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的「市政質詢」:在講求法治的臺灣,為何在「學生獎懲委員會審議事項」還會有「校長交議」學生的獎懲事項這樣充滿人治色彩的規定呢?是想凸顯校長的偉大嗎?難道我們還在校長至高無上的威權時代嗎? 今年4月28日就曾質詢過萬芳、關渡醫院的財報上為何連碎紙機採購的數量都沒寫?6月17日再度質詢,官員還是答不出來! 北市府的官員到底還能夠多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