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社會局長以身障者會變老、部分空間用於早療、未來輔具運用造成減少人數的理由真的是如此嗎?為何同樣的坪數,5家機構每坪可照顧人數卻相差倍數以上,社會局真的有好好去了解業者是否因為照顧成本增加作為收容人數減少的藉口?今天通過的北市樹木保護條例仍有許多條文不明確,罰則與執行都不足,周柏雅提出西雅圖的護樹法規除了對保護樹木的列管資格要求之外也規定受保護的樹木枝伸展的底下土地範圍也要進行保護,像南港昆陽街衛生署所轄的老樹底下有空罐,旁邊有停車棚妨礙老樹的根部發展等等都該納入保護規範。

 

臺北市的身障照顧機構患寡亦患不均,5家機構在105年將減少收容人數56人,面對12萬餘的身障者,社會局有好好思考如何增加機構、增加收容數量、提高使用率嗎?社會局長以身障者會變老、部分空間用於早療、未來輔具運用造成減少人數的理由真的是如此嗎?為何同樣的坪數,5家機構每坪可照顧人數卻相差倍數以上,社會局真的有好好去了解業者是否因為照顧成本增加作為收容人數減少的藉口?

 

對於自治條例修正前後的條文差異、樹保保護的內容與實地操作、甚至條例的意義,原來樹保的主管機關文化局長卻一問三不知!文化局卻變成「協助」審查樹木保護的角色,實務運作上根本不可能主動出擊。且受限於官場文化與倫理,更不可能越權指揮工務局,更會讓實際執行條例的工務局變成樹保的執法主角。樹保團體也很擔心文化局卸責後,就算是議會要求文化局必須參與樹保的多項工作,文化局應該會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來處理。同樣是工務局所屬公燈處變成實際的樹保執法者會忍心處罰同樣是工務局底下的單位亂砍樹亂移樹嗎?把樹木保護交給最會砍樹、移樹的單位,是不是羊入虎口,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今天通過的北市樹木保護條例仍有許多條文不明確,罰則與執行都不足,周柏雅提出西雅圖的護樹法規除了對保護樹木的列管資格要求之外也規定受保護的樹木枝伸展的底下土地範圍也要進行保護,像南港昆陽街衛生署所轄的老樹底下有空罐,旁邊有停車棚妨礙老樹的根部發展等等都該納入保護規範。西雅圖對違反樹保條例的處罰更是將個人與企業罰款分開,對大型開發商的罰款加倍與連續處罰也是護樹條例的重要手段。北市府既然有心修訂樹保條例,為何此次不參考先進城市如何訂定樹保辦法中對砍樹最大的兇手之一-開發商給予更嚴格的規範呢?今天通過這個法案之後,市民真的能夠期待球員兼裁判的工務局能對亂砍樹亂移樹的錯誤有所改善,甚至作的更好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