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辦公室2015年4月20日新聞稿:政府如何創造「富貴門、貧窮門的地段率」系列(1) 在已有人行道的地方花幾千萬、幾億元作人行道拓寬 卻放著大安、文山區有近2500條道路沒有實體人行道! 人車混雜、不依法規行政還談什麼「人本」交通

周柏雅辦公室2015年4月20日新聞稿

 

政府如何創造「富貴門貧窮門的地段率」系列(1)

在已有人行道的地方花幾千萬幾億元作人行道拓寬

卻放著大安文山區有近2500條道路沒有實體人行道!

人車混雜不依法規行政還談什麼人本交通

 

! 大安文山8成道路沒有人行道!

  周柏雅辦公室發現:大安區、文山區總共有2482條道路未設置實體人行道(註1),佔此2行政區總道路條數的8成5以上! 其中12米(含)以上道路未設人行道者,大安區、文山區各有3條,而12米以下則有上千條道路缺實體人行道!就算扣除從2000年開始陸續完工的標線型人行道,及有騎樓的路段,大安、文山區還是有超過2000條道路人車混道。身為首善之都的臺北市,為何人行空間仍如此不足?表面上看有林蔭大道、人行道、自行車道、公車專用道……,事實上大部分的地方卻只能忍受每次上下班(學)時,與大小車輛相互爭道、險象環生的現實狀況!究其原因除了北市府在都市規劃、交通設施建設等等缺乏整體規劃與用心之外,預算分配採大小眼施做人行道,難怪外界要批評北市府擅長把公家資源拿來當作討好特定族群的籌碼,卻犧牲了多數市民應有行的基本需求與權益!

 

人行道「一市兩治」就算了,說好的「依法、依規定行政」呢?

根據「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第七條第一項規定:雙向通行道路寬度十二公尺以上者,應留設人行道空間(註2)。故大安、文山各三條道路未設有人行道者,已不符合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之規定。從2000年開始繪設標線型人行道也非常消極緩慢,全市8米以下巷道有近萬條,迄今才花1千多萬元,設置不超過200條標線型人行道。但同一段時間卻可豪花數億元,忙著在已經有的林蔭大道,或跟大多數巷道相比早已相對寬敞的人行道再作「拓寬」、「美化」既有的人行道!

 

資源分配嚴重謬誤!少數有辦法的就鳥語花香,多數居民任其人車雜沓!?

  本市許多地段為什麼地段好而且還可以適用<奢侈稅>認證好地段呢? 因為該地段不但有公車專用道、快車專用道、慢車道、自行車道、人行道……,更有林蔭大道來錦上添花!但市區更多的是狹小的巷弄暗藏的治安、消防、交通例如人車不分流危險等等不定時炸彈長期埋設在各行政區的多數道路裡。

 

人本交通=口號; 政府只會讓富貴門內的更富,一般民眾卻離富貴門越差越遠!

周柏雅說進步國家與城市,其交通路權的老大就是行人-但臺北市行人卻老是要讓道給各式各樣的車! 市政府路權規畫與設計主管多年來放著大部分道路沒有人行道這才是市區道路還會常出車禍的主因之一。市民也向周陳情,市府說難以<依法、依規定>行政的理由也很瞎(補充說明1),明明都有解法,是不是各相關部門許多高級公僕心中權貴至上,把一般民眾行的權益當足球踢來踢去、推諉職責而已! (補充說明1)過去十多年來馬郝團隊治理鬆散也少有公僕因不依法行政被判刑,民眾陳情提到就算刑法第130條: 「公務員廢弛職務釀成災害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市民在缺乏人車分流的街道內發生車禍,也鮮少追究公僕廢弛職務的刑責,而多著重於民事的損害賠償或要求國賠。長久以來官官相護文化也助長了公僕不把法規當一回事,甚至汲於鑽營名利的某些公僕更是忙於把公家預算拿來當人情討好特定族群!

 

看到臺北市過去推動之:39條林蔭大道、設計之都人行道拓寬工程等,大多是將原本已較為整齊、筆直的大條道路,加以更多的植栽美化或將本有的人行道空間再度擴大,根本就是將資源過度集中到本就較為完善的路段,而忽視原本較狹窄、較需更新、規劃的路段。寧可砸大錢錦上添花而不顧小巷多數居民的安危,市政府如此本末倒置的施政,完全違背分配正義,更完全不符市民對政府的期待。市政府正值新團隊編列下年度預算之際,周柏雅提醒柯市長與各局處首長應更加重視市府資源、經費的分配正義,切勿再將全民的錢拿去討好特定區域而忘記臺北市還有多少條道路沒有人行道!還有多少市民每天用生命跟各種車輛爭路走!

 

補充資料1:市民要的是解藥不是推託之詞

新工處表示缺人行道原因一:民宅、店家建築水平與道路近無差距。若再設置人行道,則人行道面會高於民宅門口、店面門口。

 

但是,建築物1樓平面高程與道路相同,如地方真有設置人行道必要,可以繪標線型人行道方式處理。如現地有交通安全疑慮,可再增設回復型導桿以區隔人行道與車道。不是不能做,是看要不要做而已。

 

新工處表示缺人行道原因二:涉及私權。有徵收上的問題。

 

市區道路也是有很多屬私有地做道路使用,一般已經做道路使用20年,經道路主管機關即可認定為既成道路,未經認定的道路則稱為公眾通行道路,雖然已公眾通行道路是屬私有土地,機關未變更道路用途仍有維修管理責任,所以,如果在屬已經公眾通行的道路上設置人行道(人行道也屬道路範圍),因可能有改變用途疑慮,在取得私有地所有權人的土地使用同意書,即能改設人行道。不一定都要到土地徵收的程度。個別地點的情形都不同,就看要不要去克服解決難題。

 

補充資料2:只會踢皮球的市政府,期待柯P帶來真正<人本>交通!

「標線型人行道」,新工處即表示其為交工處負責事項,非屬新工處!原來人行道還因設置的方式不同而有新工處或交工處管理設置之分!那若採用植槽及綠籬區隔型的人行道(據市區道路人行道設計手冊之施工方式),是不是又該歸公燈處管理?權責單位多且不整合,預算又是重點街道拿走預算9成,怎麼可能有以人為主體的人行道基礎建設呢?

 

照理來說,市區道路也屬於城市規畫的重要環節,在上位負責規畫的都發局就算一次次地召開通盤檢討,但多年來僅在「都市計畫法」、「市區道路條例」、「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註3)等法規中的「道路」中略提及人行道,在法規上,人行道即屬道路定義中的次分類(道路分為車道及人行道),並無自成一類,且主要法規僅就「車道」做規定而非人行道,這點在在顯示從中央到地方,根本對人行道毫不重視,更遑論人行道在實際上的落實了。再者,交通局/工務局口口聲聲說著「人本交通」,但是每次的拓寬人行道、增設自行車道、重大工程交通維護計畫……等,都僅是由外包廠商套用公式運算道路服務水準後,想擴大就擴大,想增設就增設,絲毫不去考慮當地究竟有無需求,或是有無其他地方有更迫切之需求。職掌人口分布的民政局亦置身事外,彷彿常住人口與交通沒有任何的關連嗎?工務局、新工處等道路主管單位還想把這些責任推給委外包商就更可笑了,委外廠商只有建議權,要在哪些地段錦上添花拓寬人行道/設林蔭大道,沒有市府公文同意能發包預算/施工的了嗎? 公僕們不分局處地討好權貴,就看到某些地段一直蓋一直花錢,整個市政府對於臺北市的人行道規劃,長期以來變成不是考慮「一般行人」的因素!而是著重在要替哪些權貴用公家資源買單的心態才是最可議的!

 

備註:

註1

圖片1

 

(新工處提供的無人行道之道路數量並未把標線型人行道剔除)

 

註2:
市區道路人行道設計手冊

 

註3:

都市計畫法

市區道路條例

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

 

 

 媒體報導

Image 1

消失的人行道 北市近萬條路好難走

聯合報   記者:高宛瑜   2015年4月21日

「營建署規定,寬度12公尺以上道路應設人行道,但議員周柏雅發現,大安、文山區12公尺以上道路,仍有6條道路未設實體人行道。就連標線人行道也繪製緩慢,全市8公尺以下巷道有近萬條,不到200條繪製標線型人行道,他呼籲市府正視人行權利。

大安、文山區12公尺以上道路未設置人行道的有潮州街、大安路一段、東豐街、萬壽路、樟新街、景文街;12公尺以下未設置實體人行道的道路,大安區有1173條、文山區有1103條,比率都達8成5。

北市新工處共管科長曾俊傑說,根據營建署「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規定,雙向通行道路寬度12公尺以上,應留設人行道空間,但若設有騎樓,可視實際需求留設。換言之,有騎樓道路不需強制畫設人行道。

曾俊傑說,12公尺以上道路沒有人行道,主要有3點原因,包括路邊已有騎樓,或住家面臨馬路,若做突起15公分高的人行道,下雨雨水恐回流住家,以及因私人土地,沒編列經費徵收,只能與地主溝通。

周柏雅指出,「人本交通」是先進國家都重視的理念,但北市人行空間不足,與其花大錢拓寬大馬路的既有人行道,不如檢討沒有人行道的巷道和道路。他建議,若無法做實體人行道,可先做標線型人行道,並在旁加裝回復式導桿,區隔行人和車輛。

交工處長陳學台說,標線型人行道通常在8公尺以下道路畫設,有些4公尺窄巷沒車流,只要居民對禁止停車有共識,通常都會畫設。交工處101年起試辦標線型人行道,至今已畫設345條道路。

曾俊傑指出,繪製標線型人行道或許是無法設置實體人行道的解決方式,但若路邊有停車格,勢必要塗銷,車道也會因此縮減,還需與當地居民溝通。

至於回復式導桿,交工處表示,雖曾考慮裝設,但因是障礙物,擔心機車和自行車撞上,不建議裝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