,才能符合民眾需求。

附件1:
教育局公立和非營利幼兒園人數和花費(教育局2018年5月16日提供)

附件2:
社會局公共托嬰設施收托及花費情形表 (社會局2018年5月16日提供)

附件3: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北市環保局噪音檢舉竟只裁罰4%,前10大累犯最多一年甚至違法40次之多!罰金4百萬元罰不怕!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8年5月15日新聞稿

 

北市環保局噪音檢舉竟只裁罰4%
前10大累犯最多一年甚至違法40次之多!罰金4百萬元罰不怕!

北市場所、工程、行為、機動車輛等噪音檢舉去年一年共2萬2千件! 

周柏雅議員調閱資料,過去3年環保局受理民眾陳情北市噪音管制法有關「工程、餐廳等營業場所、民俗活動、使用機動車輛」等噪音案件,2015年有2萬5千件、2016年有2萬2千件、2017年依然有2萬2千件,近3年噪音檢舉案件數並沒有下降,民眾還是為噪音所苦!當柯市長在好大喜功的嘴砲城市願景和藍圖時,有苦民所苦,關心到民眾最在意的民生、噪音問題嗎?

裁罰案件數僅佔檢舉數的4%,比例還逐年下降,大減1倍!

環保局接獲的檢舉數量如此之多,但罰款案件數卻很低!根據噪音管制法第8條噪音管制行為、第9條訂定場所、第10條訂定機動車輛噪音管制標準,分別可以處以3千元以上、10幾萬元不等的罰款。(附件1)
但是周柏雅議員調閱資料,2015年開罰率僅8%、2013件,2016年開罰率僅5.7%,1293件,2017年開罰率僅3.9%,903件,三年來大減1.2倍,裁處金額也從2千9百萬,大減為1千1百萬。
檢舉案件數沒有下降,開罰率卻不增反減,難道是環保局對餐廳、工程、場所、機動車輛的行政裁量認定標準越來越鬆、對業者越來越好嗎?
例如近幾年大巨蛋施工噪音吵到附近上班族無數次,環保局到場測量之後,不是「剛好停止施工」,就是「分貝沒有超過,無法開罰」,環保局又表示:「稽查人員測量的背景噪音須和預測噪音源相差3分貝以上才算有效數值,因此若是噪音本身和車水馬龍聲音分貝差不多,也難開罰」,環保局的說法實在難以使人心服口服!也難怪噪音管制法根本看的到,罰不到!環保局有必要再針對實際情形,重新審查法規標準。

前10大累犯罰不怕!一年最高可以到4、5十次、上百萬的罰款!

調閱近年前10大違法之資料,多數是營建、工程公司,有些公司甚至年年上榜,年年累犯,2015年第一名的「齊裕營造股份有限公司」,每年居然都被開罰40多次,103-107年連年登上前10大排行榜,總共被裁罰近4百萬元,但還是罰不怕!簡直無視於法規,把違反噪音當成營銷費用在繳!營造的數十億利潤,一次裁罰平均僅2萬多元的經費,對大營造公司來說根本不算什麼。(附件2)
而且根據噪音管制法第24條,營建工程明明最高可以處以「新臺幣1萬8千元以上18萬元以下罰鍰」,且可「按次或按日連續處罰,或令其停工、停業或停止使用」為什麼針對累犯廠商每次的平均罰款都還是近2萬元的最低罰金? 噪音大大擾民,環保局卻輕輕放過,柯市府是要體貼違規業者還是要體貼人民呢? (附件3)

前10大累犯驚見包政府工程常客,採購法能不管管嗎? 

又包辦政府工程的常客,大陸工程公司、大林組營造公司,居然也是年年榜上有名,這些公司從事營建工作無視於法令,還能算是優良廠商嗎?不設法降低工程噪音,造成附近民眾常為噪音所苦,還能年年取得政府有數百億的工程標案嗎?這不是也顯示政府包容帶頭違法嗎?
建議政府在招標時,應該要將這些廠商平時罰款紀錄納入記點扣分的依據,作為最終評分的參考依據,這樣廠商才會在施工時努力加裝機械滅音器和在特定時段不施工,還給民眾一個安寧的臺北市!

附件1:
噪音管制法
第 8 條
噪音管制區內,於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公告之時間、地區或場所不
得從事下列行為致妨害他人生活環境安寧:
一、燃放爆竹。
二、神壇、廟會、婚喪等民俗活動。
三、餐飲、洗染、印刷或其他使用動力機械操作之商業行為。
四、其他經主管機關公告之行為。
第 9 條
噪音管制區內之下列場所、工程及設施,所發出之聲音不得超出噪音管制
標準:
一、工廠(場)。
二、娛樂場所。
三、營業場所。
四、營建工程。
五、擴音設施。
六、其他經主管機關公告之場所、工程及設施。
前項各款噪音管制之音量及測定之標準,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第 10 條
在指定管制區內之營建工程或其他公私場所使用經中央主管機關指定之易
發生噪音設施,營建工程直接承包商或其他公私場所之設施所有人、操作
人,應先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申請許可證後,始得設置或操作,
並應依許可證內容進行設置或操作。
前項營建工程或其他公私場所之種類、規模及其應申請許可證之類別,與
易發生噪音設施之種類,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第一項許可證之申請及審查程序、申請書與許可證應記載事項、許可證核
(換、補)發、變更、撤銷、廢止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辦法,由中央主管
機關定之。

附件2: 每年噪音罰款前10大累犯

103年
名次 行為人姓名 裁處件數 裁處金額
1 同豐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50 288,000
2 天才老媽洗衣坊 46 138,000
3 大成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41 1,119,000
4 齊裕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40 945,000
5 磐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34 102,000
6 盛德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32 852,000
7 福住建設股份有限公司 28 732,000
8 久年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25 729,000
9-11 達欣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21 498,000
台灣大林組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21 450,000
品興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21 651,000

 

104年
名次 行為人姓名 裁處件數 裁處金額
1 齊裕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42 1,461,000
2 台灣大林組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40 978,000
3 大陸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39 876,000
4 品興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33 897,000
5 瑞助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31 627,000
6 冠筑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29 87,000
7 亞記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28 798,000
8 中鹿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28 861,000
9-10 福住建設股份有限公司 26 918,000
久年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26 759,000

 

105年
名次 行為人姓名 裁處件數 裁處金額
1 齊裕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40 954,000
2 大陸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29 696,000
3 廣州伊露發小吃店 24 72,000
4 台灣大林組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21 486,000
5 瑞助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17 318,000
6 開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13 255,000
7-10 威毅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11 255,000
建國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11 258,000
潤弘精密工程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11 399,000
茂盛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11 45,000

 

106年
名次 行為人姓名 裁處件數 裁處金額
1 玖泰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46 147,000
2 中鹿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20 375,000
3 齊裕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20 387,000
4 泛亞工程建設股份有限公司 19 384,000
5 福清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18 879,000
6 冠筑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17 51,000
7 饕客美味股份有限公司松山民生分公司 15 174,000
8-9 建國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14 339,000
坤福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14 240,000
10-11 瑞助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13 255,000
冠君營造有限公司 13 72,000

附件3:
第 24 條
違反第九條第一項規定,經限期改善仍未符合噪音管制標準者,得依下列
規定按次或按日連續處罰,或令其停工、停業或停止使用,至符合噪音管
制標準時為止;其為第十條第一項取得許可證之設施,必要時並得廢止其
許可證:
一、工廠(場):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六萬元以下罰鍰。
二、娛樂或營業場所:處新臺幣三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
三、營建工程:處新臺幣一萬八千元以上十八萬元以下罰鍰。
四、擴音設施:處新臺幣三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
五、其他經公告之場所、工程及設施:處新臺幣三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
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