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就是狂:空著、沒在用的辦公室,一個月電費竟高達三萬元! 市府明知要施工、要暫緩招租,偏偏寧願支付超高額電費基本費! 市府硬是要當凱子的原因何在?

就是狂:空著、沒在用的辦公室,一個月電費竟高達三萬元!
市府明知要施工、要暫緩招租,偏偏寧願支付超高額電費基本費!
市府硬是要當凱子的原因何在?

沒人使用的空租辦公室,市府硬是要用超貴的基本電費設定,一戶電費一個月最高可以高達三萬元!這個沒人使用的情形還是因為捷運局自己要蓋環狀線、自己暫緩招租這些辦公室的。暫緩招租期間電費共計188萬2324元!明知道不會使用,還硬要支付超高額基本電費,一個月電費相當於一個家庭39個月的電費(台灣平均1個家庭每月電費767元)!說好的省錢呢?捷運局把人民納稅錢當成什麼了?

空戶一個月電費高達三萬餘元!合理嗎?

臺北市所持有的捷運景安站連續三年被審計處的決算報告提醒(附件1):長期空租造成市產的收益損失。而臺北市政府在與新北市政府幾次的協調、公文後,即把空租損失六、七千萬元大降價,新北市政府只需支付829萬的水電管理費用即可(附件2)。

但明明是空租、暫緩招租中的市有房屋,理當甚少有人使用水電才是,周柏雅議員調閱資料後發現,空租期間光是一戶臺北市有的辦公室,單月電費就高達三萬餘元(附件3)!99年6月至104年6月的暫緩招租期間電費188萬2324元,加上104年6月至106年6月的空租期間電費109萬7497元,這四戶空租的總電費就高達297萬9821元!99年6月至今,長達七年、沒人使用的四戶辦公室,平均每月市府還要支付電費34115元!

明知要暫緩招租,但五年期間,月月支付萬元基本電費!

周柏雅議員指出:景安站四戶市有房屋都有設定「契約容量基本電費」,與一般民眾用幾度電付多少錢不一樣,較類似「手機資費」的低消費用一樣,一般民眾可以選擇289元通話資費方案,不論你有沒有打電話,最少也要繳289元通話費。同樣的,這些市有房產無論有沒有用電,一個月最少就是要支付數千到三萬元之間的超高電費!

但捷運局明明知道要蓋環狀線,勢必影響到這幾戶的出租成效,自己還在99年6月至104年6月之間「暫緩招租」,捷運局自己暫緩讓這些房產有任何被正常使用的機會;既然不會正常使用,為什麼還要每個月付那麼多的「基本電費」?就好像你明知道未來五年不會去用這隻手機打電話,你為什麼還要選擇五年、每個月999的純通話月租方案來多繳錢?

新北市幫你付就當沒事?人民納稅錢是這樣花的嗎?

就算捷運局花一點點時間、花一點點人力去向台電公司申請降低契約容量基本電費度數也幾乎不需花費什麼費用,更可以在租約簽訂前再行調整、或是與承租人自行約定電費方案,捷運局為何長期不作為?為何要用人民的納稅錢去支付根本不用支付的契約容量基本電費?

愛吹噓省錢的柯市府還不趕緊通盤徹查倒底是真的空著還是捷運局拿著稅金讓包商爽吹冷氣、當臨時工務所、辦公室? 

就算這段期間的水電管理費用,最後是由新北市政府在106年1月25日支付829萬4742元給臺北市,但難道只要有其他人支付這筆費用,臺北市這個冤大頭就不冤了嗎?新北市支付的錢就不是人民的納稅錢嗎?捷運局這種凱子般的行徑在臺北市還有多少?另外也有民眾指出,捷運局暫停招租辦公室疑似給特定包商做臨時辦公用,難道政風不必調閱大樓出入監視系統與保全記錄,看看是否捷運局拿公款在做私人人情?

周柏雅議員認為:捷運局乃至於臺北市政府各單位皆應全面檢討所有空置房舍,有無類似本案情形,以確保市民、市庫的權益。

附件1

  1. 中華民國105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乙-211頁

 

  1. 中華民國104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乙-194頁

 

  1. 中華民國103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乙-162頁

 

附件2
2017年8月17日周柏雅議員新聞稿:債權人臺北市市產空租損失六、七千萬
債務人新北市發幾張公文、開幾次會就可以下殺8百萬!是臺北市遇到新北市就軟踫趴趴還是一開始就亂算?市民怎麼都遇不到這種好康?

 附件3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北市府遇新北市府就軟趴趴?  新蘆線大敗訴後又再大放送景安站債權! 債務人新北市府發幾張公文、開幾次會,6千多萬元債權就能 下殺1.3折只剩8百萬!聯開蓋好9年多,也空租9年多了 這就是柯市府的「省錢、大談營運後自償率」務實做法? 連審計部都看不下去了!

北市府遇新北市府就軟趴趴?
 新蘆線大敗訴後又再大放送景安站債權!
債務人新北市府發幾張公文、開幾次會,6千多萬元債權就能
下殺1.3折只剩8百萬!聯開蓋好9年多,也空租9年多了
這就是柯市府的「省錢、大談營運後自償率」務實做法?
連審計部都看不下去了!

周柏雅議員表示:審計處連續三年要求臺北市政府、捷運局快快處理位於捷運景安站、屬於臺北市產的辦公室空租、閒置問題,結果臺北市面對動輒數千萬的金額損失,沒有堅持立場要求新北市支付,讓新北市開了二次協調會、回覆了幾封公文後,就瞬間同意減少新北市數千萬元的負擔?!從6、7千萬元驟降只剩829萬!如果新北市真的不用為過去幾年6、7千萬元的市府損失負責,那誰該負責?還是臺北市政府自己亂算、算太多?

審計處連續在決算審核報告上面連續提醒了三年!捷運局卻想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周柏雅議員指出:從103年至105年,審計處的決算審核報告上(附件1)年年出現「捷運中和線景安站聯合開發大樓公有不動產,未能配合環狀線工進整體規劃出租時程,並與新北市政府協商未能出租之損失,即暫緩公開招租,造成政府鉅額租金收入損失…」或「影響捷運土地開發經營績效」等用語。

捷運局面對103年審計報告的提醒,向審計處回覆:「已函新北市應負擔…租金、水電費。」但顯然沒有任何成效,於是104年審計報告再度提醒,捷運局彷彿跳針似的回覆:「函請新北市政府支付款項(6358萬元)」。到了105年審計報告,捷運局居然就只回覆審計處:「新北市政府已同意分擔829萬4742元」。為何審計處要一再提醒但臺北市捷運局卻好像裝作都沒看到呢?為何前一年還叫新北市要還6358萬,過了一年卻大打1.3折、下殺829萬呢?

一紙簽文推翻過去歷次公文,長官翻臉比翻書還快?!

周柏雅議員調閱相關資料後發現,臺北市政府至少從104年初就開始發文請新北市支付相關管理費用,但直至105年2月24日新北市的回覆卻仍堅持其一貫立場:不同意管理費用有達6千多萬元,只願意支付部分的管理水電費用。後臺北市政府在105年3月10日召開協調會,會中新北市再度重申前述的部分管理水電費用,就是不認6千多萬。

在這段雙北市討價還價的階段中,雙方完全沒任何交集,新北市一直認為空租是因為臺北市政府捷運局的環狀線工程造成,新北市不應支付這些空租損失、管理費用。而臺北市也始終沒針對此問題有明確的反駁或回應,只是不斷重覆「配合環狀線使用…影響土開基金收益甚鉅」。

沒想到不斷重覆的臺北市捷運局,突然在105年10月13日認為這些市有財產坪數過大,確實租不太出去,且又是自己決定暫緩招租…等等因素,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認為新北市的確就只需要支付管理水電費用共計829萬即可,並於106年1月25日由新北市匯款予臺北市政府。

損失可以一筆勾銷,那前幾年的審計決算報告是寫假的嗎?

周柏雅議員認為:審計處的決算報告連續三年要求臺北市儘速解決景安站空租問題,但臺北市卻從來不當一回事,不斷認為就是新北市造成這六、七千萬元的損失,而新北市政府一如往常(附件2)的不甩臺北市政府,最後臺北市政府居然也就一如往常的向新北市妥協了?

雖然新北市支付了目前雙北市政府都同意的829萬管理水電費用,但是景安站三到五樓一共四戶的臺北市市有財產,至今還是空戶呀!從97年5月1日取得使用執照至今,已有九年多完全空租中!就算因為配合捷運施工,於99年6月至104年6月這五年間暫緩招租,但重啟招租後的這二年也是空的呀!這期間沒有租出去的損失,臺北市原本要新北市吞下去,新北市不從後,這些損失又要誰出呢?

捷運局既然可以算出六、七千萬的損失,不斷發公文叫新北市支付,卻只因新北市不同意,過去的這些公文就可以一筆勾銷嗎?相關的市產損失仍然擺在那裡,空租的還是空租,究竟是當初的聯開規劃出了問題,還是捷運局死守行情不肯降價?換作民間房東如此的管理房產,早就「抱著金山餓死」了!但從本案來看,柯市府究意是如何在管理市有財產呢?有戮力從公、努力爭取市民利益嗎?
附件1

  1. 中華民國105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乙-211頁

  1. 中華民國104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乙-194頁

  1. 中華民國103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乙-162頁

附件2

  1. 2014/09/19新北市政府交通局新聞稿:新北市並未積欠捷運新蘆線工程款另開新視窗
  2. 2016/06/15自由時報:求償代墊捷運新蘆線百億款 柯文哲敗訴另開新視窗
  3. 2017/07/20蘋果日報:市府輸了 捷運新蘆線116億經費討不回另開新視窗
  4. 2016/03/16自由時報:大台北公車漲價 北市未協商踢鐵板另開新視窗
  5. 2016/05/06自由時報:北市公車里程計費?朱立倫:不公平 另開新視窗

 

媒體相關報導:

2017/08/17指傳媒:議員斥柯P管理市產不力 市府幾千萬債權大放送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北市百萬以下採購案7千件,投標家數3家以上的僅7%,標案僅有少數廠商投標甚至長期老是得標,積沙成億!單一廠商可以累積每年上千萬、甚至3年上億元!

周柏雅議員辦公室2017年8月11日新聞稿

北市府標案文化(4) 

北市百萬以下採購案7千件,投標家數3家以上的僅7%
標案僅有少數廠商投標甚至長期老是得標
積沙成億!單一廠商可以累積每年上千萬、甚至3年上億元!

100萬元以下未達公告金額採購案占總標案件數6成,其數量多、金額積沙成塔去年就有近30億元,照顧特定人不是更方便了嗎? 

檢視2016年市政府的標案清冊,未達「公告金額100萬元、小額採購10萬元以上金額」占標案總數達6成,共7327筆,金額達29億元,而100萬元以上之需要「公告、查核、效益分析的巨額採購」件數不到半數只占4成。

依照「中央機關未達公告金額採購招標辦法」第二條第一款「一、符合本法第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十五款所定情形之一者,得採限制性招標」,簡言之,這個級距的標案,通常可採用「限制性招標」的方式採購,而且第二條的第二款,更直接規定,如果符合「簽報機關首長或其授權人員核准者」,可以「不採公告方式」採限制性招標,只要經需求、使用或承辦採購單位就個案能敘明適當的理由即可,並免報經主管機關認定。現行之招標辦法無異是幫行政機關開了一扇方便之門,讓政府採購標案的公開透明度更低!

100萬以下未達公告金額採購案之投標家數僅1家的竟高達6成6,而投標家數3家以上的僅7%

除了件數最多,這些100萬以下未達公告金額之採購案中,投標家數僅1家的高達6成6,投標家數3家以上的僅7%,比巨額、查核、公告金額之採購案中投標家數3家以上者,則少了1成到2成。顯見未達公告金額、小額採購金額之標案竟沒有廠商願意投標,而競爭的家數不多,就會產生長期都由同一廠商得標、或者公務員熟悉的廠商得標、或者僅熟知政府採購內規的廠商投標。明明設計公司成千上萬家、技師、建築師也是動輒3千、5千人,但公不公告、限不限制,就讓投標者變成一、兩家而已。長期下來,好像就成了默契的【已有內定,生人莫進】。

例如:調閱近3年,各機關小額採購前3名,就看到「仕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年年得到各中小學的電腦、資訊設備採購標案,百萬以下的小額採購累加起來,每年居然可以累積到上千萬、3年上億的標案金額。

對此一現象,雖然市政府總以「依法有據」,也自認目前的法規已經夠公開透明了,但工務局寫了厚厚一本檢討報告還是改變不了實際的投標家數數據就是明明有萬家符合資格,但就只有不到3家敢來投標的事實! 而整個北市標案就是缺乏驚艷國際的作品,甚至屢有抄襲別國、甚至懶到抄襲從前的自己的作品的情形產生!

柯市府說了一口好拳,也擺了賞金,實際數字就是顯示不出臺北市的標案有足夠多的廠商來投標,如果競爭的家數不多,且長期由特定某家廠商得標,還能叫<海選><廣招天下英雄好漢>嗎?

法規容易淪於球員兼裁判,能不改嗎? 

依照政府採購法法規,100萬以下未達公告金額之採購只需採購單位提出適當理由,經機關首長核准者,即可採用限制性招標,在要件適用上更為寬鬆,尤其未達公告金額和小額採購金額的招標一般均未受矚目,那是否更容易產生私相授受的情形? 且法條的「適當理由」語意模糊,何謂適當,都是行政機關、首長或授權人員個人自己決定,而這規定經由機關首長認定,也有球員兼裁判之嫌。

而政風單位就算有偶而有抽檢一下公務員兼職或涉三親等之利益迴避,但結果也都未公開,且抽驗的比例過低,查核難以確實,甚至有把風放水之輿論批評。從制度面檢討,現行法規之漏洞百出,也缺乏對透過親友持乾股、僑外資公司兜轉幾層的洗白金流等調查,這種跟不上時代的法規制度,只靠瞎扯「現行制度就是最好的制度了、自由市場無法限制有不良紀錄的廠商來投標..」,仍把市民當民智未開的做法還能走多久? 柯市長只打嘴仗卻不求改變成真,市政還要再畫虎爛多久?

附件: 
相關法規 
適用100萬以上採購案 
名  稱    政府採購法  英
修正日期    民國 105 年 01 月 06 日
第 22 條
機關辦理公告金額以上之採購,符合下列情形之一者,得採限制性招標
一、以公開招標、選擇性招標或依第九款至第十一款公告程序辦理結果,
無廠商投標或無合格標,且以原定招標內容及條件未經重大改變者。
二、屬專屬權利、獨家製造或供應、藝術品、秘密諮詢,無其他合適之替
代標的者。
三、遇有不可預見之緊急事故,致無法以公開或選擇性招標程序適時辦理
,且確有必要者。
四、原有採購之後續維修、零配件供應、更換或擴充,因相容或互通性之
需要,必須向原供應廠商採購者。
五、屬原型或首次製造、供應之標的,以研究發展、實驗或開發性質辦理
者。
六、在原招標目的範圍內,因未能預見之情形,必須追加契約以外之工程
,如另行招標,確有產生重大不便及技術或經濟上困難之虞,非洽原
訂約廠商辦理,不能達契約之目的,且未逾原主契約金額百分之五十
者。
七、原有採購之後續擴充,且已於原招標公告及招標文件敘明擴充之期間
、金額或數量者。
八、在集中交易或公開競價市場採購財物
九、委託專業服務、技術服務或資訊服務,經公開客觀評選為優勝者。
十、辦理設計競賽,經公開客觀評選為優勝者
十一、因業務需要,指定地區採購房地產,經依所需條件公開徵求勘選認
定適合需要者。
十二、購買身心障礙者、原住民或受刑人個人、身心障礙福利機構、政府
      立案之原住民團體、監獄工場、慈善機構所提供之非營利產品或勞
      務
十三、委託在專業領域具領先地位之自然人或經公告審查優勝之學術或非
     營利機構進行科技、技術引進、行政或學術研究發展
十四、邀請或委託具專業素養、特質或經公告審查優勝之文化、藝術專業
      人士、機構或團體表演或參與文藝活動
十五、公營事業為商業性轉售或用於製造產品、提供服務以供轉售目的
為之採購,基於轉售對象、製程或供應源之特性或實際需要,不適
宜以公開招標或選擇性招標方式辦理者。
十六、其他經主管機關認定者。
前項第九款及第十款之廠商評選辦法與服務費用計算方式與第十一款、第
十三款及第十四款之作業辦法,由主管機關定之
第一項第十三款及第十四款,不適用工程採購。

小額採購 10-100萬採購
法規名稱:中央機關未達公告金額採購招標辦法 ( 民國 92 年 04 月 09 日 修正 )
第 2 條
未達公告金額採購之招標,其金額逾公告金額十分之一者,得以下列方式
之一辦理:
一、符合本法第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十五款所定情形之一者,得採
限制性招標。
二、符合本法第二十二條第一項第十六款所定情形,經需求、使用或承辦
    採購單位就個案敘明不採公告方式辦理及邀請指定廠商比價或議價之
    適當理由,簽報機關首長或其授權人員核准者,得採限制性招標,免
    報經主管機關認定。

媒體報導:

周柏雅質疑北市小額採購:已有內定生人莫進 2017年08月11日

少數廠商老是得標 周柏雅批內定   2017/08/12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金門街陽台當雅房,建管處受訪說「難認定違法」! 實際上根本連它在哪裡都不知道,怎麼可能認定合不合法?!

金門街陽台當雅房,建管處受訪說「難認定違法」!
實際上根本連它在哪裡都不知道,怎麼可能認定合不合法?!

上個月在網路傳出的臺北市租屋傳奇(附件1)-「陽台當雅房」,因為實在是有違一般人對「房間」的概念,媒體朋友亦刊登了向建管處詢訪的結論-「難認定違法(附件2)」。但其實建管處對於這個物件根本沒有去稽查、現勘過,甚至連這個物件到底在哪根本不知道!竟然就讓全國性媒體刊出「北市建管處:難認定違法」這種肯定性、判斷性用語,而建管處事後也能無所謂?政府單位應該有的澄清、辯明、導正事實的功能不見了嗎?

怎麼看都不是個普通陽台,建管處沒去現場就能「難認定違法」? 

陽台本身多具有透空性,多為只做一半、及人胸腰的牆壁,亦常僅用透空性鐵欄組成,而非上下全面遮蓋。簡單來說,陽台長得跟一般房間根本不會一樣才對!但根據媒體朋友翻攝網路租屋照片(附件3)來看,現場甚至裝有冷氣,且陽台旁亦有向外延伸的置物空間、也擺了置物層架,怎麼看也無法馬上認定「不違法」才是!當然若建管處是經過現場勘查、了解後做出的專業判斷,我們當然會予以尊重。

然而,周柏雅議員為了多了解此案件詳細內容而向建管處索取資料詢問現場勘查的具體內容後,卻發現建管處不但沒有現場會勘、了解,甚至還說:「查相關報導並無詳細地址資料」!也就是建管處其實根本連物件在哪裡都不知道,既然不知道,為何還能得出「難認定違法」的結論呢?

大家都看得到,就建管處不清楚在哪裡?

建管處則回覆(附件4)道:「本案陽台外牆未拆除,雖未涉及『陽台外推』違建行為…」,僅單純針對租屋廣告上、可見到的主建物與陽台之間的牆壁初步看似未有拆除、打通的現象而回覆之。這樣看來,建管處僅僅只對於「有無打通牆壁、形成陽台外推」這件事初步回覆而已。並不是對於整座陽台、窗台、包窗全部審視過後而認為:「難認定違法」的結論!

建管處甚至還回覆「查相關報導並無詳細地址資料,經本處上網查詢案件已下架,目前無該筆資訊。」建管處找不到、網頁也下架,因此無法找到他們被報導:難認定違法的那一戶,但周柏雅辦公室在8月7日當天仍可以透過網友在PTT的貼文中(附件1),連結該招租廣告,建管處真的有認真確認嗎?

到底是建管處說太快,還是報導需要更正,建管處應說明清楚!

如果建管處所認知者、所說的話,與新聞報導(附件5)有些落差,那麼建管處就應該主動說明、釐清才是,明明就有各種管道得以將最正確、最直接的資訊傳達給市民、媒體朋友,卻寧可看著報導大大標題「金門街陽台雅房 北市建管處:難認定違法」當沒事?連自家的新聞稿發佈系統也不用(附件6)?從建管處對本案這種輕率的做法就可以看出,柯市長要處理違建實在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附件1
2017/7/19批踢踢實業坊/joke版/[囧rz] 591出租陽台

附件2
1.2017/7/20自由時報:金門街陽台雅房 北市建管處:難認定違法另開新視窗
2.2017/7/22蘋果日報:5千租陽台的房東笑了! 官方認定出爐另開新視窗

附件3
591租屋網/中正區金門街公寓式套房,可炊煮近台大師大

附件4

附件5
1.2017/7/19自由時報:台灣居大不易! 陽台隔間月租5000元…另開新視窗
2.2017/7/20中國時報:陽台型雅房月租5000 消保官:要告知標的現況另開新視窗
3.2017/7/20聯合報:陽台隔間2坪雅房月租竟5千!屋主說:租出去了
4.2017/7/20東森新聞:狂!台北5000元「陽台雅房」 房東:早上租出去了另開新視窗
5.2017/7/21蘋果日報:超狂雅房2坪陽台改裝每月5千已出租 網酸「想錢想瘋了」另開新視窗

附件6
臺北市政府都發局建築管理工程處/另開新視窗新聞稿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第二預備金大幅提高到史上最高後, 核准動支卻僅5成多也算是史上罕見了吧!

第二預備金大幅提高到史上最高後,
核准動支卻僅5成多也算是史上罕見了吧!

 

 

監察院都說柯市府這樣心大執行不了不好

柯市府上任後以第二預備金額度不敷使用,原先要求從103、104年的9.5億元提高到15億元,後又經議會通過為12.5億元,但是105年決算二備金核准動支比例卻只有56%,根本不及格!監察院認為:與103年的95%、還有104年的67%相比,105年度的二備金編列有欠妥適 (-7頁、乙-27) !

費大勁爭史上最高預算卻做不了事叫省錢」

柯市府上任以來,歲出預算呈緩步遞減趨勢,照理來說,二備金的金額應是以總歲出的比例來計算,當然也該同步遞減而不是屢創新高才對。然而柯市府費了很大的勁去擴大二備金額度後,卻又屢屢出現如都發局、文化局動支了二備金,實際上根本執行不了那麼多錢的奇怪現象!再看到「剩下的錢-待執行數」,103年二備金的當年度待執行率,為14.03%,但到了柯市長時代的104、105年度卻增加到4成、3成之多!未動支繳庫從103年5千多萬爆增9倍多到105年的近5.5億!要了錢卻執行不了能叫省錢嗎?

心虛才會把長期計畫卻不敢讓議會代議審查動用緊急預備金!

以都市計畫通盤檢討為例,都市計畫法規定各行政區每5年應進行一次通盤檢討,然而臺北市都發局過去卻延宕已久不依法進行通盤檢討;現柯市府總算要進行相關檢討程序,卻不依正常程序編列預算,竟猛然動支2189萬元要分3案:舊市區、市中心區、市郊區委外進行檢討,但至106年8月1日,實際執行數也只有35%、動支不到8百萬元!

再如文化局105年申請動支4千萬元要做三井倉庫保存,但實際在105年僅僅執行1644.6萬元,待支用2355.3萬元,執行率僅有41%,而截至106年7月底止,總共也只執行了3120萬元,過了一年半,執行率也只有78%。執行率如此低的原因就是這筆錢是分105到107年共三個年度使用的!一項三年計畫,為什麼非得要用緊急、臨時性的第二預備金?擺明就是想用就用、想做就做,把原本預算應由議員審查的機制視為無物?三井倉庫的保存既然計畫要花上三年時間進行,本來就該按照正常的預算程序為之才是,然而就為了柯市長的西區門戶計畫,就將這個一點也不臨時、也不緊急的計畫用二備金支應了!

失去程序正義又沒效率!

由此可見柯市府對於二備金的用法相當不謹慎,彷彿就是市長要怎麼用,就能怎麼用,把原來106到108年度的預算挪成105年到107年的二備金也可以!快速、效率不見得就是對的,其中失去的程序正義、失去的合法監督都是被柯市長一一忽視的!柯市長在未來的二備金使用上,應更加小心、謹慎、充分向議會、向市民溝通後使用。而不是之後再向市民宣傳說:「我們很省錢,第二預備金只用了50%」!

 

 

 

 

附表:主計處提供/周柏雅議員辦公室整理

附件1:中華民國105 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第甲-7頁

附件2:

附件3:
105年度僅執行1644萬,僅為總動支金額4000萬的41%。
自105年度至106年7月31日,也只執行到78%而已。

 

相關新聞報導:

2017/8/8中國時報:二備金執行率低 審計部點名不妥

20170809

2017/8/8臺灣新生報:台北二備金史上最高 周柏雅批沒效率!

2017/8/8臺灣時報:周柏雅:柯P第二預備金史上最高 要了錢卻執行不了自稱省錢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 1. 貓空重要觀光站牌為何會如此銹蝕?若這是重要觀光公車運輸站,為何沒有智慧到站系統? 2.通往貓空小天空步道沿途應該是種植花卉的地方,居然變成鋼筋、水管堆積場!

1.貓空重要觀光站牌為何會如此銹蝕?若這是重要觀光公車運輸站,為何沒有智慧到站系統?
經周柏雅議員質詢後,公運處表示未來會辦理會勘,評估增設候車亭和智慧站牌

改善前照片  小秘書 2017年7月7日攝

候車亭照片.png

2.通往貓空小天空步道沿途應該是種植花卉的地方,居然變成鋼筋、水管堆積場!

經周柏雅議員質詢後,大地處移除該處暫置材料並恢復原貌 !

改善前照片  小秘書 2017年7月7日攝

大地處照片.png
改善後照片  大地處 2017年7月10日攝

現狀.jpg

周柏雅的「市政質詢」:針對昨天柯市長說臺北市房屋稅徵收自治條例的市府修正案「被議會偷襲」一事,周柏雅議員回應二點意見

針對昨天柯市長說臺北市房屋稅徵收自治條例的市府修正案「被議會偷襲」一事,周柏雅議員回應二點意見:

一、本法規修正案的確是在倉促的時間下經由議會政黨協商而通過,因為議會法規會的審查意見是在6月28日才送大會,而大會在7月5日(本會期議程的最後一天)未經大會充分的討論即經由政黨協商定案。其中稅率由市府版的2%再調降為1.5%爭議較小,而建商未售出房屋的「合理銷售期」到底要多少才合理,市府版是一年,而議會版延長為三年,這的確是爭議相當大的問題。非自用之住宅用房屋稅率若從3.6%降到1.5%,估計一年市府稅損3.5億元,三年就近11億元,而放鬆擁有大量未售出房屋之持有稅是否會造成建商更沒有銷售的壓力,房價因而更難以符合市場供需自然法則,是社會大眾極為關心之事。

二、面對市府修正版和議會決議版差距過大一事,柯市長可以輕鬆地說:「被偷襲」,但不要忘了,依法,市政府對其不同意的法規內容,是可以提出覆議案的,也就是說柯市長有機會對於不合理的法規案提出覆議,那請問柯市長是否要放棄此一人民賦予你的權利,而只是說說風涼話「被偷襲」了呢?如果柯市長認為議會通過的臺北市房屋稅徵收自治條例第四條修正案不合理,那請柯市長堅持正義,依法提出覆議案吧。

 

相關部落格文章:

2016/03/22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分配正義的尚方寶劍-房屋稅,只是被政府用來切蛋糕! 讓多屋者輕鬆囤房、自住者黯然嘆氣! 如何善用稅賦寶劍又不錯殺無辜自住者 柯市長仍應多動動腦筋!

2016/09/12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房屋稅變成不分青紅皂白幫豪宅節稅、打擊中古屋工具? 柯團隊忘了理想就罷了,也別推「畫錯重點」不知所云政策 要談超越新加坡前先弄清楚新加坡如何執行囤房稅吧!

 

2016/10/06周柏雅的「市政質詢」:房屋稅-別忘主要目的是要避免囤屋、炒不動產 囤屋財團與超級富豪降稅,根本就劃錯重點 豪宅定義應該5千萬不是8千萬

2016/12/26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在官員眼中,原來西門町普遍比東區還繁華喔〜 北市路段率拿1980年代的參考基準來收21世紀的稅,服嗎? 北市路段繁不繁榮,看公僕心情!?

 

2017/07/05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單一自住戶房屋稅減折1.32億平均1戶年省才幾百元 但光是起造人待售新屋房屋優惠稅率稅損3年超過11億 降房屋稅好處誰最受惠?誰最受害?

 

 

相關新聞報導:

2017/7/7蘋果日報:柯P怨囤房稅被議會偷襲 議員:提覆議案啊

北市議員周柏雅今說,市政府對其不同意的法規內容可提出覆議,若柯認議會通過此案,就堅持正義,依法提出覆議案,否則只是說風涼話。

 

2017/7/7東森新聞:議會大降囤房稅柯文哲怨被偷襲 周柏雅:提覆議案啊

民進黨議員周柏雅7日表示,市政府對其不同意的法規內容可提出覆議,「如果柯市長認為議會通過此案不合哩,就堅持正義,依法提出覆議案,否則只是說風涼話。」

 

2017/7/8臺灣新生報:房屋稅修正 周柏雅批柯P說風涼話

北市議員周柏雅昨(七)日在議會指出,柯市長面對房屋稅市府修正版和議會決議版差距過大一事,可以輕鬆說:「被偷襲」,但依法市府對其不同意法規內容,是可以提出覆議案的,市長有機會對於不合理的法規案提出覆議,是否要放棄此一人民賦予的權利,而只是說說風涼話「被偷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