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柏雅議員 市政質詢貓纜篇


在昨(7)日市長施政報告質詢中,周柏雅議員就貓空纜車T16塔柱坍塌的原因、坍塌責任的追究、工程棄土、與新塔柱(T16-1)選址的妥當性,向市長郝龍斌提出質詢。

周議員首先向市長詢問,是否知道T16塔柱出了什麼問題?市長將坍塌責任指向降雨量過高,並定位為天災,T16塔柱的結構並無問題;在周柏雅議員一再追問後,市長才承認T16塔柱有鑽探距離太遠與文件審核不實等「人為疏失」。當周柏雅議員質疑地質鑽探距離塔柱實際位置太遠,並不合乎合約規定時,市長竟稱雖然此種做法與合約不符,但屬工程界的慣習。周柏雅議員順著合約問題向下追問市府是否有向設計監造與施工廠商追究責任,市長與法規會葉慶元主委除了稱「依法處理」外,在停駛半年後的今天,仍無法提出任何具體追究方式。

周議員接著解釋貓纜工程現有的三大問題。首先,塔柱有波動的現象(見附圖1),肇因於環襯與岩壁間仍有空隙,此有諸多現勘照片佐證,依春原公司的T16混泥土澆置紀錄亦顯示比設計用量僅多出1.3%之不合理情形,監造設計單位世曦公司也曾在去年11月表示不能確定環襯是否已與岩璧密合,根本問題就出在井基的施工竟然沒有施工規範,而世曦與市府連對於此一施工規範「是否存在」的說法都一變再變,毫無專業責任可言。

其次,井基工程廢土本應依規定用太空包移走,但T16塔柱所挖出的廢土就隨意棄置在附近山坡,增加附近坡地的滑動潛能,這也是T16塔柱旁坡面滑動的關鍵,不只嚴重違反合約的規定也已造成公共安全之危害。

最後,周柏雅議員詢問郝市長,是否知道替代T16塔柱的T16-1塔柱與T17塔柱的距離,市長告知以「兩百多公尺」,當議員告之以四百餘米的實際距離後,市長又表示距離他並不清楚,但此一遷移得到法商POMA公司背書;周議員再追問,市長是否知道依合約的設計準則中,兩柱之間的最大距離為何?市長先稱「我知道」,隨後在周議員的逼問下又立即改口「我不知道…尊重POMA的專業意見」,當周議員指出不論是原來的T16或者是現在的T16-1塔柱,其與T17塔柱的距離都超出設計的三百米最大距離後,郝市長竟稱一切都是「POMA的專業意見…我們告訴他們設計準則有這樣的規定,將來遷移可能會超過,他們說一切都不是問題」。周議員批評,郝市長的這種說法再一次證明,貓空纜車從設計到施工,市府從未負起監督的職責。周柏雅議員說,貓空纜車的設計準則無論依法依理都應該被遵守,市府怎能將責任推予法國機電廠商,而不追究廠商與公務員的失職責任?貓空纜車問題極多,今天提出這三大問題,希望市府立即停止T16-1的施工,不要想搶著在明年市長競選連任前讓貓纜復駛,因為這些可是攸關人民生命財產的大問題。





張貼於未分類. 標籤: , . Leave a Comment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