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舊議會地上權自取其辱流標5次,大降權利金、分回面積4成變2成, 市府還執意要先落跑西區門戶計畫的理由是? 大筆公有地的大戰略位置市府自棄黃金完整土地, 刻意打散分好幾案弄碎是在替哪些財團鋪陳賣力? 財團以流標為手段逼市府成為文化/樹保殺手?

舊議會地上權自取其辱流標5次,大降權利金、分回面積4成變2成,

市府還執意要先落跑西區門戶計畫的理由是?

大筆公有地的大戰略位置市府自棄黃金完整土地,

刻意打散分好幾案弄碎是在替哪些財團鋪陳賣力?

財團以流標為手段逼市府成為文化/樹保殺手?

 

流標5次,還是執意要無所不讓,拱手讓出兩代主控權,如此不顧政府顏面、自取其辱,真正目的是要照顧誰?

舊議會市區黃金地段卻5次流標(附件1)早已折損市府招商的威信,證明早先招商是草率瞎鬧規劃的招商,甚至產生漣漪效應也拖累BOT與其他地上權招商,為什麼還執意硬要用降權利金、分回(市府別再用這種乞求建商的字眼「回饋」;地上權跟參加都更/協議合建的道理一樣都是講權利分配權益)樓地板比例從4成降2成還自己出錢拆屋(都更案原住戶誰會自己出錢先拆好屋給建商?)。

現在更拿出主動替廠商拆屋、移樹等多次調降招商條件手段,根據周柏雅辦公室計算,其實收取28億280萬元的權利金,讓建商蓋滿13000坪,市府平均每月一坪收入也不到450元的超低價!況且此案已經流標5次了,坐擁數兆土地資產的北市府會缺這28億元就發不了員工薪水嗎?西區門戶計畫,市府大幅開發、投資的好處,北市自己都不敢享用了嗎?非得卑躬屈膝無所不讓利給財團的理由是什麼?

西區門戶未開跑前,先自棄黃金地要展現什麼對門戶計畫的信心?

舊議會土地為市有土地,面積2025坪,容積樓地板約13000坪,明明可以跟立法院所使用的市有土地5884坪、公園三小段13地號等市有土地共521坪(容積率:800%)做整體考量開發。甚至還能跟市府主導的雙子星計畫(C1D1:市有3803坪;公有土地持分共69.3%)、E1E2(8245坪,100%公有)做更完整大面積土地開發戰略思考(附件2),但是北市府卻硬要在西區門戶啟動前,就忙著把舊議會基地與公園三小段13地號分成2個地上權標案、再提立法院換地、雙子星委外規劃等,將原本完整的土地開發權化為零碎的個案,其心十分可議!

既然都重新砸重資4千萬元委託民間規畫,為什麼不以通盤檢討方式,開公聽會集思廣益,思考如何結合附近更大批的公有地,使其受惠於西區門戶的開發,以更完整的角度做整體戰略思考?而西區門戶真正的細節,只限於少數府外權貴與政府高層知道,其中的細節如北門郵局後面興建雙塔,都發局也是後知後覺!甚至有府外高層與財團遮遮掩掩地指揮著市府都發局、財政局等,替傳說中的內定開發商做配套;這樣的行政,有改變二蔣時代少數人威權下指導棋的都市計畫、與馬/郝時代以建商為主導的市地開發模式嗎?

柯團隊對自己的門戶計畫那麼沒信心嗎?非得在政府預計要投入大量公共建設之際(拆除臺北西站、新建中正橋、設置新式站前下凹式廣場、機捷通車與雙子星新計畫等)就忙著清空市府在西區門戶的庫存土地,其理由該不會是連市府自己都不看好自己的門戶計畫?

蓄意化整為零大幅讓利,其心可議!

舊議會基地開發案,面積2025坪,其旁還有一市有地地上權標租案(附件3),面積521坪,明明二案只隔了不到20公尺,何必還要分成2個案件分開給財團?就算這2案合計只有約2500坪,但民間開發商也能合併起來做整體開發規劃設計。現在市府硬分成2案,違反越大面積越有開發價值的市場常理,難道是要擺平不同特定財團做政治分贓嗎?

舊市議會開發案如今得由市府使用的樓地板面積默默地從4成降2成是有什麼科學計算?一邊給財團設定地上權為50年,另一邊市府卻又嫌建物使用30年就算老舊、就需要都更了!為何還要設定地上權給財團50年?再者,地上權建物使用權應如同協議合建或是都更一般,講求的是蓋好後的樓地板分回權益。在沒有詳細計算建物樓地板50年的出租效益之下,為什麼市府明明持有百分之百的土地得由市府使用樓地板卻只有2成?
根據周柏雅辦公室計算以舊議會舊址2025坪預計蓋1.3萬坪扣掉2成、2600坪的公益樓地板,以目前權利金降為28億元計算,等於得標財團每坪樓地板只需支付給市府每月不到450元,根本就是市價租金的2折價以下(附件4)!與其收取如此微薄每坪收入,不如自行開發。

傳說中的興趣者以流標來逼市府拆屋移樹降權利金降分回面積?

把權利金從60億大砍至28億後,又把市府原可使用的40%、5200坪樓地板從降為2成僅2600坪,以此種喪權辱國的條件招標結果還是繼續流標,甚至還離譜地用公帑幫業者拆屋,再以地下室積水為由拆了曾為民主殿堂的舊議會,卻又留下本來積水地下室!

這樣還是無法滿足「傳說中」有興趣投標的業者,因為業者認為基地內的樹保需費2年時間,現在太早得標會浪費開發時效與人力、利息等等,因此,市府還要主動把受保護的5棵老樹認為不是「珍貴資產」而是「風險」! 硬要移走2棵? 難道市府已有內定業者?已經畫好設計規劃圖算好一坪也不能少嗎?否則為什麼要替廠商擔心設計上不能把老樹跟建物融合?況且市府的光華商場在新蓋資訊大樓時就能夠把老樹利用凹進去一小塊就能護樹了,為什麼市府要開先例替未定案的招商案先移樹?

在10/7的樹木保護審議會,委員仍認為應給予開發,並將基地上老樹進行遷移,這種惟開發商的令是從,把歷史文化樹木保護放兩旁的施政,能夠得到多數市民的認同嗎?甚至還不斷傳出有知名人士居中協調市府此案與附近大面積公有地的開發招商前置作業,萬一將來得標者一如傳言所中,舊議會將來是不是又成為下任市長的弊案候選呢?

附件1

2016/9/8自由時報:還是乏人問津! 北市議會舊址5度流標

附件2

西區門戶周邊地區市有土地示意圖

1

附件3

臺北市政府送市議會市有地標售地上權案-12029案

2

3

附件4

「等於得標財團每坪樓地板只需支付給市府每月449元,根本就是市價租金的2折價以下!」算式:

建商蓋滿13000坪,其權利金50年僅約28億280萬,

故單年權利金約為:28億280萬 ÷ 50年 = 5605.6萬/年

單月權利金約為:5605.6萬 ÷ 12個月 = 467.333萬/月

13000坪扣除交由市政府自行運用的2600坪 = 13000 – 2600 = 10400坪

單月單坪月權利金約為:467.333萬 ÷ 10400坪 = 每月499元/坪

相關新聞聯結:

1.2016/10/6自由時報: 市議會舊址5度流標市議員:這是天意

2.2016/10/7自由時報:市議會舊址開發 樹保計畫有解
周柏雅昨稱,市議會舊址是台灣民主的發祥地,之前拆掉就很可惜,讓議員不滿且痛心,再次流標也是天意,建議停止招商,收回由市府重新規劃,不要再動設定地上權的腦筋。

20161007104633_001

3.2016/10/7中國時報:流標5次就是天意北市議會舊址想請市府回收…

s__25280515
4.2016/10/9蘋果日報:市議會舊址五度流標 議員籲北市府停止招商
市議員周柏雅今質疑,市府為吸引民間投資,將分回面積從4成降為2成,至於西區門戶計畫正進行,市府卻棄守黃金土地,為何市議會舊址不結合西區門戶進行整體開發,反而給民間投資,究竟是為了替那些財團鋪路?要求北市府重新檢討並停止招商,由市府重新規劃,不要再自取其辱。

5.2016/10/10聯合報:議會舊址招嘸商 議員批「自取其辱」
民進黨籍市議員周柏雅昨表示,北市府希望招商成功,數度放寬條件,除大降權利金、回饋樓地板面積調為2成,質疑北市府是「自取其辱」,甚至有圖利廠商之嫌。

6.2016/10/11台灣新生報:拆屋移樹 滿足投標興趣 周柏雅疑有內定業者
周柏雅議員質疑,難道已有內定業者?否則為什麼要替廠商擔心,設計上不能把老樹跟建物融合嗎?市府主動把受保護的老樹認為不是「珍貴資產」而是「風險」,硬要移走?為什麼要開先例替未定案的招商案先移樹?這種惟開發商的令是從,能夠得到多數市民的認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