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公辦民營」幼兒園強制轉型為「非營利」為了什麼? 強制收支平衡是否導致經營者染上吃大鍋飯公營企業毛病? 轉非營利後,教保員也未如預期增加而改善生師比、收費不降反漲、 坪數大反而招生少…免房租免地租的好處誰拿走?

「公辦民營」幼兒園強制轉型為「非營利」為了什麼?

強制收支平衡是否導致經營者染上吃大鍋飯公營企業毛病?

轉非營利後,教保員也未如預期增加而改善生師比、收費不降反漲、

坪數大反而招生少…免房租免地租的好處誰拿走?

「非營利」真的品質好、績效好?

依教育局提送議會備查的15家幼兒園之凌亂財報資料,其中還是能夠得知:絕大多數的臺北市公辦民營幼兒園獲利情形皆多於非營利幼兒園。(請參酌彙整各項報告事項總整理表1)非營利幼兒園雖然說營利狀況多數達原先設定目標:收支平衡(換言之:不能賺大錢),但是跟公辦民營同樣差不多場地大小,且教保員用人少、人事費用較低的非營利幼兒園,還會經營到虧損,就實在說不過去吧!?例如2015年1-7月公辦民營的吉利幼兒園盈餘可達401萬元,按實際招生幼兒數,218坪收145名幼兒。同樣差不多場地大小有207坪但後來轉為非營利制的葫蘆幼兒園,比吉利少收9名為136名幼兒,卻繳出虧損13.2萬元!且非營利的葫蘆教保員只有13人,每名教保員照顧10.5名幼兒,而公辦民營的吉利反而有16人,每名教保員只照顧9名幼兒,可見轉型非營利,生師比也沒比較好。

獲利暴漲暴跌的財務技巧,怎麼能不擔心未來獲利也能靠財技隱匿/轉移呢?

雖然教育局長在本周大會(11/30日)上回應提及公辦民營未轉非營利前,部分幼兒園未提足歷年足夠退休等準備金等等,但是獲利能夠突然短短7個月就暴漲數百萬元,讓累積數年未提足各種準備金的幼兒園,能夠在下個月轉型前,就儲備好足夠下個月一口氣提足準備金造成的鉅虧,轉型後單月虧損數百萬元,把前7個月的盈餘吃光,剛剛好滿足非營利的經營目標:損益兩平!這種超高的財務技巧怎麼能讓民眾放心未來就算掛著【非營利】的幼兒園,萬一用高明的財務操作蓄意隱匿、轉移經營改進而得以提升的獲利呢?

非營利幼兒園若有公辦民營的經營績效,幼兒收費就該降至<7千元才合理

若是非營利的葫蘆幼兒園能夠達到跟公辦民營的吉利幼兒園相仿的獲利401萬元,然後把這401萬元回饋到實招136名幼兒每月的收費裡(401萬元 ÷ 136名 ÷ 12個月),等於每月幼兒收費平均可降2500元左右!以目前葫蘆0-2歲每月收8270元、3-5歲收費7550元來說與未轉型前公辦民營每名幼兒收9千到9千3百元只差了1030元與1450元,降幅看似不夠的。況且葫蘆轉型為非營利時,也沒有增聘教保員!以102年葫蘆為公辦民營時,還要支出97萬元的場地租金都能賺149萬了!就算經營能力沒有吉利好,只要維持102年自己的水準,租金支出與獲利回到非營利的0元目標,若把97萬+149萬元反映到收費降幅給136名幼生,學費也該降1千5百元。

令人懷疑教育部與教育局硬要公辦民營轉非營利的真正的動機與目的是什麼?為什麼幼兒園憑著「非營利」型態就能拿到免地租房租卻又沒有完全回饋到學費的降低、或增聘教保員或在合理生師比下多增加招生名額?

 

 

幼生/教保員比也是面積大的輸給面積小的,合理嗎?

再看師資人數,國興幼兒園教保員102到104年皆為12名,其幼生/教保員比為11.5算是比例相對後段班的幼兒園之一!辛亥與國興教保員人數相同,辛亥面積少國興172坪,卻能招生更多幼生,這不是怪怪的?是國興應該負起增加招生人數以解除目前各幼兒園排隊搶名額的問題,還是辛亥幼兒園實際上有超收問題?經國三民坪數336坪比三玉的476坪少140坪,卻按核定能招生共200名幼生及學童,並請22名教保員、生師比為9.1;而三玉卻核定只招生200名幼生,只請18名教保員、生師比為11.1!樟新坪數與三玉一樣是476坪,樟新核定招生274人,三玉比樟新少74人(或少28%)。

究竟怎麼樣的比例、坪數才是最為恰當的生師比(幼兒/教保員比;因幼保員不一定是老師,故生師比一詞僅為概念描述),教育局不該對此再提出更科學的每生佔地與生師比配置要求嗎?

招生人數相近幼兒園公辦民營普遍獲利但生師比也不遜於非營利

以招生人數相近的幾家幼兒園最新1期財報104年1-7月來看,非營利幼兒園的正義(實招140名、賺19萬)與葫蘆(實招136名、賠13萬),而公辦民營幼兒園的吉利(實招145名、賺207萬)、辛亥(實招130名賺75萬)、國興(實招138名、賺9萬)、忠孝(實招136名賺35萬元),除了少數幾家-如國興幼兒園-之外,公辦民營獲利皆樂勝「非營利」幼兒園。看生師比,104年6家公辦民營平均為10.1,也小勝9家非營利的10.5。

轉為非營利收費不降反漲,免地租房租動輒百萬元好處誰拿走了?

臺北市按照中央訂定的非營利幼兒園實施辦法,將現有公辦民營幼兒園全數轉型為非營利幼兒園,理由之一在於想借此壓低收費價格,讓父母們減輕負擔。但是周柏雅發現景新與重慶轉型為非營利幼兒園後2歲與3-5歲收費竟然還比公辦民營時期各漲價了1-5%!重慶2歲幼兒的托育費從8300元漲到8700元!景新幼兒園從公辦民營幼兒園兩歲幼兒收費從8800元漲到8960元,另,非營利如景美只是降個100元收費,那麼景美過去130萬元免場地租金的好處是到哪裡去了呢?

也有轉型後大降收費的幼兒園,三玉2歲-5歲就能降低收費12-17%到6816元!與普遍收費仍高於8千元的其他非營利幼兒園就顯得有誠意多了!市府與中央讓公地委託經營者從公辦民營轉型為非營利後,然並沒有改善公辦民營幼兒園在挾著公地資源去做作供不應求生意,但又明顯缺少私立幼兒園改善經營品質之問題,且轉型為非營利不就更進一步把少數僅存、改善經營品質的動力取消了嗎?

強制非營利幼兒園收支平衡,只會讓委託經營者草率

市府讓公辦民營幼兒園全數轉型為非營利幼兒園,如果是讓幼兒園經營狀況更沒效率,導致承辦非營利幼兒園的法人或團體「不積極作為」,轉型有何意義可言?既然不論經營或好或壞,非營利幼兒園承辦單位皆無法享受經營賸餘,這將讓他們沒有改善幼兒園經營狀況的動力與誘因。努力找尋更好的師資(教保員)或額外花時間挑選最適切、最符合教學需求的設備,讓整個幼兒園的經營績效更好,再怎麼努力仍和承辦單位的獲利無關,在年末結算收支盈餘表後,承辦單位也拿不到營運狀況改善後的賸餘。教育局硬要把公辦民營幼兒園轉型為非營利幼兒園,名稱雖好聽,但有發生實質的效益嗎?顯然教育局有必要把公地委託經營的幼兒園和公地自營的149所幼兒園在經營績效上作更科學的比較分析及監督管理。

參考資料:
1.根據教育局提供之參差不齊,毫無統一標準之會計報表,本辦公室整理之非營利及公辦民營幼兒園最近一期(104年左右)之經營情形報表

123

  1. 教育局提供,本辦公室整理之公辦民營及非營利幼兒園收費一覽表

456

  1. 教育局提供,102到104年公辦民營及非營利幼兒園招收幼生(含兒童)及教保服務人員人數一覽表

789101112131415

相關聯結:

2016/10/2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公辦民營托嬰中心,新北市26搶1;北市100搶1! 還能說自己是首善之都嘛!?弱勢保障才1/5夠嗎?柯團隊/社會局理想很多、實踐很少!樣樣試辦、處處卡關!

2016/12/01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公辦民營」或打著「非營利」規模類似的幼兒園的財報 起迄日期各自表述,又是「年」又是「學年」並陳 讓人無法一眼望穿各家經營比較!這麼亂的報表 教育局如何替北市父母把關「公地委外經營」幼兒園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