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最會做事的市長:就是放任已查報8次新違建攤商照樣非法營業?

最會做事的市長:就是放任已查報8次新違建攤商照樣非法營業?

這總不能再賴給前朝了吧

大安區信義路與大安路口幹道旁的空地上,近二年突然新增一塊攤販區,但是市政府相關單位對此一情形還在假裝狀況外,放任此一新違建攤商多次查報拆了又熟練地再次重建,攤棚支柱還逼近市有人行道!說好的公共安全、公共衛生、市容景觀,市政府有在重視嗎?

搭棚設攤逐漸擴大營業,市府查報了8次也號稱結案了,但又來了…
大安區信義路四段與大安路二段路口旁的這塊空地為財團法人台灣郵政協會所有,2014年的街景圖(附件1)都還是空地、停放私車使用,結果到了2016年(附件2),該塊空地開始設置數個帳篷攤販,做起生意來了。至今已有6攤攤販經營生意。

但一問市場處、警察局、建管處後才發現,這個空地上的攤販根本沒有申請攤販營業許可證,這個地點也不是市場處所核准設置之攤販集中場(附件3)。臺北市攤販管理自治條例第4條(附件4)規定:無證或妨害交通、安寧秩序攤販之取締,由市政府警察局負責。另該自治條例第11條規定:「私人提供其所有土地設立臨時攤販集中場,應經市政府核准始得設立。」本地區出現違規攤販議會沒問都沒有人知道?沒有人管理?市政府的螺絲是鬆掉了嗎?

經周柏雅議員詢問建管處後發現這個空地早已有過八次的違建查報記錄(附件5)!建築管理有在管理嗎?

把法規當花瓶,這個城市怎麼可能進步美好?

依臺北市攤販管理自治條例第十六條規定:「觀光地區、重要街道或市場周圍二00公尺內,不得擺設攤販,違者,嚴予取締。」這個空地就在剛拆除的信維市場對面,過個馬路不過五十公尺。從時間點來看,信維市場直至今年2月才結束營業,但這塊空地至少從2016年6月就擺攤經營至今!請問市場處有「嚴予取締」嗎?

雖然臺北市攤販管理自治條例的第20條(附件6):「違反本自治條例規定者,依行政執行法、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廢棄物清理法暨同法施行細則、食品衛生管理法、商業登記法及有關法令規定處罰,其涉及刑責者並移送法辦。」但警察局有負責任地取締無證攤販嗎?市場處有負責新出現的攤販管理嗎?衛生、環保單位有負責查察作業嗎?

新生的攤販集中地有沒有占用市有土地?

郵政協會把這塊空地租給私人來營業,就緊鄰著市有土地的大安區復興段三小段351-1地號,新工處在2017年1月4日才至現場進行土地指界(附件7),確定最靠近路口人行道的三角柏油地,係屬於臺北市所有,為新工處管理的道路用地!就在人來人往的道路用地旁搭棚營業。

查看2016年街景(附件2),當時的攤販完完全全佔據到臺北政府的土地上,就算經過今年1月4日確認地界後,2017年10月5日的現場照片(附件8)顯示,現場的攤商又是占好占滿,根本忘記最靠近路口的三角地是屬於市政府的!而市府各單位也就這樣無要無緊?要弄「智慧城市」之前,柯市長能把假裝「智障」的各局處處理違建的橫向通報SOP與SOP的執行做好做滿嗎?

附件1
2014年12月Google地圖街景圖

附件2
2016年6月Google地圖街景圖

附件3

附件4
臺北市攤販管理自治條例第四條另開新視窗
攤販管理,以臺北市政府(以下簡稱市政府)為主管機關,其權責劃分如下:
一、攤販之登記、發證、規劃及管理,由市政府產業發展局(以下簡稱產業局)負責,並指揮監督本市市場處(以下簡稱市場處)執行。
二、無證或妨害交通、安寧秩序攤販之取締,由市政府警察局(以下簡稱警察局)負責。
三、攤販就業輔導,由市政府勞工局負責,並指揮監督市政府勞工就業服務中心執行。
四、食品衛生查驗及取締,由市政府衛生局(以下簡稱衛生局)負責。
五、營業場所有礙環境衛生及噪音之取締,由市政府環境保護局(以下簡稱環保局)負責。

附件5

附件6
臺北市攤販管理自治條例第二十條另開新視窗
違反本自治條例規定者,依行政執行法、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廢棄物清理法暨同法施行細則、食品衛生管理法、商業登記法及有關法令規定處罰,其涉及刑責者並移送法辦。
附件7
新工處提供2017年1月4日現場鑑界照片,下圖紅框所圍三角形地帶即為市有地之範圍。


附件8
2017年10月5日市場處現場照片,可看出下方框線內攤販仍然擺好擺滿,並無附件7鑑界時,市有地留下三角形的空白。

附件9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柯市府說「沒有疏失」、「沒有出錢」、「沒有參與」卻讓文化局長默默低頭走過、警察局靜靜地放著學生被打!算什麼正直誠信的市府團隊?

2017年10月2日專案報告第二篇質詢:臺大校園外濺血

 

柯市府說「沒有疏失」、「沒有出錢」、「沒有參與」

卻讓文化局長默默低頭走過、警察局靜靜地放著學生被打!

算什麼正直誠信的市府團隊?

 

北市府無疏失? 柯市長真敢講!違建不是涉及公安問題嗎?怎麼繼續讓它使用? 拆完才罰也不敢主動出聲?中國新歌聲的舞臺是大違建,柯市長是幾月幾日知道的?

 

建管處9月22日(五)核發廠商施工許可,也明知其活動時間是9月24日(日),但中國新聲音活動沒有申請竣工勘驗就已經辦活動!直到9月26日(二)建管處才開罰「未報申請竣工勘驗 」,9月27日(三)廠商才收到罰單!

建管處在舞台拆除之後才通知勞動局要勞檢,請問要怎麼勞檢?這樣子柯市府沒有疏失嗎?

24日就要辦活動,27日廠商才收到舞台沒有竣工核可,不可以辦活動,為什麼柯市長在9月25日還敢說:「北市府無疏失,該做的都做了?」今天這個舞臺的事情沒有鬧上新聞,建管處大概永遠都不會知道是大違建!柯市長還說沒有疏失?

文化局長在10月2日的專案報告答詢時還說:早就知道會發生事情,也派了10名便衣,結果今天專案書面結論:市府無明顯疏失!然後結論又推給中央!要全面檢討校園「內」能否讓警察進入!

明明濺血是發生在校園「外」,打了52通電話沒警察來!文化局長看到統促黨在校園外打學生,還戴著帽子默默經過!文化局長今天回答顏聖冠議員還說文化局有「通報」警察!是通報給誰?通報什麼?

 

未向消防局申請消防安全設備圖說審查,消防局、建管處完全不知道? 建管處還可以核准施工? 要是發生像八仙塵暴撒彩色粉末引發失火怎麼辦?

 

消防局表示本案臨時展演場所搭建臨時建築物,配合建管處辦理消防安全設備審查及現場勘驗,須在施工前將消防安全設備圖說送消防局審查通過,消防局將配合消防安全審查,「惟查本案活動並未向消防局申請消防安全設備圖說審查」

為何施工前沒有送消防申請消防安全設備,為什麼沒有送消防安全檢查消防局不管? 為什麼消防局還說沒有疏失?建管處何時通知消防局?為什麼建管處9月22日還可以核准施工許可,建管處還說沒有疏失?

 

 

文化局還幫中國新歌聲出錢找北市團體表演,還要硬拗說沒出錢!

 

文化局從「沒有參與」、「沒出錢」到「早就編預算」、「只參加協調會」,後來被議員踢爆有補助18萬元給該活動,這筆18萬元的預算曝光之後,文化局還硬拗沒有補助上海主辦單位及臺灣幕婕塔公司,該預算只是補助當天有參與新聲音活動的北市社團的經費,這不就是幫中國新歌聲活動出錢找表演團體嗎?這樣不是補助到上海主辦單位和臺灣幕婕塔公司嗎?文化局還在睜眼說瞎話!

 

「出事就裝作跟自己無關」不就是柯市長帶動的Low文化

 

事前文化局也參加了各種開會、審查廣告與文宣刊物,甚至在臺大田徑場也被用大大公告告知大家:「配合臺北市文化局…」活動等公告,「臺北市政府文化局科長沈希行全程參與協調會,一直詢問臺大出借場地一事,不像文化局先前宣稱的「只是協助」。現在連柯粉也從文化局無參與改口說全程參與只有一場!北市一年有成千上萬活動,文化局一年是能夠事前去幾場阿?難道還要鬼扯北市文化局跟北市府完全無關嗎?

 

若有人打市長,市警局只是袖手監控,還是立即反應與處理?

學生被打時,警察局在幾公里外「等」校警隊通報! 

 

柯市長說如果就SOP來講,他後來查過,不管是警察局或文化局,台北市政府照目前的SOP,是沒有什麼問題。

但按照SOP,大安分局和臺大的校園安全維護權責分工,是以校園圍牆為界,校園「內」由學校駐警隊負責,校園「外」由大安分局負責。臺大發生濺血事件,打傷人案件明明就發生在體育館外辛亥路人行道上!柯市長多聰明,為什麼一直在扯校園「內」?在校園外,不就是警察局的責任嗎?警察局要如何改善報案系統的資訊蒐集?柯市長不是一直推智慧城市嗎?現在都有手機GPS定位了,手機也有拍照功能也可以確認位置,為何不使用?又為何不確認詳細地點,問清楚是在校園內,還是校園外?報警40分鐘才到,柯市長還說SOP沒問題會不會太誇張?若有恐怖攻擊,大家不是自求多福嗎?把責任都推給臺大,難道北市警就不用跟臺大一起解決問題嗎?

警察局明明就派駐20位員警在距離臺大4分鐘不到的羅斯福路派出所,接到報案的時候居然沒有到臺大附近巡邏,而在「等」校警隊通報,如果在第一時間即時趕到,絕對可以看到校園有發生打人事件不是嗎?

以上都在在顯示臺大和北市警根本是互踢皮球、警覺性、敏感度也不夠,這也顯示臺大是個非常危險的地方!第一學府的學生和老師出意外根本沒有人可以保護!從張振聲事件消防局紀錄晚了33分鐘消防局無法進入,到近年校園層出不窮的怪怪路人騷擾學生案件,臺大校警都無法在第一時間有效快速抵達、處理事件。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不斷口誤、改口的柯市長 連國家機密誰拿的也可以講得不清不楚 先大馬路上狂指陸委會、國安會不是 事後再小小聲地小巷內說沒他們的事

2017年10月2日專案報告,雙城論壇講稿國家機密?

 

不斷口誤、改口的柯市長

連國家機密誰拿的也可以講得不清不楚

先大馬路上狂指陸委會、國安會不是

事後再小小聲地小巷內說沒他們的事

 

 

是國家機密,為什麼不依法行政?

柯市長認為雙城論壇的演講稿涉及國家機密,因此有將此國家機密送交國安會,又稱國安會、陸委會放他一個人對付中國!果真如此,明明按照「國家機密保護法施行細則」第18、第19條,國家機密的收發依法要登記,結果柯市長在議會接受質詢時卻又表示根本不知道是誰把機密拿走的,也沒有正式的公文往來,一切都是私下進行,而私下進行的事實為何卻又一問三不答!

市長應說明登記的電子檔名或文簿名稱,並告訴市民是什麼機密等級?這可攸關市長與機要蔡秘書乃至整個市府的誠信問題!

兩面手法:大街先罵人,小巷廉價敷衍道歉

柯市長從「哽咽無法言語:陸委會你在哪裡?」先說陸委會不幫忙還攻擊他,結果後來改口說跟陸委會沒關係,那柯市長有正式去函道歉嗎?這種【大街打人/毀謗/暗戳後,在小巷裡語意不清的說與陸委會無關】手法不覺得很Low嗎?

現在只要google「柯文哲、陸委會」跳出來的全是柯市長受了陸委會的委屈,至於柯市長有沒有就此事跟陸委會道歉,根本第一時間無法看到搜尋結果。

柯市長先打壓後小小的道歉手法真只有這件嗎?看看柯市府如何對待已離職的近20位各單位首長們,尤其是蘇麗瓊秘書長,不也是在柯市長神奇精準的<口誤>、<都是媒體曲解>等等下,造成公然毀謗事實後的道歉不就顯得廉價與無效嗎?柯市長這種兩面手法在對待迎接新任警察局長不就更活靈活現嗎?在9月18日與9月19日在議會上說不為難警察,實際上卻在鬧脾氣,寧可迎神搞中國風,直到9月25日才在毒品防治會報見陳局長!

高智商卻常口誤、失言?不是精心設計誰信?

關於阿扁「裝病」的說法,市府發言人出來替柯市長澄清,僅是柯文哲的「口誤」而已。查柯市長就任迄今的失言一覽表,失言口誤範圍從阿扁生病、改臉書留言者跟那些年改團體是王八蛋、年輕漂亮可以去坐檯或當觀光局代言人、邵曉玲腦袋秀逗、英國贈錶是破銅爛鐵、郵局早該從地球上消失、日方禮物應送給窮極無聊的人及香港是一個小島有什麼好看的等等,簡言之,失言口誤議題無所不包、無所不及,族繁不及備載!

疑!怎麼柯市長每每出大包,都跟市政無直接關係,且又恰好是下班時間,每每都叫市府發言人或柯媽出來收拾!但,每次失言發生的地點、聽眾,以及時機都實在過於「巧合」,真的不是一般人的智商能弄得如此恰到好處的!真不愧是號稱IQ 157的曠世奇才!尤其,自柯文哲就任市長迄今,已有高達12次口誤與失言了!如此管不了自己嘴巴的市長,可以自掏腰包去上一下「說話的藝術」課程嗎!

但精神分析提醒我們,口誤並非偶然,而是恰恰相反,口誤的內容往往無意間透露了人們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如此精心設計的失言所造成的輿論,以及後續所造成的政治風暴,柯市長的道歉根本就廉價而無效,這種套路運用的如此巧妙,果然是非常聰明不是嗎?

 

到底是不是亞斯伯格患者?還是只是拿來掩飾或演戲好用?

今年王欣儀議員問柯市長是否為亞斯伯格症患者?柯文哲表示:「別人說我有這傾向!」那想請問柯市長有沒有任何有關亞斯伯格症的就診記錄呢?還是說亞斯伯格症只是您每次失言所習慣常用的「擋箭牌」而已。

再者,身為阿扁前民間醫療小組召集人且多次探視阿扁,又看過病患電腦斷層隱私,居然會沒有留下任何診療的簽名!也無替阿扁製作病歷!明明就有執行醫師業務,卻沒有依照醫事法第12條關於醫師執行業務時,應製作病歷之規定,替阿扁診斷心智症時,卻沒有任何病例資料,如此視法規於無物,請問衛福部、北市衛生局都不用開罰嗎?

當柯文哲與不誠實的連結越來越多…試問真正在裝的是誰?

從近期雙城論壇演講稿交給中間人、台大校園外濺血、到阿扁裝病…越來越多輿論接連結到柯市長不誠實甚至是說謊了!

「當一個說實話的人成為英雄,表示整個社會都在說謊。」這是柯市長競選說過的話,當年說要揭露市府假面文化的人,難不成今天成為帶動助長假面文化的人嗎!?


 

參考資料

國家機密保護法施行細則第18條

國家機密送達受文機關時,收發人員應依內封套記載情形登記,並依下列規定處理:

一、受文者為機關或機關首長者,送機關首長或其指定人員啟封。

二、受文者為其他人員者,逕送各該人員本人啟封。

國家機密保護法施行細則第19條  

國家機密之收發處理,以專設文簿或電子檔登記為原則,並加註機密等級

。如採混合方式,登註資料不得顯示國家機密之名稱或內容。

2017/09/13聯合報:柯文哲怨陸委會不幫忙還攻擊他 陸委會:並沒有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接受電視台專訪中,談及雙城論壇和世大運與中國大陸交流過程說,柯文哲一度哽咽表示,國安會、陸委會放他一人「對付阿共仔」,等出事後再攻擊,讓他非常傷心。對此,陸委會今天回應,陸委會所指的是陸方,「並無攻擊柯市長,相信柯市長應該理解」。

2017/09/13壹週刊:柯P哽咽無法言語:陸委會你在哪裡?

台北市長柯文哲接受壹電視總編輯陳雅琳獨家專訪,大爆國安機密,強調他去雙城論壇之前,講稿都送到國安會,但國安高層卻都不說話,放他自己去跟阿共仔對付,等到出事了,就拿這個來攻擊他,柯P說他非常傷心,訪談到一半突然哽咽無法言語,還說當初飛機才落地、艙門未開,手機打開卻看到陸委會攻擊他的發言,差點飆淚!

2017/09/19三立新聞:「不辯論=說謊」!周玉蔻嗆柯P出來面對否則退出政壇

周玉蔻更在文末再次喊話柯文哲,接受辯論邀請並拿出送交給國安會的講稿原始文件,清楚解釋所謂的「中間人」是誰,否則就等於證實自己在說謊,「退出政壇!」
2017/10/01自由時報:真正在裝的 是柯文哲吧

「雖然台北市政府事後澄清,關於阿扁『裝病』的說法,是柯文哲的『口誤』。但,由於發生的地點、聽眾,以及時機都太過『巧合』,讓人不禁懷疑,真正在『裝』的恐怕是柯文哲本人。」

2016/10/04東網:引喻日俄 柯文哲的口誤

但精神分析提醒我們,口誤並非偶然,恰恰相反,口誤的內容往往無意間透露了人們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

2017/05/10蘋果日報:柯P失言紀錄一籮筐 一張表看完他多愛灑鹽

柯P失言紀錄一籮筐 一張表看完他多愛灑鹽

1

2017/09/30新頭殼:柯P失言一覽表》失言道歉不用錢 柯P污名當有趣的套路

柯P失言一覽表》失言道歉不用錢 柯P污名當有趣的套路

2

2017/04/12蘋果日報:是否罹患亞斯伯格症?柯P的答案很曖昧

柯文哲回應,他也不曉得自己是不是亞斯伯格症,因沒有經正式診斷,但他兒子是。王欣儀問柯,選前說沒有,選後又說自己有亞斯伯格症,「你到底是亞斯伯格症還是雙重人格?」王說,柯前後講話矛盾,是否為了吸引同情的包裝手法?柯答,因為美國把這個診斷拿掉,醫學上已經沒有這個名稱,其實他也沒有正式的診斷,只是有那個傾向,疾病常有一個範圍,這應該是很輕微。

2017/04/12東森新聞:原來沒有亞斯伯格症!柯文哲:別人說我有這傾向

但12日柯面對議員王欣儀質詢時卻表示,自己沒有亞斯伯格症,「其實我也沒有正式診斷,只是別人說我有這個傾向。

2017/10/01,自由時報,澄清「阿扁裝病說」柯:講話不精確 標題也殺人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形容陳水扁病情,「一開始是裝的,後來變成真的病了」,扁民間醫療小組指柯已不適任召集人,決議撤換柯。對此,柯今受訪先稱「講話不精確」,隨後記者問是否失言,柯說,也不是不精確,應該是「講太多話」,講話有上下文,只擷取一段當標題,就是典型「標題殺人」。

2017/10/01,中央通訊社,扁裝病說 呂秀蓮質疑柯文哲說謊

前總統陳水扁時期擔任副總統的呂秀蓮在臉書上表示,很多人知道柯文哲是陳水扁民間醫療小組召集人,但很少人了解醫療小組成立的背景,「了解這個背景,就能判斷柯P在TVBS採訪時公開說的『扁病情一開始是裝的』有沒有說謊?」

2015/05/29,報橘,整個社會都在說謊?!柯文哲揭露市府假面文化

當選以後,發現市政府還是很多虛偽造假。例如我發現呈到市長室的公文,上面最少有十二個人蓋章,最多甚至到三十個。這就是虛假文化, 一份公文蓋三十個章有什麼用?我從頭看一遍,錯字還是很多。

 

相關新聞連結:

 

2017/10/02自由時報:兩岸雙城論柯P閃爍回應 周柏雅批市長已無誠信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天到議會專案報告「924台大事件」及「世大運後續檢討」。民進黨議員周柏雅表示,現在只要搜尋「柯文哲」、「陸委會」等關鍵字,就跳出來柯受到陸委會多少委屈,詢問柯是否已派發言人向陸委會道歉,對此,柯說不清楚、否認有派員。而周柏雅再問,國安會是否取得雙城論壇講稿,柯文哲態度一再閃爍,認為該案涉及到國家安全,不宜講太多,但周柏雅說,「過去說涉及國家機密,今天說涉及國家安全」,認為柯已經講話已經沒有誠信,將是北市市政危機。

 

2017/10/02三立新聞:要求發函道歉!談國安會事件 議員批柯:無誠信可言

台北市長柯文哲赴市議會專案報告,日前接受電視專訪抱怨國安會、陸委會沒有協助議題再被討論。市議員周柏雅痛批柯表現沒有誠信可言,要求北市府發函向陸委會道歉;市議員李慶鋒也表示,柯面對批評就說是抹黑、抹紅,甚至有計畫批評,讓他對柯從生氣變失望。

 

2017/10/02聯合報:台大事件 綠議員指柯P:你的問題非顏色而是誠信

民進黨籍市議員周柏雅表示,現在網路上搜尋柯文哲、陸委會,就會看見柯文哲受到陸委會多少委屈;柯文哲聽聞後說「過去的事情就算了,以後就我自己處理」。

此話讓周柏雅大感不滿,痛批「你大街罵人,小巷道歉?這什麼態度?要不要跟陸委會正式道歉?」,數度詢問北市府是否因為這件事,有派發言人跟陸委會道歉?

 

2017/10/03自由時報:北市與柯合? 蔡:採開放態度

對於柯文哲與中央的互動,台北市長柯文哲昨到議會專案報告「世大運後續檢討」,由於柯曾自爆國安會事先取得他雙城論壇講稿,市議員周柏雅質詢柯:「講稿交給誰?」「國安會派誰來拿?」柯言詞閃爍,僅跳針回應「我沒有說謊」、「不管雙城論壇或世大運,都不是台北市長一個人扛得起來」,直說該案涉及國家安全,不宜講太多。

周柏雅反批,柯文哲「過去說涉及國家機密,今天說涉及國家安全」,柯講話已無誠信,將是市政危機。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驚! 監督寺廟條例竟是88年前的骨灰級法律 宗教財產管理法規應該要與時並進也不必只能等待中央修法

驚! 監督寺廟條例竟是88年前的骨灰級法律
宗教財產管理法規應該要與時並進也不必只能等待中央修法

日前有宗教團體募資4千多萬元購買2部勞斯萊斯豪車供創辦人使用引起輿論對寺廟財務運用的廣泛討論,更令人不禁好奇北市的寺廟和宗教財團法人的財務報告是否依法送請主管機關備查並每半年公布使用情形? 本市宗教團體的主管機關民政局有做好監督管理之責嗎?

去年仍有52家立案寺廟/16家宗教財團法人沒有申報財務報表!
周柏雅議員調閱資料發現,北市已立案210間寺廟(不含私建)2016年上半年度財務報表申報率8成2,而2016年的下半年度至今的申報率也僅7成5,亦即尚有2成5,52家寺廟沒有申報財務報表,有些行政區的申報率也僅5-6成而已,如大安區、中正區、萬華區、士林區、北投區(附件1)。而本市未立案的寺廟更是多達1千多家。

連登記宗教財團法人也不照人民團體法提申報財報!
根據人民團體法第33與34條,在北市登記為宗教財團法人也該把善款、孳息、資金運用等財務報表報請主管機關備查,但北市320家宗教財團法人也有16家(佔總數5%)沒有申報! 廣大信徒、信眾捐獻的金錢,其花費流向和使用情形,沒有對外公開透明,這些香油錢捐到哪裡、用在哪裡?有沒有拿去做善事?主管機關民政局究竟有沒有在監督?,柯市長標榜的「公開透明」與「改變」在哪呢?

寺廟或宗教財團法人是「營利團體」!?民政局怎麼不效法新加坡做法呢?
按監督寺廟條例第5條規定寺廟財產及法物須向地方政府登記;第9條規定:「寺廟收支款項及所興辦事業,住持應於每半年終報告該管官署,並公告之。」依本條規定,北市轄內各寺廟應依前揭規定公告財務報告。因此,周柏雅議員想要進一步了解各寺廟及財團法人的財產清冊、財務報表和收支餘絀報告書,民政局宗教禮俗科卻以個資保護與競業等無厘頭理由不予提供! 而柯市長不是想要超越新加坡? 新加坡規定各種宗教非營利組織皆應嚴格執行定期上網公布財報的制度,怎麼不學學呢?
有鑑於宗教詐騙案層出不窮,政府為人民捐獻的香油錢把關,難道這不符合社會公益嗎?請問民政局,香油錢怎麼使用,難道不是社會公益嗎?寺廟或宗教財團法人是「營利團體」嗎?還是說民政局將寺廟或宗教財團法人視為「營利團體」呢?
另依,最高行政法院102年判字第746號判決要旨,政府均應斟酌資訊公開技術之可行性,選擇適當之方式適時主動公開。政府資訊公開法關於政府資訊之限制公開或不予提供係採「分離原則」,受理申請之政府機關仍應就可公開部分提供之。民政局豈可含糊認定宗教團體之財報係屬營業上秘密或經營事業有關,而不公開相關資料。寺廟集資、募款來自大眾資金,更應該學習先進國家定期上網公告財報讓大眾檢視是否收入流入私人口袋、資金是真公益還是假自肥?

舊石器時代骨灰級寺廟監督條例怎麼不用自治條例先行修法?
監督寺廟條例自1929年(行憲前)公布迄今已88年的該條例僅以佛、道等傳統宗教為適用對象,且其制定時空背景已與現今工商業社會有所不同。這個簡單的條例,只有短短20行左右的文字,用字如<地方官署>就知道這種骨灰級法律早就跟不上時代演變,更遑論監督線上神壇等新形態宗教吸金等等。重點在此條例也毫無罰則! 難怪9成以上北市寺廟根本沒有跟政府立案登記,更不會遵守監督條例第5條: 「寺廟財產及法物,應向該管地方官署呈請登記」。民政局也打混了數十年,就算宗教團體法20年來4進4出立法院,皆未能完成立法,北市府也可以根據監督寺廟條例與內政部辦理寺廟登記須知,把未按時繳交財務報表的立案寺廟與財團法人宗教團體訂立自治條例開罰。對社會關注妙禪等宗教資金流向與期待宗教團體之財務收支、財產清冊能加以更嚴謹規範之際,北市府自己對《宗教團體法》的立法版本,又是如何的看法呢?

參考資料:
就現行寺廟監督條例第5條規定寺廟財產及法物須向地方政府登記;且人民團體法第33條、第34條也都明定要把收入、預決算等財務報表報請主管機關備查。
人民團體法第 33 條
人民團體經費來源如左:
一、入會費。
二、常年會費。
三、事業費。
四、會員捐款。
五、委託收益。
六、基金及其孳息。
七、其他收入。
前項第一款至第四款經費之繳納數額及方式,應提經會員(會員代表)大
會通過,並報請主管機關核備後行之。

第 34 條
人民團體應每年編造預算、決算報告,提經會員(會員代表)大會通過,
並報主管機關核備。但決算報告應先送監事會審核,並將審核結果一併提
報會員(會員代表)大會。

辦理寺廟登記須知
http://www.rootlaw.com.tw/LawContent.aspx?LawID=A040040031004400-1020910另開新視窗

附件ㄧ


附件二
監督寺廟條例: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D0020027另開新視窗

附件三
周柏雅辦公室 2015年4月21日新聞稿:北市知名寺廟信徒僅有百來人 沒有1家立案寺廟信徒破千人,貼近現實嗎?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你以為捐款、參拜、誦經就能成為寺廟登記的「信徒」? 不為人知的寺廟信徒與「利害關係人」的福利有哪些? 政府對教會、寺廟管理標準不一,算什麼宗教平等?
2015/03/17 — 周柏雅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血汗之都!勞檢次數極度不足! 勞動條件檢查家數僅2%,遠遠追不上23萬家公司家數,面對一例一休後的勞檢潮,勞檢員人數居然還從52人降到42人!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7年9月29日新聞稿

 

血汗之都!勞檢次數極度不足!
勞動條件檢查家數僅2%,遠遠追不上23萬家公司家數
面對一例一休後的勞檢潮
勞檢員人數居然還從52人降到42人!

勞動條件檢查家數僅2%,遠遠追不上23萬家公司家數  

臺北市的公司高達23萬家,每年還以增加3千家的速度在增加,但勞動局勞動條件的檢查家數,每年卻僅檢查約5千多家,僅占全部公司家數的2%,柯市長上任之後,也僅增加0.6%的比率,就算往後每年家數不增加,全部查完一輪也要46年! 可見就算一例一休號稱是勞基法元年,以北市這種極度乾燥不足的查法與頻率,執行面能給北市上百萬勞工什麼保障? (附件1)
2016年勞動條件檢查共檢查6207家,裁處家數1724家,裁處金額8854萬元,勞檢的家數居然有高達近3成都不合格!(附件2)

勞檢員人數居然還從52人降到42人  

臺北市政府勞動局勞動條件檢查組聘用勞動檢查員人數暨預算相關統計(附件3),比較105年與106年,勞檢的次數已經如此之少的北市,勞檢員人數居然還從從52人降至42人,人事費預算從3892萬降至3580萬。

一例一休制度自去年底實施迄今,今年7月,勞動部宣布正式啟動「勞檢期」,這代表一例一休實施至今所採行之「輔導為主、開罰為輔」政策已告一段落,然而,面對接踵而來一系列的「勞檢潮」,臺北市準備好了嗎?倘若準備好了,怎麼會減少勞檢員聘用人數,及大幅減少人事費預算,難道勞動局不知臺北市轄內有多少間登記立案之公司行號,難不成是想讓勞檢員成為新一代「過勞」的代名詞?要不然就該把減少勞檢員的上千萬元人事費用全數變成檢舉獎金,並推出吹哨者自治條例,仿效英國等先進國家,鼓勵內部人檢舉並用法律保護檢舉人!

勞檢僅罰5萬有用嗎? 占千萬營業額僅少數,根本就是只是繳保護費吧?

周柏雅議員調閱勞動局近2年的裁處金額前10名,最多的是蝶戀花旅行社,傷亡人數如此慘重的案件,累積裁罰金額居然僅罰2百萬元,第二名壹傳媒電視,累積金額136萬,第三名則是民視,累積金額100萬,第四名居然是臺北市立聯合醫院,累積金額68萬元,也看到柯市長曾經任職的臺大醫院,累積裁罰金額也有50萬元,這顯示北市府轄下機關和公家機關都公開帶頭違法。(附件4)

又比較去年和今年1月到8月的勞動條件檢查家數,才從3824家增加156家到3980家,裁處家數從1178家減少為1016家,雖然總勞檢裁處金額達5千萬,但是平均下來,一家才5萬元而已。顯示大部分的公司就算被抓到違法行為,裁罰金額也很少,難怪會被譏為繳保護費用的!(附件5)

臺大連勞檢違法次數都要當第一! 不愧是一流學府!  

另依臺北市政府勞動局近2年裁處次數前10名統計資料(附件6),裁處次數高達5次,位居排行榜之冠的居然是「國立臺灣大學」,其違反勞動基準法之情事,分別為:繼續工作四小時未有三十分鐘休息、延長工作時間超過法令規定、依規定應放假之日未予休假、延長工作時間未符法定要件、使女工從事夜間工作不符法定要件、工資未定期給付勞工及未依規定置備勞工出勤紀錄等違法情事,各違反勞基法第30條、第32條、第35條等規定,共裁處臺大20萬元之罰鍰。身為執全臺大學之牛耳地位―臺大,領了國家最多補助,竟然沒有以身作則,做好榜樣,確實提供完善的勞動環境。而臺大每年請領國家最多億來億去多元的補助,會把區區的20萬元看在心上而心生警惕?才怪吧!因此,周柏雅議員質問勞動局,除了裁處僅裁處20萬元之罰鍰外,還有什麼積極的勞檢措施得以監督落實勞基法?

附件1:
臺北市事業單位家數暨勞動檢查數量統計表

附件2:
臺北市政府勞動局2016年【勞動條件】檢查次數及裁處情形統計表

附件3: 【勞動條件】檢查組勞檢員人數

附件4: 【勞動條件】近2年裁處金額前10名統計資料

附件5: 勞動局今年和去年1到8月【勞動條件】勞檢次數及裁處情形統計表

附件6: 【勞動條件】勞動局近2年裁處次數前10名統計資料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社會福利用地 一個市政府、一個軍法局改社福大樓案件 各局處各做各的,讓軍法局光是拆屋就等2.5年! 要完成還地程序還要再等幾年? 市政的整體性在哪裡?柯市長的扁鑽快攻在哪裡?

社會福利用地
一個市政府、一個軍法局改社福大樓案件
各局處各做各的,讓軍法局光是拆屋就等2.5年!
要完成還地程序還要再等幾年?
市政的整體性在哪裡?柯市長的扁鑽快攻在哪裡?

文山區興隆路二段軍法局房地,自2015年5月就空到現在,足足閒置了30個月,這塊已劃定為社會福利用地,但土地的未來使用機關社會局只辦了1場說明會,負責交涉房地移撥的財政局更是拿國防部沒皮條,臺北市政府兵役局長身為卸任中將、副司令,難道就不能為了「市政、公益」幫幫忙弱勢去和國防部協調嗎?目前只是拆屋就空耗2年多,迄今還沒拆乾淨,接下來還有各種解除撥用、還要取得新北市同意等等行政程序,文山區這件大事是要等下一任市長來破土嗎?

這塊好不容易釋出的社福用地、要蓋社福大樓,可謂文山區的大事,但社會局什麼機構都規劃了,就是沒有規劃「公立幼兒園」,為什麼?因為幼兒園的主管機關是教育局,不是社會局!社會局的規劃當然不會有教育局的幼兒園!

市府興建社福大樓,各局處理當通力合作,但是市民只看到各局處自顧自的事務,兵役局讓財政局單獨面對國防部、社會局規劃社福大樓也不去考慮地方最缺最缺的公立幼兒園,請問柯市長,市政會議上各局處都沒開過會嗎?怎麼市政議題是如此的分裂行事?

軍法局從104年等到現在還沒拆完開放,文山區的公共空間就得被國防部拖延?

興隆路二段的軍法局用地,自2015年5月國防部軍備局(下簡稱國防部)就已完成搬遷、現況空置,過了十個月、2016年3月建物也沒拆、土地也沒開放。當時財政局還向媒體表示:「(未來)地上物拆除後,將暫時劃為停車場(附件2)。」結果到2017年8月才開始進行拆除程序!營舍坐落的基地,明明就是公家土地(附件3),可是市民進不去,居民只能每天看著封閉的閒置營舍養蚊子!

財政局為市有土地的主管機關,負責與國防部溝通此案,本案在2015年5月至2016年2月之間,地方上尚有保存地上物使用的意見,故當時尚無法斷言建物存廢;但自2016年3月1日開始,市府確定軍法局的地上建物後續沒有利用需求,並行文請國防部拆除建物,歸還土地,結果國防部就無消無息,拖了半年多,直到2016年10月31日,國防局才回覆財政局:明年(2017)會拆。而2017年也要再等到8月,文山區居民才總算看到空置房舍開始進行拆除!

中將副司令的局長,看到國防部學弟們這樣的「速決」還能視若無睹嗎?

市政雖是專業分工,終歸一體。社會局、財政局被軍方沉默以對、發個公文如同石沉大海,使得本案程序一個個往後拖延,不知何時才能真正給市民使用(附件4)!為什麼兵役局不幫忙說半句話呢?兵役局長-傅永茂中將,曾任後備、陸軍司令部的副司令(附件5),以兵役局長的資歷,難道不能協助財政局、社會局向國防部協調、溝通?當市政府一紙公文發給國防部,卻要八個月才有具體回覆時,兵役局長不能幫幫忙嗎?

周柏雅議員詢問兵役局有無針對軍法局建物、用地一事,與國防部有任何往來公文,結果只有2016年3月24日兵役局轉周柏雅議員詢問國防部本案之期程資料之去文,以及2016年5月27日國防部的回文二篇而已。在回文中,國防部終於具體回覆兵役局「明年會拆」,然而兵役局只把資料轉給議員,卻沒知會市府相關局處,財政局還得於2016年8月31日再度發文國防部續問進度,再等到2016年10月31日才等到「2017年會拆」的答案,時間就被市府的行政程序就這樣消磨殆盡!

社福大樓不只是社會局的事,教育局、兵役局…市府是一體的!

軍法局土地的使用分區為社福用地,未來的使用單位是社會局,社會局也在2017年6月20日辦了地區說明會(附件6),向外界宣示此地將興建「社福大樓」,但在說明會上,不論民眾或是里長、議員,皆不約而同的指出:有托嬰、有老人公寓、長照、身障住宅…就是沒有地方最缺的「公立幼兒園」?原因就在於社會局本身規劃的內容相當豐富,社福大樓容量有限,因此先從「社會福利」為出發考量。這種自私與狹隘的只管自己局的業績出發點,跟市民要的整體社福效益需求根本不符!

周柏雅議員指出:市政是要整體考量的,如果今天教育局的校地有空間,就應該拿來做社福、做公立幼兒園,如果環保局的房舍有空間,自然也可以規劃各種地方所需設施,也就是說,市政是一體的,市民的感受,是不分局處的,缺什麼就應該整體考量的規劃什麼。

對市府、對社會局、教育局來說,二歲以下的托嬰和二歲以上的托幼,是完全不同的分野,但市民的感受可不是如此!一個社福大樓的興建,是地方上的大事,兵役局理當儘早加入協調國防部處理房地期程,不該讓房舍空著幾十個月!社會局亦應在市府內部討論時,就先與各主管單位討論需求才是。因為,市政是一體的,任何單位向地方舉辦說明會時,代表的都是「市政府」而不是僅僅自身單位而已!

附件1

附件2
2016/3/1自由時報:萬隆東營區不蓋「食物銀行」 先改建停車場另開新視窗
游適銘表示,當初為改建「食物銀行」才同意軍法局不必花錢拆除地上物;如今「食物銀行」不蓋了,依無償撥用原則,軍法局須「拆屋還地」,近日將行文國防部。地上物拆除後,將暫時劃為停車場。

附件3
2016/3/1自由時報:萬隆東營區不蓋「食物銀行」 先改建停車場另開新視窗
營區位於文山區興隆路2段86-88號,基地格局方正,面積0.93公頃,產權歸台北市政府及新北市政府所有,雙方各持份5成。

附件4
有關未來土地處理程序,社會局承辦人表示:
土地程序為:國防部拆屋、拆屋後國防部向臺北市財政局辦理廢止撥用基地、國防部與臺北市財政局、新北市財政局點交土地、雙北市各自取回各自持分土地、臺北市向新北市申請撥用其持有50%土地、新北市同意撥用土地、臺北市政府取得全部基地使用權。
故未來期程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附件5
臺北市政府兵役局局長另開新視窗

附件6
萬隆東營區地區說明會另開新視窗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建管處竟膽大妄為,沒有法源依據 就把「假山水」等景觀 違章建築恣意認定「合法」拍照就不必拆 難不成是用「抽屜裡的內規」 把自己當成司法機關了嘛!?

建管處竟膽大妄為,沒有法源依據
就把「假山水」等景觀
違章建築恣意認定「合法」拍照就不必拆
難不成是用「抽屜裡的內規」
把自己當成司法機關了嘛!?

看不到山,看不到水!假山水的認定標準何在?是建管處與權貴說了算嗎? 

 

 

大安區延吉街巷弄內餐廳前方空間有大型的「假山水違建」案件,分為原有違建及新增違建,原有違建自92年就查報了,居然要過了13年之後,才在105年12月13日才強制拆除!但卻在相同地址另外發現一新增違建,即本案的假山水違建,建管處原訂於今年4月11日、6月14日、9月13日排定拆除,但建管處竟毫無主見,輕易聽從業主以假山水便不予拆除之答辯,而在辦理3次協調會之後還是拆不了新違建,早已明顯違反新違建即報即拆的政策。

檢視第3次協調緩拆的理由,居然是門前空地用籬巴圍起來高度超過1.2米許多的大面積新違建,符合臺北市違章建築處理規則(下稱處理規則)第8條規定之「假山水」要件,就拍照不予以拆除。但該違建從外面看進去,完全看不到山、看不到水,只看到一排竹木所架設的圍籬,且都佔了一樓平面1/4的大面積景觀,就可以被建管處認定為是「假山水」不用拆。令人不禁要問建管處的認定違建要拆的標準何在?

假山水等景觀不管大小就可以僅<拍照列管>不拆,這種沒有法源依據,建管處可以用小小地方行政規則戰勝中央法令? 

內政部營建署所頒訂之「違章建築處理辦法」第11條之1第3款第4目規定,影響公共安全者,應由地方主管機關(即建管處)應訂定拆除計畫限期拆除,因此縱使不影響公共安全,建管處亦應分類分期予以列管拆除,然建管處竟單憑自訂的處理規則,僅拍照列管而未有進一步作為,如此積極不作為,根本違反中央母法!考究臺北市所制定的「處理規則」與上述內政部營建署所制定之「處理辦法」,兩者分明有所牴觸!

另依地方制度法第30條第2項規定,地方法規與中央法規有所牴觸者,則為無效,然建管處卻以處理規則第8條規定之「假山水」要件,得以暫緩拆除。莫非是建管處,視中央法令於無物,抑或是「行政機關憑空捏造、自行造法」,北市府自認為是太上大法官嗎?!

新北市跟高雄市都沒規定,為何臺北市卻是如此一意孤行!

就臺北市針對假山水等景觀違建,僅拍照列管而不予拆除,參考其他縣市自治條例或規則,如新北市或高雄市皆無此一規定。其餘縣市皆無此一規定的話,試問臺北市對此僅拍照列管而不予拆除之法規依據何在?

【拍照列管】違建風險就不存在了嗎? 拍照後有在管的有幾件? 
但本違建設置於法定空地,占用法定停車空間,擅自施作假山水等定著物,影響同棟大樓住戶之權益,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建管處有能力可以負起全責嗎?自1995年頒定「臺北市政府當前取締違建措施」及2011年發布「臺北市違章建築處理規則」後,建管處有關拍照列管的案件一共有41,592件,違建面積總計555,366坪,竟然有7個大安森林公園大;其中,最大的違建面積還高達6,400平方公尺,為1,936坪,足足可以提供約200人居住(1人10坪計算)的生活空間,如此大的違建,居然還僅是拍照列管而已,由此可見其荒謬所在。

自訂了規則要管假山水景觀,卻又說不出依此規定列管有幾件?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請建管處提供各類別違建之統計,如違建處理規則第8條假山水類別的處理狀況,但是建管處卻表示沒有「假山水」的分類無法提供!奇怪欸,建管處抽屜裡的內規有做分類,為什麼執行時卻又不做分類?沒有分類不就再再顯示建管處所謂的列管等於不管嗎?列管之後有什麼積極措施,列管之後有沒有出事過,建管處一問三不知,由此可見,建管處一切都在騙!

建管處如此自由心證的執行法規,其行政裁量範圍得以無邊無際,那市民可以懷疑違建所有人只要打點好建管處裡面的人員,就可以確保一切無病無痛、平安無事嗎?今年違建火災又出了人命,一查又是拍照不管後的結果! 建管官員們還要繼續用真拍照假列管來處理違建嗎?

就算用抽屜裡的內規,也是要拆除

補充說明
本案就算是照建管處的內規「台北市違章建築處理規則」也是要拆,因為本案假山水違建有占用開放空間和法定停車空間,建管處在開協調會的時候沒有明確說不拆,事後又說要再另訂時間強制拆除,那開協調會是開辛酸的嗎?

對於本案,按「臺北市違章建築處理規則」第5條至第22條,有關「拍照列管」的規定部分,既無任何法源依據,為何行政機關能依照此無法源依據之處理規則,如此便宜行事,僅拍照列管而無任何作為,明顯違反法律保留原則;同時,本處理規則亦違反中央內政部營建處所訂定之「違章建築處理辦法」,按地制法第30條第2項規定,基於地方法規不能牴觸中央法規之法理,故本處理規定明顯違法。

附件1
臺北市違章建築處理規則
第八條
假山水或魚池等景觀設施之設置,其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應拍照列管:
一、設置於法定空地,未占用巷道、無遮簷人行道、騎樓地、法定停車空間、開放空間或防火間隔(巷)。

附件2
內政部營建署違章建築處理辦法
第十一條之一
Ⅰ既存違章建築影響公共安全者,當地主管建築機關應訂定拆除計畫限期拆除;不影響公共安全者,由當地主管建築機關分類分期予以列管拆除。
前項影響公共安全之範圍如下:
三、合法建築物水平增建違章建築,有下列情形之一者:
(四) 占用法定空地供營業使用。營業使用之對象由當地主管建築機關於查報及拆除計畫中定之。

附件3
地方制度法
第三十條
Ⅰ自治條例與憲法、法律或基於法律授權之法規或上級自治團體自治條例牴觸者,無效。
Ⅱ自治規則與憲法、法律、基於法律授權之法規、上級自治團體自治條例或該自治團體自治條例牴觸者,無效。

相關新聞報導:

20170905,民視新聞,北市知名日式料理店 遭控佔用防火巷

20170924,自由時報,延吉街1名店堵死防火巷十月中強拆

 

假山水違建_自由時報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